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那那小姐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那那小姐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她马上躲开了。此时她连手都不愿意让他碰一下。
庄九郎十分欣赏赖高。
庄九郎放声大笑,然后说:
这个男人也许就是中国的《三国志》里出现的英雄吧。
深芳野在心中呐喊。此刻她发现自己,竟然如此地怀念糊里糊涂就被夺走了自己女人的赖艺。
表面平静的她内心却是波涛汹涌。
他去了好几次明智乡。这里是上面提到过的明智下野守赖高的领地。
(如果是大名的人质还有情可原,不就是个山里土豪的闺女吗?)
话里隐藏着别的意思。明智一族既然已经站在土岐赖艺一方,按照这个时代的礼仪,明智家应该交出人质。这既表现了政治立场,又表现了诚意,是合乎常情的规矩。
庄九郎把耳朵贴在深芳野的肚子上。她睁着双眼瞪着天花板。
因此美浓平原的人们对这里心存余悸,并不称它为惠那郡或明智,而是笼统地通称为“远山”。
“您指什么?”深芳野不得其解,“什么不可思议?”
“但是,请您……”
“小女孩的肉体。我的童年、青年都是在寺庙这种禁欲的地方度过的,在女人方面一直受到压抑。还俗后才有机会接触到女人,不过从小在寺庙里就对小女孩加以各种想象,直到现在还像个谜一样留在心底,无法解开。”
“不,你和万阿是成熟的女人肉体。”
“真是不可思议。”
“京都的幕府形同虚设。天下局势剧变,各国英雄辈出。唯有美浓独享安乐,这是不可能长久的。——有实力的人,”他顿了顿,瞟了一眼庄九郎说,“如果不振兴土岐家的话www.99lib•net,美浓很快就会成为邻国的瓮中之物。”
庄九郎送了不少京都运来的礼物来获取那那的芳心。这些礼物,其实都是些糖果。
“那我就不懂了。万阿夫人和我,不都是女人吗?”
当时,庄九郎得了一匹叫作“赤兔”的骏马。与其说是马,更像是一头高大的猛兽。庄九郎骑着马挽着枪,翻山越岭,风雨无阻。
“因为受到了很重要的人的托付。”
而深芳野见他十分坦荡,不由得放下心来。
明智乡位于三河边界的山谷,离美浓平原将近二十里,道路异常险峻。
“是个男孩儿吧。”
她开导自己,如此的“英雄”不可能会对一个幼女做出不齿的行为。
“深芳野,我喜欢你。如果可以,我更想从你小的时候就拥有你。这是所有男人的心愿。”
他是认真的。以他自己的方式示爱。
庄九郎的神情严肃。
她气得差点脱口而出。此人总是有这种奇怪的理论。他想用这种理论,来证明自己行为的正当性,为达到自己的目的而不择手段。
“臭和尚!”
深芳野心想。唯独这里是男人无法踏足的。就算庄九郎何等的有勇有谋,他也无法到女人的子宫里去一看究竟。
(不要!)
“鹭山的赖艺殿下太委屈了。如此宽宏大量,还被太守哥哥视作眼中钉,想要除掉他。请大家务必要保全赖艺殿下。”
庄九郎试图接近豪族,最好能结成亲密的关系。他感觉将来明智一族能成为自己的好帮手。
庄九郎过来想要搂她。
“这……”
也就是说此人很有思想。
99lib•net她终于打听到庄九郎给那那洗澡的情形。庄九郎拿着碱皂细心地给那那擦拭身体,就像在磨一块珍贵的宝玉一样。
新房的布置对一个八岁的小女孩来说简直是太奢侈了。比深芳野的居室还要豪华。
“你还是不懂我。”
“小那那,小那那。”
庄九郎甚至亲自给那那洗澡。
庄九郎还在认真地聆听着。深芳野开始同情起这个男人。
“别这样了是吗?”
当然也花了钱财。
“对。否则深芳野会讨厌您的。”
(就算你再聪明。)
深芳野心下想着,却又不愿意让侍女知道自己在嫉妒。
(真恶心。)
像庄九郎这般谨慎的人,还不至于对八岁的幼女怀抱不轨之心。他还没到想女人想到变态的地步。
当时砂糖非常珍贵。砂糖做成的京都糖果在美浓的山里简直就像宝石一样珍贵。那那当然喜欢。
他已经打点好所有会支持自己的豪族,也大致了解了川手城里的守备情况。
庄九郎自顾自地说道。
他似乎陷入了爱河。不知道算不算是爱。
深芳野的疑心也不是没有来由。
他自有打算。
山谷多生智者。明智赖高在美浓有数的几家村落贵族中颇有才华。
他的解释仅仅是因为好奇心。说来庄九郎一旦对什么东西感兴趣,就会锲而不舍。把好奇心彻底地转换为知识是他一贯的作风。
她本想说,我们两人的肉体难道还不够吗?但终究没有勇气说出口。
终于迎来了政变的这一天。大永七年八月的一个月圆之夜,庄九郎在鹭山城下悄悄地集结了五千五百人的兵马http://www.99lib.net
她是赖高最年幼的妹妹,由于年纪相差甚大,赖高对她的宠爱胜过自己的子女。
(一定是因为肉体。)
庄九郎初次造访明智乡赖高的府邸时,停留了三日。
也太当回事了吧。
(幸亏我不懂。)
他马上叫来木匠,命令他们夜以继日地给那那盖一幢新房子。
赖高虽然未联想到庄九郎的远大计划,这两人的和睦相处却映在了眼里。
“又动了。”
他逢人就说:
“觉得我有不轨之心吗?”
