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小见方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小见方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庄九郎始终什么也不说。
不久后,小见方生了一个女儿。女儿长大后被称作浓姬,后来嫁给了年长一岁的织田信长。
(……差不多了。)
一天夜里,深芳野在枕边发着牢骚。
“那么,普通的男子都要忍受的女子的嫉妒,您也要能忍受好几个人的分量才是啊!”
除了哭,深芳野不知道还有什么方法可以表达自己的感情。
为了谨慎起见,庄九郎事先征得了明智赖高为主的明智家族长者们的同意。他们欣然应允,条件是要娶作正室。
深芳野的救命稻草。她只有在和吉祥丸玩耍时,才觉得拥有自己的人生。
(女人真是奇怪。不是哭就是笑。)
“深芳野,”晚上,庄九郎抱着深芳野喃喃说,“我想再给吉祥丸找个母亲。”
“我很喜欢她。”
“你的父亲不是那个人。”
“你是世上唯一纯洁的女子,不是仙女,就是神仙菩萨的化身。”
她就是明智氏的女儿那那。
“……”
她是庄九郎接触的第一个处女。
恐怕庄九郎也要恨命运不公平吧。虽说上天赐给庄九郎数倍于常人的能力,然而命数一到,就和愚夫一样难逃一死。
他说,然而他也发现,深芳野的性格执拗到了一定程度,也是很可怕的。
“你是独一无二的。”庄九郎答道,“我不是每晚都疼爱你吗?”
(难办啊。)
深芳野小声叫喊着责备自己。
“不,我是凡人。”
庄九郎在黑暗中大睁着眼睛。即使要向天地神明起誓,他也会毫不犹豫地说,我以一个常人全身心地爱着深芳野。对万阿也是一样。
庄九郎的手掌已经换成手指,游走在深芳野的幽谷中。
深芳野深知庄九郎城府极深,不禁心存畏惧。
深芳野扭动着身子,身体的一部分开始濡99lib•net湿。她极力忍着不发出声音来。庄九郎的手指巧妙地操纵着她身体的旋律。她就像在庄九郎的指尖上起舞。可悲的是,她的舞步越来越美妙。
“嗯。”
“您看着办好了。”
“不,不要。”
(那么聪明的人。)
长子是要继承家业的。庄九郎很溺爱这个孩子。
可以摘桃了。庄九郎一定在琢磨。
“求你了。”庄九郎说,“我有喜欢的女人。”
“别告诉他,”赖艺曾在告别时悄悄对她耳语,“就说肚里的孩子是他的。”
枝广的别墅建得精巧雅致,赖艺一声赞叹:“真不错。”就轻轻松松地从川手城搬出去了。
(受不了了。)
只不过是“肉体上”的疼爱罢了。深芳野差点脱口而出,可是她从不主动辩解的天性让她保持了沉默。
她从小就仰慕深芳野的美貌。美浓第一美女,曾深得土岐赖艺宠爱,又是丹后宫津城的城主一色左京大夫的亲女儿,国人对她有一种对故事的女主人公般的向往。
两人都住在被称作“奥”的府邸中,虽然正妻的小见方地位较高,然而从小在这座城里长大的她,很尊敬深芳野,叫她为:
深芳野当然是吃了一惊。
深芳野育有一子。并不是庄九郎的。她从赖艺身边过来时,已经珠胎暗结。
庄九郎抚摸着深芳野的头发,就像他嘴里说的这个女人就是深芳野一样。
万阿不是问题,小见方也没关系。因为万阿原本就是“山崎屋庄九郎”的正室,又掌管着油铺。小见方就更不用说了。两人都有足以夸耀自己的门面。
总体上很顺利。受到美浓群臣们反对的府城搬迁也取得了成功。
庄九郎回答。他又唤了一声深芳野,继续抚摸着她的头发。
小女娃长成了亭亭玉九九藏书网立的少女。
“让我实现心愿好吗?”
“别这么说。我是个急性子。对你也是一样。我的欲望比常人更强一倍。”
“我就是凡人。”深芳野的坚持,是她对这个男人所能做的唯一的抵抗。“您不是说过,要在人生的五十年过上好几个人份的日子吗?”
“别任性了。”
面对虚空的神灵,他的语气坚定。
“小那那。”
“您的欲望啊。”
他的手掌抚上纤纤细腰,一把挽了过来。
虽说要过好几个人份的人生,然而要让这三个老婆和睦相处,看来不是件容易的事。
“我听说了。”
不久后生下了一个男婴,这在前面也交代过了。乳名叫吉祥丸。
“别哭了。”庄九郎很有耐心。他仍然抚摸着深芳野的头发。
有时候,她几乎冲动得就要脱口而出:
四年过去了。一天晚上,他热情地爱抚了深芳野后,说出了让她感到更绝望的一番话。
“您只要得到手,就不再管我了吗?”
正是深芳野。
(他肯定察觉到了。只是装作不知道罢了。)
“你也很可爱。一般人如果拥有二女,自然会厚此薄彼,宠爱一个而冷落另一个。我却不会。我对万阿和你的感情一样浓,一样深,一样新鲜。深芳野,你能体会到的,从我的心和我的身体。”
对世事也渐渐感到淡漠了。
庄九郎却俨然一副“他就是我儿子”的表情。深芳野反而觉得害怕。
庄九郎的话发自内心。
深芳野拽过小棉袄遮住脸。
这阵子,赖艺沉迷于画画。画的还是老鹰,只是搬到枝广的新城后,他的画风马上增色了不少。
“我爱你。”
庄九郎发自内心地称赞。
深芳野已经停止了哭泣。对着这个男人哭泣,似乎毫无价值。
庄九郎手掌捂着深芳野九*九*藏*书*网的肚子。阵阵痉挛从掌心传来,竟有说不出的诱惑。
身边有个人必须要说服。
名字也改成了“小见方”。
儿子。
(别糊弄人了。)
“那可不好,刚夸你是仙女。”
“深芳野就像仙女下凡,心思纯净。”
且说庄九郎的“工作”进展情况。
小见方当了正室以后,深芳野的希望也就破灭了。她的存在仅仅是为了迎接和送走前来过夜的庄九郎。虽说和以前没什么两样,而现在这种地位却是确定了下来。
“五十年。”
“太夸张了吧。”
加纳城主的庄九郎便驻扎在川手府城打理这些世事。
不知道深芳野怎么想的。她只是一个劲地哭。
今年四岁。
“她,”深芳野好不容易才发出声音,“是谁?”
