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三部曲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三部曲
后编
三部曲
上一页下一页
“刚才那个吗?”
朝仓军队顿时炸开了锅,有人跳河,有人向山上逃去,还有人寻找北国街道试图回国,阵脚大乱,十六日清晨,阳光照射在美浓平原上时,除了数百具尸体,朝仓的兵马已经从美浓的中部消失得片甲不留。
夜幕降临。庄九郎趁着夜色依次派出部队,给马脚上了绑绳,又在盔甲的草摺中系上绳子防音,蹑手蹑脚地包围了敌军,到了丑时下刻(凌晨三点)城门大开,庄九郎亲自率领大军蹚过长良川的浅滩,上了对岸,同时吩咐道:
“桃丸君,会很疼的。”
这时,越前的朝仓孝景也领兵沿着北国街道南下,十五日进入美浓,和揖斐军首尾呼应,包围了庄九郎的军队。
“好,来吧!”
这是他的作业。如果敌军来袭,必须趁着对方阵容不稳时电光石火般下山,把他们消灭在木曾川河畔,这就是庄九郎对付织田的战术。
“鲇鱼。”他把鱼扔到桃丸的脚下。
眼前还有坡要爬。
到了长良川北岸,眼看天色已晚,他们搭起帐篷宿营。
——与以前的两任太守都反目为敌,美浓人会在人情上有所动摇吧。
“吹号!”
——啊!
庄九郎从揖斐城里的探子那儿事先得知了这一消息。
说完,庄九郎吩咐厨房的人准备两条鲜鱼,用竹叶包好拿来了。
对方重重地倒了下去。
“当然。”
“那让我想想。”
只是,北边的敌军是拥立上两任太守政赖的越前朝仓氏,南边的则是拥立上任太守赖艺的尾张势力。
“你每天都喂它不是吗?你吹口哨唤唤它。”
他苦苦地哀求朝仓家:“请出兵讨伐那条蝮蛇。大功告成之日,定当从美浓拿出十万石作为回报。”
随着这个消息传遍天下,大家都不禁感到战栗。来自三面的敌人,就被他以舞蹈般优美的战术依次打败了。
桃丸大喊,逃向仓库间的小道。九-九-藏-书-网其他两人追赶上去,一前一后进了小道。
庄九郎盘腿坐在走廊上,很是开心。
“咦,这不是小白吗?”
庄九郎眼里,最棘手的敌人是尾张的织田信秀。精通战术的信秀如果联合其他两方打过来,庄九郎也会苦于应对。
八月十八日,信秀总算解决了后方的动乱,率领五千兵马蹚过了木曾川。
“这是什么?”
庄九郎也不追赶,鸣钲收兵后如退潮般回到稻叶山城,又登上山顶的角楼俯瞰着长良川、木曾川流淌而过的美浓平原。
庄九郎立即下令吹响冲锋号,闪电般地冲下稻叶山城,一路疾驰到预想的木曾川河畔的战场,从正面、左右兵分三路包围。七千大军在他的指挥下行动自如,先是把敌人逼退到木曾川的河滩上,然后左右开弓轮流对敌军的两翼发起进攻,他采取的正是猫逮耗子的战术。
之前被庄九郎赶跑的美浓太守土岐政赖,十几年来一直寄居在越前一乘谷的朝仓家避难,这回听说弟弟赖艺也被赶下了太守的宝座,不仅勃然大怒:“这条蝮蛇,竟连我弟弟也不放过!”
“这是殿下的赏赐。”
他又下令增加城下的乐市数量,招募居民,还亲自为他们划分街道。为了聚集更多的人,他还邀请时下流行的神社佛阁,赐予土地吸引他们前来。
他姓明智。
在此期间,庄九郎每天都把将士集中到城里,传授自己一流的战术。特别是让他们熟记出阵的号角、鼓钟,目的是随着庄九郎的一声令下,数万大军能够井然有序、进退自如。
“看来我们要主动出击了。”
庄九郎眯起眼睛。从他的表情可以看出,他宠爱眼前的少年胜过自己的儿子。
撤兵。
义子有别于养子,“义如父子”,更像是一种荣誉。
“桃丸,要是有三个勇猛的大人同时向你挥刀砍来,你会怎http://www.99lib.net么办?”
