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月之堂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月之堂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遵命。”
天上一轮明月高悬。
“怎么样,再让我活个一百年吧。我要是活着,这个国家的历史将被改写。这不是很好的事吗?”
庄九郎似乎很满意自己的回答,竟站在路中间笑着。
(不对吧。)
松树就像一把大伞遮住了庄九郎,凉风徐徐吹在脸上。
“刺客们!”庄九郎喊道,“你们怎么不出来迎客?再不出来我可要进去了。”
“他们要是团结起来闹事,这边一旦败北,就得带着将军逃到阿波去。”
庄九郎追问道。
从王朝起,盗贼们就把此地当做前往市内的据点。稍后的时代,家康在大坂夏之阵中获胜后进京时,就向京都所司代询问道:
“光悦虽是高人,却极有个性。最近听闻他住腻了京都,想要搬到偏僻的地方去。”
庵门很小,庄九郎上前“砰”地一脚踹破了门。
“木下闇,把万阿还给我。”
虽然庄九郎在美浓自己的领地内断然实施了乐市·乐座,京都却仍然处在中世纪的特权经济当中。
庄九郎抬起窗,大大咧咧地进了房间。
(数珠丸还真是锋利啊!)
“你要用兵,我就从美浓派给你好了。”
庄九郎和耳次出发了。
这一点上,庄九郎倒是无所谓。
“那怎么行。得先要了你的命。”
“如此小事,不足挂齿。山崎屋的安全,您就交给我吧!”
他的左腕在流血。刚才从岩石上好像有弓箭射来,被擦伤了。他心头大叫不好,连忙自己滚落了下去。
虽是题外话,三好和松永都是战国时期驻守京都的大名,虽然驻扎在天子脚下却未能取得天下,大概是因为京都残留着根深蒂固的中世纪的各种权威。庄九郎的女婿信长崛起,逼迫松永无条件投降后进京,拥立天皇和将军竖起了“天下布武”的大旗。同时信长着手撤销寺庙神社等中世纪的权力。信长认为,如果不把他们的权力连根除去,就不可能建立起新的权力。
他的声音如雷贯耳,不愧是沙九九藏书场老将。
“等我百年后自会给你。”
“不能告诉他。此人和京都的地痞们有何勾结尚不清楚,有可能把我们要去的消息通知对方。耳次,京都可不是等闲之地啊!”
“本阿弥光悦身在何处?”
然而,庄九郎那个时候的鹰峰可是另外一番景象。
根据耳次的消息,北山灵严寺有座荒废的隐居庵。一帮来路不明的家伙聚集在此,耳次钻进床底偷听时,好像从本殿的某个地方传来了万阿的声音。
“万阿,我来接你了!”
月亮已转到了身后。
就在此时,庄九郎如疾风一般飞驰过草地,越过土墙站到了路上,又四下奔跑,发现了一座荒废的寺庙,和刚才的寺庙很像。
“好的。谁叫这是斋藤大人的事呢。我发誓一定找回万阿,并把那些恶棍们一网打尽。”
他挨家挨户地潜入偷听。他可是名副其实的顺风耳。
庄九郎放弃了说教,他借着月光向山下走去。
“真有意思。”
对方灵敏地跃身抓住了右边的崖缝。正是木下闇。不知道什么时候学会了耳次的说话声,简直是惟妙惟肖。
人头滚落在走廊上。眼睛还吃惊地望着庄九郎。这一切发生得太突然,对方甚至没反应过来就已经死了。
石头发出巨大的声响穿过纸门掉到里面的地上。让人听见,会以为庄九郎走进来了。
“我去干掉他们,你去放火烧了寺庙。”
“怎么样?”
咚的一声,他落到了崖底。
他说着,把石头举过头顶扔了过去。
“人在哪儿?”
对方笑了起来,庄九郎这才惊觉,回头就挥出一刀。
(万阿应该还活着吧。)
话音刚落,庄九郎突然捂着左腕从岩石上滚了下去,在崖上翻了个身,紧接着又从崖上蹭蹭地滑了下去,扬起一阵沙土。
“有几个人?”
庄九郎伸手把他拽上来。
“感激不尽。换过来,如果斋藤大人需要在京都用兵,尽管吩咐就是。”
耳次一溜烟不见了www.99lib.net
“外面的情形怎么样?”
