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四章 键盘大侠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四章 键盘大侠
上一页下一页
他身上穿的那条旧皮裤已经表明身份。
皮裤哥听到杀手一词,皱眉说道:“小点声,我们谈谈正事。”
三五瓶说:“就是不给钱,我也想找个高炮打一顿,报酬多少?”
“本人沦落广州火车站这边,现在只剩下网费卡里的十一元钱。
苏眉举起酒杯说道:“我得表达一下歉意,让你出糗了。”
大头说:“不干,我走了。我们这算是绑架啊,才给五千。”
三五瓶说:“老哥,稳,你说。”
三五瓶说:“你一个人可干不了,高炮不好对付。”
“再有两小时就大街上去溜达啦。有没有吧友帮我一把的?
大头,一个穷困潦倒但又好逸恶劳的青年,吃最便宜的面,抽最廉价的香烟,心情好就去做几天工,挣来几百块,要么赌,要么嫖,要么去网吧包夜。三和的黑网吧多如牛毛,网费很便宜,也许是因为没有执照,黑网吧的门上写着“网络出租屋”。
皮裤哥不屑地说:“你俩赌下去,早晚烂在大街上。”
皮裤哥是这起绑架案的发起人和组织者,
大头说:“是啊,我平时也帮老板买买菜。”
周公子说:“不不不,那个红姐没穿衣服,死活拽着我不让走,我还从来没有这么丢脸过。”
这个贴吧人数不多,现在已经被封。贴吧里看上去全是隐藏
99lib•net
的职业杀手,这是职业杀手在网络聚集的地方。帖子内容令人触目惊心。
大头说:“搏一搏,单车变摩托;赌一赌,摩托变吉普;梭一梭,吉普变路虎!要想富,下重注,不怕输得苦,就怕断了赌,小赌养家糊口,大赌发家致富!哪家小孩天天哭,哪个赌友天天输?”
三五瓶说:“大头,你还冒充职业杀手,我也吃过挂壁面,见过你。”
周公子笑着碰杯,说:“小眉,不怪你,你也没想到会这样啊。”
大头说:“六千?走了,我走了,你没诚意。”
此时,天微微亮,三人打着哈欠,擦擦眼屎,从三个不同的网吧走出来,每人手里拿着瓶矿泉水。这三个人并不相识,但是他们同为“三和大神”,同样落魄潦倒,相同的遭遇和处境使得他们见面时感觉很亲切。
皮裤哥说:“规则一,不要互相打听对方的过去。”
三五瓶说:“到时候你微信给我转账就行。”
大头说:“咱三个人沦落在这里,哪一个不是高炮害的?”
三五瓶说:“高炮害得我无家可归,我早就想找个高炮,先给他一顿军体拳。”
“三和大神”的网瘾很严重,老人常常对新人说:“兄弟,那是黑厂,咱们先去上网。”
三五瓶说:“啪啪完,再买买彩票,玩玩梭哈,还不是美滋滋。”
皮裤哥说:“
九九藏书网
这可不算是绑架,我们只是把那高炮强制性带走,交给委托人,我们又不参与敲诈勒索,怎么能是绑架呢?我还是懂点法律的。”
皮裤哥说:“我接的单子不大,算是个小单子。”
大头被捕,他喝得醉醺醺的,思维混乱,言语不清,警方想等他酒醒之后再进行审讯。
高炮指的是放高利贷的人。
作案者一共有三人,他们都是在贴吧里认识的,分别是:大头、三五瓶、皮裤哥。
苏眉说:“身为警察,被曹支队手下的人当嫖客给抓了现行,听说你当时都没穿衣服啊。”
苏眉请周公子吃饭,地点选在一个大厦的空中花园餐厅。
大头说:“我开车,我一万一,他一万,行的话,这活就跟你干了。”
苏眉抿嘴笑了,说:“你差点就抓住大头了,可惜被曹支队的人捷足先登。”
大头说:“等干完活,有了钱,我天天去找红姐啪啪啪,再买个挂壁机,没有手机不习惯。”
有人回帖:
三五瓶说:“你一会儿就得回面馆洗碗吧。”
“即使输到瘫痪,也能保持着那份淡定与从容,好一句喝他个三五瓶,这是何等潇洒与豪爽,又是何等大无畏气概,身边有酒的,一起喝起来,先干为敬。”
周公子说:“还是我埋单吧……实不相瞒,这家餐厅,包括这栋楼,都是我家的产业。”
苏眉有点尴尬,说:“好吧99lib•net,我欠你个人情,下次我帮你,让你亲手抓住罪犯!”
