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卷 地狱崇拜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十章 富豪警察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追逐影子的人,自己就是影子。
——荷马
房屋中介说:“小姑娘,你卖房,家里大人同意吗?”
小姑娘说:“这是我的房子啊,我没有爸爸,我妈去年意外死了,我自己说了算。”
房屋中介说:“那好吧,这份委托协议你看看,要是没问题的话,你就签个字。”
小姑娘说:“什么时候给我钱?”
房屋中介说:“乙方签完字,可以全款,也可以分期付款,一般是在合同签完后的七个工作日之内支付定金,办理过户手续,全部交接完毕后,你会收到尾款。”
小姑娘说:“七天,不行啊,我今天就要收到钱,我可以卖便宜点。”
房屋中介说:“房子好卖,但是今天肯定不行,人家都没签字呢!”
小姑娘说:“我急用钱,我给那边便宜一半,行不?只要今天能把钱给我。”
房屋中介说:“你不是开玩笑吧,小姑娘,天哪,你的房子起码值四十万呢,你便宜一半,就是二十万卖掉?”
小姑娘说:“对啊,我明天就得赶紧去机场,我有急事。”
房屋中介说:“这样吧,你的房子我买了,我今天就给你打款。你这么着急用钱干吗呀?”
小姑娘说:“我偶像的演唱会后天晚上就要开始了。”

第三十章 富豪警察

大家哄笑起来,女局长也皱眉笑了。
那名警察说:“咱们局长可是女的啊,周公子也没这么献过殷勤。”
苏眉拉着行李箱,穿一身玫瑰色小礼服裙,微卷的头发扎了个高马尾,黑色细高跟鞋踩在地上发出悦耳的声响,纤细的脚踝、美妙的小腿不时吸引路人的目光。
周公子讲起一件事,他很小的时候,司机和保姆送他去上学。路上有歹徒行凶,持刀挥砍无辜路人,人群惊慌逃避,只有一名警察独自跑了上去,制伏了歹徒。那是这个世间最美的逆行,面对危险,没有退缩,迎面而上,那个人群中逆行的身影在他幼小的心中留下了震撼的印象。从此,他每一次写作文,只要关于理想,他都会写自己长大后要做一名警察。
苏眉略显尴尬,周公子在她旁边坐下,解释说:“这两人分别是负责技侦的刘支队和负责巡警工作的曹支队,职务上虽是领导但也是朋友,平时常开玩笑。”
另一名警察说:“你一个大老爷们儿,帮你推啥,你又不是女的。”
刘支队说:“监控拍下了三名歹徒的体貌特征,都是男性,要说劫色的话,三个男的绑架一个男明星,难道要搞同性恋?这有点难以理解。”
女局长说:“绑架大多是图财,不过目前受害者的家属并没有接到绑匪勒索赎金的消息。”
警察公共关系处的领导说:“这个案子目前还是保密状态,一旦曝光,后九-九-藏-书-网果不堪设想。”
一名警察起哄道:“周公子这马屁拍的,我坐下时也没见他帮我推椅子。”
周公子彬彬有礼,给苏眉打开车门,道歉说:“对不起,苏警官,让你久等了。”
苏眉一脸冷漠,表情有点愠怒,走向停车场,打算乘坐出租车前往深城公安局。
苏眉当晚入住深城公安机关招待所,周公子给苏眉安排了一个商务套房。招待所是一个老气的名字,带有20世纪80年代的特色。这个招待所门面寒酸,前台简陋,内部装修却富丽堂皇,客房都是五星级酒店标准。
一辆兰博基尼跑车停在苏眉身边,下来一个年轻人,穿着黑色西装,短发,英俊干练而又温文尔雅,苏眉对他的第一印象是觉得他长得有点像台湾影星彭于晏。此人名叫周功止,深城公安局的一名刑事警察,局里的同事都称呼他周公子。周公子是独子,家境优越,父母都是深城有名的富豪,多年来打造了一个以投资和房地产为主的商业帝国,本来寄希望于周公子继承家族产业,周公子却当了一名普普通通的警察。
刘支队说:“经过财物清点,薛亦晗的钱包、各种银行卡、手机都没有丢失,绑匪进入酒店房间的目的很明确,就是把人绑走,不知道苏警官对此案有何高见?”
薛亦晗失去联系二十四小时之后,深城警方接到了经纪人的报案,九九藏书网随即对现场进行了勘察。警方初步认定,这是一起绑架案,楼顶护栏有悬挂重物的痕迹,至少有三名歹徒在夜间使用绳索从楼顶下滑至该房间的露台,采取暴力方式制服了薛亦晗,捆绑堵嘴蒙眼,并将其装进一个大号行李箱,没有通过酒店走廊,而是从阳台处用绳索捆扎好行李箱,将其缓缓下落到地面。酒店有二十一层,三根绳索从楼顶垂到地面,楼后僻静处的监控探头拍下了三人的模糊身影,他们将一个行李箱抬放至一辆无牌照的旧面包车上,疾驶而去。街道路面监控追踪至三和区城中村附近,便不见了他们的踪影……