“我不去。”
“那个笨家伙好像跑到橡庵里闹事去了。”
里面传来人声。庄九郎悄悄地靠近了大殿。
“最少也要从松永大人那儿借一些人马殿后吧。”
“斋藤大人,”松永笑了,“您深谙经商之道,此话怎讲呢?纸的买卖是由纸座控制的,如果在下在京都卖纸,估计该轮到在下的老婆被人拐走了。”
这等雄心壮志,估计上面的木下闇长这么大是头一次遇到。
“过奖过奖。这次前来拜托您的是京都的妻子、店铺、下人们和家财。为了今后不再发生类似之事,能否请您加以庇护呢?”
庄九郎静静地拔出刀,对着那个脑袋砍了下去。
“是耳次吗?”
(这世道还真有意思。)
庄九郎轻巧地跃上了台阶。只听“吱呀”一声窗户被抬起来,伸出一只脑袋左右张望。
庄九郎大步流星地走着。身后京都街市的灯光渐行渐远。
“不过,松永君。今后不再是过去那种只种米就行的时代了,而是货币的时代。有了金银钱财,才能大量购买兵器,养更多的兵。而这些殖产的利益都被神社和寺院独占,难成大事啊!”
嘴里顿时感觉到甜味。他一边咯吱咯吱地嚼着,一边琢磨着眼前的这个年轻人。果然不出所料,这个松永国松实际上担任着京都的警视总监。
只听嗖的一声,一枚短箭射到脚边。这就是对方的回答吧。
“原来如此。”
前面是一座倒塌的土墙。这里应该就是北山灵严寺的隐居庵了吧。不过,似乎又不像。
庄九郎撕了一块送上来的柿子干,放进嘴里。
他的身子还站在屋里。里面的人似乎根本没察觉到。
鹰峰的诡异房屋跃入眼帘的时候,庄九郎的身影也消失在大道上。他故意绕道洼路、沼泽和树林等,以防被发现。
他跃了进去,前面是居室。屋顶上铺着茅草。月光下纸糊的门隐约可辨。
“正是。”
庄九郎www.99lib.net盘算着一举端了他们巢居的寺庙,迅速地向坡下冲去。
“那么如果想驰骋天下的话,只能依靠您这个同乡的前辈了。虽说京都和美浓相隔甚远,关键时候还望相助为盼。”
庄九郎笑了起来。眼前的书生貌似府邸的一介守门人,却掌控着京都的行政、警察权,简直就像是中国的妖怪谭中的人物,有趣极了。
如果按照形式上的高低顺序来排,应该是将军家——三好家——安田家——国松这一构造。也就是说,将军家的管家是三好家,三好家的管家是安田家,安田家的管家又是国松这一顺序,而事实上,这个才华横溢的年轻人,已经掌控了好几层以上的实权。换而言之,如果没有国松的才智,这个组织则会陷入瘫痪。
他弯腰从草丛中拾起了一块大石头。
庄九郎回答道,同时横空挥刀劈了过去。
“他们也太大意了。估计他们怎么也不会想到,我会亲自从美浓前来仔细地搜索吧。”
(就算被强奸了,洗洗也就没事了。)
庄九郎吐了吐石头,为自己的宝刀暗暗叫好。
“前面两公里就是鹰峰。耳次,你先到前面探路。在京见峰妙见岩上等我便是。”
除了骨头发出沉闷的断裂声,对方一声未吭就倒在了黑暗的血泊中。
“对方已经疯了,不能和他们硬碰。”
“那倒也是。你也不简单嘛!”
