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九章 街头尾行
目录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九章 街头尾行
第一卷 雨夜“蜈蚣”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二卷 大盗无形
第三卷 地狱崇拜
第三卷 地狱崇拜
上一页下一页
重案队黄队长说:“你说得真是挺吓人的。”
那个神秘的跟踪者应该是在徐梦梦离开小区的时候就偷偷地尾随着她。包斩在监控中看到,这个人转身逃跑的时候,帽子倾斜了一下,露出了半张男人的脸,夜晚的监控是黑白的,然而,可以清晰地看到,此人耳朵上面并没有头发,他是一个光头。
包斩说:“我们找不到那把刀子,还不能轻易地下结论,现在最重要的是找到这户人家,他们去了哪里?”
包斩说:“丢失的那把水果刀应该是被徐梦梦拿走了。”
她的身影再次出现在一个银行门口的监控画面中,怀中抱着的书本中夹着一把刀子。
电梯门开了,她一只手平伸,随即走了出去。这中间有七分钟的空白,警方不知道她这七分钟做了什么,也许她敲响房门走进了一户人家,也许她独自站在电梯口一言不发,七分钟后,楼下出现了她的身影,她没有乘坐电梯而是走楼梯下来的。
包斩拿起证物袋里的一个塑料瓶盖,给大家看。
可惜,这件事并没有引起妈妈的重视,妈妈以为这是中学生之间的恶作剧。
因为高考的压力,徐梦梦的梦游行为达到了顶点。
这一吻后如梦方醒,徐梦梦站在街头,心中一片茫然。
一家四口神秘失踪,
如果不是徐梦梦在梦游时偶然闯进这户人家,带走一把刀子,从而引起警方调查,他九九藏书们的遗体不知道还要在水中浸泡多久,死者为大,入土为安,冥冥之中也许自有天意。
重案队黄队长说:“梦游本来就是一件很奇怪的事情。”
当时是半夜十二点四十分左右。
那天夜里,徐梦梦带着一把刀子离开了小区,她拐进演武路,这条路白天是一个菜市场,晚上寂寥无人。
四个女孩商议的结果就是把刀子丢弃。其他三个女孩很快忘记了此事,只有徐梦梦陷入忧虑之中,心里隐隐约约感觉会有什么不测发生。
奇怪的是,警方到达这户人家的时候,防盗门敞开着,家中却空无一人。
然而,这把刀子从何而来?
这笑容,令人毛骨悚然。
徐梦梦乘坐电梯上了十六楼,下来之后,就多了一把刀子。
包斩说:“对,没错,只能这么解释。”
包斩说:“我注意到徐梦梦梦游时的手势,好像有什么东西在牵着她的手往前走。”
监控显示,徐梦梦在十二点左右离开了学校。
包斩说:“我检查了一下防盗门,在门框下面发现了这个东西。”

警察在日兰高速公路某桥下的河里打捞出一辆车,车内,夫妇二人和两个孩子全部死亡。四人是溺水死亡,并非凶杀,这只是一起交通事故。死者的遗体被家属接回来,安葬入土。
重案队黄队长说:“死人托梦,你可真够迷信的。”
那天她醒来,发现自己并http://www•99lib•net没有躺在宿舍的床上,而是站在午夜的大街,她穿着校服上衣,里面是一件白裙子,怀里还抱着书本,街上空无一人,路灯昏黄,风卷起地上的塑料袋。
梦游的她,走到一个路口,居然还知道等待红灯。
孙大越说:“也许是死人托梦给徐梦梦呢,要不然哪会这么巧。”
徐梦梦随手按了十六楼,披头散发地站在电梯里,还对着电梯监控诡异地笑了一下。
午夜时分,她从宿舍的床上坐起来,穿上裙子,再套上一件校服外套,拿着书本,她也许在潜意识里觉得到了上课时间,应该去教室了。教学楼外的监控录像也证明,她走进了空无一人的教学楼,在黑暗的教室里独自坐着,可能发了一会儿呆,随即离开了学校。校门是一道伸缩门,门卫在睡觉,没有看见她翻过伸缩门走上了大街。
大多数照片中都只是拍到了她的背影,有她在校门口买奶茶的照片,有她和同学说笑的照片,有乘坐公交车的照片,种种生活细节都被人偷拍了下来,就好像这个神秘的人无时无刻不在她的身边。最为恐怖的是,最后几张照片是在她的宿舍内拍摄的,她中午有午睡的习惯,那几张照片有她的睡姿,甚至有她的面部特写,由此可见,当时拍摄者距离她非常近,也许只有一步之遥,但是,她对此却浑然不知。
包斩说:“这家人出门的时候没有把门关好九-九-藏-书-网,因为有个瓶盖卡在了门缝中,徐梦梦走进这户人家的时候,门是开着的。”
徐梦梦把这一系列诡异的事件全部告诉了大扎妹,大扎妹随后告诉了同桌,同桌又告诉了朋友,从而使得小若黎能够从侧面打听到。
徐梦梦曾经打电话含蓄地对妈妈说,自己被人跟踪还拍了照片。
徐梦梦没有挣扎,那人亲了她足有十几秒,然后大步流星跑掉了。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警方心头,一家四口神秘失踪,会不会是已经遇害身亡了?
