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改姓斋藤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改姓斋藤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平安初期,镇守府将军藤原利仁生了个儿子叫叙用。具体情况不详,但藤原叙用此人原是斋藤这个姓氏的先祖。
于是,反对庄九郎的一派,背地里开始勾结北方邻国的越前国主朝仓孝景和西方邻国近江的六角定赖,求助道:
因此说,这一举措并不名正言顺。
美浓的斋藤氏早在足利幕府末期,就出了一名叫做斋藤妙椿的武士,除了美浓太守土岐家的家臣这一身份外,还精通诗词,时常邀请京都的公卿前往美浓相聚,名扬京城。
朝廷的群臣中,藤原姓氏居多。由于难以区分,便用京都府邸所在地的街道名加以区别(比如说近卫、一条、三条等),而迁徙到外地居住的子孙们则加上地名,例如到加贺的人称做加藤。
一切准备就绪后,庄九郎便进了别府城等待敌人的到来。他每天都传唤附近的武士们大摆酒席。
“斋藤左近大夫在别府城。”
他们动员的美浓八千骑的村落贵族中,有三百骑毫无疑问会加入,按兵力来算,一骑有五人跟随的话则有一千五百人之多。
他想。
庄九郎本想大张旗鼓地在稻叶山城(金华山城、后来的岐阜城)的天险处建城,却考虑到目前时机未到。
“万阿,过不了多久,美浓就是我的了。”
“傻瓜!”庄九郎不怒反笑。
庄九郎做好了邀请京都的诗歌文人的安排,早在两个月前就公告全国:
庄九郎骑在马上。
终于到了诗歌大会这一天,庄九郎亲自四处奔走做好部署,快开始前却不见了踪影。
“这座城就像鸡蛋一样,您想让它被敌人砸碎吗?”赤兵卫极力反对,一个劲地劝庄九郎,“何不在稻叶山上建城呢?”
都还在牙牙学语。
接下来,为了让他们能在短时间内从美浓平原的各个方向赶来集合,又在国内的二十个地方设置了烽火台。
“你继承斋藤家好了。”
庄九郎的敌人们,此刻正在美浓准备开战。
烽火立即传遍了整个美浓平原九*九*藏*书*网,武士和士兵们从四面八方赶来,按照事先的计划集聚在金华山的山脚下。
“是啊,会是什么时候呢?”
“你什么时候当将军呢?”
站在万阿的角度,估计世上没有比庄九郎更出格的丈夫了。这个男人到底改了多少名字?最早是松波庄九郎,到妙觉寺本山求学时叫做法莲房,还俗后又改回旧名。入赘奈良屋娶了万阿后叫奈良屋庄九郎,换了商号后改称山崎屋庄九郎,后来又继承美浓无后的西村家叫做西村勘九郎,不久后又换到长井名下为长井新九郎,简直让人眼花缭乱。
国主赖艺提议道。虽说庄九郎有意朝此方向行动不假,然而斋藤的宗家几乎无后——一代名门就这样没落真是太可惜了。
“当日欢迎文雅之士参加。”
他不仅不做任何准备,还故意大声说:
他们进行了几次军事密谈。这些消息也传入庄九郎的耳朵里。
就算不能马上把美浓据为己有,然而打倒美浓的庄九郎本身就具有重大的意义。
到此为止,庄九郎来到美浓,已经耗费了整整十五年的光阴。
“立别府为大本营。”
日本人的姓氏当中最为常见的斋藤,出现于平安朝代的初期。
美浓的内乱,正好是出兵的好机会。
他冲进人群中进行部署,人数越多包围圈就越大,包围了别府城的联军们做梦也没想到,他们竟然中了庄九郎的埋伏。
这个理由再正当不过了。
说着说着,天黑下来了。归根结底,不过是两口子的私房话而已。
其实他是为了掩人耳目。
万阿这么问,并不是盼望着庄九郎早点当上将军。而是他们曾经约定,庄九郎当了将军就回到京都,和从前一样与万阿每日厮守。
同样在庄九郎改姓斋藤的天文五年元旦,邻国尾张中村的一间破旧的房屋里诞生了一名男婴。他就是后来的丰臣秀吉。
庄九郎给自己安的名字是:
他们害怕美浓在庄九郎的手九九藏书里变得国富民强。邻国的富强才是心腹大患。
也就是说这一年,揭开了道三、信长、秀吉这一战国枭雄构图的序幕。
斋藤左近大夫秀龙。
到了京都的山崎屋,他又变回油铺的主人“山崎屋庄九郎”。
(千载难逢的好机会。)
“此人居所不定,到底在哪里的时间最多,要好好查查。”
这个消息当然也落入了揖斐五郎和鹫巢六郎等人的耳朵里。
随着日子一天一天接近,他接到越前、近江已经出兵的谍报,到了九号,越前的军队从北国街道南下,近江军队沿着美浓街道朝东挺进,在两条街道的交汇点美浓的关原汇合。
“五郎殿下和六郎殿下就算对朝政心有不满,也不至于招引境外的军队进来。”
“忘了问你。”万阿开始在枕边私语,“那个斋藤左近大夫秀龙是个什么身份?”
