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四节
目录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四节
第一章 枪打美人台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二章 收尸白骨塔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三章 金麻子卖药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四章 杜大彪捉妖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五章 邋遢李憋宝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六章 斗法分龙会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七章 张瞎子走阴差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八章 孙小臭下山东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九章 火烧三岔河口·上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第十章 火烧三岔河口·下
上一页下一页
暗娼和妓院不同,门户闭多开少,外人并不知道这里边是干什么的。因为暗门子中的多为良家女子,贫困所迫做起了皮肉生意,只不过为了混口饭吃,怕遇上熟人脸上挂不住,不是知根知底的客人不接。
刘横顺暗自点头,心知此人十有八九就是采花的飞贼,且不说脚底下的功夫,安分守己之人谁会躲在树上过夜?纵然兜儿里没钱,找个破瓦寒窑、土地庙窝一宿也比树上舒服,无非是担心夜巡队查问。这么高的大树一纵身就上去了,腰不打弯儿,全凭腿力,这个本领非同小可,想来蹿房越脊不在话下。而且刚才看鸨二娘那意思,这位可是暗门子里的常客,由此可见必是贪淫好色之徒。刘横顺认定树上之人是犯案的飞贼,有心生擒活拿,但是此贼躲在树上不好动手,倘若惊了贼人,顺这棵树往那棵树上一蹿,再拿就不好拿了。所谓“官断十条路,九条民不知”,官差有的是抓贼的法子,不一定上来就动手。刘横顺眉头一纵生出一计,当即从暗处闪身出来,大摇大摆走到近前,冲着树上的人一抱拳,高声说道:“大路朝天论分明,拜问仁兄何姓名。山水坐堂谁盟证,龙虎榜取哪州城。并非盘道才相认,恐有差错难为情。树上的朋友,报个蔓儿吧。”
以往江湖上的贼人作案,大多是图财,可也讲究劫富济贫、盗亦有九_九_藏_书_网道,所谓“江湖财、江湖散”,不会轻易伤人性命,亦不会淫人妻女,采花盗柳向来更是为同道所不容。缉拿队撒开人手,在城中各处寻访排查,却如大海捞针一般,天津卫大了去了,哪有这么容易找?跛脚之人有的是,更有很多地痞无赖,为了显摆自己身经百战,走路时不瘸也得装瘸,这样的你都抓不过来。可是天网恢恢疏而不漏,合该刘横顺露这个脸,这个飞贼让他撞上了。
刘横顺这几句黑话一说,还真把树上这位给说下来了,因为江湖上有规矩,会说朋友话的皆为同道中人,做的是一路生意,拜的是一个祖师爷。有道是“城墙高万丈,全靠朋友帮”,多个朋友多条路,多个仇人多堵墙,人家跟你盘道,你就得答复人家,不知礼数,难以立足,在江湖上就没法混了。再一个,来的这位能一眼看见树上有人,想必也是个绿林人,只有绿林人才有“夜眼”,倒不是天赋异禀,只不过是经常在夜里作案练出来了,否则一般人黑灯瞎火的可看不见他,如若避而不见,就是不拿对方当朋友,万一下边这位打上来一支暗器或者开上一枪,树杈上没处躲没处藏的,吃亏的还是自己,不下去相见肯定是不行。
自古以来,做公的见了做贼的,观形望气便知。刘横顺吃的就是这碗饭,看一眼就认准九_九_藏_书_网了,此人绝非良善之辈。等鸨二娘关门进去,那个扮成乡下妇人的嫖客脚步匆忙,低头往前走。刘横顺不想打草惊蛇,蹑足潜踪远远跟在其后。一路尾随下去,行至一处荒郊野地,就见路旁有一棵大树,此树年深日久、枝繁叶茂,跟旁边的树一比好似鹤立鸡群一般。前边这位左顾右盼,见得四下无人,这才摘去头巾,抹掉脸上脂粉,走到树下抬头看了看高矮,一跺脚纵身上了树,包袱往脑袋下边一枕,顺势躺在树杈上,瞧这意思是要睡觉。
吃他这碗饭的,必须熟悉人头儿地面儿,过去当警察的都跟贼道上的人有勾结,是为了让他们充作耳目,小偷小摸只要不闹出大事,比如什么顺人一根葱、拿人半头蒜的,伤不了人害不了命,没多大的损失,就睁一眼闭一眼不去为难他们,有时还得护着他们,真出了大案子才容易打听消息。刘横顺让那些相熟的贼偷、混混儿、倒脏土的、讨饭的出去找“点子”,可算是找对人了。老百姓认不出贼,同道中人却一看一个准儿。刘横顺又不像别的警察一样仗势欺人,就凭不欺负人这一点,天津城的大小贼偷都愿意讨好他,心甘情愿给他办事,一听说刘头儿要拿飞贼,就全给留上神了,有什么消息先往他这儿报。当天就有人带话过来,说看见一个跛足之人,是个www.99lib.net生脸儿的,扮成一个乡下妇人,挎了个大包袱,进了北门外一处宅子,行迹鬼祟,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路上的巡警都没在意,却瞒不过本地这些当贼的。
这是江湖上的隐语黑话,又叫“朋友话”,吃江湖饭的都懂,大致的意思是问对方什么来路,平时在何处行走,能否留个名号在此。刘横顺是在缉拿队当差,正经是“白道”上的,可也会说黑话,否则俩贼站你对面说话,你却一个字听不懂,那又如何捉贼?