警方调看了沿街商铺的监控,画面显示,一个人影穿着一件黑色的戴帽子的运动衣,双手插在牛仔裤兜里,快步走到徐梦梦身后,猛地抱住了她,先是上下其手摸了几下,随后扳过她的身体,捧着她的脸,吻住了她。
孙大越说:“这个女孩梦游时走进这户人家,拿走了一把水果刀?”
重案队黄队长说:“刀子上沾的是人血还是火龙果的汁液?”
重案队的黄队长说:“她是怎么进入这户人家的,敲门进入?还有,门为什么会开着?”
从那天开始,徐梦梦精神恍惚,开始觉得有人在跟踪她。
她每天下午放学后都去校门口的小吃街买东西,不止一次,她感觉有个人在背后看着她,那人站在一棵树下或者躲在一根电线杆后面,偷偷地盯着她看。她回头,却只看到周围人潮涌动,没有什么异常。
包斩查看了学校以及周边街道的监控录像,根http://www.99lib•net据她梦游的时间和行走路线,很快就勾勒出了这些诡异事件的整个过程,带血刀子和神秘的跟踪拍摄者也都真相大白。
很多人都有过梦游行为,有的人会在梦游中从事比较复杂的活动,例如出门上街、拿取器物、躲避车辆或障碍物,甚至进行一些危险活动,如开车、翻窗等等。新闻也报道过梦游杀人的事件。
那些照片是一个陌生人发来的,那人加了徐梦梦的微信,并没有说什么话,而是发了一大堆照片,随后就删除并拉黑了徐梦梦。那些照片看上去都是普通的生活照,全部都是偷拍的。徐梦梦仔细看,每一张照片中都有一个共同的人——她自己。
徐梦梦和三位女孩商议了一下,她想报警,但是大家都觉得警察根本不会立案,反而会觉得这是一场恶作剧。徐梦梦的梦游行为异于常人,警察很难相信一个女孩会在梦游时带回来一把血匕首,更何况,刀子上的血液也许不是人血,还有可能是猪血或者鸡血。最重要的是,没有确切的证据表明何时何地发生过犯罪行为,警察不会出警,也许还会觉得徐梦梦有精神病,建议她去看医生。
调查很快就有了新的进展,这户人家开车去旅游,再也没有回来。
孙大越说:“徐梦梦进入这户人家,不知道开灯没有,她可能在黑暗中摸索着找到沙发坐了一会儿,要不就是在死者夫妇的床上躺了一会儿,然后进入厨房,切开火龙果,九九藏书咬了一口。至于为什么带走水果刀,可能是那四个死者的鬼魂就在她身边,对她说,你拿着吧,拿着这把刀就是帮我们,我们上不着天下不着地,泡在水里多难受啊,你帮帮我们吧。”
一种不祥的预感笼罩在警方心头,
警方通过物业找到他们的一个亲戚,却联系不上夫妇二人,两人的电话都打不通。
会不会是已经遇害身亡了?
她不记得刚刚发生的事情,从离开学校到在街头醒来,整个梦游时间长达四十分钟。
这个女孩站在路口,四下观看,不知道何去何从,这时,她做出了一个怪异的动作,向前伸出一只手,好像有个隐形人拉着她的手,她像中邪一样往前走,一只手前伸,身体僵硬,似乎还有点不情愿。就这样,她莫名其妙地走进了一个小区。小区叫祥城华府,属于县城里比较高档的商业住宅区,电梯里安装有监控。
加祥警方立即展开了调查,祥城华府小区属于刚刚落成的楼盘,入住率不到50%,十六楼是顶楼,只住着一户人家,对门的房子并没有卖出去,无人居住。这户人家有四口人,夫妇二人和两个孩子,哥哥小学五年级,妹妹上幼儿园。
包斩对现场进行了仔细的勘察,客厅和卧室都没有明显的打斗痕迹,地板也无血迹,厨房的菜板上有切成两半的火龙果,其中一半还被人咬了一口,刀架上少了一把水果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