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您别担心。”
(连马都害怕了。)
(河堤会不会塌了?)
城墙建在稍高的丘陵上,除发生特殊情况外无须担心,但还是小心为妙。
有一座大桑城。
洪水过后,庄九郎开始思考。
“还好,幸亏没事。”
马在风中挣扎前行。马上的庄九郎穿着的蓑衣早就被吹落了,连手上的马鞭几乎都要被卷了去。
耳次转达了庄九郎的意思。米买得再多也不会浪费,在京城里卖光就行了。
赖艺也深知,关键时候才能考验人心。如果庄九郎真是世上所说的阿谀奉承之辈,就不会豁出性命来到此地了。
美浓还从未有过这样的领主,村民们都欢喜雀跃。庄九郎在巡视各家各户时,如果发现眼尖的、动作快的、力气大的,都会劝说对方“跟着我吧”,收作家丁。他想培养自己家系的侍从。
“赤兵卫。”
“对,让她多买些。有个上千石应该够了。一旦美浓闹饥荒,马上雇了京城和大津的车马人手(运输队),派上护卫队运过来。”
美浓已经变成了一片汪洋。
是为了万一发生洪水时做准备。
(是不是要发洪水了?)
他劝赖艺,后者也接受了他的建议,继川手城、加纳城(都位于现在的岐阜市)之后又搬到了向北五里处的山区。
自古以来,领主都只是从百姓身上搜刮民脂,庄九郎的做法无疑世上少见。也许正因为他出身低微,又长期经商,才会具备这种感觉和能力。
“怕了是吗?”
“洪水来临前,”《圣经·马太福音》第二十四章中写道,“人们毫无察觉,照样吃喝嫁娶,直到诺亚进方舟的那日。”
“坐船上哪儿去?”
“那您是要布施?”
庄九郎在马上问自己。
“枝广。”
“不清楚。”
好不容易找到了,却由于河水暴涨,桥墩又低,好像随时会被冲走似的。
他夸下了海口。
(您有把握?)
(要不要过呢?)
天开始下雨。
他骑在马上问道。那人甚至忘了要鞠躬下跪,99lib•net眼神也飘浮不定。
庄九郎自然不会知道这个遥远国度的神话,然而他的预感与其惊人的一致。
不过——
“先在此地休息一阵吧!”
(怎么办,庄九郎?)
“主公殿下,请让人备船吧。我来带路。”
第二天早上,风却停了。湿雾笼罩着美浓平原,靡靡细雨打湿了美浓四百方里的森林、竹丛、村庄、河堤和城池。
“天要塌了。”
各村的村民们口口相传。这时,赤兵卫也从京都运来了大米。村民们喝上了米粥,对庄九郎更是感激涕零。
马蹄却屡屡受阻,有时甚至无法前进。
“愚蠢。要成就大事的人,能盯着眼前这点蝇头小利吗?”
赖艺一脸惊讶。
整个晚上,城内无人入睡。赖艺有时忽然露出恐惧之色,抬头问道:“什么声音?”
“观察天文、天象加以判断,并付诸行动的才是英雄。倘若不准,我也就不是英雄了。”
“不是。”
长良川为主的河流都干涸得露出白花花的河床,草木枯萎,墙壁都干得裂开了缝。
(今年看来收成很糟糕。)
庄九郎已经戴好了斗笠,用蓑衣把自己裹得严严实实。
由此,庄九郎在自己和别人的领地都获得了百姓们的爱戴。
死里逃生。
这一年从夏天开始,庄九郎的心里就感到躁动不安。具体是什么,他也说不清楚。
(真的会闹饥荒吗?)
河道被移位了。
“这个秋天美浓会闹饥荒。你去告诉万阿,京城下了新米要买了囤积起来。”
之后的数百年,这次被称为“中屋决堤”的洪灾一直被记录下来。长良川的河堤在稻叶郡的中屋村(现在的各务原市)被冲塌。还不仅仅是这一处。
小麦和大酱等救援物资源源不断地运到美浓,并分发到美浓境内地方武士的手上。
此时,庄九郎的动机既非出自礼貌也不是个人私欲。这个爱憎分明的男人,是真的担心赖艺的安危。
“飞騨上空的云有妖气。”
看到淋得像落汤鸡的
99lib.net
庄九郎,赖艺就像看到了救命菩萨一般欣喜若狂。
庄九郎又抽了一鞭,胯下的马发出悲鸣,却还是迈不开步。
律兵卫吃惊不小。这种天气,确实不适合出门。
“不行,主人说让你在此待命。”
“要乘机赚一笔吗?”