刘横顺见人下来了,心里就有了底,那还有什么可说的,便即冷笑一声:“不通名号不打紧,你在天津城作下的案子可抹不掉,还不跟你爷爷我回去,打这桩五条人命的官司!”
天津卫舟车辐辏、百业兴聚,自古名利地,易起是非心,以往也不是没出过采花案,可这次的案子太大了,一夜之间贼人连入五户作案,先奸后杀、不留活口,一刀抹在颈嗓咽喉,血流满室,手段残忍至极,一时间谣言四起,城里城外民心不安。正所谓好事传三人,有头少了身,坏事传三人,长叶又生根。地头上出了这么大的案子,免不了闹得满城风雨,巡警总局的压力当然不小,派出缉拿队到处明察暗访,接连几天一无所获,老百姓就不干了,都骂这帮穿官衣的是水筲没梁——大号儿的饭桶,任什么能耐也没有,只会欺www.99lib.net压良善,平时跟老百姓作威作福,抓贼的时候连个屁都放不出来了。其实缉拿队真没闲着,几乎全员出动,犄角旮旯也不放过,想到想不到的地方全部探访了一个遍。可是这件案子非常离奇,首先来说,五家苦主均为老实本分之人,平时既不招灾也不惹祸,没什么冤家对头;二一个,家里的姑娘也规矩,向来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绝非招蜂引蝶的轻浮女子;再有就是案发当天院门紧锁,门上的插关儿纹丝没动,闺女那屋的门窗也没有撬痕,据此推断出歹人是掀开屋瓦、断去房檩入的户,作完案原路返回,又把房檩、屋瓦都复了位,除此之外,再无他法。此外还有一个线索,由于头一天下过雨,地上有泥,贼人在屋中留下了几个脚印,深浅不一、有虚有实,可见此贼系跛足之人。这个跛脚的淫贼,居然能够蹿房越脊,从屋顶上剜开一个窟窿便能进屋,一夜之间在不同地点奸杀五人,卷走金银细软若干,神也不知,鬼也不觉,这个本事可不小,定是江湖上高来高去的惯盗。
刘横顺得知此事,也觉得十分蹊跷,一个大老爷们儿乔装改扮、捯饬成妇人,必定是为了掩人耳目,安分守己之辈没有这么干的。他不敢怠慢,立即换上便衣,来到这家宅院门口,找了个隐蔽之处盯着。直等到定更天前后,忽听“吱呀呀”一声门响,一前一后从宅院九*九*藏*书*网里出来两个女子。刘横顺可不光腿快,他的眼也快,一看就明白了,前边开门这个女的四十多岁,周身穿红挂绿、脸上擦胭脂抹粉,刚从面缸里爬出来似的,直往下掉渣儿,说起话来满脸跑眉毛,眼神儿都带钩,摆明了是个鸨二娘,可见这宅子是一处暗娼。跟在后头这位,一身乡下妇人打扮,臂上挎一个包袱,用头巾裹了脸,走路稍有点跛脚,可没那么明显,不细看还真不容易发觉。甭问,这是装扮成乡下妇人的那个主儿,嫖完了准备走,鸨二娘正在开门送客。
这位身形一翻打树上下来,落在地上声息皆无,连踩在树叶上的响动也没有,这是为了在刘横顺面前卖派卖派,让你瞧瞧我身上的本领如何,可别小瞧了我。两个人相对而立,你瞧瞧我,我瞧瞧你,彼此给对方相了相面。刘横顺见这个飞贼身材精壮,刀条子脸,两眼冒光滴溜溜乱转,三十大几的岁数,一脸的邪气,看着就不是好人,这叫相由心生,从里到外透出一股子猖狂。虽说双足插地站在当场,脚后跟却没踩实,力气攒在脚尖上,万一有什么不对劲儿,他随时可以跑。此人也对刘横顺抱了抱拳,按规矩回应道:“贱字不足脏尊口,过路蝼蚁没名号;借兄半条阳关道,穿街过市走连城。”这意思是不愿意报号,我只是个过路的,你别问我,我也不问你,大路朝天各走半边,咱来个井水不犯河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