那那也黏着庄九郎。她本来就是个孩子,想要的也只是糖果而已。
这里指的是她自己的肉体。虽然外形上变化不是很大,已经快接近临盆。这个时期的女人容易急躁。
“哈哈,那那已经黏上勘九郎大人了。”
“别说了。”
“那还用说。摸了才能更爱你。”
那那是明智家已故领主的遗腹子,如果庄九郎娶了她,那么明智家族一定会听命于庄九郎。庄九郎暗自下了决心。
小女孩都喜欢糖果。
“既然那那这么喜欢勘九郎大人,就带到鹭山城里或是您的府邸去住些日子吧。”
“深芳野。”
(我要报复。)
深芳野吃了一惊。
她的眼睛比常人更为细长,唇略厚。虽称不上是美人,却有股撩拨男人的风情。
不破郡、养老郡、海津郡、安八郡、羽鸟郡、揖斐郡、本巢郡、稻叶郡、武仪郡、郡上郡、可儿郡、土岐郡、惠那郡等,庄九郎遍访了国中大大小小分割的地主土豪,下达了赖艺的诏书。
而赖高似乎也有同感,其实早在川手城见到庄九郎时,他就觉得很投缘。
话说德川时代有名的町奉行、擅长谈吐的“远山小金”远山左衙门尉景元的祖先,就出自这个地方。http://www.99lib.net
(奇怪。)
“您真是厉害,竟然来到如此的深山中。”
“那您为什么要那样呢?”
庄九郎出乎意料地坦然微笑着。
赖高交出那那作为人质。庄九郎立即拍膝称快:
“我后继有人了。”
“赖艺殿下一定非常高兴。”
庄九郎忙着策划阴谋。对他来说,阴谋才是生活着的意义。
他是赖艺的孩子。赖艺曾经播下的种子至今尚在她体内生息。这个孩子长大后,自己和庄九郎,还有赖艺之间,会是什么样的命运呢?
“勘九郎大人,”他如此称呼庄九郎,“这里虽是山区,却东连信州,南接三河,是美浓、信浓、三河三国的国界。因此要比美浓平原的人更了解各国的情况。”
深芳野垂下头去。
“您摸了那那的那里了?”
虽不至于如此激烈,却有着相似的快感。肚子里的孩子确实在动。只是没人知道,他并不是庄九郎播的种子。
第三次造访明智乡时,明智赖高说的话出乎庄九郎的意料。
看得出赖高对各国的动静保持着高度的警惕。否则,这块位于国界的小领地早就糊里糊涂地被邻国吞并了。
“噢,动了动了!”
庄九郎给那那换上京城的衣裳,又精心打扮一番后,一同回到了鹭山城下的家中。
停留期间,他得知府里住着一位那那小姐,很感兴趣。
也有不http://www.99lib•net喜欢庄九郎的。很明显都是太守政赖的人。庄九郎是不会去找这些人的。
庄九郎突然说。他把手掌盖在深芳野的小腹上,里面是胎儿。
(迟早我要拿下美浓一国。得好好策划。)
“只是庄九郎您自己的心愿吧?”
每个月,京都的山崎屋都会送来数不清的金银珠宝。
“正因为我爱你和万阿,才会对那那感兴趣。我只是想知道,你们俩是怎么长大成人的。”
“……”
“小那那,长大了给我当媳妇吧。”
“虽说还是个孩子,但毕竟是女子。您亲自给她洗澡似乎不太合适吧。”
赖高接着说:
庄九郎像对待孩子一样抱抱她,有时还蹭蹭她的小脸。
在美浓的豪族们眼中,庄九郎简直就像带来福气的活菩萨。
那那也不例外,她只有八岁。
便松开了手。
虽说深芳野对庄九郎尚未到爱恋的地步,但她觉得:
“我是个占有欲强烈的男人。所以我也希望拥有你的过去。然而,你的过去现在已经无处可寻,所以,那那就是你的过去。”
(我得弄到手。)
看不到深芳野肚子里的庄九郎,却看到了美浓国内的大小动静。
庄九郎向深芳野解释道,然而她心里并不高兴。
那那缠着庄九郎爬上他的膝盖时,庄九郎总是抚着她的头发喃喃道:
明智赖高仅此一点,就对庄九郎佩服得五体投地。
他的声音此时就像个天真的孩子。
一天夜里,深芳野委婉地开了口:
其实,庄九郎自己乐得想要翻筋斗。
深芳野内心的平静被打乱了。虽然她也知道,那那只是个八岁的孩子。然而庄九郎对那那的态度,实在让人有些不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