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章 强吻狂魔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十章 强吻狂魔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侑子其实是个内向的少年,在家里看电视,如果出现接吻的画面,他就会立刻换台,父母会心一笑。父母不太相信自己的儿子会成为午夜街头的强吻狂魔,被侵犯者竟然无一报警。侑子的胆子越来越大,作案时间跨度长达一年。
徐梦梦令他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这一年来,侑子夜间强吻过的女性多达十几人,徐梦梦令他印象深刻,难以忘怀。
侑子只是一个夜间在街头猥亵女性的变态少年。
后来,游戏玩腻了,侑子开始沉迷于色情片,正处在青春期的他受此影响开始犯罪。他透过网吧的玻璃门可以看到街上的单身女孩。有一次,一个妖艳女子从网吧门前路过,他按捺不住心中的欲火,穿个连帽衫罩住自己的头,就追了出去,一路尾随,趁着夜色的掩护,他在一个小巷子里强行拥吻了那名女子。女子吓得尖叫,震耳欲聋。此后他便一发而不可收拾,无论九九藏书网是下夜班的女工,还是上早班的护士,甚至还有中小学的女生,都成了他的目标。一旦找到机会他就会上前强吻一番,女孩一时半会儿反应不过来,最初脑子一片空白,也许还会像韩剧女主角那样瞪大眼睛,接着女孩会开始挣扎,动手推开或者打他。这个变态少年亲完就跑,跑得比兔子还快。
包斩和孙大越两人来到网吧,亮明警察身份后,侑子转身就跑,从二楼厕所窗口跳了下去,警方只在前门布控,疏忽了后窗。网吧后面是一个居民小区,侑子跑进一户人家,藏在床底,他对惊慌失措的房主说:“有人追杀我,我在这里躲一下。”
这一年来,
小若黎说:“这不快毕业了吗,我也是好心提醒你一下,你以后可不要走了歪路。”
究竟是什么样的意志力让他没有再次做出猥亵的举动呢?
侑子还没有从被捕的惊恐中缓过神来,九九藏书网他摇头表示不知道。
王小手说:“法医也是警察吧。”
大概从去年开始,县城里出现了一个变态,常常尾随单身女性,此人就是侑子。
侑子初中辍学之后整日泡在网吧,痴迷《英雄联盟》,他常常通宵上网,网吧老板和他混熟了,就让他做了网管。
小若黎说:“你毕业后打算做什么?”
调查结果令人沮丧,案情好不容易出现了一点曙光,然而再次陷入僵局。
因为临近毕业,学生们欢呼起来,楼下操场传来校长用喇叭喊的话:不许撕书。
他爱上了她,于是加了微信,发出了那些偷拍的照片,随即又做贼心虚地把徐梦梦从好友名单中删除了。此后,他没有再次猥亵过街上的单身女孩,他并不知道徐梦梦失踪的事情,可能再次加了她为好友,一直等待通过。
小若黎说:“我要做一名法医。”
抓捕他的时候发生了一点意外。
加祥警方通过排查走访以及调看周边官方
九*九*藏*书*网
和民用监控,很快就锁定了犯罪嫌疑人,此人名叫侑子,只有十六岁,是网吧的一名管理员,平时值夜班。
一个女同学眼含热泪,离开校园之后,也许再也不会回来,她看着空中的纸片,心想,飞吧,飘吧,我的高中三年。
也许……出于一种爱。
是担心把她弄醒吗?
王小手说:“是吗,我没听说。”
警察很快追来,房主惊慌失措,指了指床下,几名警察上前把侑子拖了出来。

这条线索引起了警方的高度重视,目击者老杨曾在那个电闪雷鸣的雨夜远远地看到嫌犯就是一个光头,此人会不会就是“人体蜈蚣”案的犯罪嫌疑人?
小若黎说:“是啊,说不定,那时候我还会到一所学校扮成学生卧底侦查一起案件呢!”
王小手说:“你和我说这事干吗呀?”
另一个女孩说:“当时快吓死我了,二话不说就亲我,我以为抢我包呢。”
小若黎说:“肯定得判刑。99lib.net
警方后来也找到了几位受害者,一个女孩说:“报警怪丢人的,又没有强奸我,只是亲了嘴嘛。”
高考倒计时进入尾声,班主任杨永信在讲台上做最后的动员讲话。
高三(16)班的学生跑到窗口,率先把自己的书本撕碎了扔下去,其他班的学生纷纷效仿。撕书已经成了毕业的一种狂欢仪式。欢声笑语混合着口哨声,操场上空飘落的纸片漫天如雪。陈校长年年毕业时都用大喇叭呼吁同学们不要撕书,但是年年纸片如雪,他独自一人站在楼下抵抗,真是个固执可爱的老头儿。
这个光头少年在审讯中一股脑交代了自己夜间猥亵女性的犯罪经过,除了徐梦梦之外,他声称自己从未见过其他三名失踪女孩,网吧的监控也证实了,两次案发时他都在值班,不具备作案时间,“人体蜈蚣”案与此人无关。
小若黎对王小手说:“你听说了吗,昨天逮住了一个人,专门在大街上非礼女人。”
王小手耸耸肩,说藏书网道:“我也不知道,你呢?”
徐梦梦梦游走上街头,侑子在网吧的玻璃门内看到她的身影悄悄地跟随,拥吻住她的时候她竟然毫不反抗,那乖乖的样子让侑子产生了初恋般的美好感觉。侑子认识徐梦梦的校服,又通过来网吧上网的一中学生打听到徐梦梦的班级和宿舍。在校门口,侑子用手机多次偷拍她的身影。侑子只有十六岁,和高中生同龄,他跑到学校偷拍徐梦梦并没有引起别人的注意。徐梦梦住单人宿舍,午睡时常常忘记锁门,侑子后来竟然大着胆子潜入宿舍偷拍徐梦梦,拍摄距离近在咫尺。他看着熟睡的心爱女孩,极力克制着自己不去亲吻她的脸,这对于一个喜欢强吻的色魔来说真是一种痛苦的折磨。
在把侑子押回公安局的警车上后,孙大越就忍不住开始了讯问。
孙大越说:“你老实交代,你把那四个女孩藏哪儿去了,她们都还活着吗?”
侑子夜间强吻过的女性多达十几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