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五章 非法囚禁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五章 非法囚禁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石凤英说:“那人为什么会借给我钱?”
随后,她走出家门,
宋蔷薇试探着问:“你……赔多少啊?”
徐梦梦竟然喜欢上了学习,还主动要求石凤英买来了《五年高考三年模拟》。
颜宝蓝说:“没事,我不计较这些了。”
梅老师说:“英子,给你女儿打个电话吧,给她个惊喜。”
监狱里有个规矩,犯人出狱的时候不能回头,这寓意着不走回头路。
大扎妹顺从和接受。
石凤英很想对女儿说:“孩子,不管发生什么事情,妈妈都会保护你,从现在,直到永远,直到妈妈死的那一天。”
石凤英在学校门口找到了社会姐颜宝蓝,当时,颜宝蓝和宋蔷薇正在学校门口喝奶茶。

整个欺凌过程,石凤英在电话里听得一清二楚,狱中的姐妹面面相觑,一个个不知道该说什么,只好保持着沉默,怒火一点点地从每个人的心里升腾起来。石凤英想要阻止电话那头的校园暴力却无能为力,只能听任女儿被欺负。这起欺凌事件结束的时候,石凤英挂了电话,她并没有继续拨打电话安慰女儿,而是异常冷静,冷静得可怕。
宋蔷薇的态度是敷衍,只是装作学习的样子。
梅老师冷静下来,试探着问:“你不会杀了她们吧?”
一个星期下来,坐在禁闭椅上的四个女孩的精神已经恍惚,有些神志不清。
石凤英说:“我出去后,有事干了。”
她不想让女儿看到门外的警察给她戴上手铐的样子。
宋蔷薇说:“阿姨,我们可没打她,就是说了她几句,才多大啊,就抢人家男朋友。”
社会姐对学习比较抗拒,时常被罚坐禁闭椅。
石凤英说:“你先吃吧,我有点事得出一趟门,很快就会回来。”
有句话这么说:
常玉说:“我考得不错,那些大题我都会,我觉得至少能过二本分数线,我有信心。”
这四个女孩就是:社会姐、宋蔷薇、徐梦梦、大扎妹。
“鞠躬,鞠到这里,我手的位置,啪!啪!给我打……你废了,看你那骚样,还勾搭男人……从你大姐我胯下钻过去,像狗一样……哭,还
99lib.net
敢哭,还有脸哭……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这就是你勾引男人的下场……你还想高考,让你上不了学……”
石凤英阻止了小赌妞自杀,这是重大立功表现,几个月后,她的减刑核定书下来了。她给梅老师、女律师、富婆念了一下:
女律师说:“对,不能轻饶了她们。”
高考结束的当天,石凤英弄断那根鱼线,把四名女孩释放了。四个女孩被囚禁了一个多月,过着地狱般的生活,分别时刻,她们竟然对石凤英有些不舍,一个个心怀感激。看着街上的人来人往,她们有一种恍若隔世的感觉,分不清是现实还是梦境。
石凤英说:“我要让她们几个生不如死,等着吧。”
石凤英日日夜夜受着煎熬,这种煎熬来自对女儿的想念。
警方接到石凤英投案的电话,根据她提供的地址,郝局长亲自带队,率领十几名全副武装的警察,前往石凤英的家。包斩敲响了门,门一共有两道,外面是简易的防盗门,应该是自己焊制的,还带有旧纱窗,里面是一道木门。石凤英打开内门,她系着围裙,手里还拿着锅铲,隔着防盗门纱窗,她看到了楼道里站着的警察。
女律师说:“杀了她们,赔上你的命,为了这几个小畜生,可不值得。”
女儿常玉当时正在厕所里,电话响了,她看了一眼,是个陌生号码。她刚接通手机,一只手就打了她一下。接着四个女孩围住了她,她慌里慌张地把手机放兜里,想要离开,四个女孩却拦住了她。
石凤英说:“你们要是不收这钱,我就送你们家去。”
常玉在卧室里喊道:“好的,妈妈,我们一起吃饭。”
常玉见到妈妈,意外又兴奋,像小孩似的跳起来搂住妈妈的脖子。
随后,她走出家门,迅速地把门关上,她不想让女儿看到门外的警察给她戴上手铐的样子。
石凤英囚禁四名女孩,让她们在禁闭椅上坐了一个星期,每天喂她们吃“绿色钢管”。
电话里可以清楚地听到女儿挨耳光的清脆声,以及被迫跪地爬行时的哭泣声,四个女孩的嚣张气焰和暴力行为令人发指。
包斩点了点头,表示同意。
然而,这www.99lib.net些话并没有说出口。
石凤英让她站起来鞠躬,然后狠狠地抽了一记耳光,继续鞠躬,继续抽耳光。
石凤英说:“你们每人一千元,你们就放过她吧,毕竟她也快高考了。”
出狱的时候她没有通知家人,搭乘一辆大巴车,先去找梅老师的朋友借到了钱,然后回到加祥县城。她去了好几个房屋中介公司,本来想租个地下室,但是发现萌山脚下那个废弃的养鸡场是最佳的囚禁场所。这个养鸡场位于山坳里,周边没有人家,她让房东找来工人,封闭加固了门窗,还在鸡舍里盖了一间禁闭室,她对房东说:我要种蘑菇,这间屋用来培育菌种,不能见光。
女律师回答:“那肯定能减轻刑罚,说不定还能缓刑呢,你是不是想好了什么计划?”
