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一章 燃烧的伞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一章 燃烧的伞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村民回答:“四十多岁,是个女的,这个女的是个光头,戴着一顶太阳帽。”
小若黎说:“不是啊,学校门口有个老奶奶卖鞋垫,我看她好可怜,我就说,这些鞋垫我都买了,你快点回家吧。这最后一双呢,给大越妈。”
就在警方寻找这个光头女人的时候,她再次出现在一中学校路口的监控视频里。
老杨的糁汤店热闹非凡,一大早就有家长代替孩子来排队,这两天,老杨的糁汤免费提供给高考学子,这是小店十多年的传统。通往学校的街道已经戒严,交警把守,严禁机动车驶入,为的是给高考营造一个有利的环境。
大越妈刚刚洗过胃,身体很虚弱,躺在病床上说:“儿啊,妈对不住你,妈走绝路也是想要你好。妈就是个累赘,自打得了这病,你没日没夜地伺候我,端屎端尿,连个媳妇儿都娶不上,是我害了你啊。”
郝局长说:“这是对我们警方赤裸裸的挑衅啊,她是不是说:来抓我啊。是这意思吧?”
大越在小区里停好车,拎着酒菜,他和包斩、小若黎一路说笑着回到家。
嫌犯之所以想出了这么变态的惩罚方式,
她们目前还活着。
包斩想:“嫌犯究竟有没有杀害她们呢?”
警方问道:“租你家养鸡场的是一个什么人?”

大越说:“你这丫头,碰到骗子了,你咋这么单纯啊?你是警察,居然还被坏人给骗了。”
包斩说:“很显然,这个女人99lib.net就是我们要找的嫌犯,她做的手势,意思是投案自首。”
包斩坐在车的后排,笑了一下,默默地把自己的手机放回兜里,他偷偷地给小若黎充了一百元话费。小若黎,这个单纯善良的女孩子还不了解社会的复杂,包斩希望她能永葆一颗纯真无邪的心。
应该没有杀害她们。
孙大越说:“在家里随便一些嘛,饭店吃饭多贵啊!我去买一只马集烧鸡,再买点朱楼炸鱼、纸坊大肠,再随便弄个菜就行了。”
刚说完,小若黎的手机来了一条充值短信,她兴奋地说:“看吧,人家给我充话费了。大越叔叔,你真的要吃掉这辆车吗?先从哪儿下嘴啊?要不先吃车轱辘吧?”
不知道为什么,高考的时候总是会下雨。高考两天,天空一直阴郁,最后一门考的是外语,下午五点结束。考完后天色渐暗,下起小雨。很多学生和家长陆陆续续地离开考场,大家纷纷驻足,接着看到了很奇怪的一幕:“有个光头女人,打着一把着火的伞,站在路口。”
包斩说:“不管咋样,我们总得相信,这个世界上还是好人多啊。”
回到公安局,包斩陷入了深深的思考。可怜天下父母心,父母可以为了孩子做任何事情。“人体蜈蚣”案的嫌犯也有可能是一个孩子的家长,犯罪动机应该就是简简单单的报复。加祥警方调查了一些平日里跟四名失踪女孩有矛盾的同学,但是没有发现什么线索。包斩推测,案件缘由
99lib.net
就是一起隐秘的校园暴力事件,这个观点从未动摇过。那个穿雨衣的光头男人用鱼线将四名女生穿起来,牵着她们在街上爬行,这是一种羞辱,通过监控视频故意给警方看。
这个光头女人扔掉伞架,把手里的一个塑料袋放在地上,袋里装有大葱、鸡脯肉、干辣椒和花生米。然后,她做出了一个古怪的手势,对着路口上方的监控视频,她的两只手握成拳头,并拢在一起,向前伸。
小若黎不用再冒充学生了,她很高兴自己回归正常生活。在学校附近的地摊上,小若黎买了好几双鞋垫,她给包斩、郝局长、孙大越,每人都送了一双。
嫌犯之所以想出了这么变态的惩罚方式,就是要用这种令人生不如死的方式折磨她们。
包斩说:“结束了,你的卧底生涯以失败而告终。”
一年一度的高考开始了,高考只有两天(大部分省份是两天,少数省份需要三天),这两天将改变很多人的命运。
这些小事,都让包斩觉得小若黎是特案组新成员的最佳人选,尽管她工作经验欠缺,但是这个女孩的善良和单纯深深地打动了包斩。包斩也考虑过孙大越,大越从警多年,经验丰富,然而,大越是个孝子,根本不会离开需要照料的母亲。
就是要用这种令人生不如死的方式折磨她们。
小若黎说:“我不用真的参加高考吧?”
