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枪、枪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枪、枪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还用说吗?我看上的人。)
眼圈竟然红了。
“你们两个蠢货,还不赶紧扔了刀枪,脱光了逃跑。不要命了?”
(这人根本不懂用枪。)
庄九郎翻了翻眼珠继续端坐。
作为“艺”根本得不到重视。因此,舞枪弄刀的习武之人,只能到处宣传自己的存在。
庄九郎收剑回鞘,重新捡起枪,刺倒了扑上来的一名弟子后,朗声喊道:
庄九郎向来注重品位和格调,当然不打算和对方多费唇舌。
太阳已经下山了。
“能听你使唤的有几个?”
美浓之大,有教养,又能合赖艺心意的,也只有庄九郎一人而已。
“扎死你!”
眼前便是浅滩。水很浅。河底的小石头在阳光的照射下,显得五颜六色。
“好嘞!”
看热闹的人一看这情形,更加不耐烦了。于是附和着无边等人也开始叫骂。
“不敢当。虽说墨是中国徽州宋代的好,但是听说太新的反而生涩,颜色缺乏雅趣,太旧了又干透了,墨会褪色,所以我推测墨龄三十年到八十年的应该最好,幸好差人在堺找到了。像我这种粗人,哪懂得舞文弄墨之事。”
那人好像是个地痞。
赖艺愈发地倾慕庄九郎了。男人之间的倾慕,有时比喜爱女人的后果还要可怕,当然,像赖艺这种养尊处优的贵族是无法意识到的。
庄九郎忙着到处登门造访。当然没忘了给每个人都送上精心挑选的礼物。送给加纳城主长井利隆的是一把粟田口铁匠铸造的太刀,鹭山城的土岐赖艺则是程君房的墨,据说一文目比金子还贵,还给九*九*藏*书*网深芳野带了大明进口的白粉。土岐家的本家和美浓的豪族们也都无一遗漏。
一个月后,西村勘九郎在三条加茂河滩上击败日本第一枪术名人的消息传到了美浓。
“这,这个。”
(真恶心。)
就在这时,庄九郎背对着自己这边的篝火迅速地蹚过河去。
庄九郎喊道。
“不用担心,我会赢的。万一要是输了,就从我的尸体上扒下衣服、拿走刀枪好了。不过对方有六个人。照我看,其中有三个人带的都是好刀。把他们打败了更划算吧。”
庄九郎却不为所动。
年长的男人好像立刻明白了庄九郎所说的意思。
庄九郎望着他。
自称开创了无边流派的枪术的大内无边,站在对面中间的浅滩上。他已经持枪而立。
对这些所谓的江湖剑士,战国武将的评价参差不齐,例如织田信长就毫不看重,不会因为会哪门武艺就招募于门下。丰臣秀吉也是一样。
庄九郎眼睛始终盯着前方的无边,把钱袋扔给其中一个最年长的人,说道:
“你总算回来了!”
“大家快看啊。”
年长的地痞稍有迟疑。前提是庄九郎打赢这六个人才行。
赖艺感慨道。
“好极了。我再赏你一袋钱。你带人绕到对面那帮人后面,拎水桶把他们的火灭了后赶紧逃跑。”
“无边,你过来。”
赖艺业余爱好的绘画都能流传几百年至今,可见他的学问在美浓这种乡下是多么的出类拔萃。
到了粟田口,翻身上了马。
庄九郎仍然纹丝不动,保持着端枪的姿势。
自然也传到了赖艺的耳朵里。
大家一片哗然。没有比这个命令更振奋人心的了。众人就像敲响了战鼓奔赴战场的步兵们一样,迈着轻快的步伐越过了逢坂。
无边傲然站立。当然是做给众人看的。卖艺的人十有八九是为了名声。
庄九郎说道。
年长的男人兴奋地搓着手。大概很久www.99lib.net没有遇到这么丰盛的猎物了。
庄九郎放下枪,盘腿坐在草地上。
“分给大伙儿吧。剩下的都归你。守在那儿别让火灭了。”
“还不懂吗,无边。你那边无法分出胜负,上这边来。”
他摇晃着钱袋,发出钱币相撞时清脆的响声。
话归正传。那个时代的人,或许比现在要有耐心。
无非都是些浅薄张扬之人。
“哇!”