“三者联手,太过分了!”
伸腿绊住了前面的人。又击向后面人的左腕,然后挥刀把他击倒在地。
即使是在战国,也是罕见无比的。
(要建设城市。)
(不用担心织田了。)
(信秀应该不会想到同盟军已经被击退了。等他解决了尾张的义军,应该还会遵守约定前来美浓。)
桃丸虽然不停地抵挡袭来的木刀,然而对方毕竟是三个人。三人同时扑来时他挡住了两刀,脚底却被绊住摔倒在地。
“看我的。”
稻叶山城的庄九郎四处派出探子收集情报,当他听到三方的敌人要联手进攻时,连他也按捺不住了。
“虽说是预想,不日后织田信秀便会离开尾张出兵美浓。各位要趁他不在的机会攻城,明白了吗?”
庄九郎不知何时已经站在了走廊上。
“这回可是未曾有过的大乱啊!各国的敌人要越过边境来讨伐斋藤山城守。越前兵会沿着北国街道、尾张兵会蹚过木曾川前来,美浓国内的揖斐城主揖斐五郎则会与之呼应,天下就要大乱了。斋藤山城守好不容易才当上美浓国主,这回够他受的了。”
他整顿军容,八月十二日这天,大军扬起二条波纹的旗帜,对揖斐城发起了猛烈的进攻。
“与我是不谋而合啊!”织田爽快地应允了,“弟弟赖艺殿下被蝮蛇赶到我这儿逃难来了。赖艺殿下也说,如果出兵讨伐蝮蛇,要割让十万石土地给我呢。那我们两家就南北呼应攻打美浓吧。”
那么,只好采用鲇鱼和狗的方式,来牵制住织田信秀。
“我说,桃丸。”
(一对一的话,怎么会输呢?)
“就要打仗了!”他们说。
过了一会儿,桃丸用绳牵着一条城里放养的狗回来了。
信秀刚刚平定了半个尾张国,另一半国土上的豪族们正对他虎视眈眈。
——你们尽管上来99lib•net吧。
言归正传——
越前的朝仓、尾张的织田和美浓的揖斐三方组成联军,将攻打美浓的日子定在了天文十三年八月十五日前后。
(进来了。)
庄九郎开始在巨大的构思中改造自己的稻叶山城,同时要把城下的井口市(岐阜)建成一流的城市。
“你们看我的大旗。”庄九郎告诉各位将领,“画的是二条波纹。我相信打仗的要领就好比波浪。进攻时有如怒涛拍岸,撤退时悄无声息。大军就像波浪,随着号令进退自如,那么必胜无疑。大家都要仔细传达给队长们。”
同时,尾张的织田信秀率领五千大军正要渡过木曾川,与庄九郎合谋好的尾张反对派的豪族们立即起兵包围了信秀的古渡城和名古屋城,信秀无心再战,又退回到尾张,与这些起义军们陷入恶战。就像是被狗纠缠住的状态。
士兵并未多想,真的吹起了口哨。小白立即欢快地跑到士兵的身边左右跳跃。他怀里的鲜鱼吸引了小白。
庄九郎放下心来,立刻采取了行动。
桃丸从他们头上跃过,又穿过小道回到后院,走近被狗纠缠着的士兵,对准他的腰,“看刀,可别怪我。”
这个时代的步兵们,由于经常作战野性十足。他们围住桃丸,举起木刀,手下也不留分寸,“哇”的一声就扑了上来。
少年是庄九郎的正室小见方的外甥。大家都夸他聪明过人。庄九郎也从未见过这么机灵的孩子,便特意把他要来认作“义子”。
在此之前,则频繁地派出步兵前往边境线的木曾川,拦住每个要去尾张的行人。目的是不让织田方面得到朝仓军溃败的消息。
“我要回答吗?”
天文十三年七月。城下的住家、市场和寺庙传闻不断:
他提议。对方欣然同意后,庄九郎又提出了第二个方案。
“敌人过来了。”
庄九郎心中唏嘘道,却没有工夫停在路上擦汗。
(得藏书网天下。)
庄九郎计算着。北国的军队对美浓的地理太不熟悉了。
他自己也手持木刀而立。
“住手!”
