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九章 黑白婚纱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九章 黑白婚纱
上一页下一页
八又雯听到这个消息的时候,兴奋地握拳喊道:“我要去,我要去,每一场我都要去!”
胖女孩突然提出了一个无理的要求,她说:“你们影楼的摄影师会PS吗?我老公很忙的,今天肯定拍不了婚纱照,不过,可以PS一下嘛,我穿着婚纱,和我老公的照片P在一起,他照片你们都见过吧。”
女店员这时候已经觉得胖女孩精神不太正常,淡淡地说道:“算了,你还是找范冰冰吧。”
八又雯神神秘秘地在周公子耳边说了六个字,
苏眉想要过去,又担心八又雯张口咬她,正色说道:“请你回答问题。”
八又雯想得很简单,一旦在网上公布了婚纱照,也就成了事实,生米煮成熟饭。媒体啊,粉丝啊都会祝贺他们。从这点来看,她的精神已经出现了问题。
八又雯小声说:“你们会放我走的,我会被无罪释放,等着瞧好了。”
胖女孩把一个皇冠戴在头上,对着镜子展示自己,突然回头,咧嘴一笑说:“我美吗?”
八又雯说道:“爸比,你和妈咪一起带我去,好不好?”
女店员说:“您相中哪一件婚纱,可以试试,试衣间在这边,请跟我来。”
胖女孩说:“这有什么大惊小怪的,除了范冰冰,还有李冰冰呢,你知道我老公是谁吗?”
八又雯皱着眉头说:“真的不会的啦。”
胖女孩穿好婚纱,模特似的走了几个来回,对着落地镜子左看右看,欣赏自己的美。很显然,这件婚纱并不适合她,洁白的婚纱显得她更黑了,裙摆很长,让http://www.99lib.net她看起来就像一个调皮的胖乎乎的女孩披着自己家的蚊帐,看着滑稽可笑。
这起离奇的绑架案尘埃落定,苏眉和周公子对八又雯进行了审讯。
胖女孩说:“薛亦晗,对,就是那个大明星,薛亦晗是我老公。”
可以想象,一个疯狂的粉丝把自己迷恋多年的偶像囚禁在地下室会发生什么。为了防止薛亦晗逃跑,她特意买了个精钢项圈,戴在薛亦晗脖子上,用一根铁链锁住项圈,铁链的另一头锁在地下室的水管上面,薛亦晗只能在狭小的空间里活动。她又买了西服,给薛亦晗穿上,举着自拍杆合影的时候,这莫大的幸福冲昏了她的头脑,她不停地说着:“天哪,天哪……”
女店员说:“伴娘服也可以定做,要不你打电话给伴娘,问一下伴娘的身材数据。”
八又雯说:“你过来,我悄悄告诉你。”
胖女孩穿着松松垮垮的男装T恤,T恤前面的下摆塞到牛仔裤里面,脚上是一双旧运动鞋。她可能是跑着来的,脸上全是汗。
胖女孩一连试了好几件婚纱,又挑选了六件伴娘服,抱怨伴娘服难看,质量差。
女店员感觉有点奇怪,表示可以借用电脑,看着那胖女孩在百度上敲下了范冰冰的名字。
女店长和女店员用怯弱的眼神交流了一下,心想,这人肯定脑子有问题。如果当场揭穿她,她恼羞成怒,也许会做出什么极端的事情。真打起来,她那么强壮,两人都不一定是她的对手,疯子杀人还不用负刑事责任。女店长和女店员强作镇99lib.net定,心里已经想要报警了。
薛亦晗怒骂道:“滚开,你这神经病。”
女店长和女店员皱着眉,互相冲对方吐了下舌头,表示嫌恶。
胖女孩坐在接待的沙发上,一口气喝完水,把纸杯往茶几上一放,说道:“看着点我的车,就是窗外那辆酒红色的宝马。”
八又雯的脑子里也在演绎着她自己的爱情剧,她和薛亦晗结婚了,生了孩子,是个女孩,她扮成那个小女孩,抱着薛亦晗的大腿央求着说:“爸比,爸比,你带我去动物园呀,爸比,我要去看大脑斧、大西几、大呢鱼、小猴几。”
女店员拿来店里的广告画册,心想,这客户看着其貌不扬,没想到挺有钱的啊。
女店员违心地称赞,胖女孩说:“这件我要了,我再试试那件缎面的。”
胖女孩翻着画册,指着上面的婚纱说:“这件好看,我要了……还有这件拖地的,我也要……旗袍可以在敬酒的时候穿……还有伴娘服装,起码得准备六件呢。”
女店员热情地上前服务,用纸杯倒了热水。
有一天,某个婚纱影楼里来了个胖女孩。
她提前租了个地下室,用钥匙打开门的时候,她喃喃自语:“哥哥,这里是我们的家。”
八又雯神神秘秘地在周公子耳边说了六个字,周公子感到难以置信,一脸的愕然……
周公子说:“起码会判个三年以上。”
女店长和女店员脊背发凉,只觉得毛骨悚然,但还是强挤出一丝笑容。
