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蝮蛇与猛虎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蝮蛇与猛虎
上一页下一页
然而,火灾却是防不胜防。这里灭了,那边又起火了,简直让人目不暇接。
突然,那五名士兵的手边冒出了五股白烟。
领悟出用法后教给部下。特别是对正室小见方的外甥十兵卫明智光秀嘱咐道:
信秀一路攻进了大手门的内侧,再往前却不那么顺利了。山路极其陡峭,士兵们爬上去又掉下来,反反复复。
“不错嘛,”庄九郎瞥了他一眼,张嘴笑出声来,“像是火焰地狱的赤鬼,害怕死人逃了出来。”
到了夜里,城下也被火光照得很亮。织田信秀借着火光,继续着白天的攻势。
信秀再清楚不过了。
时不时地瞅准时机,派军出城小范围地打击敌人,然后迅速撤退。如此这般地反复。
“别多说了。今晚和明天一整天,还要接着灭火。”
然而,他并没有放弃这场赌博。到了半夜,他决定发起总攻,孤注一掷。
出城和我军汇合。
这次的战败后,信秀一蹶不振,之后逐渐销声匿迹。
大家分头去做准备。
众人都大声附和着信秀。
“敌人也很疲劳。双方都一样。就看谁劲头大了。给我死攻,今天中午前一定要踏破这座城。”
“你只要灭火就行了。”
“快去灭火!”
攻城的第三天,庄九郎的军队中出来五名士兵,手持沉重的铁棒,发着黑黝黝的光。
途中,他听到赖艺落难的消息。这个血气方刚的男人拍着马鞍愤慨不已:
随着惊天动地的巨响,站在城楼上的五名武士应声向后倒下。
“大家都给我冲,蝮蛇不在城里!”
(我可看见了。)
不久堺市和纪州根来也开始小规模地生产,尚未达到量产的地步。
然而,他的战术比起庄九郎,更带有强烈的赌博意味。他赌的是敌我双方兵士的疲劳程度。他看出来,自己这边的兵力可以撑到第二天的中午。他想赌上所有兵力,一决胜负。就像是赌博时押上自己所有的钱来赌最后一把。
就是不决战。
在美浓、尾张向东海一带,这片
九-九-藏-书-网
战乱之地首次出现了铁炮。
“苍天有眼。美浓蝮蛇之举实在是天理难容。我织田弹正忠信秀,这就去取他的性命替天行道。弓矢八幡大菩萨、梵天帝释、四大天王、日光菩萨、月光菩萨、北斗、南斗、七曜、九曜、二十八宿、三千星宿、夜叉明王、大黑尊天、毘沙门天、大弁财天女、日域宇庙天照皇大神宫,你们保佑我吧!”
从半山腰紧盯着美浓平原的庄九郎心中暗暗叫好。他注意到远处的大垣城方向出现了无数蠕动着的火把,猜到了信秀打算决战的意图。
“可是,您看看我的样子。”
“砰——”
庄九郎也不禁为织田信秀的过人精力感到吃惊。
他大声念着自己知道的所有神仙菩萨的名字,足以让全军都能听见。跟随信秀的织田军将士们都为之一振。
一声令下,织田军放弃了刚刚夺下的新馆,迅速退到了城外的平原上。
“吹号!”
