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二条府邸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二条府邸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好你个贼人!”
庄九郎微笑道。
“有头脑、有气量的人,此人一定在幕后操纵。”
“她可是洛中无人可及的美人啊!您真有福气!”
当然,那天晚上来的人并不仅仅是天神。
“耳次,”他在桥上停了下来。看着远处漆黑一片的河滩,“咱俩打一架吧!”
他想。北野天神掌握着蜡的专卖权。大概是因为庄九郎在美浓实施了自由买卖(乐市·乐座),前来复仇的。
光看其艺术价值,恐怕在当世也不一定会流行。文晁却是个天才,他善于使用各种方法把自己的艺术推出去并繁荣一时,在众多画商、门人的簇拥中结束了荣华的一生。临死前还吐出半个舌头说完,“你可不能现出尾巴呀,山际之月”,又慌忙缩了回去。可以说是这个俗世中的通透之人。
此人出奇的年轻。脸上还带着稚气,看上去也就十九,最多不超过二十岁。
接着,他拿出让杉丸备好的五贯钱,递了上去。
“我俩是同一个村的,应该会帮忙吧。”
只见楼门高大森严,厚重的大门上钉着铁钉,紧紧地关闭着。
“像您一样?”
耳次的声音听起来很悲哀。他还是跟不上主人的思维。
(这就是传闻中的那个人。)
“真不可思议啊!”
“是吗?”
据说家里人都被墙壁倒塌的声音吵醒了。万阿也不例外。
最后一刀凌空袭来,只听见当的一声,耳次的太刀已被砍成两段,飞上了天,又落在河滩上。
庄九郎把刀递给杉丸,正要走上台阶,身后一棵巨大的柏树荫下,站着一个年轻的武士。
他过了鸭川上的板桥。
牛竟然说起了人话。听到这里,庄九郎觉得荒唐至极,不禁笑了起来。
这是发生在七天前的事了。那天晚上也像今天一样下着雨。到了半夜,雨势更猛,外面狂风大作,挡雨的窗户也剧烈地摇晃不止。顺带提一句,挡雨的窗户是庄九郎时代才出现的,当时还不是很普及。通常九_九_藏_书_网都使用吊窗来挡雨。
万阿把大家都集中到大厨房,穿过走廊正要出去时,窗户倒了下来,一头牛顶着雨闯了进来。
“是的。最近此人除了担任安田家的家臣外,还为主公三好家负责书写。其他属国的武士和京城里的居民要是打官司,都找这个年轻人代写诉状。这么一说,看来此人代替幕府和三好家掌管着政治呢。”
庄九郎在杉板上写下了京都油商山崎屋庄九郎的名字后,又抓了一把银子交给门口的看守:
离开时,有个人又折了回来说:
松永很是熟悉。
“万阿夫人吗?”
第二天,庄九郎出了门,去了最近新建成的“二条馆”府邸。京城里的人们都十分害怕此地。
说完就消失在夜色中了。
进了门即向左走了几步,看守的小屋后有一间屋顶上稍微长了草的平房。此处好像就是松永国松的居室。没有玄关,上了台阶就能进到屋子里。
个子不高。却身材挺拔,举止灵活。浑身上下透露着机灵。
就连灯光也和乡下不同,有着婉约之美。庄九郎沿路看着灯光,心想自己何时才能到京都竖起大旗。
“没见过,听说过名字。他也应该知道我吧。”
“你来刺我。拼了命地杀过来就行。”
他把三方礼盒举到头顶上。这样就不是贿赂,而是长辈们赠与的物品。
日后被天下的英雄豪杰视作毒蝎的松永弹正,此时还只是个勤奋年轻的书记官。
庄九郎抬脚踹在耳次的腰上。耳次惊呼一声凌空坠落,重重地掉进了河流里。
将军家的势力仍是一落千丈,取而代之出现了新的权力。
“呃,倒也不是什么大事,我的妻子住在京城。”