这个胖女孩就是八又雯,最终,她买了一件廉价的婚纱,女店员因为紧张,还找错了钱。
八又雯打开藏书网行李箱,薛亦晗蜷缩在里面,缓缓地睁开眼,看到了穿着婚纱的她。
深城演唱会之前,她就在网上联系了皮裤哥,就连她自己都没想到,绑架会如此顺利。
电视柜上放着一尊金蟾摆件,金蟾含着一枚钱币,电视机里正在演一部古装剧——虎门销烟的故事,林则徐说道:苟利国家生死以……
女店员大为惊骇,女店长也觉得难以置信,两人都感到非常震惊。
偶像就是她的信仰,是她的全部,如果没有了信仰,精神生活会留下巨大的空洞。

女店长说:“对不起,我们店里拍的婚纱照不能这么弄虚作假。”
她的行李箱装着婚纱,她的脑海里幻想着和偶像恋爱、结婚、生子、白头,日日夜夜在幻想中已经和他过完了这一生。
两人寻找臭味的来源,透过试衣间下面的缝隙,看到那胖女孩居然穿着一只黑色袜子、一只白色袜子,两只袜子都很脏,已经板结,露着脚指头,臭味就是从试衣间飘出来的。
女店员看了一下窗外,喊道:“喂,你快看看,你的酒红色宝马不见了。”
这个婚纱影楼,化妆、盘头、摄影都是收费的,但是试衣是免费的。
胖女孩说:“你要不信,你也可以来当我的伴娘,红包你看着给就行。”
周公子走过去,俯下身说:“我听,你告诉我吧。”
女人为了感情可以干出惊天动地的蠢事。
薛亦晗忍无可忍,被囚禁的这些天他简直就要疯了,他举起那个金蟾摆件,向八又雯的脑袋狠狠地砸了下去。
地下室什么都有,有旧家具,有个双人床,九-九-藏-书-网有煤气灶和油盐酱醋,还有台老式的电视机。
八又雯嘻嘻地笑了,说:“不听算咯。”
八又雯指了指自己的脑袋,说:“都在这里面,我和他的共同回忆。就算进监狱也没什么呀,我在哪儿不能回忆啊,我可以回忆一生,够用了。”
八又雯的婚纱脏兮兮的,裙摆处常常拖地,已经发黑了。
女店员瞪大眼睛问道:“范冰冰做你的伴娘啊?”
苏眉说:“你的行为已经触犯了《刑法》。”
女店员往窗外瞅了一眼,停车位上果然有一辆酒红色的宝马。
胖女孩淡然自若地说:“哎呀,丢就丢了,我老公再给我买一辆。”
胖女孩走进试衣间,女店员想进去帮忙,胖女孩有点生气,说道:“非礼勿视。”
女店长抽动了一下鼻子,说道:“奇怪,怎么这么臭,是不是你漏气了?”
薛亦晗的全国巡回演唱会即将举办,要持续两个多月,巡演十几个城市。
一脸的愕然……
胖女孩说:“哎呀,哎呀,结婚这种人生大事,怎么可能穿别人穿过的婚纱,当然是买。”
八又雯去看薛亦晗的演唱会,每一场都不落下,辗转北上广,最后一站是深城。
八又雯又说:“不过,我是不会进监狱的。”
胖女孩换衣的时候,女店员把店长叫来了,小声说这是个大客户,想买九件婚纱。
周公子和苏眉冲进地下室的时候,虎门销烟的电视剧还没结束。
周公子说:“你为什么会这么说呢?”
胖女孩说:“还用打电话啊,电脑有吗,我一搜就知道了。”
苏眉和周公子询问八www.99lib.net又雯,她将薛亦晗绑架到地下室后,两人共处一室,究竟发生了什么,要她详细交代那些细节。
那个杂乱的地下室是八又雯的天堂,也是薛亦晗的地狱。
演唱会门票价格并不便宜,再加上衣食住行,如果要去看十几场演唱会,会是一笔不小的开销。八又雯并没有钱,索性找房屋中介卖掉了自家房子。
周公子感到难以置信,
至于她是何时萌发了绑架薛亦晗的念头,我们不得而知。某一次演唱会,她不小心弄丢了门票,只能坐在体育馆外面的台阶上,淋着雨,远远地倾听演唱会现场传来的歌声。可能从那时候开始,她想着,如果薛亦晗能给她一个人唱歌该多好啊。
薛亦晗穿着衬衣,打上领结,再换上西装,完全看不出脖子里有个项圈。
八又雯拿着自拍杆,穿着婚纱,频繁地与薛亦晗的海报合影,还发布在微博上,她自称是薛亦晗指腹为婚的未婚妻。苏眉最初在查找薛亦晗“脑残粉”的时候曾见过这个女孩的婚纱照,可惜没有对她深入地展开调查,以至于后来绕了很大的弯路才破获了此案。
女店员说:“不是啊,我没放屁啊。”
审讯室外面下着雨,淋湿了门前的一株木棉花。八又雯坐在铁椅子上,戴着手铐,她的大脑袋包扎着纱布,眼睛痴呆呆地盯着某个角落,她一下一下点着头,给自己打着节奏,嘴里轻轻哼着薛亦晗的一首歌。
苏眉说:“法律会对你网开一面?你为什么这么有自信?”
女店员说:“您是要买,还是租呢?”
女店员都傻了,摇头说不知道。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