只见五人沿着田间小道,跨过草丛靠近了护城河边,站成一排单膝跪下。
他喊着口令,不一会儿全军人马尽数进了城。
行军中的信秀不断派人出去喊话,鼓舞着士气。
信秀来到国境边的木曾川,扬鞭指着远处霞光里的稻叶山城,下令道:
毕竟赖艺是美浓的前任太守,有他自己的势力,而且,难保反对庄九郎的敌人不会把此地当做据点。
守城军们沉不住气了。
他一仰脖把出阵前的最后一杯酒一饮而尽,狠狠地扔在地上摔得粉碎。他径直走出去翻身上了马,朝着美浓出发了。
接到信秀的命令,大垣的笼城军出了城与之汇合。
(要这么用。)
也在巧妙地部署军队。他把人数一分为二交替作战,退下的人便在路边或烧毁的民宅里休息。
也有识货之人,然而多数人都感到害怕。
以后的统帅一定要掌握铁炮战法。你也好好学吧。
——正义在我们这边。
大手门一进门的里侧,是庄九郎花了很大工夫精99lib•net心建造的新馆。他一向以此为傲,信秀的重臣平手政秀当初作为使者来访时,庄九郎曾经在此亲自引见。
他命令大垣城的笼城军——
灭火队长赤兵卫,一整天都忙着灭火,到了黄昏,头发也烧焦了,盔甲上的带子也到处都烧断了,样子惨不忍睹。
信秀趁着火势开始攻城,他下令向山脚下的城郭里射出火箭,顿时到处都是火苗。
“放火烧馆,撤退到第三个角楼。”
战争是一种疯狂的行为。
稻叶山的山脚下到处都燃起了熊熊大火,很快就变成了一片火海,黑烟冲天,眼前一幅惨景。
据说这次织田军的阵亡人数达到五千人,是战国史中同等规模战役中最大的一次败北。
就连迎风飘舞的一排战旗似乎也开始萎靡不振。
就在这个时候,庄九郎接到了报告。
“远处从木曾川方向有兵马过来。”
日落之前,庄九郎命令这五名铁炮手重复射击了五次,每次都是百发百中。
明明白烟和巨响都来自八十米开外的地方,身边的将士们却毙了命,简直难以置信。
他的目标是大桑城。根据他和织田信秀的休战条约,土岐赖艺又回到这里居住。然而,信秀已经主动违反了约定,那么庄九郎也没有义务要收留赖艺。
几乎是同时,信秀的军队闯入城下,立刻放火烧了城下的民宅、寺庙和武士们的府邸。
信秀一马当先下了河,溅起无数水花。将士们也紧跟在后,一万大军浩浩荡荡地下到河中,他们用身体编成人筏硬是登上了对岸。
信秀——
“探得再仔细些。”
“信秀的大部队还没准备好。估计在吃饭呢。还有人在睡觉。就选在此刻吧!”
“鸣钲退兵!”
(真有精神,那个男人不用睡觉吗?)
庄九郎的声音镇定如常,还是那么清脆响亮。
打仗时最可怕的敌人是将士的疲劳。一旦疲劳了,兵士们就像路边的牛蒡或萝卜一样发蔫,最后只会落得个落荒而逃的下场。
他自http://www.99lib.net言自语道。这次敌人的表现和上次截然不同。每个士兵好像都要决一死战。
织田兵的尸体被埋在两处大坑里。坟墓至今还保留在岐阜市神田町的园德寺和该市元町二条街。通称织田冢。
庄九郎坐回到军营里,他的眼神十分冷静。
“快!快!”
庄九郎果断地带领全军夜袭,织田军被彻底击垮,四下逃窜,三分之一都死于非命,其他人则三三两两地逃脱出去,信秀自己也狼狈地逃回了尾张。
这是信秀下的定义。他要让全体将士为之疯狂。煽风点火是信秀最拿手的。所以他才会在马上向全军鼓吹着正义,呼唤着所有神仙菩萨的名字。以此来激发将士们发挥出双倍于平时的力量。
——啊,会不会是传闻中的铁炮呢?
(信秀这个家伙是个急猴子。别看现在像团火似的势头很猛,过不了多久就该累了。明天他们就没这么嚣张了。)
庄九郎却不是这样。比起赌博,他更擅长计算。他尽量控制不要过于疲劳,积攒体力,最后瞄准必胜的时机,猛地释放出体力。
“放火连道三一块儿烧了!”