“那就把鹰峰给他吧。”
京都的新权势看来还是很薄弱。
(想必就是这儿了。)
家康说。他深知鹰峰一直是盗贼的老巢,数百年来威胁着京都的治安。如果让光悦这样的名人居住,会有很多人慕名前往,垦地开荒,盗贼也就无法安身了。不久,光悦获赐鹰峰东西二百间、南北七町的土地,盖起了六十间房的大宅第。果然不出家康所料,光悦的家眷亲戚、朋友和受他影响的茶道师、漆画师、书法家、造纸工匠、陶艺工匠等纷纷表示愿意一同前往,光悦便分给他们土地,让他们盖房九九藏书网。鹰峰上五十七幢房屋鳞次栉比,俨然就是个艺术村。
“您还真是有趣啊!”木下闇低声道,“看来我杀了你倒也不吃亏。”
一个人影走到跟前问道。
“拐跑了”是玩笑话,京都的实权人物和这些神人、批发商们明里暗里串通一气,庄九郎在美浓实施的东西,这里却是万万不可行的。否则,寺庙里养的数千神人们一旦起义,闲杂人员和地痞流氓加入后武装起来,再加上心存不满的武士们,驻扎在京都的三好家的军队会被打得落花流水也说不定。
之后,一直发展至今。
“斋藤大人,刚才也说过,在下早就把您视作学习的榜样。像我这种无姓之卒……”
头顶上传来声音。庄九郎屏住了呼吸。虽然他巧妙地藏身在草丛中,对方却似乎能够看到他。
庄九郎只好苦笑着收回了提议。就连松永这等人物,也对神人们束手无策。
“嗯,应该有五个吧。”
本阿弥光悦是名扬四方的刀剑鉴定家,家康素来很是欣赏,此时想和他分享打了胜仗的喜悦。京都所司代板仓伊贺守回答道:
盗贼们异常警觉。从京都来人一定会引起他们的防备。庄九郎绕了远道,穿过村庄出了京见峰,又反过来开始下山,这样一来,对方就会以为他是从丹波来的行者而放松戒备。
背后传来脚步声。庄九郎时不时回头张望,却不见人影。
庄九郎心里盘算着,他好像又心生一计。
且看看寻找万阿的事。
里面有人说。那个笨家伙指的就是庄九郎吧。里面传来五六个人来回走动的声音,其中一名似乎想探听一下情形,拔开栓扣准备开窗。
“只有我们主仆二人去吗?”
“对。人越少越好。要是动用松永的人马,反而会激怒对方杀了万阿。”
“确实有。”
他们形成了某种攻守同盟。
他噌地翻过墙,跳到里面。
不知何故,庄九郎身后的木下闇似乎消失了。庄九郎心想,(不错,正合我意。)
虽然还不能十分的确定九*九*藏*书*网,耳次从地痞们的传闻中听说,那个有钱人的老婆,被囚禁在鹰峰上。
庄九郎不禁暗自祈祷。就算保住了命,贞操也一定被毁了。
“太让人放心了。”庄九郎说道,“我向来处事奇异,在京都为商,在美浓从武,同一个人却好似有化身一般。”
“真羡慕美浓啊!”
“木下闇,你真不知道好歹。要钱我可以给你。否则,我从京城调来人马,把你们这帮人的老巢统统烧光!”
前面也是居室。旁边的大殿和持佛堂一般大小。
同乡同村的松永,此时表现得就像是庄九郎的亲弟弟。
眼前这个小个子,仔细一看,长得甚是招人喜欢。他眨着洞悉一切的眼睛道:
“我是木下闇。”
“找到没有?”
庄九郎根据从松永那儿听说的市政的情况,加上耳次从桥下的地痞中打探到的消息,脑子里浮现出了一张京都黑势力的地图,发觉其中“叫鹰峰的地方最为可疑”。这里一向是山贼、土匪、强盗、刺客和流浪汉的巢窟所在。
“我听说过。一人身兼日本第一的武将和日本第一的富商,从古至今空恐怕您是第一个。”
夜深时,耳次从崖下爬了上来。
“前面就是丹波街道了。”
松永笑道。他的意思是,也只有美浓,才能说这种话。京都却是旧时代的妖怪巢居的城市,就连将军、三好氏和松永,也只能和他们妥协着共处一地。
鹰峰位于京都西北部的山麓之野,离天子脚下不过两公里远,人口稀少。
这里是京都去丹波的必经之地,背后山峰连绵形成高原,南部地势开阔,可以一览京都的城景。
后面有脚步声紧跟着。
不久,庄九郎就爬上了京见峰,坐在崖上的妙见岩上。
“我也没有姓氏。”
“耳次,你打扮成山里修炼的行者。给我也准备一身衣裳。今晚就出发。”
“那我就安心了。为了表达感谢,美浓的特产中有美浓纸。我会大量地运过来,在京都做买卖如何?”
“太感谢了。”
“没什么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