也就是说,赖艺保留着美浓太守的现职,却隐居了起来。
“她很可爱。”
“您要有准备。”
她心想。庄九郎可以过好几个人份的人生,自己的人生却连一席之地都得不到。
家臣们都议论纷纷。凡是明眼人都知道,吉祥丸,即后来的斋藤义龙并不是庄九郎的儿子。
小见方自是深信不疑,因此她们的关系一向很要好。
“深芳野小姐。”
在川手府城时,身为太守总是有这样的那样的杂事。搬到这座长良川畔的新城后,自然是没有了。
“你是说很强对吧。这么想就对了。不愧为我的知己啊。”
赖艺每天起来都手持画笔,一直画到太阳落山。累了乏了就饮酒作乐。这个贵族之后贪婪地汲取着生命中香甜的那部分。
一天晚上,庄九郎来到深芳野的房间,躺下了。
深芳野看穿了庄九郎治理妻妾的手段。他夸自己是“仙女”,一方面为了镇住小见方,同时想让深芳野自己恪守规矩消除妒忌心罢了。
“我虽
99lib.net
然会跳仙女之舞,”深芳野伤感地说,“却百分之百是凡间的女子。要不,我怎么会妒忌小见方呢。”
“她是父亲一色左京大夫的厄运之年生的,所以被当作姐姐的陪嫁来到土岐家,看她的人生离奇得很,也许她根本就不是人类的孩子,而是神仙菩萨们故意把她送到人间来的。”
“像我这种人,”庄九郎又说,“同样是五十年,如果不过上十人份的人生,精力就会郁积体内而无法驱散,最后发狂而死。你也知道,我在京城另有妻室,在等着我当上将军呢。她叫万阿。”
怎么看都不像庄九郎。
庄九郎从明智乡带来的女娃,在加纳城中长大了。城主庄九郎的人生发生了戏剧般的波折时,女娃也长大成熟了。
(还是男人好对付。)
庄九郎望着深芳野,后者却移开了视线,看着外面黄昏笼罩的院子。脸上却不带一丝笑容。
(世上竟有这种男人。)
“不行。”庄九郎却没说出口。“那好吧。”
庄九郎娶了那那。
“深芳野,我又想要了。”
庄九郎早就打算亲手栽培这朵美浓名门的鲜花,并娶她为妻,让那那的娘家明智一族成为自己无二的盟友。
“不过,”庄九郎又开了口,“还可以再爱一个人。”
然而——
“不,一百倍吧。”深芳野开始低泣。
庄九郎得出结论。
庄九郎很宠爱小见方。当然,也同样宠爱着深芳野。
她从棉袄的领口露出眼睛,重新审视着庄九郎。虽然黑暗中看不清楚,但是能望见脸上的轮廓。确实是与常人不同。深芳野忽然觉得好像第一次认识他,不禁笑了出来。
“荡妇。”
庄九郎低声说道。他并不是在安慰深芳野。男女之事本来就透着一股诱人的暧昧气息。这才是伟大之举,庄九郎用他
99lib•net
独有的抑扬顿挫的语调在深芳野耳边呢喃。
“什么一百倍?”
“才不是荡妇呢。”
吉祥丸的眼睛极大,五官长得一点儿也不像庄九郎。有时候,甚至让人感觉和他的亲生父亲美浓太守就像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庄九郎却丝毫没有注意到,或是装作毫不在意,尽管深芳野心里藏着疑问,庄九郎对任何人也不曾谈过这个话题。
首先,吉祥丸是深芳野进到庄九郎家中后第七个月出生的。类似的早产并不少见。不过早产的孩子一般都很小。吉祥丸却是个超大的婴儿。现在才四岁,看上去却像七八岁的大孩子。
赖艺也洋洋自得,说道:“因为这里没有烦心事打扰我。”
“我生来欲望就强。身体也比常人结实好几倍。不光是意志心力,智慧更是过人,十个人都弄不懂的问题我一瞬间就能明白。可是深芳野,”庄九郎摸向深芳野的下体。并没有什么含义,习惯而已,“就算我再了不起,也不过和常人一样活五十年而已。”
这个赖艺原先的爱妾,是庄九郎用计从赖艺手中得到的。就连她也未能坐上“正妻”的位置。
“喔,你笑了。”庄九郎把手放在深芳野的肚子上。能感觉到颤动。“我哪里笑了。”
他心底又涌起一人份的情欲。虽然不久前刚消耗了一人份的情欲,好像又涌出了新的。难怪他一人可以过着好几人份的人生。
日子悄悄地滑去,转眼到了天文三年(1534)的九月六日。
只有寿命,是庄九郎的力量无法顾及的。
那那还小的时候,庄九郎就一直这么说。
她却极力忍耐着。但她真的害怕自己有一天会忍不住说出真相。
终于到了摘果的时候。这朵鲜花刚刚移植到自己府中的时候还只不过是一棵树苗,如今已经长出花茎,含苞待放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