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云隐道三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云隐道三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众人瞠目结舌地目送着他的身影。
“突然?”
转眼出了城门。
“最后有个要求。”
“日护上人在吗?”
“说什么?那个人要放弃领地家臣做回和尚?”
要做回原先的和尚。只要恢复从前的身无一文,就什么都不是了。
庄九郎房里的蜡烛点上了,又送来了被子。
“我要离开美浓了。”
“在倒是在。只是此刻已经睡下了。”
酒送来了。
庄九郎微笑着说。
“有点难过。”
要当和尚绝对出自真心。虽说他的心思并不单纯,但是至今为止的每件事,他都出自真心实意。仅凭几句花言巧语,京都的奈良屋(山崎屋)绝不可能变成京洛最大的油铺,他也不会区区几年之内就能在美浓高居如此的地位。
菊丸端着满满一盆水进来,看见此情景不禁吓了一跳。
庄九郎从城楼上下来。
“在。”
“菊丸,你发抖干什么?”
“小的不懂。小人只觉得难过。”
“我出家了,叫我道三吧。”
日护上人只好苦笑。
“哈哈,我也突然……”
这个突然出家的和尚仍具有威慑力。
“请赐酒”的请求,也是为了争取时间,好让川手城里外都知道“自己要当和尚”的消息。
“骗人。”
“就是它,放下。”
“这种时候,”
“什么事!”
庄九郎站起身说道:“献上一曲作为回礼。”
“为何?听说你以前在京都的妙觉寺本山称作法莲房,深谙佛法奥妙,这次不是第二次吗?为何不叫道二?”
庄九郎的成功转身,似乎打动了来自美浓山里的淳朴武士们。
形势急迫。
庄九郎略微迟疑后,如释重负地笑了。
“呃。”
“把头发剃了!”
“我说法莲房,”日护上人没有停止,“你就留在九_九_藏_书_网美浓吧。这件事就交给我办吧。首先……”
“何时?”
“不对。风可以写成文字,吹在脸上也能感觉到。连风都没有。怎么说呢。应该是无吧。反正类似于无这种东西。”
可以说已经走投无路。
主人竟然一丝不挂地席地而坐。
也是深夜,小和尚吓得赶紧来开门,只见外面站着一个和尚。
“您举刀时心里想着放下,那时——?”
庄九郎用手背拭去眼泪。
再说庄九郎,还在赖艺的面前。
“没,没什么。”
——这样下去,美浓会垮的。
“常在寺是太守不进之地。”
庄九郎一副悠然自得的样子。
“哥哥长井利隆也说,这样下去美浓迟早会落入他国之手。这个国家已经老朽了。”
庄九郎到了稻叶山脚下,扔了马,敲响了常在寺的山门。
庄九郎拍手叫绝。
“闪开!”
这一节是庄九郎最喜欢的。后来成为庄九郎的女婿,视岳父庄九郎即斋藤道三为尊师的织田信长也不例外。
(我才逃到这里的。)
一身和尚装束的庄九郎丢下满脸茫然的赖艺,转身退了出来,来到城里的马厩里牵出一匹栗毛马,翻身上马衣袂飘飘而去。
“人的一生当中,”庄九郎说,“总会碰到两三次这种事情。”
但这决不同于弱女子的眼泪。只有男人,才能体会这种油然而生的悲伤。
人间五十年
“那时?”
庄九郎默默地听着。
禅家认为,只要舍弃各种尘缘,就能进入忘我的境界。这种舍弃就是放下。
“这样啊?”
必须马上采取行动。
赖艺几乎不相信自己的眼睛。
“镰仓时期可没有像你这样无官无位却腰缠万贯、来历99lib•net不明的家伙。”
“……”
他大步流星地走到草庵前,开了门进去。
(没想到这人还挺有骨气。)
(接下来要干什么呢?)
赖艺叫住他。
他用扇子敲了敲脑袋,仰躺在木板地上。
庄九郎像是在对自己说。
正因如此。
“一切都在变。往后变得更快。落后于时代的只会消亡。法莲房……”
看上去泰然自若。
这座寺庙再熟悉不过了。
“道三,这个名字还真是少见。”
少年恢复了常态。
嘴上却口是心非。
“我已经腻了。从今往后,我要行云流水,与风月做伴云游天下。”
“一顶斗笠一根竹杖,从此浪迹天涯。”
“嗯,再想想……”
有人不信。当然也有人相信。
“来历不明?”
少年一句不知从哪儿听来的禅语,让庄九郎茅塞顿开,重见天日。
寺里开始嘈杂起来,传来小和尚和寺里的小厮们来回奔走的脚步声。
人的一生,就像一首舞曲。——有生就有死。
庄九郎大致讲了一下前后经过和现在的心情。
倒也是真心话。野心愈大,厌世情绪也就愈强烈。两者并不矛盾。
“这首歌太让人难过了。”
“法莲房,”日护仍唤着他学生时的旧名,“你抛弃美浓了吗?”
庄九郎停顿住。
菊丸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商人之类的。”
他开始起舞,跳的是幸若舞的“敦盛”。
“因为我要三度出家。”
“就能看出英雄和凡人的区别。”
日护上人很快来了。
“南阳房,”庄九郎也唤着他的旧名,“我大义灭了你的俗亲长井藤左卫门,他毕竟是此国的小太守。虽然我是为了土岐家着想,没想到小太守死了后还有这么大的势力,闹到这个地步。”
庄九郎穿着九九藏书不知道从城里哪儿找来的黑乎乎的破衣服,腰间系着草绳,正盘腿坐在自己面前。
菊丸听得眼圈都红了。
“嗯?”