每隔十天,耳次就会从美浓捎信过来。
“看来枝广是不能住了。”
枝广位于长良川支流津保川的河畔,赖艺的新城依水而建。
庄九郎巧妙地利用了洪水。
自从这次泛滥后,长良川便一直与津保川交汇至今。在此之前,长良川位于现在的岐阜市往北七公里处,呈半圆状迂回,与伊自良川交汇。
据说,美浓的农田也受到甘雨滋润长势喜人,这么一来,赤兵卫觉得自己在城里到处找人订购大米简直让人笑话。
这次的水灾在平原地区也是史无前例,被冲走的房屋达数千栋,死伤两万多人。
漆黑的夜里难以辨别方向,靠着马眼跑了两个小时左右,眼前的黑暗中突然传来了流水声。前面有河。应该就是津保川了吧。
(豁出去了!)
“美浓的救护神啊!”
赤兵卫放心地离开美浓,去了京都。然而,到了八月立秋时分,各国都下起了及时雨。
津保川也成了汪洋。庄九郎等人听到的大地的轰隆声,就是这条河的河堤彻底被冲垮时发出的声音。
又下起雨来了。就像从城里的屋顶倾注而下,其势头已经不能说是雨,而是瀑布。
他并不盼着歉收。作为领主,从利害关系和感情上自然是希望领地大丰收。当时的经济决定,一歉收就会对兵力造成影响。
二十余艘船上载着赖艺和他的家丁、妻妾们在浊流中漫无目的地漂流着。
(既然如此,一定不会有错。)
赤兵卫心存疑问。如果只是美浓一地闹饥荒也就罢了,如果殃及到京都周边,那不就无计可施了吗?
他说。等到旁边有人问他为何有妖气,他才发现对方是庄九郎,慌忙伏地跪倒,再问他什么也不九*九*藏*书*网说。估计是害怕被扣上妖言惑众的罪名。
赖艺问道。只是这两座城都位于平原,不知道现在会是什么情况。
就这样,又哄又骂,中途或在大树后避风,乘着风势小的空儿不断前进。
不仅如此,可以说,他把洪水变成了手段。
庄九郎扛着六尺长枪飞奔而出,站在石头上立身张望时,连他都打了一个寒噤。
庄九郎叫来步兵队长林律兵卫,让他做好暴风防范。
赖艺原本就畏惧洪水,高兴得手舞足蹈:
洪水哗哗地向西冲泻而去,房屋、森林和村庄都被淹没,有的被卷走。
雨一直下了三天,到了五日深夜,天象剧变。平地刮起了像要移天动地的暴风,在黑夜里肆意咆哮,吹得原野森林一片狼藉。
九月二日开始下雨。雨势越来越猛,入夜后更是狂风大作。
七月的某一天,庄九郎唤来这个得力的手下干将,让他去了一趟京都。
“只是这么大的风雨……”
庄九郎焦急万分。他一刻也不能多等,骑马冲出了加纳城。这时的他,满腔诚挚。
而且,运米到美浓要经过近江,一旦近江也闹饥荒,那里的土匪强盗众多,还不把米给抢了?
(飞騨的云。)
“怎么了?”
回到城里又问过见多识广的家臣们,也无人知晓。
庄九郎撑着船。
一人一马进了城。
出了城门,迎面吹来一股劲风,庄九郎的斗笠绳扣从下巴上滑落,被卷向空中。
庄九郎为美浓太守土岐赖艺建的别墅就在枝广。
庄九郎马上派耳次去京都通知赤兵卫运送大米,自己则每天踩着泥泞指挥领地和赖艺所辖各村的救灾工作。
这天,庄九郎也穿着蓑衣戴着斗笠,骑马带了几名随从走访了领地内的大户人家和中等百姓,还站在田边的小径上向农民打招呼。
“早些搬到那儿就好了!”
