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木下闇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木下闇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他现在就跟着感觉在奔跑。
“大人,那只猫。”
很快,赤兵卫端了碟子过来。是鲤鱼肉。
“稍微有点差错,估计去极乐世界的就是我了。”
庄九郎向来小心谨慎。他练就了一身眼观四路、耳听八方的本领。然而近来,他经常觉得:
“这倒也是。”
(……)
赤兵卫惊魂未定,嘴里不停地念叨。也难怪。他认识这只猫,是深芳野心爱的宠物。
庄九郎在领地的村庄里拥有几处府邸。最主要的有加纳城、别府城和稻叶山城下的这几座,晚上却因流连于它们之间,反而不知所踪。或者说是他有意地隐瞒自己晚上的行踪。
影子轻轻地跳到土墙上,俯视着庄九郎。
庄九郎头也未抬,只是凝视着笔尖。上面被涂了毒药。
庄九郎垂着眼睛,似乎有些困了。他把筷子上夹着的那块肉http://www.99lib.net“嗖”地扔到了院子里。
“会、会是什么人干的?”
他在自己的城里取消了“专卖权”。
这种时候,庄九郎从来不假思索。思索只会让感觉变得迟钝。一切都凭感觉。随着感觉跳跃,或左右奔跑,飞身拔刀,挥斩后落地。
“死了对吗?”
(有怪事。)
庄九郎却没有叫喊。
“不过什么?”
“想到了吗?”
“不用担心。我已经在上面写了《法华经》的标题,现在一定去了极乐世界了。——不过……”
猫死了。
“您,您是说……”
涂药的人,一定知道庄九郎在写字时,习惯用牙咬开笔尖并用唾液理顺笔毛的习惯。
只见火花四溅,石头被砍裂了。碎石溅得到处都是。有个人影也随之一跃。
“有刺客!”
“顺手涂鸦九-九-藏-书-网而已。”
异常之处还不止这些。
他低声说完便离开了。
他侧着头仔细听,然后唤道:
“哈哈。你这个呆子,”庄九郎扔了手中的笔,说道,“可疑的人太多,想得我都头疼了。”
庄九郎在沉思。
“怎么回事,那只猫……”
(会不会是从京都那边过来的?)
用的是类似日莲的黑体。
赤兵卫毫无异议。处心积虑想要杀庄九郎的人,美浓国里大有人在。
一天夜里,在稻叶山山脚下的府邸里,庄九郎枕着深芳野的膝盖说道。
假山、池塘都已经建好了,庭木也大部分栽好了。
“只要查到,就省心了。”
“没错,有毒。”
庄九郎想道。雇刺客的人也许不在美浓。
此时,庄九郎已经搬到稻叶山山脚下尚未完工的新宅中。山城也在冈部又右卫门的率领下加快了99lib•net工程进度,山脚下的府邸也基本完成,就差庭园还没建好。
庄九郎虽然满脸都是笑容,却时刻竖着耳朵听着。
赤兵卫虽然不清楚庄九郎在搞什么名堂,红褐色的脸上却满是敬佩。鱼肉上写的是:
“赤兵卫,如有吃剩的拌鱼肉,让厨房拿些过来。”
“不过……”
再重重砍下。
“吓!”
有一天庄九郎在别府城的里屋睡觉。夜里突然醒了,立即抓过佩刀飞跃而起,拔出刀就砍了过去。砍在拉门的糊纸上,足足有九尺长的裂缝,却没有任何回应。
每天都有一丝微小的“变化”。例如下面要说的毛笔一事。
“什么人?”庄九郎低声问道。
“深芳野,不用担心。对方想要的不是你,而是我这条命。”
(反正,不是伊贺就是甲贺来的。)
“那只猫——”
他不仅在稻叶山的山上九*九*藏*书*网建了城,在山脚下盖了府邸,而且做了任何一个统治者都没做过的事。
书房的窗户边放着砚台。一天,他刚拿起笔,
南无妙法莲华经
鱼肉飞了出去,一直落到蹲在茶树下的一只三毛猫的鼻子跟前。
白天,他基本上都在稻叶山脚的新宅子里。一边在书斋里写东西,一边透过窗子指挥庭园的工程。
“这是什么?”
庄九郎听后也没在意,只是命令耳次去查有无此人。比起刺客,他更关心是谁指使的。
他无声地跳起来,从纸门的裂缝中跃出后抬脚踢开了前面的木门,又像一阵风似的从门缝里钻了出去,跳到漆黑的院子里,开始奔跑。
顺便要提到的是,庄九郎也就是斋藤道三建成的稻叶山府邸,虽然如今未能留下只砖片瓦,却倾尽了他毕生的艺术才华。庭园采用的是藏书网东山式的风格。只要想想室町时期将军们营造的京都金阁寺、银阁寺等等的庭园,应该不难想象。
“这可怎么办?那可是深芳野夫人的宝贝啊!”
“还是没查到吗?”
猫马上扑了上去。
刺客想了想,还是忍不住报上名字:
“我正在想呢。”
赤兵卫注视着这一切。很快,他发出一声低喊。
“是什么咒语吗?”
他想。其实仔细一想,庄九郎现在的“工作”中最招人忌恨的是:
“知道了。死了对吗?”
“木下闇是也。”
庄九郎抬起头。他的表情镇静得出奇。
庄九郎左手拿着筷子,夹起一块鱼肉,毛笔并未蘸墨,在上面弯弯曲曲地写了一番。
“乐市”和“乐座”。
深芳野害怕得要命。就连她的房间稍有不慎,都有刺客来过的痕迹。泥巴、枯叶、死老鼠,甚至男人下身的束带,总之有人故意恶作剧。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