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法师白云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法师白云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这人穿着护甲。)
刀不起作用。
只有白云还像个武士家的孩子。而且有模有样,刀枪箭术样样精通。就是性格有些异常。
——既然上人这么说,我们遵命便是。此事就到此为止吧。
把她踹倒,同时反手一刀,猛犬顿时身首异处。
“我这就回美浓。”
这时,有个下人举着灯在走廊上巡视,无意中打开了木窗。
“有刺客。”
庄九郎并不是在做戏。
他闭着眼睛,时而忽然睁开,诵经的声调也忽高忽低没有规律。看得出,他心底一定有难平之事。
遵从家族的意见,这名少年虽然继承了斋藤这一俗姓,却马上受戒出了家,前往临济寺本山的大德寺修行了几年。
“是狗。”
“姑爷,真是谢谢您,谢谢您啊!”
(万一有个三长两短,我们怎么办?)
他心情似乎很好。
“相、相公,”万阿紧紧抓着庄九郎的右手,庄九郎骂了句:“傻妞。”
是耳次带来的。
眼看就要刺中,庄九郎转过身,用数珠丸的刀鞘挡住第二刀,拔刀后就地扔了刀鞘,同时向后跃去。
“出什么事了?”万阿被吵醒了。
“杉丸,你们把这人脱光了,擦擦脸和手脚,随便穿上些衣服后绑了手脚扔到我房里去。”
耳次吃了一惊。不回美浓,意味着自己将被解雇。耳次是美浓武士庄九郎的家丁,可不是京都山崎屋庄九郎的管家。
庄九郎立刻骑到他身上,使对方动弹不得。
位于山脚下、如今的藤左卫门洞的长井家府邸,正在为已故的美浓小太守藤左卫门举行葬礼。
用耳次的话来说,都是日护上人的功劳。他鼓励优柔寡断的赖艺说:“您能当上美浓的国主还不是此人的功劳?”
他吩咐道。
“总
九九藏书网
算有了盼头。”庄九郎苦笑道,顺势扯下好几根鼻毛,疼得直打喷嚏。
庄九郎要去救她。
领头的和尚年纪很轻。
“来者何人?”
“这就是那个人的下场。”
倒不是说他“大彻大悟”了。
然后用左腕使劲压住他的喉咙,对方挣扎了一会儿,便昏了过去。
“是谁?”
尾张的织田信秀率领大军攻打美浓。
有个黑乎乎的东西夹着风雨扑了上来,一口咬住了他。
“耳次要难过了。”
“我懂了。”
“那您要不要马上回国?”
美浓的部队溃不成军。
却不像是能修炼终生功德圆满的高僧。
万阿吓得在走廊上奔跑。
“万阿,让我去。”
同时他改名为斋藤利贤,由于斋藤家已经无后,他便和已故的长井藤左卫门、庄九郎道三的保护人长井利隆共同掌管着斋藤家的封号、陵园和残留的一小块田地。
杉丸问。
庄九郎说这句话时,猛犬已经朝着万阿的脖子扑了过来。
耳次急忙伏地跪拜:“美浓主公殿下的规劝和日护上人的奔走奏效,众人纷纷散去了。”
庄九郎举着刀在后面追。
难道是贼晚上来偷东西?庄九郎取了身边的数珠丸宝刀在手走到门边。
“没有啊。”万阿摇摇头。
庄九郎说。当然不是他的本意。但是,庄九郎岂能像个贼猫一样偷偷摸摸地回去?除非通过日护上人传话,赖艺正式派遣使者送来“请回吧”的亲笔信,否则他是无法以相同面目回去的。
庄九郎心中感激不已。
念经声戛然而止。
赖艺也正有此意。于是他叫来家臣的代表们,和日护上人一道劝说他们。
京都也下起了雨。
“好像在院里。也可能是漏雨的声音。是九-九-藏-书-网不是哪儿的漏水管坏了?”
虽说又是题外话,白云和尚后来还俗后娶妻生子,儿子叫斋藤利三。被庄九郎道三宠爱的明智光秀收做家臣,利三的女儿就是德川三代将军的乳母,在后宫势如中天的春日局。也就是说,春日局就是白云的孙女。
一定是刺客。
他匆匆地告退了。
万阿吓得连忙拽住丈夫的胳膊,却好奇地张望着:“在哪儿?”
(……?)
且说白云法师此时睁开了眼睛。
然后,要为死去的下人送葬。
“散了?”庄九郎扯下一根鼻毛。
此人是藤左卫门最小的儿子,经历比较复杂。还很小的时候,就继承了长井家宗家斋藤的衣钵。
酒精渗到肉里,一阵钻心的疼痛,万阿昏了过去。
他的眉毛显得很突兀。眼光锐利,脸颊消瘦得像被刀削过了一般,嘴唇向外翻着。倒也相貌不俗。
第二天一早,耳次前来拜见:
“父亲大人。”他叫道,“读了这些经,您一定能成佛吧。不行,如果奉上那个卖油郎的人头,一定能胜过千万和尚们的诵经。”
葬礼大约过了十天。
他叫白云和尚。
窗外院里传来了轻轻的脚步声。
他低声问道,自然无人回应。脚步声还在继续。
猛犬一惊,咬住了庄九郎。
一天夜里,和尚庄九郎正在念经,防雨的木窗微微发出声响。
适合此情此景的一幕正在上演。
(还是同学好啊。)
杉丸都不敢想。
他又登上走廊,跑到庄九郎的身后,一声“看刀!”便刺了过去。
这时,美浓发生了一件再次改变庄九郎命运的事情。
“这,这是,”同族的长辈们屈膝爬到白云跟前,拽着他的袖子。“接着念啊。”
耳次生性率直。他心想眼下只九-九-藏-书-网有赶回美浓传话给日护上人,强令庄九郎回去了。
一松腿,对方就轰的倒了下去。
“万阿,伤着了没有?”