庄九郎麻利地收了刀,冒着雨扬长而去。虽然四周伸手不见五指,他好像长了夜光眼似的。是不是妖怪呀?——桥下众人都拽着袖子出了一身冷汗。
京都的街道下着雨。
“不敢当。”
山崎屋的里间里,庄九-九-藏-书-网九郎唤来了杉丸等管家、店员以及雇来的保镖们询问了事情的经过。
这些歹徒们的方位图,不混进去是拿不到的。
(比想象的要年轻啊。)
“在下素来久仰您的大名。不仅如此,弟子不才,一直将您视作学习的榜样。”
“请引见松永大人。”
庄九郎问道。
“你们当家的是美浓的斋藤秀龙(利政)对吧。如果废除乐市和乐座,就把夫人还给你们。否则就等着收尸吧。”
“不了,今天我是以油商山崎屋庄九郎的身份来的。借用您的庭院一角,说完事便走。”
应该还有祗园社的神人、大山崎八幡宫掌管油的神人,反正,天神先用牛来吓唬大家。
耳次这才恍然大悟,摆开姿势喊道:
“大人,咱们不是真打。”
杉丸摇着头感叹道。
于是大雨从窗户上的破洞漏了进来,打湿了墙壁,再加上墙壁刚刚上了漆,水气更大,一会儿就轰地塌了下来。
松永的声音略微有些吃惊。
手中刀刀紧逼。耳次沉默地接招,对方击来的力道震得掌心发麻。
庄九郎当年离京时,城里尚处于无警察状态。足利幕府形同虚设,将军甚至连自己的妾室生产的费用都要靠变卖祖传的盔甲来填补。
“只是,当家的。”杉丸问道,“您认识那位松永国松吗?”
然而,有一扇朝风的窗户发出窸窸窣窣的声音,上面现出了一个大洞。
“落在神人手里,一定会死得很惨吧。”
“您的意思是?”
然而,同一个村子里出了另外一个同类的年轻人,操纵着三好家。
松永好像已经习惯了此类的馈赠,熟练地接了过来,又突然反应道:
庄九郎听说有个像自己一样“以下犯上的英雄”崭露头角,很是愉快。
“这太失礼了。”
“斋藤大人,”武士用的是美浓小太守的姓,他很有礼貌地欠了欠腰,“失敬失敬,我领您到主公家的大殿去。”
(还是京都好啊。)
“斋九_九_藏_书_网藤大人,请到大殿来。”
“区区礼物聊表心意。”
他就是后来的松永弹正。
“怎么呢?”
“你们都没注意到吗?”
说完就挥刀过来。庄九郎拔刀咣当一挡,骂道:
“后面的名字是什么?”
前面也几次提到了神人。他们并不是神职人员。有时甚至地位比平民还低。在神社的日常运营中负责杂役、征税和商品的制造买卖,一旦有事时则充当士兵。可以说相当于寺庙里的僧兵。总之,多是些不好对付的地痞流氓,乘着战乱占据神社的领地,有的人干脆定住下来变为武士。
(牵牛的一定是北野天神的神人。)
“什么?”
“好像叫国松。”
寻找万阿时万一出现紧急情况,需要借用三好家的军势。
杉丸吃了一惊。庄九郎出生在京都西郊的西岗农村。虽说是农村,却和邻接的山崎并列为堺内最大的商业地带,当地人都擅长经商,加上土地肥沃,识字人口多,又紧邻京都,有不少熟知天下政治形势的人才。这里出了个庄九郎倒也并不奇怪。
三好氏原是从信州流落到阿波的武士,在阿波的三好乡定居下来。
(每次回京城都不一样。)
那个洞看起来像是牛角戳的。确实,窗户四周还沾着牛毛和牛蹄上绑的旧草鞋。
“这就对了。哈哈,这下有意思了。那人不是武士出身,而是生在商人之家。想不到这个松永国松如此有名,竟然连杉丸都知道。”
松永首先用室町风格的冗长礼节做了一番寒暄。
阿波是细川家的属国。三好氏入主细川家当了家臣。之所以能够增长势力,是由于细川的主公多停留在京都无暇顾及属国的政治所致。三好氏乘着主公不在巧妙地积蓄财力,势力渐长,大有凌驾于主公之势,后来竟涉足京城在二条建了府邸,代替将军家和细川家处理政事,控制了京都的治安权。
“国松就是名字,好像姓松永。”