三五瓶说:“还是那句话,不要𪨊,就是干。梭哈,梭哈,全梭哈!赢了,会所嫩模;输了,下海干活!”
三五瓶是戒赌吧的名人,他的出名是因为一个帖子,内容如下:
皮裤哥说:“行吧,成交!不过,我得交代一下。”
大头说:“什么单子,帮人报仇是吗,废人一条腿?”
这家餐厅位于楼顶,绿草茵茵,鲜花怒放,整个城市风景尽收眼底,餐厅主打新概念中国菜,拥有来自世界各地的精品葡萄酒和香槟。
皮裤哥说:“到时候,你负责把车开出来,给你加一千。”
苏眉说:“今天我埋单,请你喝酒,压压惊,要知道,我平时很抠门的啊。”
皮裤哥说:“其实吧,就是把一个人带走,交给委托人,就行了。”
皮裤哥说:“一个高炮。”
皮裤哥,“三和大神”里的贵族,常年穿着一件旧皮裤,独来独往,神神秘秘,他总是坐在网吧的角落里,打字时小心谨慎,要观察下周围是否有人偷看。
皮裤哥说:“兄弟,我见过你,在那个面馆里。”
案发前一天,皮裤哥在杀手贴吧发了帖子,声称自己接了个单子,征集深城三和区的合伙人,大头和三五瓶都在三和,发站内私信应征,三人约好在海信人才市场的台阶处见面,每人手里拿着一瓶“清蓝”矿泉水作九_九_藏_书_网为接头暗号。
皮裤哥说:“不是寻仇,只是小单子。”
周公子说:“谢谢你,我从警一年多,还从来没有亲手抓住过大案子的要犯。”
三五瓶说:“大头,你杀过人吗?”
大头在网吧里不打游戏,不看电影,而是热衷于浏览贴吧。他化身为键盘侠,针砭时弊,指点江山,对朝鲜半岛局势有着独到的见解,他评论政治性帖子会说“郭嘉在下一盘很大的棋”,他仇日反美,对体育、医学、天文知识似乎非常精通,侃侃而谈,看到美女帖子往往回复的是:老姐,我想……
三五瓶说:“每人一万,这活最少这个价,这是绑架啊!”
皮裤哥说:“规则三,你俩都得听我的,因为你俩没经验。”
他们组成犯罪团伙的过程很简单,就是同流合污,物以类聚。
大头说:“我就用这一万块当本钱,只玩六合彩,就不信翻不了身,上不了岸。”
皮裤哥说:“大头,你那面馆是不是有辆旧面包车?”
皮裤哥说:“你俩每人五千元。”
“请吃几个炒菜。喝他三五瓶啤酒。安排个有电脑的住宿。明早就滚蛋。”
皮裤哥说:“规则二,不要打听委托人的身份,我和委托人单线联系。”
大头轻描淡写地说:“当然,这没什么,我不爱说这个。”
三五瓶说:“老哥,五千是少点,高炮身边都有马仔,这活可不好干。”
这个帖子很火爆,评论九九藏书者众多,数以千计,三五瓶也因此而出名,经过网友的指点,他从广州火车站跑路到了三和。
他整夜待在网吧,因为无处可去。网吧的电脑里不时传来“澳门顶级赌场上线啦”的声音。
三五瓶说:“老哥,你直说吧,我俩跟你干。”
三五瓶说:“委托人是谁啊?咱们的雇主出多少钱啊?”
大头说:“我没有银行卡,手机和身份证都卖了,你得给我现金。”
周公子说:“龙潭虎穴我都敢闯,只是我第一次去色情场所,有点胆怯。”
皮裤哥看上去很有经验,特意叮嘱说:“你俩把大水瓶子倒过来拿,把水喝光,这样就不会认错人了。”
大头说:“嘿,你就是皮裤哥啊。”
大头说:“什么人啊?”
皮裤哥是这起绑架案的发起人和组织者,他身上穿的那条旧皮裤已经表明身份。
审讯椅上的大头昏昏欲睡,女局长端起一盆水泼到大头身上,大头一激灵,立刻清醒了许多。大头随后交代了作案的整个过程,作案者共有三人,他们是在一个贴吧里认识的。
大头放下心来说:“打打杀杀的,我也厌倦了。”
三人等待着委托人的消息,他们本想喝点酒,皮裤哥认为作案前应该保持清醒的头脑。他们走进一个小巷,找了个纸箱子,铺平,躺了下来。三和区的很多街道小巷都有躺在地上睡觉的年轻人,他们把露宿的街头称为海信大酒店。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