后编
奉旨讨伐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奉旨讨伐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赖艺也无意抛弃这个将自己送上今日荣耀地位的庄九郎。
(就是这儿。)
小筈和庄九郎的小厮关三四郎是表兄妹。三四郎曾告诉她,“如果发生什么事,不要离开藤左卫门的左右”。
小筈没起疑心,也没去猜测。就像她的幼女发型,她的心也还没长大。
“那我们就自己动手。诛杀也好,或是逼其自尽也好,殿下您都不要插手。”
虽然不后悔,却也感到自己最近确实有些得意过头。
“你这家伙。——”
晚上,他们点起无数大堆的篝火。
太田传内领命而去。
(杀了她了。)
“大人、大人,”两三名家丁叫喊着从走廊跑了过来,“是、是夜袭啊!”
藤左卫门也迷迷糊糊地睡着了。
美浓八千骑中属于藤左卫门一派的五千骑,开始武装结党。
庄九郎作了部署。
大门纹丝不动。
房屋的布局也很复杂。
趁着对方的小薙刀朝前,庄九郎双脚着地。
门板应声而裂,门拴的铁扣飞了出去,又砸了三四次后,门上裂开的洞足够钻进人去。
沿路笔直走下去就能到达稻叶山脚下长井藤左卫门的府邸。享禄二年十二月十八日眼看就要过去了。
(……?)
(三四郎君说今晚会发生变故。)
就在此时,传来“咣当”一声巨响。
可以说在美浓史无前例。
他的府邸很大。
众人策马来到了稻叶山脚下。遍地都是森林。
他并不在自己的加纳城里。忘了交待,加纳城也同样被数千人包围着。
眼下的情形却是,庄九郎的人被追得四下逃窜。庄九郎的胆识却是深不可测。
他直觉。九九藏书网
小筈早就在刚才的爱抚中筋疲力尽,发出轻微的鼻息声。她尚未长出阴毛。完全一副幼女的睡相。
他哗地拉开门,立即闪身躲避。石头擦着庄九郎的头皮飞过。
“来者何人?”
再说庄九郎这边。
小筈睁开眼。
“你马上放烟。派人通知五郎殿下,集结美浓所有兵力,讨伐主公。”
庄九郎身在何处呢?
于是,他们退出川手城,在野外等候的五千骑两万人听命于各自的族长,一齐准备攻城。
这件事的后果却很严重。美浓国就像被捅了的马蜂窝一样,炸开了锅。
他挥舞着小薙刀向庄九郎袭来,一时情况危急。
紧接着又传过来好几声,恍若惊雷。
藤左卫门的人有五十名。庄九郎的人只有二十名,连对方的一半都不到。
“我们要向主公请愿。”
他们一齐向赖艺施压。
庄九郎夺过枪,举着就冲上前去。
藤左卫门临危不乱,不愧是名扬近江、尾张一带的豪杰。
“放手!”
“去茅房了。”
(蠢货们团结起来也不能小看。我忘了这一点。)
城门大开,众人举枪在手一齐冲了进去。
众人纷纷跳进河沟,向上掷出带钩爪的绳索,开始攀登城墙。
小筈小声打了招呼,朝走廊另一端走去。
他鸣钟退兵。
“要不就下达追杀令。我等大军将一举攻陷加纳城讨伐此人。”
很快到了城墙前的护城河,河水已经干涸。
“赤兵卫,取首级。”庄九郎冲出走廊,喊道,“对面的人听着,长井藤左卫门已经被奉旨斩首。”
(先这样吧。就算失手了,回头九*九*藏*书*网再想别的办法。)
他从横梁上取了小薙刀,又伸手从梁上抠下五块小石头放进怀里。
庄九郎绞尽脑汁,却无计可施。
(做得有些过火了。)
庄九郎接过木锤,握住把手,缓缓地开始在空中画圈,速度愈来愈快,像是在旋转一般,只听见“咣”一声响。
人数每天都在增加,到了第七天,已经聚集了共五千骑两万多人。
藤左卫门由于兴奋而满脸涨得通红。他开始大声下令。
“赤兵卫,拿枪来!”
赤兵卫则直奔城门,用大木锤“咚咚”地开始砸门。
(这次是逃不过了。)
“大胆狂徒。”
隔壁有守夜的下人。两名侍从还没睡。
藤左卫门有些狼狈。小筈的死更刺激了他。
“赤兵卫,你这个蠢货,给我!”
藤左卫门吩咐道。小筈却死死地抱住了这个刚步入老年的小太守的腰。
——逃兵勿追。
“要找的只有小太守一人,别和其他人纠缠。”
“实乃正义之举。”
一路朝北。
不久,庄九郎出现在川手府城赖艺的面前。
“放手!”
家臣传内立即赶了过来。
跨过尸首,穿过走廊。走廊上下、屋檐下、院子里到处都是敌军的火把。
“我要去茅房。”
赖艺望着藤左卫门的人头,一句话也说不出。
会发生什么事呢?
从茅房出来,她又一路伴随着铃铛声钻回被窝,这时藤左卫门醒了,他睡眼惺忪地问道:
“不必惊慌!”
藤左卫门心里还惦记着伊贺雇来的那名刺客。
庄九郎下令,马上有人一声“领命”,跳了进去。
庄九郎躲在川手城城楼上的箭http://www.99lib.net孔里,俯瞰着这一切。
“奉旨?”