“风?”
“是放下吗?”
“死的时候。”
赖艺马上吩咐备酒。他在想,用什么办法才能留住庄九郎。
正如上人所言,美浓的统治体系早在镰仓时期就确立了。最早由赖朝建立,两百年前的足利尊氏不过是再度认可了而已。
“马上叫起来。给我准备一间房。对了,南边有个草庵,把被子抱过去就行。”
“菊丸,把开水和剃刀拿来。”
这个和尚抱有强烈的危机感。他觉得,只有庄九郎才能在这个平坦的大国建立起强大的军事强国。
“你就像观音菩萨。”
“不是那时,是现在。从现在开始放下。菊丸。”
“你,你要丢下我不管?”
“妙极了,正是它。”
事情发生得太突然,赖艺不知说什么好。
“你们都听到了吧。我抛弃了所有的城池和领地。僧侣乃三宝之一,谁敢碰我一定会遭天谴下地狱的。”
“我看见你穿的衣服了。”
美浓的豪族家臣们一呼而上,举着明晃晃的长枪。
“我要回京都做回穷和尚了。”
“主公殿下,再见了!”
“如果我是你,也会杀了长井藤左卫门。”
“在下这就告退了。”
但也不仅仅是真心。
赖艺问。
“请赐酒一杯。”
“什么法号?”
“在下惶恐,这个名号已经奉还主公殿下。我也剃度出家,自有法号。”
庄九郎似乎发现了看似温和的上人的另一面。
“嗯。”
这次也是如此。
“我说菊丸,”庄九郎却爽朗地笑着,“没有比这首歌再让人高兴的了。生为男儿,想成就大业者,必须有这样的决心。置生死于度外,去私99lib•net心斩恶缘,才能做大事。”
庄九郎歪着脑袋想。
“……?”
“大人,您干什么?”
看世事,梦幻似水
“什、什么?”
“我正在回忆。已经想不起来了。……这种时候,脑子里、心里、全身上下都一片空白。就像被风扫荡了一样空空如也。”
背后还有他与生俱来的算计和谋略。
“道三。”
庄九郎暗暗想道。
“领地和城池都还给殿下。加纳城里的深芳野和众家丁听您处置。既然已身无一物,也就没什么再放不下了。没有放不下的,就什么也不怕了。”
少年涨红了脸。看上去意志还不弱。
“等等,新九郎。”
赖艺的心腹们立即将此事泄漏出去,很快就传遍了川手城,自然也落到了守在城外的美浓众人的耳朵里。
“我练过长枪。也用太刀数次斗过敌人。一举起刀……”
必须要让所有人都知道。这将为他以后的行动埋下伏笔。
“我的刀也送你了。”
所谓太守不进,是指寺庙被赋予的特权,相对大名的统治权拥有“治外法权”。因此追捕庄九郎的人,是进不了这座山门的。
“半夜三更的这身怪打扮,出什么事了?”
“长井藤左卫门这个人,”日护上人接着说,“并不是坏人。然而他手中的组织,却是腐败透顶的美浓的旧势力。藤左卫门作为代表,不推翻他的话,美浓就无法像近江和尾张一样进行变革。”
“真有意思。那大人岂不是变成风了?”
少年不解地侧着头。
庄九郎不禁苦笑。
日护上人追问,他对庄九郎仍然心存希望。
“哈哈。原来人的本事也不过如此。”
对方是个少年,最适合现在的对话了。只需点头即可。
庄九郎连同文字的写法九九藏书一并做了回答。菊丸给他剃头的功夫想出的名字。
庄九郎手下的小厮端着茶进来了。
是十二岁的菊丸。这个少年似乎也感觉到自己的主人正身陷危机,脸都变白了。
“不想入其他人的家门吗?”
庄九郎吩咐道。随后他解开衣带,浑身上下脱了个精光。
当时的社会,几乎不存在所谓的商人。打仗的方法和军队的组织都是骑马武士单枪匹马的打斗主义,尚未出现现在的步兵部队。
“先不说你手段如何,当初我让哥哥长井利隆把你推举给赖艺殿下时,就说过重建美浓都要靠你。虽然最近觉得你有些过火,却还是相信以你的聪明才智一定能对付,所以我什么都没说。没想到你会出家。”
他嗖地从众人头上掠过,猛一扬鞭,朝北疾驰而去。
与天相比,不过渺小一物
道三对答如流。佛法认为死并不仅仅是死。生死轮回。死即是成佛。庄九郎两次出家,并打算活下去直到第三次轮回。
“只是回到原样而已。”
上人变得能言善辩。
“举刀时您在想什么?”
“还会有一次。”
庄九郎几杯下肚,有了醉意。
“我们的宗祖是日莲菩萨。元寇的时候预言国难来临,由于激烈批评当时的朝廷,招致了杀身之祸。”上人说道,“镰仓幕府昏庸无道。幸亏有时宗这种英雄执权才赶跑了元寇,否则日莲菩萨就会举兵推倒幕府了。国家有难时,无能、陋习和安逸主义才是最不能容忍的。”
“真让人刮目相看呢。”
向来足智多谋的庄九郎竟也束手无策。
“嗯。”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