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一章 脑残粉丝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一章 脑残粉丝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薛亦晗最讨厌的是网上被黑,还要顾及形象不能反击,每天都说着言不由衷的话,尽管一分钟前很难过,但是一分钟之后面对闪光灯还要强颜欢笑……
“私生饭”是明星的粉丝里行为极端、作风疯狂的一种。他们为满足自己的私欲,喜欢跟踪、偷窥、偷拍明星的日常以及未公开的行程和工作,骚扰明星,影响他们的私生活。其具体行为有跟踪、偷窥、跟拍工作期间的私人休闲、酒店蹲守、跟机拍摄、包车尾随等等。
4.生活中充满偶像元素,卧室贴着海报,手机壁纸换成偶像照片。
5.给偶像写信,制作贺卡或礼物,偶像的每一条微博都点赞留言。
另一名保镖说:“我碰到过至少五个这种疯狂的粉丝。”
在线下,有黄牛专门提供追星服务,比如贩卖明星非公开工作场合信息,跟车拍照,等等。还有无孔不入的狗仔队。当红艺人往往没有私人生活和自由空间,一举一动大多都在狗仔队的监控中。而在线上,获取明星信息九_九_藏_书_网的渠道不计其数。
另一名保镖说:“我们保镖就是为了防备那些疯狂的粉丝,粉丝具有危险性。”
她放下手机,伸个懒腰,这才发现桌上有她吃剩的半盘甜品,一杯果汁也喝光了,这都是周公子悄悄送来的,而她因为窥视明星手机上的隐私过于投入,竟然没有发觉。
10.为偶像受过伤,或者自残自杀。
薛亦晗有三个综艺节目要上、一个广告要拍,演唱会场馆方面还要补签一个分成协议,千头万绪,乱成一团,经纪人只好声称薛亦晗因劳累过度住进医院,暂时搪塞过去。
3.为维护偶像不惜与人骂战,与友绝交。
“私生饭”就是脑残粉丝中的极端脑残,侵犯明星私生活的fans。
周公子说:“我也认识几个明星,平时私交不错,感觉他们没什么神秘的啊。”

案发后,薛亦晗的工作团队一直在酒店焦急地等待警方的进展。
保镖说:“就是开车,举办活动时
www.99lib.net
维持秩序,阻拦一下疯狂的粉丝。”
苏眉说:“我先编程一个软件,看看能不能从这海量的信息中搜索出犯罪嫌疑人。”
周公子说:“福尔摩斯算吗?”
另一名保镖说:“明星之间哪有什么大的矛盾,大家各自圈钱,闷声发大财。”
什么是“私生饭”?
苏眉说:“你平时一定爱好看书吧?”
苏眉说:“周公子,你对这些一点都不感兴趣吗?”
保镖说:“我们是防谁的?”
9.节衣缩食,省吃俭用,花掉几个月的生活费去看偶像演唱会。
周公子说:“悬疑推理类的书,爱伦·坡、阿加莎·克里斯蒂、奎因、江户川乱步、范·达因、岛田庄司、东野圭吾……哎呀,太多了,我几乎全部看过,还看过很多悬疑电影。当然,我也不是一个沉闷的人,周末都会去健身房,我还在练习格斗,有时会去海边钓鱼。”
苏眉问:“薛亦晗有什么仇人吗,和谁闹过矛盾?”
苏眉又询问了一下经纪人和助九九藏书网理,谈话结果更加证实了她的猜测。
周公子说:“我只是一名警察,我最大的乐趣是侦破一起棘手的案子。”
苏眉说:“周公子,我喜欢你的谦逊,也可以说,你集合了他俩的优点呢。”
1.称呼偶像为老公。
保镖说:“这个可不好说,我们只是被雇用的,这个月的安保经费还没发呢。”
“脑残粉”以女孩居多,网上列举了十条“脑残粉”的行为,据说,中了三条就是标准的“脑残粉”。
人气越高的明星,
微信上,他和某个已婚女明星似乎有点暧昧,时常打情骂俏;和一个知名导演也是朋友,一起说过某个女明星的坏话。
保镖说:“没有哪个歌星敢独自走进尖叫的歌迷群中,会有无数双手伸向他,摸他、掐他、抓他,试图从他身上弄下点什么东西来留作纪念,哪怕是头发、耳环、纽扣。”
薛亦晗的微博有几千万粉丝,微博评论里很多叫他老公的。
周公子说:“我可比不上他们,过奖了。藏书网”
苏眉说:“我们特案组的画龙和包斩听说过吗?推理分析呢,你可能比不上小包;要说格斗打架,你肯定打不过画龙。”
7.与偶像见面会尖叫到嘶哑,激动到哭泣甚至晕倒。
女局长将众人分成两个工作组,同时展开侦查。刘支队和曹支队负责寻找凶犯使用的那辆金杯牌面包车,以及对现场遗留下来的绳索进行调查,重点在三和区城中村展开摸排走访,此处有可能是绑匪的落脚点。苏眉和周公子对受害者的人际关系进行梳理,从中寻找犯罪嫌疑人。
苏眉看得极其兴奋,时不时地瞪大眼睛,露出惊讶的神情,这大大满足了她的八卦之心。
苏眉问道:“你们认为作案者的身份是什么?”
2.购买偶像代言或有关的产品。
保镖说:“仇人也不会追他的车,再说,明星又不是黑社会,哪有什么仇人。”
明星最怕什么?
8.追着偶像到处跑,接机接站。
“私生饭”就越多。
人气越高的明星,“私生饭”
99lib.net
就越多。
周公子问:“你们平时的工作很辛苦吧,都遇到过什么危险?”
苏眉说:“你就没有什么偶像吗?”
另一名保镖说:“首先,他就算有仇人,仇人也不会买票去看他的演唱会。”
6.成为粉丝团体的组织和领导者,有号召力。
两个保镖案发当晚就住在隔壁,酒店房间隔音,他们在夜里并没有听到什么异常声响。
苏眉和周公子在酒店约谈了薛亦晗的两名保镖。
周公子说:“这样可能是大海捞针,徒劳无功,不过,总要试一试吧。”
“私生饭。”
苏眉轻而易举地解锁了薛亦晗的iPhone 7手机,一个人的手机包含着很多隐私和秘密,苏眉希望从中找到一些破案线索。苏眉发现,薛亦晗的微博悄悄关注了十个漂亮的女粉丝,有高中校花,有职业白领,有嫩模,有时尚辣妈,还有两个TS人妖。
苏眉说:“公子哥不得每天泡在夜店嘛,身边美女如云,经常去迪拜和拉斯韦加斯赌场。”
周公子说:“画龙大哥和小包都是我很仰慕的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