他们瞄准的是庄九郎的加纳城。
在如此声势浩大的兵力前,加纳城恐怕是不堪一击。
“逃兵勿追,不用徒劳。”
他们蜂拥前来。就驻扎在城外的野地。
“……?”
“小筈,快逃。”
“谁先进去开门?”
连他自己都不曾想过。立刻发动兵变赶跑赖艺,让赖艺的庶弟揖斐五郎继承太守之位。
再加上土岐家的重臣斋藤彦九郎宗雄、国岛将监、芦敷左近和彦坂藏人。
担任急先锋的是被杀的小太守长井藤左卫门的亲生儿子、出身于名族斋藤家的斋藤右卫门利贤,此人原本已经出家,法号白云,特地前来复仇。
他只能褒奖。
庄九郎逼问。
“地震了吗?”
路很窄。
“请把人交出来。”
庄九郎侧耳倾听。
也许她觉得藤左卫门可以依靠,爬起身后又紧跟过来。
他们绕到森林的西侧,有一条坡道。
“按照计划,兵分三路。”
大胆的庄九郎就在赖艺的川手城里。他隐蔽在一间屋子里。
枪柄啪的一声被砍断了。
然而。
“小太守大人。主公有旨,快献上人头吧!”
“什么声音?”
话说藤左卫门。
她瞟了瞟身旁的藤左卫门,确信他已经入睡后,悄悄地钻出了被窝。
他邀请赖艺道。
藤左卫门勃然大怒。
却也合乎情理。原本藤左卫门就是拥护亡命他乡的前任太守政赖的。现任的赖艺自然不合心意。
庄九郎也对这帮人无可奈何。
丁丁、丁零丁零,传来一阵铃铛声。是从右边的卧室发出的。
“是。”
“上哪儿了九九藏书网?”
小筈有个习惯。
“是、是你?”
藤左卫门想甩开她,小筈哭着死活不放手。
庄九郎大喊道。他的脸色有了异样。
他的表情逐渐凝重。
庄九郎快马加鞭地赶路。赤兵卫等人跟在后面,都是府邸里住的下人,人数并不多。
(主公竟然要杀我?)
(怎么办……)
“你们都听好了!”
藤左卫门瞬间下了决心。
藤左卫门也不是等闲之辈。有人袭城,与其防备——倒不如反守为攻主动出击。
她总爱在腰间系着铃铛。无论起床睡觉,她总是戴着它,无论她走到哪里,铃铛总是丁零丁零地响着。甚是可爱。
小薙刀调转了方向。
总之,他们要求追杀庄九郎。
时刻已经指向了二十九日的子时(上午零点)。
辗转反侧地睡不着。
书院前挤满了前来请愿的人,庄九郎无所事事,只能每日借酒浇愁。
藤左卫门一脚把她踹倒在地。
“不、不清楚,他们嘴里叫着奉旨而来。”
赤兵卫的马鞍上绑着一个大木锤。是为了砸城门用的。
庄九郎的声音威风凛凛。
藤左卫门四处奔走发号施令。他的身后,丁零丁零、丁零丁零一直响个不停。
一名勇猛的武士挥舞大太刀扑了上来,庄九郎往下一蹲,横扫出一刀。武士轰然倒地。
小筈惊叫着扯住藤左卫门。
庄九郎把火把扔进房里。漆黑的房间有了光亮。
惨不忍睹。小筈小巧的头颅已经离开了身体。
从城墙上望去,城外的野地就像是一片火海。
天快要亮了。
“太田传内、传内在哪儿?”
说时迟那时快,他的太刀已经从藤左卫门的左肩斜斜砍九-九-藏-书-网了下去。
“杀了那个卖油的!”
藤左卫门手里握着小薙刀。小筈则蹲在一旁,把脸埋在榻榻米里。
比起无知粗俗的同族和家臣们,庄九郎更合赖艺的心意。和庄九郎有共同语言,例如牧谿(中国宋代的画家。擅长水墨画,尤其精通龙、虎、猿、鹤、芦雁、山水树石和人物。在日本的评价甚至高于本国,被誉为这个时代最伟大的画家)等。而身边的这些人,根本不知道牧谿是何方人物。如果赖艺被流放到无人岛上,只能选一人作伴的话,估计他会毫不犹豫地选择庄九郎。
“就这么定了。”
(也不知道得手了没有。)
是通往藤左卫门府邸的大手道路。
“小筈害怕。”
赖艺无言以对。
对方的小薙刀横扫过来,庄九郎把枪柄立在榻榻米上,自己则像猴子爬树一样纵身跃起。
三四郎曾嘱咐她说,“入武家门的人都知道,一旦发生变故,所有的人都要保护主人,要掩护主人全身而退,只要你抓着主人不放就有活路”。
这时赤兵卫赶来了。
“请评断。”
藤左卫门惊得跳了起来。
藤左卫门举着小薙刀跳了起来。
请愿的人们不管这些。
小筈干脆地回答道。小筈当然不知道庄九郎等人的阴谋,去茅房也是千真万确的事。
“臣奉旨诛杀了奸贼。请过目。”
首领是曾经和藤左卫门一同商量诛杀庄九郎的家臣们,核心人物是赖艺的异母弟弟揖斐五郎,以及鹫巢六郎和土岐八郎。
一刻钟前,他刚饮完酒,和宠妾小筈上了床。
“主公殿下,陪我一起喝吧!”
反正,赖艺也是靠庄九郎发动兵变才坐上了这个位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