石凤英说:“我在监狱里见过的坏人比你这辈子见过的还多,打架有什么了不起,我还杀过人呢。”
石凤英笑了。
石凤英说:“谢谢你们。”
石凤英谎称去附近的一个亲戚家取钱,带着社会姐和宋蔷薇来到养鸡场,她关上了大门,脱掉帽子,露出光头,光头上还有几处疤痕,看着甚是骇人。
这一声呼唤,无论是在城市里下过雨的胡同还是在炊烟弥漫的山村,无论是对玩耍的孩童还是对归家的游子,都能够穿越几千公里的峰峦叠嶂以及几十年的旧日时光,直达心灵深处,这是世界上最美妙的声音。
富婆说:“这几个小妮子,要是在我面前,我一个人就能打残废了她们,这也太欺负人了。”
石凤英对徐梦梦说:“你好好学习吧,可以复读一年,明年再参加高考。”
石凤英说:“你这不是高考嘛,怎么能让你分心,对了,你考得怎么样?”
第二次午夜游街,石凤英没有让徐梦梦参与,因为这个女孩对石凤英说了一句话:我想高考。
颜宝蓝和宋蔷薇对视了一眼,有点犹豫。
小赌妞又借了梅老师的手机,一个人悄悄躲在厕所里给对象打电话,对象却提出了分手。小赌妞一时想不开,再加上在狱中漫漫无期,看不到任何希望,她摔碎红酒瓶打算割腕自杀。石凤英听到响声立即跑进厕所,想要夺下酒瓶。九-九-藏-书-网小赌妞已经失去理智,虽然平时和石凤英以姐妹相称,但这时一心寻死,她竟然发了疯似的将手里的酒瓶刺向石凤英,石凤英的头皮被大面积割伤,后来缝合处也不长头发,她索性剃了个光头。
富婆说:“真该让她们尝一下关禁闭的滋味。”
宋蔷薇说:“好吧,阿姨,我保证,以后不会找常玉的麻烦,还会和她做好朋友。”
女律师回答:“如果没有造成身体轻伤的话,三年以下。”
小赌妞先被关了禁闭,后来又进了严管队,她态度消极,拒绝改造。
梅老师说:“不管你做什么,你要付出最小的代价。”
郝局长说:“行,给你几分钟时间。”
石凤英牵着四个女孩在午夜游街,故意让路口的摄像头拍下,这么做的原因是让人看看,这就是欺负别人的下场。
石凤英很想拥抱一下女儿,然而她只是走到卧室,摸了摸女儿的头,什么话都没有说。
在监狱里,自杀是非常严重的事情。
石凤英解下围裙,这是离别的时刻,常玉还不知道妈妈为她所做的这一切。
对于厌恶学习的孩子来说,强制和逼迫学习也许是最严厉的惩罚。
“石凤英……因犯故意杀人罪……被判处有期徒刑十年零六个月。监狱服刑……曾于……减刑六个月。本次提请减刑期间,因在监狱劳动岗位表现突出,考核积分达到标准,并且有重大立功表现,先后获得表扬三次,记功一次,根据相关规定,可对其提请减刑。其余刑还有十个月左右,刑罚执行机关提请建议减去余刑。”
警方完全可以拒绝这个要求,甚至可以破门而入。但孩子在家,警方并不想当着孩子的面逮捕她妈妈,既然她选择投案自首,还是希望她自己走出来。
社会姐醒来,发现自己坐在一把椅子上,身边还有三个女孩,宋蔷薇被揍得鼻青脸肿。石凤英逼迫宋蔷薇,让她把徐梦梦和大扎妹也骗了过来。
石凤英的态度甚至有点低三下四,心里有点着急,担心两个女孩不收钱,自己的计划也就泡汤了。
石凤英说:“为了女儿,为了女儿的学业和前途,我命都可以不要,更何况判个几年。”
社会姐不说话了,她知道自己不是对手。她能99lib•net看到石凤英眼中的愤怒,愤怒是一种可怕的力量。
社会姐颜宝蓝,这个桀骜不驯的女孩被制得服服帖帖,石凤英给过她一个机会。
石凤英惩罚她们的主要原因并不全是为了报复,而是不能让她们耽误女儿常玉的高考。石凤英认为校园里发生的暴力欺凌事件,即使报警了又有什么用呢?法律会对未成年人网开一面,造成轻伤才会构成刑事立案标准。警察顶多会对四名女孩教育一顿,连拘留都够不上,然后把她们放走。谁能保证这四个女孩回到学校不会继续变本加厉地欺负常玉,从而导致常玉高考落榜?