庄九郎向他们派出使者:
(织田信秀何时会来?)
不仅如此。他还要按照自己独特的想法把美浓建成新兴之国。
他把家臣、仕官统统集中到城下居住,又亲自分地让武士们盖房,稍大的房子则在四周挖沟作为发生街道战时的要塞,外墙涂漆用来防火,禁用稻草铺房顶,改用瓦房。
对外正式称为斋藤山城入道道三,所有的印章也改用此名。
“蝮蛇打仗再厉害,这回也该哭出来了吧!”
“桃丸,这样不行。无论刀术多好,同时要抵挡三人,只有招架之力,最后只会倒下。要用计策。”
庄九郎十分欣赏桃丸的才能,时常带在身边手把手地教他军事、政治。庄九郎向来喜欢育人。(虽然,他倾其所有教授的“弟子”也不过只有光秀和织田信长两人而已。)
(太长了。)
织田信秀信心十足。
“蝮蛇太可怕了。”
庄九郎心想。虽然自己是事实上的国主,在形式上还是将深芳野和赖艺的私生子义龙立为“左京大夫”,作为土岐宗家的后人。自己则放弃俗名,剃发为僧,重新使用以前的名字“道三”。
少年退下来到后院,唤来三名不执勤的步兵,仔细说明后,让他们举着木刀。
紧接着,美浓国内的揖斐五郎又加入了联军队伍。
再没有比攻打空城更容易的了。他们对此毫无异议,众人开始悄悄做准备。
长长的一段坡路。自从来到美浓,庄九郎一步一个脚印,坚实地完成了自己的“盗国”大业。
朝仓军队尾追而来。他们和庄九郎的殿后部队交战,穷追不舍。
“织田信秀是各位共同的敌人,我一定要给他以痛击。不如与我结盟如何?”
“正合我意。”走廊上的庄九郎欣慰地笑了。他和桃丸回屋坐下,说道:“这既是
藏书网
兵法的原型,也是人生的原型。”
然而,想要击垮庄九郎的新兴国家的军事力量,也从四面八方蜂拥而来。
他愤怒地自言自语道。也难怪他生气。此时,他正在书院里。深绿季节的小雨,无声地打湿了庭院。
“如果你不信,就看看我怎么对付数万的敌军好了。”
“你说呢,桃丸。”庄九郎唤着身旁的少年,他年纪尚轻,看上去聪明伶俐。
确实是这么回事。
顿时,全军犹如一阵怒涛涌入了敌军的阵营。
他还有野心,要当将军。当上将军回到京都和万阿长相厮守,是他对打理着京都油铺山崎屋万阿的承诺。——首先要予以实现。
桃丸歪着脑袋想了一会,很快就恍然大悟,他把包好的鱼交给三名士兵中最厉害的那个。
“别看这条鱼,稍加利用就能取胜。你想想看。”
“噢。”少年困惑地点着头。
桃丸有些吃惊。没想到自己刚才类似恶作剧的行为,竟然可以通用到为人处世上。
他硬把鱼塞到对方怀里,扔下一句“再比一次吧,在这等着”就离开了。
他向全军下达命令,然而这座城池防守坚固,竟不为所动。
织田军队大半战死,主将织田信秀只身一人逃回了尾张的古渡城。
“两日之内攻陷。”
一人翻倒在地。没什么大不了的伎俩,桃丸等在小道的出口处。
朝仓家经不起诱惑,又没有信心能单独取胜,于是派出使者去拉拢尾张的织田家。
他的肤色很白,眼神清冽,唇红齿白,浑身透着文雅气质。
后来起名为十兵卫光秀,入了织田门下称为日向守,号称其才学天下武将中无人可比。
就等着这一刻了。
于是,京都的东面出现了一座繁华无比的都市,人们不断从远处迁来,人口直线上升。
他还没蠢到要和揖斐军、朝仓军同时为敌。他命令全军火速撤退,瞬间就回到了稻叶山城。一回城,庄九郎就登上山顶观望军情。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