刚一落地,只听见身后一声轰然巨响,回头望去,刚才的桥已经不知所踪。
可以说是改天换地了。
自从庄九郎来到美浓后,在金华山上筑城的藏书网念头一年比一年更加迫切。
他开始不满足于这两座平坦之地的城池了。虽然在朝政处理上比较方便,然而在交战、洪水面前却毫无抵御能力。
“难为你了。”
他还以赖艺的名义,向三河、尾张和伊势发出了求援的书信。
“咱们去哪儿呀?川手城和加纳城也不知道怎么样了?”
“我的主人,也就是你的姑爷,在妙觉寺本山时学识渊博,巧舌如簧,可还是不懂老百姓的事啊!”
如果把长良川这条大河比作巨龙,那么它在中屋村兴风作浪,摇着龙尾甩出了两里地。
“杉丸君,京城周围的农田也都缓过来了吧。美浓不知道怎么样,这边是不会闹饥荒的了。”
庄九郎喃喃地说着,仰头望着天上的乌云。洪水把美浓给冲垮了。长期以来的苦心经营,瞬间就化为乌有。
“我说的是米。米他还是不懂啊。”
打初秋开始庄九郎就在想,这个鱼米之乡可能会迎来可怕的饥荒。
“大米吗?”
“他对油可是行家。”
他预感到。东方的天空开始泛白,很快就亮了起来。仔细一看,方圆一里内唯一浮在水面上的,只有这座枝广城。露出水面的城墙也只有三尺左右,从远处看,就像一片漂浮在水上的枯叶一般,让人胆战心惊。
“下雨的声音。”
轰隆,大地发出悲鸣。
赤兵卫出发前,又向庄九郎确认了一次。庄九郎笑道:
原是飞騨的大桑山上的一座古城,庄九郎亲自监工,把它改造得截然一新、富丽堂皇。而且由于地处山顶,再也不会受洪水之苦。
庄九郎猛一扬鞭,使出全身力气踢了一脚马腹,像疾风一样从桥上飞掠而过。
进入九月,美浓的天气开始间阴。
他不停地挥动着马鞭。
庄九郎自言自语。随后,天文三年九月六日这天,史无前例的大洪水席卷了美浓平原。
庄九郎寻找着渡河的桥。在枝广建城时,曾经临时搭建过一座桥。
庄九郎笑了。如果在这种激流中划船,瞬间就会粉身碎骨被河流吞噬
九_九_藏_书_网
他安顿好赖艺一行。
(该死的破斗笠,连你都要跑到飞騨的山上去吗?)
一天,他来到城北一座村庄,看见有个人站在田间的小路上,仰头望着北边飞騨的天空,嘴里在自言自语。
“大人,您要上哪儿去?”
最近庄九郎经常骑着马视察领地里的农田。
在庄九郎有生以来的四十年间,遇上这么大的风还是头一遭。
赤兵卫领命而去。虽说离秋天还早,但是大量采购大米是要费工夫的。到了京都,要和京城、近江和丹波以及摄津的米商进行接洽。
(虽不明所以,但是要出事。)
在浊流和泥土中漂流了整整一天后,终于抵达了庄九郎的领地加纳城。这座城也只剩下土垒浮在水面上,但比起枝广来要安全得多。
所幸的是,风雨势头小了些。只有水声哗哗作响。
逗留在山崎屋的赤兵卫不禁对杉丸道:
“遵命。”
马畏惧得不敢举足。桥在摇晃着。如果人马上了桥,由于受重而使桥触到水面,估计连人带桥都会化作木片被水流吞没。
天文三年的夏天,美浓大地被烤得焦干。
庄九郎当然不会去大桑城那样的偏远地带,而是往返于美浓平原的加纳城和川手城之间,代替赖艺处理朝政。
他做梦也未曾想到,其实自己被赶出来了。
各村都烧香跪拜祈求下雨,却不见灵验,一晃就到了秋天。
“没错。区区一千石大米当然对付不了美浓的饥荒,熬成粥的话每个人总能吃上几粒吧。这样老百姓才会打心眼里记得我的好。”
“那我回去吧。”
“律兵卫听令。”
横冲过两里地的宽度,汇入枝广城前的津保川。
(菩萨保佑啊——)
“不会的吧。可不能闹饥荒啊!”
(是时候考虑在金华山——稻叶山盖一座三国之最的巨城了。)
(末日来临了。……)
又过了几日,天终于见晴了。然而美浓一带的田地都已化作泥泞,今年的收成根本指望不上。
“地震了吗?”
天空乌云密布,昏暗得看不见女眷们苍白的脸色。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