她已经出狱,却忍住不去见女儿一面,这需要强大的克制力。整个计划煞费苦心,都是为了女儿。她只想给女儿营造一个安静有利的高考环境,不去打扰她,不让她分心。
迅速地把门关上,
减去余刑意味着马上就可以出狱,石凤英的十年牢狱生涯结束了。
如果你每天给他一元钱,一天不给,他就会恨你;
宋蔷薇吓得跪下了,一个劲地求饶……
梅老师说:“你出去后,找一个人,他会借给你钱的。”
石凤英问道:“非法拘禁,能判几年?”
石凤英的语气从容不迫,她说道:“你们等一下好吗?我给孩子做好饭,就跟你们走。”
石凤英被释放的时候却回头看了一下,几个姐妹都哭了,她面无表情地挥手。
石凤英去菜市场买了菜,回家的路上拨打了投案自首的电话。
石凤英动了恻隐之心,她也确实产生过提前释放徐梦梦让她参加高考的想法,然而又否定了,如果徐梦梦报警,警方在高考前夕调查女儿,那么她所做的一切就会毁于一旦。
小若黎在旁边小声说道:“我们就等一会儿吧,她又跑不了。”
石凤英说:“要是投案自首呢?”
女律师说:“英子,你出去,需要用钱,我们姐妹几个可以给你凑一下。”
社会姐瞪着她,一副不服气的样子。
石凤英回到厨房,手忙脚乱地炒菜,香味四溢,很快,一道宫保鸡丁盛到了盘子里。
石凤英对卧室的女儿喊道:“小玉,吃饭啦,妈妈做了你最爱吃的菜,快来吃饭吧!”
四个女孩,四把禁
www.99lib•net
闭椅。
石凤英偶尔会买来一些便宜的水果,用来改善生活,或者奖励学习比较刻苦的女孩。
大年初二,小赌妞出事了,这件事却成全了石凤英。
石凤英说:“考完多累啊,你去卧室休息一下,妈给你做饭去。”
社会姐和宋蔷薇隐约感觉有点不妙,石凤英没等她们反应过来,双手抓住社会姐摔到了墙上,社会姐头朝下落地,当场昏迷了过去。
石凤英解除了禁闭,为了控制四名女孩,防止她们逃跑,石凤英逼迫她们吃下一根鱼线。四个女孩被一根鱼线穿过身体,石凤英只需要轻轻地扯动一下,四个女孩的五脏六腑都会异常难受。这种鱼线穿人的惩罚办法是她在狱中听某个女犯提到的。
石凤英说:“是啊,我回家还得狠狠教训她。这样吧,我口头道歉也没什么诚意,我赔点钱,你们以后也别找她麻烦了。”
石凤英购买了四把铁椅子,改造成了禁闭椅,她又购买了鱼线、镣铐、手铐等作案工具。
她想在警方到来之前给刚刚高考结束的女儿做一顿饭。
如果你每天打他一巴掌,一天没打,他会跪谢你。
石凤英说:“你不是挺能打架吗?你别不服气,你和我打一架,打过我,我就放你走,打不过,你就得乖乖地在这儿听话。”
石凤英拨通了女儿的电话,按了免提,大家一起侧耳倾听。
常玉说:“妈,你啥时候回来的,你咋不提前告诉我啊?”
石凤英买了一些学习材料、套题试卷,要求她们每天五点半起床开始复习功课。
石凤英客客气气地说:“对不起,我是常玉的妈妈,我家常玉不该抢你男朋友,我已经揍过她一顿了,我替她向你道歉,希望你能原谅她,真的对不起。”
梅老师说:“你买一个口罩送给他,就说是我的朋友,他就什么都懂了。”
四个女孩多多少少有了点斯德哥尔摩综合征,她们已经变得服从,很听话,甚至从心理上对石凤英产生了依赖感。这说明,人是可以被驯养的。
石凤英拿着减刑核定书,手禁不住地颤抖起来,她仰望天空,长长地叹了一口气。狱中姐妹都为她高兴,梅老师买了几盒酸奶,还在监狱小灶上炒了几个菜,在狱中教研室里,大家席地而坐,举杯为她送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