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二章 暴力欺凌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二章 暴力欺凌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宋蔷薇说:“你这学渣居然看上了学霸,他也不是多帅啊,还有点呆,走路看书会撞到树。”
社会姐说:“反正我喜欢。”
社会姐怒不可遏,醋劲大发,在厕所里堵住了那女孩。女孩名叫常玉,个儿矮微胖,脸上有雀斑,也戴着一副近视镜。常玉的学习成绩很好,名列前茅,她和学霸在一个班级,两人是同桌,成绩不相上下,每次考试都暗中较劲争取超过对方。
学霸心里有点慌,这几个女孩在学校可谓是臭名昭著,无人敢惹,学霸低着头想要走过去,宋蔷薇一只手扶着墙,拦住了他。
正如包斩所料,失踪的四名女孩已经安然无恙地回到家中。
光头女人把四个女孩囚禁了一个多月,在高考结束的当天居然把她们释放了。随后,光头女人拨打了110,她对接线警员说:“你好,我叫石凤英,加祥一中的那四个女孩是我非法拘禁的,是我逼她们吃下鱼线,牵着她们游街。我现在投案自首,争取宽大处理,我告诉你们我现在在哪里,你们来把我带藏书网走吧……”
社会姐伸出一只手,低垂着,要求常玉鞠躬鞠到这个位置。常玉忍气吞声,鞠了一躬,社会姐的手再次低下去,常玉再次鞠躬,社会姐的手不断地往下低,常玉的腰不断地弯下去……最终,社会姐啪的一声给了常玉一记响亮的耳光。
大扎妹说:“你是不是找他借过笔记,还借了两次?”
徐梦梦说:“我见到他,就喊姐夫。”
学霸说:“不要这样嘛,万一被熟人看到……那边那个男生好像穿的是咱们学校的校服。”
常玉实在没有勇气还手,她曾经见过社会姐打架。社会姐在中学时就已经打出了名声,成了校园里无人敢惹的不良少女。就连社会上的小痞子对她也忌惮三分,很多同学都见过社会姐在指缝里夹着钥匙,握成拳头,把一个身高一米八的小混混打跑了。
宋蔷薇说:“不爬就赔钱,一千块,你有吗?”
大扎妹后退几步,跑着从常玉头顶跳了过去,拍拍手,就像体育课上跳过鞍马。
像是死了……九九藏书网
宋蔷薇带着徐梦梦和大扎妹在楼梯拐角堵住学霸,社会姐坐在上面的台阶上,抽着烟,手里把玩着打火机,一脸的高冷。
常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
宋蔷薇说:“该我了。继续,从我这里钻过去,你们看,她现在像什么啊?”
学校里的矛盾纠纷往往都是些鸡毛蒜皮的小事,然而,对于那些青春冲动的学生来说有时却会酿成大错。
社会姐哈哈大笑,踢了一下常玉的屁股,常玉浑身一颤,迅速地爬了几步。宋蔷薇却夹住了她的头,扭摆了几下膝盖然后才放行,宋蔷薇开心地说:“真好玩。”
学霸无奈地加了社会姐的QQ,睡觉之前会和她聊几句。学霸的态度只是敷衍,不想惹是生非,社会姐却认为已经和学霸有了恋爱的名分。社会姐鼓起勇气,在一个周末约学霸看了一场电影。学霸不敢拒绝,像木头似的坐在电影院里,社会姐递给他可乐和爆米花,他也不接。电99lib.net影快要结束的时候社会姐主动搂住了他的肩膀,他紧张得想尿尿。
大扎妹说:“宝蓝姐要恋爱喽!”
常玉惧怕挨打,浑身发抖,她缓慢地,忍受着屈辱,趴下身体,从社会姐的胯下钻了过去。
四个女孩扬长而去,常玉趴在地上,一动不动,像是死了……
常玉说:“好吧,我道歉,我不该找他借笔记。”
社会姐说:“人家都不知道呢!”
这时,上课铃声响了。
徐梦梦说:“你同桌是我姐夫,谁不知道啊。”
这起骇人听闻的“人体蜈蚣”案源于一起校园暴力事件。
大扎妹说:“宝蓝姐看上你喽。”
大扎妹说:“像是我家的小狗狗。”
社会姐说:“全校那么多人,你不找别人借,为什么只找我对象借?”
常玉哭得抽抽噎噎的,社会姐冷冷地问道:“爬不爬,不爬别想去上课。”
宋蔷薇说:“这还不简单,我帮你泡到他。”
社会姐颜宝蓝,这个嚣张跋扈的女孩有一天非常不好意思地对宋蔷薇分享了自己的小秘密,她爱上了一个男九九藏书孩。男孩是高三的学霸,品学兼优,成绩排在全年级前十名,长得白白净净,戴一副近视眼镜,文静得像一个女孩子。
社会姐说:“我见你一次打你一次,你别想高考了。”
常玉正在打电话,急忙把电话塞到兜里,有点心惊胆战,怯怯地说:“你是社会姐,不,你是颜宝蓝。”
社会姐说:“你是不是和我对象说话了?我对象,你连看都不能看一眼,你还敢说话?还敢找他借笔记?”
大扎妹活动了一下手腕,抽了一记耳光。
几天后,宋蔷薇告诉社会姐,有个女孩勾搭她男朋友。
社会姐只好把手从学霸肩上拿开,其实她心里也非常激动,只是装出一副很老练的样子。
社会姐说:“来来来,你过来,你知道我是谁不?认识我吗?”
近年来,校园暴力事件时有发生,不仅伤害未成年人的身心健康,也冲击着道德和法律的底线。案件中,有些孩子的作案手段之残忍,令人触目惊心,已引起家长和社会的高度重视。
宋蔷薇从学霸书包里拿出纸和笔,写下一串数字,www.99lib.net说道:“我姐喜欢你,你自己看着办,这是我姐的企鹅号,你记得加啊。”
四个女孩扬长而去,
徐梦梦比较胆小,但是当着朋友的面又不想示弱,只是轻轻地打了一下。
常玉说:“怎么了?我是找他借过课堂笔记,老师整理的重点。”
徐梦梦没有让常玉钻胯,她说:“算了算了,我就算了,她身上全是鞋印,别弄脏了我刚买的裤子。”
常玉说:“我没有,真没有,你们误会了。”
常玉捂着脸不敢再说话,眼泪流了出来。

宋蔷薇说:“你想搞事情啊?抢人家男朋友。”
社会姐说:“你是不是该给我道歉啊,鞠个躬。”
社会姐说:“想要去上课,可以,从这里爬过去。”社会姐嚣张地指了指自己的胯下。
社会姐说:“站好喽。”她让大扎妹和徐梦梦轮流上去抽耳光。
常玉说:“啊,我不知道啊,你对象是谁啊?”
徐梦梦在旁边笑嘻嘻地喊道:“姐夫。”
学霸一头雾水,用手指推了一下眼镜,不明白什么意思。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