“我想在京城转转。好久没回来了,真是不错。要不干脆在京城万阿身边呆下去算了。”
顺带要提的是,这个时代的武士们平时都呆在自己所属的村里,有事时才聚在一起。把武士们集中到城里的街市居住源自道三的做法,之前,他们要想集合很不容易,缺乏团结力和灵活性。庄九郎之所以能在美浓尽情施展,也正是利用了这一盲点。
得到这个消息是在下人守灵之夜的第二天清早。
刺客步步逼近。
“要不要叫医生给小姐看看?”
大家都很受感动,杉丸等人哽咽着说了好几次:
“万阿,快跑!”
在美浓,有“一人出家九族升天”的习惯,日护上人也不例外,他所在的常在寺就是同族建的。虽是题外话,岐阜县直到最近还保留着这个习惯,很多和尚都是这里出身的。
“这,这。”
他抱起万阿检查她的伤口,发现只有轻微的咬伤,并无大碍。
(都怪哥哥们没用。)
杉丸满脸担心的样子。庄九郎两只手腕上的伤口还在滴血。
这正中了刺客的下怀。他瞄准庄九郎的空隙,一刀紧扣一刀刺了过来。
说完便从葬礼上消失了。
——反正这家也再无旁人,还不如出家为僧看守陵园,为斋藤家的先祖们守灵供奉。
庄九郎喊着,空气中弥漫着血腥味。猛犬闻到后更加兴奋了。
一名下人没出声就被他杀了。看来早有准备。
(奇怪。)
又劝他:“如果失去此人,殿下不久就会被赶出美浓,您弟弟将夺去您的地位。古语云,唇亡齿寒,殿下和此人正是唇齿相依的关系。九*九*藏*书*网切记切记。”
“胆小鬼!”他喝斥左右,扔了佛珠,站了起来。
又涂上膏药后,让杉丸等人送她回房了。
还吓唬他:“如果这时你见死不救以后将要下地狱的。”
庄九郎正要叫喊,一向胆小的万阿却离开庄九郎的身旁想去救人。这些下人,都是从小和万阿一起长大的,万阿待他们很亲。情况紧急,万阿也顾不上想别的了。
不久前,亲生父亲藤左卫门被京都来的那个流浪汉给杀了。虽然众人闹腾了一阵子,赖艺和日护上人出来打圆场后,也就不了了之了。
比起赖艺,家臣们更折服于长井一族出身、德高望重的日护上人。
几天后,稻叶山山脚下刮起了风。到了晚上,下起了阴冷的小雨。
只听见“嘎巴”一声,院里一棵老茶花树被劈成了两截。
他小声地唤来下人,吩咐在走廊、厨房、茅厕和所有的房间都点上灯。
他又让人拿来烧酒,当场褪去万阿的衣服,为她清洗了伤口。
刀刃却打滑了。
同时用两臂用力一推。
庄九郎毕生感激日护上人的恩德,他成为名扬天下的斋藤道三后,把年产两千石粮食的日野、厚见村进奉给了常在寺。
这时,白云法师的大刀砍了过来。庄九郎弹出又跳回,挥刀向对方的右肩刺去。
而是同族为他建了寺庙,让他回来当住持。
“姑爷的伤怎么样?”
此人一副僧兵模样,光光的脑袋用五条袈裟裹着,只露出两眼,腰里挂着大刀,全身上下披着护甲。
他有两个哥哥。一人天性鲁钝,一人如同废人,虽然过了三十,一到人前就九-九-藏-书-网直打哆嗦无法安坐。
他笑笑,走到法师身边,举着蜡烛一照。
“有可能是疯狗。”
“来人!”
庄九郎支走了万阿,让耳次上前。
幸好对方又冲了过来,他用刀柄挡住,并顺势上前踩住了敌人的脚。
“好。”庄九郎说,“我有经验,我来照顾她吧。”
他们各自都回到自己的领地去了。
这时,一条人影出现了。
“贼人!”庄九郎大喝一声,闪身便跑。万阿正在猛犬身下挣扎。
庄九郎一边接招,一边赶着猛犬。
白云也是。年纪轻轻就掌管着斋藤家的菩提寺。
“长得不错嘛!”庄九郎喜欢欣赏年轻魁梧的男子的面孔。就像观察一件艺术品似的,嘴里说道,“想不到那个蠢货藤左卫门竟有这样的儿子。”
“有吉报。”
庄九郎横下心,向猛犬和万阿身上倒去。
这么年轻就能领着众僧诵经超度,可见其出身不凡。
庄九郎亲自为他擦净了身子,又让人用温水清洗后,放入棺材中,叫来僧人们守夜。
脚步声太轻了。
“无妨。这点小伤不算什么。”
众人都不安地站了起来,他径直走到下雨的院里,把大刀夹在腋下奔跑起来。
他说的是真心话。不只是耳次,道三在美浓的家丁们比起其他家,都对主人道三心服口服。
“哎呀!”
“长井藤左卫门之子,虽入了佛门尘缘已断,终究是人子,你可有印象?”
毕竟山崎屋的中心人物还是万阿。
“说吧。”
猛犬一路穷追。
“看来,美浓的那些人暂时不会闹事了。”庄九郎喃喃自语。
“你把这句话转给日护上人。”
折腾了一夜,天也亮了。
可以说是他的美德。自己卑贱的出身使他更加爱护身边的人,这一点,美浓的那些乡村贵族们是无法相比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