庄九郎认为,万阿一定是被这些无赖九-九-藏-书-网们绑架到某个巢窟里去了。东寺界、罗生门的旧址上、或是远在郊外的西京、鹰峰或是云畑,或者干脆就在这座河滩上的小屋里。
“你混到那堆无赖当中去吧。混进去以后和他们待上几天。然后再试探试探情况。听说,最近京都的强盗们、烧杀抢掠之辈都在城里到处建巢而居。”
之后,他们又聊了些故土的事情。
“蠢货。”
如今的主公三好喜云是著名的三好长庆的父亲。
“唉,谈不上什么福气。我把她给弄丢了。”
杉丸扬起头,耀眼的阳光让他睁不开眼睛。
这帮人蜂拥而上将万阿五花大绑扛在肩上,像一阵风似的溜走了。
“我是北野天神的使者。”
左右的高墙即使军队也要望而止步,到处都是粗壮的木头搭建的角楼。
屋子不大,大概有六帖左右。和汉的书籍堆得高高的。
久居人世的古狸,藏起尾巴继续化作山际之月
杉丸吓得直打哆嗦。
(我也想成为松波庄九郎一样的人。)
他满怀憧憬,于是离开村子进了京城,又通过别人介绍进到安田家的门下,受到器重后又兼任三好家的书记官。
庄九郎要见松永国松,有两个目的。
“嗯,够厉害的。”
庄九郎越过三条街内的破土墙向北走去。
不久就到了二条馆。
(此人就是松永吧。)
庄九郎摇摇头,径直上了台阶走进松永的房间。
“你这个毛贼。竟然叫我强盗,老子大名为备前弥太,乃山里武士是也。今天要和你一决胜负。”
“对了,”松永试探地盯着庄九郎,“您找我什么事?”
“我要去见喜云殿下。”庄九郎告诉随行的杉丸道,“想当年,据说喜云也是骁勇善战的武将,如今却厌倦尘世,取了法名过着半隐居的生活,整天吟诗作曲打发时光。这种统治者的手下,一定会有像我一样的人。”
准确地说,是松永弹正少弼久秀。此人后来在京都得势,杀了将军义辉99lib•net,又火烧南蛮寺驱赶传教士,进而和主公家的三好党在大和挥戈相向,烧了大佛殿后当上了大和的国主。降服信长后又起兵反叛,最终孤守着信贵山城,受到信长的攻击后焚城自尽。
松永专注地看着庄九郎。
找到万阿后,为了防止敌人再次寻仇需要请求他庇护山崎屋。
(有志男儿都想占据京都。)
“呵呵,我也听说了。据说此人愚蠢迟钝。酷爱钓鱼自取名号为‘一竿斋’,自命不凡。我才不去找这种蠢货呢。安田的手下叫什么?”
“听说有个叫安田主水的家臣。”
他小声哀求道。庄九郎却是全力贯注,板桥都震得摇摇晃晃。这本来就是他的天性,只要一交手就要分个胜负。这个以天下为舞台的男人,演技要远远超过那些半生不熟的演员们。江户时代的流行画家谷文晁临终前的诗歌中写道:
松永国松从小就对“庄九郎”这个名字心怀崇拜。村里的老人都为出了一个庄九郎而感到自豪。在京都时腰缠万贯,去了美浓又成为武家的栋梁。无论干什么都超出常人一等,年少的松永国松牢牢地记住了庄九郎的大名。
这种权力就是自然诞生的“以下犯上”的现象。
到大津时已近黄昏。入夜时进了山科,顺着蹴上坡徐徐而下到了栗田口,眼前的京都华灯初上。
“哈哈,我们是同乡,一个村子的。”
不过文晁充其量也就是个艺术家。同样是“凡间艺术”,庄九郎却要远胜一筹。
此时,桥下聚集了一群地痞流浪汉,一边叫嚷着一边望着桥上的斗殴。
庄九郎紧紧盯着他。
足利幕府中期,细川管领家的实力最雄厚,实质上掌握着天下大权,然而由于代代的主公平庸无能,势力日益衰退,下面的家臣三好氏的势力有所增长。
即使在微小的“艺术”上,认真的程度也不同。眼前的庄九郎好似刀刀要取耳次的性命。先不管是真杀还是假杀,耳次已经拼了全力来抵挡庄九郎猛烈的攻势。
庄九郎心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