斋藤宗家是美浓的小太守,也是土岐家的家臣,可以说是实际上的国主。
别府城位于现在的穗积町(岐阜市的西南二里处),用挖城河的泥土砌成土垒,上面建了一圈城墙而已,一旦有敌人攻打将不堪一击。
赖艺马上亲笔签署了军令状。
“斋藤·左近大夫·秀龙。”万阿铺开纸一一写出假名,笑着说,“太拗口了。”
“你真有眼光。”
庄九郎这边,自己的人加上听从赖艺命令的家臣们,五千骑一万五千人是有把握的。
“其实,家名、家世都是腐朽时代的亡灵。竟然大白天地出现在美浓吓唬人,真是荒唐。我要按照我的想法重建美浓。但是为了实现这些,刚开始要借这些旧亡灵的力量。所以我姓斋藤了。”
庄九郎取了枕边的酒壶,在杯里注上酒,用左手小指蘸了点柏树叶上的味噌舔了舔,右手则举杯送到嘴边,啜了一口后干掉了。
他讲述了一下情形,赖艺大惊失色:“这可如何是好啊?”
她又在口中反复念了几遍。哪能身为妻子,连丈夫的名字都不知道。
途经美浓前来http://www.99lib.net越前和近江的土匪和路人中,有人称赞庄九郎说:“虽说此人平步青云,倒也称得上是个百年罕见的英雄豪杰。”
“美浓是强兵黩武之国,美浓武士,震慑四方。你继承了斋藤家,那些人要是老老实实地待着才奇怪呢。”
“喂,我说。”
那时,庄九郎正好去了一趟京都。这件事连他的心腹们都极少有人知道。他平时本来就居无定所,就算消失,家臣们也会以为,“去另一座城了吧”。
朝仓和六角二人也爽快地回信道:
这些敌人的面孔是:
他们判断道,并遣了密使去通知越前和近江做好出兵准备。
“不过……”
“你不想当将军了吗?”
再加上斋藤家族的斋藤彦九郎宗雄。
令战国诸侯们闻风丧胆的“美浓蝮蛇”斋藤道三也就是庄九郎,得到后来载入史册的斋藤一姓,是在天文五年的春天。而这一年,后来成为道三女婿的织田信长已经呱呱落地,虚岁三岁。
回到房里。
按照他的作战计划,把别府城当作诱饵尽可能地吸引敌人上钩,在平坦的原野上决一死战,一举歼灭国内外的敌人。
“我要是当上将军,统一天下,就没事可干了。估计会精力过剩。”
而且它处于一望无际的美浓平原的正中央,缺少有利地形,如果被大军包围,半天就会陷落。
他换上茶色的麻衣,一副寻常百姓的打扮,直奔东南方向进了稻叶山城,穿上了盔甲和战靴。
“万阿,其实想想,当将军也挺无聊的。”
信长的妻子,也就是才貌双全的庄九郎和小见方所生之女“浓姬”,此时正好两岁。
——那个呆瓜疏忽大意,连守城的准备都没做。
他的子孙分散到各国。由于是镇守府将军利仁的直系后代,他们在各国都享有特权,例如羽前、武藏、加贺、能登、越中、越后以及美浓等国,特别是北国、东国和坂东的势力更是盛极一时。在《平家物语》里白发苍苍奔赴战场的平家老臣斋藤别当实盛就住在武藏国长井,歌谣“安宅”中所唱的加贺太守斋藤富樫介一族则在加贺声名显赫。藏书网
“请秘密向美浓国中的忠臣们发出军令。”庄九郎请求道。
“嗯?”
