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二章 “三和大神”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二章 “三和大神”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周公子和苏眉住进城中村的两个单间,窗口分别对着双丰面馆以及大头常去的发廊,对其进行二十四小时监视,一名便衣刑警和一名女警予以协助。住宿条件非常简陋,没有空调,墙上的转头电风扇发出噪声,房间弥漫着汗腥味和臭脚丫子的味道。
过一天算一天,很少去思考未来。
这是真正的“三和大神”:负债累累,与家人失去联系,没有身份证,只做日结,干一天玩三天。
刘支队和曹支队暗暗观察,不时地有“三和大神”走进店里,喊道:“老板,来碗挂壁面。”
周公子说:“我让人给你送了杀虫剂和花露水,你那房间也有跳蚤吧?”
没钱了再去打几天工,
刘支队和曹支队走进店里,老板是个胖哥,正在忙碌,脖子上挂着脏兮兮的毛巾,时不时地擦把汗。这家店在三和很有名,面里只有几片生菜,几绺挂面,一大碗清汤,多年凭借四元一碗的良心价格极受欢迎,被人称为“挂壁面”。
老板称这辆面包车是他几年前在二手车市场买来的,只花了六千元,平时就是用来买菜。
面馆老板摇了摇头,说:“这破铜烂铁谁会偷啊,人家要偷也是去偷奔驰、奥迪和宝马车。”
周公子与苏眉商议,可以采取守株待兔的方式,在大头常常出没的地方进行监控和蹲守。http://www.99lib.net
刘支队说:“你这辆车有没有借给过别人,或者被盗过?”
三和人才市场后面的路上搭着一排棚屋,全是快餐店,价格低廉,以至于很多人怀疑这种小店用的是地沟油。
曹支队拿出监控拍到的三名嫌疑人的照片,让老板辨认。
面馆老板说:“手机也卖了,一开机全是要账的。”
监视工作非常枯燥乏味,一名女警会按时替换苏眉。苏眉和周公子去街上吃饭,到处都是肮脏的小饭馆,为了工作,两人不得不硬着头皮去吃,也不在乎是否卫生,只为了填饱肚子。

面馆店面不大,门口有个油渍麻花的小餐车,兼卖锅盔和凉皮,餐车前面是个装满了卫生纸团的铁桶,苍蝇乱飞,墙上歪歪斜斜挂着个招牌:双丰面馆。
警方排查的第二天就找到了作案车辆,这辆无牌照面包车很旧了,左边车灯损坏,风挡玻璃裂开,贴着透明胶,停在一家面馆的墙边,车主正是这个面馆的老板。
面馆老板说:“他常来我店里吃面,我看他做日结也挺辛苦,就让他在我这儿干点活呗。”
这个忙碌的老板看着并不像是犯罪分子,很难想象他会绑架明星,监控拍到的三名嫌疑人也与他的体貌特征不太相符。
周公子和苏眉相距不远,眼睛必须一直盯着监视点,大头随时可能出现。
面馆老板说:“九九藏书网吧、大街、公园,有钱了会去住小旅馆,要不就是巷子里的洗头房。”
苏眉运用黑客技术,很快就找到了大头的信息。
三和区常住人口和外来人口数量庞大,寻找一个没有身份证和手机的人如同大海捞针。
刘支队说:“那小子居无定所,认识他的人也不知道他的真实名字。”
做做日结,如此重复着混吃等死的生活,
曹支队说:“他的身份证呢,你这里有吗?复印件也行。”
首先,这里四季如春,没有冬天,即使露宿公园也不会感到寒冷。其次,这里有几个大型人才市场,周边有很多工厂企业,可以日结薪水,干一天活发一天工资。还有,这里消费水平很低,即使买不起一包烟,小商店还有散烟出售,租不起房子,还可以租个十元的床位。
警方在三和区抓捕过一些潜逃多年的通缉犯,犯罪分子也常隐姓埋名藏在这里。
女局长下令:“信息有了,照片也有了,你们不管用什么办法,哪怕挨家挨户地找,也要尽快把这个大头抓来。”
他们并不是流浪汉,只是懒惰成性,真正的“三和大神”连身份证和手机都没有,因为身份证和手机早已卖掉。没钱了就去打几天工,挣个几百块,然后就给自己放假。吃四块钱一碗的挂壁面,喝两块钱一大瓶的清蓝矿泉水,在五块钱包夜的网吧里睡一觉,藏书网再去赌几把扑克,买几张彩票,妄想着会中大奖。没钱了再去打几天工,做做日结,如此重复着混吃等死的生活,过一天算一天,很少去思考未来。
苏眉展示自己的新形象,说道:“怎么样,不是很难看吧?”