庄九郎要亲手烧毁自己的城馆。烧了它,信秀才不能将它作为攻城的据点。
“该死的蝮蛇。”
到了午后。太阳开始西移。半山腰的庄九郎清楚地注意到,织田军已经开始现出了疲态。
织田军践踏着邻国的原野向前直进。
城楼上的守城军看见了,觉得奇怪。
庄九郎听说了这种兵器后,派赤兵卫从山崎屋取了钱前往堺市,好不容易买到了五挺。庄九郎亲自练习射击,在稻叶山城射击了数百发。
因此,他不让战士们去灭火,而是命令赤兵卫的队伍全力以赴。赤兵卫的队员中有人累得倒下了,庄九郎却连眉毛都不眨一下。灭火队员就算累死了,只要他们不需要最后上战场,也在所不惜。
庄九郎的主力部队攻势凶猛,犹如怒涛拍岸。
庄九郎并未吹号击鼓,而是悄悄地派人到各军送信,传达了作99lib.net战意图,把全军分为八个部队,犹如海啸来袭般神不知鬼不觉地包围了信秀的军队,然后全力发起猛攻。
且说尾张的织田信秀。
天快亮了,信秀让所有人马各就其位,下令道:
城里的士气顿时低落下来。再也没人敢站在城墙上射箭、扔石头了。
庄九郎依次派出大量人马,加大了对织田军的打击。虽说夺下了敌人的一个据点,信秀却渐渐转攻为守,太阳快下山时——
区区五把铁炮。
他让赤兵卫组织小厮们、甚至是城里的女人们负责灭火。此刻不能因为灭火分心而削弱战斗力。
他望着眼前的大垣城撇了撇嘴。再有半日功夫,这座城就可以攻下来了。
闯入大手门的织田军开始进攻新馆,虽付出了不小的牺牲却一路逼近过来。
(嗯,效果不错。)
(看来只能到此为止了。)
“灭火要穿什么盔甲?赶紧脱了披一张湿草席。别忘了戴头盔、护腕和皮革鞋,要不时地蘸上水。”
他垂着双手哭丧着脸。
稻叶山城越来越近了。
“全给我灭了!”
庄九郎派出队长级的探子,缓缓地站起身来。
庄九郎叫来赤兵卫:
“千真万确是尾张的织田信秀殿下。他亲自位列中军,全军火速挺进。好像是朝着稻叶山城。人数有一万五千人左右。”
庄九郎有他的理由。
没想到能发挥这么大的威力。将来,只要配备了铁炮,恐怕就没有攻不下的城了。
“要干什么?”
信秀很快平定了受到美浓蝮蛇煽动的尾张的反抗势力。
刚开始,尾张军很气愤:
而在此之前,“蝮蛇”的战术是尽可能地给对方造成“弱兵、弱兵”的印象,一味被动地防守。
信秀的勇猛无人能及。除了勇猛,他比谁都知道笼络军心。
庄九郎已经退到半山腰的角楼上,他派人通知保卫新馆的猪子兵助:
太阳升起来了。
——那是什么东西?
不久,去打探消息的骑兵队伍回营报告道:
庄九郎领先在前。
“一有命令,大家火速赶回稻叶山城。不得藏书网有误!”
(信秀这个家伙还真是勤快。)
“切!”
铁炮刚刚传入日本。
庄九郎狠狠地下令,他从大垣阵中带来的五名铁炮手站到队伍前,开始猛烈地射击。
回到之前的话题。
随着响彻天际的号令,庄九郎的半数军队犹如退潮般离开阵营,向稻叶山城方向奔去。
他也不光是防守。
信秀越战越勇,攻下了大手门。
大桑城的城兵们吓得魂飞魄散,纷纷从后门夺路而逃。土岐赖艺也夹在其中。他沿着山一路向北落荒而逃,好容易才过了越前边境,前往一乘谷请求朝仓氏的庇护。
光秀勤奋练习,日后凭着精湛的铁炮射术扬名天下。这些事后面再叙。
(各国的城池成千上万。城本来易守难攻。只要防守得当,普通百姓也能抵挡百万大军。以后,这种兵器一旦普及,攻打小城则不费吹灰之力,天下统一的速度也将加快。拥有大量铁炮又能熟练使用的话,想必定能夺取天下)
大垣城的尾张军人数虽少,却善于防守,双方相持不下。西美浓平原到处都是叫喊和马嘶声,钲、鼓敲得震耳欲聋。
“蝮蛇正在大垣城外。我等一气呵成过了河,马不停蹄地赶到稻叶山城打他个措手不及。”
“开、开什么玩笑?”
“殿下,殿下。”他实在受不了了,跑到庄九郎的跟前大吐苦水,“我等虽在全力灭火不让火势加大,但实在是顾不过来了。一旦火势控制不住就糟了。干吗要这么弱势,直接打出去不行吗?”
“那我的盔甲也要烧没了。”
马上的信秀精神饱满地指挥着。
蝮蛇庄九郎心底暗暗佩服。
他厌烦地甩甩头重新部署军队,将一半人留在大垣城作战,又命令另一半人道:
“该死的蝮蛇,耍什么把戏!”
庄九郎一看大垣城大势已去,便亲自挑了些人组成别动队,沿着山间小道疾驰而去。——上一节讲到了这里。
信秀判断已经无法防御下去,决定暂时退到城外的平原休息,恢复元气后卷土重来。
“信秀这家伙,还真有一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