他向所有人发出这一讯息。庄九郎连同整座城,都成为了诱饵。
人已经出了城。
庄九郎接到这个消息的时候,正在别府城中休闲地下着棋。
只是,美浓斋藤家的分支分散在国内的各地,要继承宗家也轮不到毫无关系的庄九郎,而应该是那些血亲们。
“一定是弄错了。”
“因为相公是属于万阿的。美浓的那个什么深芳野、小见方什么的,只是暂时替我照顾你而已。”
越前朝仓和近江六角等人进行了协商。
蝮蛇轻描淡写地说道。眼睛始终半睁着。
国主赖艺的三个弟弟——揖斐五郎光亲、鹫巢六郎光敦和土岐八郎赖香。
赤兵卫不由吃了一惊,问道:“您不会是真的吧?”
“名字不过是个符号,万阿只要记住一个庄九郎就够了。”
庄九郎当时的美浓斋藤家,由于与国主土岐家之间联姻而地位相当,和长井家并列为美浓的名门,在前面已经数次提到了。
庄九郎的敌人们开始收集情报。
探子不断来报,庄九郎却纹丝不动,拒绝道:
庄九郎等着这一天。
万阿心存疑问。庄九郎利用太守土岐赖艺的无能,借他的权威不可一世,美浓的家臣们怎么可能会坐视不理呢?
庄九郎成为斋藤左近大夫后,除了以前的轻海城和加纳城以外,还拥有稻叶山城和别府城,又掌管着府城的川手城,有时候还去赖艺所在的大桑城朝见,行踪不定。
他一从京都回到美浓,首先做的就是:
叙用当上了斋宫寮头,于是被简称为“斋藤”。
“万阿,话不能这么说。”
其实,他们想乘着这场内乱混进美浓,瓜分领地。
不过,还没到点烽火的时候。
再补充几句。99lib.net
首先需要招兵买马。他马上到大桑城去找赖艺:“揖斐五郎殿下、鹫巢六郎殿下和斋藤宗雄殿下有意谋反。”
庄九郎笑了起来。
庄九郎也轻声笑起来。
五郎、六郎听后大喜。
夜深人静,月色如水。
不久,美浓、越前和近江的两万联军在关原汇合后开始朝着别府城行进,这才放了烽火做信号。
“相公。”
这一年的九月。
枕边洒进淡淡的月光。万阿起身去解手,过后到院里用竹筒接水洗了手。忽然觉得一阵晕眩,经过刚才的床笫之欢有些虚脱。
他说。接着又把刚改的新名字告诉了万阿。
(那个人暴露出行踪,那天一定会在别府城中。)
他的话被混入城里的敌军探子听到,自然也就传到了敌人的耳中。
“真让人同情。”
不仅是对敌人,对小见方和深芳野也加以隐瞒,很快就把她们迁到别府城中居住。
身兼好几座城的城主,来去就像一阵轻烟飘忽不定。
“如果你不当将军了,就早点从美浓回来,接着卖油吧!”
“蝮蛇想吞噬美浓。请出兵美浓,和我们一道取他的项上首级。”
“究竟换了多少个名字,连我自己都记不清了。”
剩下的,应该会保持中立吧。
改姓后,庄九郎立刻乔装打扮悄悄回了一趟京都,在春色盎然的京城逗留了几日。
“怎么呢?”
九月到了。举行诗歌大会的日子就定在十日。
藤原叙用入了仕途后掌管伊势斋宫(斋宫寮头),官居从五位上。
“回去后该有一场大仗要打了。”
晚上,庄九郎和万阿在床上缠绵了许久。作为丈夫,虽然每年只能回来两三次,每次都停留区区数日,却竭尽所能满足万阿,恨不能抵过普通男人的一千夜。
或者说,庄九郎硬是以“领赖艺之命”为由抢过这一名号安在了自己头上。
他好像在想作战的事。
“国主代理。”
却毫无对策。他已经把脑力工作完全委托给了庄九郎。
万阿突然换了一副口吻。
而且很容易被敌军包围。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