苏眉说:“嗯,刚打死了一只,像豆子那么大。”
刘支队和曹支队调集大量警力,对三和区城中村一带展开排查。
大头也是“三和大神”。
深城三和区城中村是社会底层的最底层,那些因从事黄、赌、毒、高利贷、传销等非法行业而负债累累的人,和那些因各种原因而堕落的年轻人走投无路,只好浪迹天涯,三和是最适合跑路的地方,是他们心目中投奔的圣地。
为了掩人耳目,避免别人怀疑身份,周公子找来两身衣服,两人分别乔装打扮起来。
经过调查,大头真名叫彭宇亮,二十五岁,户籍地江西萍乡农村,初中学历,毕业后游手好闲,欠下多家网贷平台十几万,还借了亲戚朋友几万元。后来,他走投无路,逃到深城三和,与家人断绝往来,已经在这里待了三年了。
大头是这家面馆的洗碗工,案发后,再也没有出现过。
苏眉说:“天生丽质,没办法。你那身衣服配个战地靴,再戴一副墨镜,还是蛮酷的。”
苏眉上身是一件灰色T恤,后背印着四个大字——三和电子,下身配了件肥大的绿色工装裤,脚上穿的是一双廉价的运99lib.net动鞋,形象就是某个工厂的打工妹。
苏眉说:“我倒是有个办法,大头做过日结,他打工过的企业和工厂,电脑里肯定存有档案,即使是临时工也会有登记信息。最快的方法就是直接入侵企业的电脑,进入员工管理系统后台,这种系统一般基于B/S模式,采用ASP、Microsoft Access、Dreamweaver作为主要开发工具……”
女局长打断了苏眉的话,斩钉截铁地说:“别说入侵企业电脑,就是联合国的电脑都行,出了事我担着,你现在就干吧。”
很难想象,这太平盛世,还有年轻人会落魄到饿倒街头的程度。
刘支队说:“他的手机号知道吗?”
周公子和苏眉看到对方,都笑了。
苏眉说:“这有什么呀,我还在乡下和野外住过呢,倒是你这个公子哥,不太习惯吧?”
刘支队说:“你都不认识这个大头还敢用他,还让他开着你的车去菜市场买菜?”
面馆老板歪着头,看着照片,照片很模糊,过了一会儿说:“这个人……有点像大头。”
面馆老板只知道大头姓彭,来自安徽,其他信息不详。
“挂壁”有多层含义,最形象的一种就是——你欠下债务,手机通信录上家人朋友的电话都被催债的打爆了,你在老家混不下去了,逃到南方一个叫三和的地方,过年也不敢回去,家人朋友渐渐地与你失去了联系,只有看着挂在藏书网墙壁上的合影照片,才能想起有你这么一个人。在家人眼中,你活着和死了没有什么区别。
周公子说:“就算是打工妹,也是厂花。”
刘支队和曹支队在会议上将这情况汇报给了女局长,女局长大怒,拍着桌子吼道:“你俩是废物啊,车都找到了,还找不着人!”
大头就是这群人中的一员。
这些全国各地而来的人也被称为“三和大神”。
面馆老板说:“身份证,前段时间他给卖了。”
在公园,在路边,在小巷子里,常常看到一群年轻人睡在地上,这些人的口音五花八门,来自全国各地,他们来到这里不是为了打工,而是躲债,落魄到了极点,也就成了大神。
两人用微信语音进行交流,周公子说:“苏警官,抱歉,让你受苦了。”
刘支队和曹支队开门见山,对面馆老板进行了询问。
曹支队说:“大头平时住哪里?”
刘支队问道:“大头是谁?”
周公子换了一身劳保用品店买来的迷彩服装,看上去像是某个工厂的保安。
城中村是“城市里的村庄”,人员复杂,流动性大,生活水平低下,治安比较混乱。
“挂壁”这个词在三和使用频率非常高,指那些已经身无分文、走投无路的人。就连街上手里举着招工广告的黑中介,也大声喊着:挂壁挂壁,日结日结。
面馆老板不太确定,又叫来老板娘辨认了一下,老板娘说:“是他,他的头那么大,好认。”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