门开着,风吹进来。
苏眉的航班延误了四小时,晚上十点多,飞机才降落在深城机场。
周公子说:“欢迎苏警官。”
周公子对女局长说:“全国各地来咱们深城出差的警察那么多,让他们的住宿条件好一点,有什么不妥的?我自己出钱,不动用公款,不花纳税人一分钱,我这是做好事,只是为了让同行住得舒服点。我开跑车怎么了?难道警察就要低调,非得骑自行车上下班,风吹日晒雨淋才是警察清正廉明的好形象?我真心希望我们国家的基层警察都能开得起好车。”
大家起立鼓掌,苏眉微微鞠身示意,径直走到放置自己名牌的座位,周公子曾在英国留学,非常有绅士风度,他帮助苏眉入座,苏眉99lib•net轻声道谢。
助理的第一反应是:他不会跳楼了吧?
苏眉说:“不知道。”
局长是位女性,当时颇为踌躇,女局长说:“小周,你家有钱也不是这么花的,群众怎么看,总要顾及形象,还有,你身为警察,每天开跑车上下班,群众颇有微词。”
周公子说:“加入特案组!”
苏眉说:“三名绑匪可能是受人之托,绑架案的主谋也许是一位追星的女粉丝,这种‘脑残粉’迷恋偶像一旦到了极端变态的程度,就会有疯狂的举动。当然,我也只是一种主观上的猜测,我们特案组以往侦破过各种离奇变态的案子,有个养猪的屠夫绑架了一位富家千金,没有索取一分钱财,而是想和她结婚。我猜测,薛亦晗此时应该还活着,被囚禁在某个地方,或许还会在‘脑残’女粉的逼迫下唱歌,举办只有一个观众的演唱会,这是只属于一个歌迷的节日。”
另一名警察说:“你要不提醒我,我还真忘了咱们局长也是女的了。”
苏眉说:“那你可要好好表现,这一次,除了协助贵局破案,我也负责寻找一名特案组新成员。”
一名女网警说:“脑残粉真的很疯狂,我见过一张新闻照片,粉丝对着偶像的海报磕头。”
苏眉说:“还有一种可能,绑架的动机除了图财,还有可能是劫色,这也是一种侦查方向。”
周公子说:“你知道我当上警察后的理想是什么吗九-九-藏-书-网?”
很多明星都患有抑郁症,助理跑向阳台,探头往下看,地上也没有尸体。
苏眉上车,打量了一下汽车内饰,说:“开兰博基尼跑车的警察,我还是第一次见。”
曹支队说:“还有个明星曾经扶着一棵树拍过照片,后来,那棵树简直成了旅游景点,吸引了很多粉丝排着队与树合影,有的甚至做出亲吻和拥抱树干的动作。一位粉丝在网上留言说:我今天排队到凌晨一点,在同一地点和偶像做同一件事情感觉超级幸福。另一位粉丝留言说:我竟然嫉妒一棵树,好想把这棵树抱回家啊,哪怕抠下点树皮也行啊,这可是我家男神摸过的树啊。”
周公子说:“实不相瞒,这是我家最便宜的一辆车了。”
女局长说:“必须限期侦破此案,还要把人活着解救出来!”
绑架的动机除了图财,还有可能是劫色。
女局长说:“追星族是一个庞大的群体,引发的社会现象值得我们重视和思考。”
女局长看了一眼手表,说道:“别闹了,开会。”
苏眉次日早早醒来,化了个淡妆,绾起发束,换上高级警官的白色制式衬衫,肩部警衔标志是一枚橄榄枝加三枚四角星花,下身穿贴身合体的黑色职业西裤,更显楚腰纤细,腿部修长。苏眉没有带任何文件,只抱着一台中科院特制的笔记本电脑,在周公子的引领下,来到深城公安局会议室。女局长主
九_九_藏_书_网
持会议,到会的有市局技侦支队、巡警支队、网警支队的负责人,以及警察公共关系处的领导和市局新闻发言人。
苏眉笑着问道:“你为什么会当警察?开着跑车,每个月领着几千元的薪水。”
案情很简单,一位明星来深城开演唱会,竟然神秘失踪了。这位明星的名字可以说是家喻户晓,妇孺皆知,他就是影视歌三栖明星薛亦晗,无论是在大陆还是在港澳台都拥有无数粉丝,在华人演艺圈拥有着非凡的影响力,多次获得影视大奖,很多歌曲都在大街小巷传唱。此次演唱会设在荔枝湾体育场,门票被抢购一空,现场爆满。演唱会结束后,薛亦晗住在三和国际大酒店十九楼,助理和保镖也住在同一楼层,第二天,助理敲门,无人回应,打电话也没有接。当时,房门反锁,酒店工作人员使用破拆工具打开门,屋内却没有人。这个房间自带一个露天的小阳台,阳台放着两把休闲椅、一张小茶桌,阳台与客房隔着一道落地玻璃门。
按照约定,深城公安局会派人来接,出站口却没有接机人的身影。
苏眉后来得知,招待所的装修费用都是由周公子出资,没有动用公款。
市局新闻发言人说:“我们的时间并不多,毕竟纸包不住火,希望我不会对媒体发布讣告。”
刘支队说:“据说,迈克尔·杰克逊每一场演唱会都有歌迷因为激动而晕倒,他死的时候有十二个歌迷悲痛万分,相约自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