大越说:“骗子的脸上可没写字,谁会说自己是骗子藏书网啊,等着吧,那人不会把钱还你的。这低级骗术都有人上当,你真是有辱我们警察的名声。骗子要是把钱还你,我就把这辆车吃了。”
女人的光头上有几道骇人的刀疤,手里举着一把燃烧的伞,一动不动地站着。
郝局长立即下令,让最近的派出所紧急出警,同时让交警和巡警在外围布控,一定要将这个女人抓获。以往,包斩总是在第一时间赶往现场,这次却无动于衷,他安静地坐着,看着监控画面中那个光头女人拎着东西离开,他似乎觉得警方会再次扑空,这个女人有着极强的反侦查能力。那个古怪的手势究竟是什么意思呢?包斩的脑子像计算机一样高速地运转,他站起来,猛地拍了一下桌子,大声说道:“我知道那四个女孩在哪里了。”
在此之前,警方一直认为嫌犯是一个光头男性,忽略了也有可能是一个女人。
大越说:“妈,你怎么这么傻啊,为啥想不开啊。”
幸好发现及时,孙大越和包斩、小若黎将大越妈紧急送往医院,经过抢救,大越妈已经脱离了生命危险。医生说,再晚五分钟,可能就完了。
这种方法很笨拙,有可能打草惊蛇导致嫌犯外逃,最终耗费大量警力而一无所获。
打开家门,家里一片寂静,好像无人,大越觉得奇怪,随后在阳台上看到了令人震惊的一幕:大越妈上吊自杀了!
郝局长说:“你怎么知道的?”
包斩站在校门前,看着那些即将参加高考的学子,心想:这个案子如果破不www.99lib.net了,只能无功而返,自己有何颜面回去见梁教授?一旦高考结束,漫长的暑假就开始了,学生们离校,再想破案已经错失良机。
警方立即赶到养鸡场,屋子里空空荡荡,没有一个人。
大越妈死意已决,她认为自己拖累了大越,导致大越至今娶不上媳妇儿,所以,她先吃了半瓶安眠药,然后把一条围巾系在阳台的晾衣架上,摇动升降器,调整到合适的高度,将自己的脑袋伸进绳圈,用力地向后推开轮椅,完成了上吊的整个过程。
公安部门的监控室里,值班民警立即汇报,郝局长和包斩看着监控画面,光头女人手中的伞很快燃尽,只剩下伞架。
包斩说:“小若黎,你怎么买了这么多鞋垫,你要搞批发吗?”
孙大越说:“我们的案子难破啊,看来遥遥无期。”
郝局长调集警力,启动了大规模的摸排行动,警方联合街道办、小区物业、村委会对萌山周边地区挨家挨户地展开排查,对嫌犯可能藏匿的落脚点进行搜索。郝局长强调,嫌犯是个光头男性这一线索要特别注意,重点查找在一中上学的学生家属。
郝局长说:“大越请客,真是太阳从北边出来了,这可是大越从参加工作到现在第一次请客。为啥要回家啊,在外面找个饭馆就是了。”
在车上,小若黎兴致勃勃地讲:“今天,我在学校门口还见到了一个人,骑行你懂吗?那人就是骑行的,穿着冲锋衣,还骑着山地车,他找我借了一百块钱,还记了我的手机号码,说会把钱九*九*藏*书*网充到我手机上。我说,希望你说到做到。他说,放心吧,我钱包丢了,家里打了钱就还你。”
郝局长说:“一双鞋垫不算是行贿,我就收下了。”
包斩说:“在家里,她们回家了。”
小若黎说:“我看那人不像是骗子。”
围观者议论纷纷,不知道这个女人为什么会打着一把燃烧的伞站在这里。
郝局长说:“她想干吗?”
孙大越说:“小若黎真是个好孩子啊,我现在就垫上。”
郝局长疑惑地说:“在哪儿?”
大越趴在病床上,痛哭起来……
孙大越说:“我妈双腿瘫痪,你还给她老人家买了双鞋垫,哈哈哈,她肯定高兴。得了,我提前下班,请你和小包吃饭,今天局长把补贴发给我了,走,你俩跟我回家。”
包斩说:“她把雨伞点着,是想引起咱们警方的注意,她知道有警察在看着监控。”
郝局长说:“你还是去外面换上吧,你脱了鞋能臭死人,浓烟滚滚啊。”
谁也没想到,排查到第二天,也就是高考结束的当天,萌山脚下护山村有位村民反映了一条很有价值的线索。大概在一个月之前,有人租了他家废弃的养鸡场,声称种植蘑菇,还请了工人用砖头封闭了鸡舍窗户,加固了门。村民以为种植蘑菇需要避光,以利于蘑菇生长,所以并不以为意。今天上午,村民在养鸡场围墙后面发现有人焚烧过东西,从灰烬中可以看到一节钓鱼竿,以及牙刷、毛巾等生活用品,其中居然还有一本《五年高考三年模拟》,这引起了村民的警觉。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