庄九郎语气镇静。
庄九郎蹚过河,上了东岸。
“五个弟子,加上无边一共六人,也就有六杆枪。都归你们。再把衣服扒下来。虽说都是些麻布衣服值不了几个钱,总比没有好吧。”
无边企图激怒庄九郎上自己这边来,几个弟子也出言不逊地挑衅。
庄九郎只不过是诈了一回。
赖艺笑颜遂开。
耸人听闻。
无边有些沉不住气了。
“喂,老兄。这是最后一袋钱了。不过,中间的那帮家伙还有。”
第七天,回到了美浓。
他单膝跪坐在浅滩边上,把枪夹在腋下警惕地注视着庄九郎的动静。他的身影看上去就像个鬼魂。
(找机会问问本人。最好能亲眼看看。)
太近了枪反而不好使。刚想后退,庄九郎传自日莲上人的护身宝刀数珠丸恒次已经凛然出鞘,直挺挺地朝着无边砍了下去。
武田信玄在这方面,好恶并不分明。上杉谦信却喜好剑术,自己也热衷于学习。德川家康也爱好这种武艺,甚至传染到各个诸侯,以至在德川幕府初期出现了剑术的黄金时期。如果丰臣家的天下没有灭亡,相信剑术史会有很大的改观。
河滩已经开始出现暮色,天黑了下来,人的脸有些分辨不清了。可是桥上看热闹的人群不但没有散去,有些人甚至还点起了火把。
“勘九郎,我第一次尝到什么叫孤独。”
庄九郎摇了摇头,明知故问。
(此人的才能取之不尽。)
庄九郎扔了枪,跃到无边身旁。
“但是,武士大九九藏书人……”
前面一片漆黑。
赖艺眼里的庄九郎,就像变幻无穷的山岳。春天的霞光中望去,雾霭重叠极富雅趣,从秋霜初降的城里眺望,山顶已是白雪皑皑、冬意正浓。
不过,要是跳的话,恐怕就像奥州雄物川逆流而上的鲑鱼一样,脚还没着地就被对方的长枪刺中。
“我是法华行者。身上有《法华经》的功力。不会输的。老兄,下面我要讲战术了,好好听着。”
由于篝火在无边的身后,衬得无边的身影愈发昏暗,形势显然对庄九郎不利。
“……”
这些地痞们,每逢京城里打仗或火灾、发生暴动时立即跑出来趁火打劫,这帮人没什么干不了的事。
“好嘞!”
无边吓了一跳。
“哇。”
他的弟子们开始左右忙乎,很快就点起了一堆篝火。
刚一落脚,庄九郎便握着枪柄的下端,就像挥舞鱼竿一样对准大内无边的腰部,从左向右横扫过去,这一招大大出乎大内无边的意料。
很快,大内无边的身后出现了一个地痞的身影,他敏捷地蹚过河,“哗”地把满满的一桶水泼在火堆上,火苗顿时灭了。
几乎立刻就被刺倒,每倒下一个,地痞们就蜂拥着观看。
紧接着,二十个地痞的身影,从庄九郎身边消失了。
虽有些不是滋味,但转念一想,倒也可以依靠。
无边的人开始破口大骂,称庄九郎是胆小鬼、懦夫、假武士、歪门邪道、妖怪云云。
与之呼应,地痞们举着火把纷纷蹚了河过来。
庄九郎挽着枪,弓下身子,纵身一跳,便稳稳地站在了浅滩的沙石上。
(人其实都是傻瓜。)
因此,身为家臣、下官的庄九郎倒不如说是赖艺的朋友。
三条桥上看热闹的人们,刚开始还捏着一把汗,渐渐地等得不耐烦了。
“战国的武士不懂武艺也无妨。天下太平时使用木剑练练功就行。而我们这些生在乱世的武士们从一开始就要投入杀戮中99lib•net去,自然也就练功了。”
庄九郎和无边之间,还隔着一道浅滩。虽然水很浅,间距却有三十尺左右。
庄九郎的枪接踵而至。
“取日本枪术创始人大内无边性命者,美浓居士西村勘九郎是也。”
他们瞄准剩下的四个弟子,抡着手里的火把扔了过去。
人的反应都有心理规律。只要掌握了这种规律的要害,就算是对付一群人也花不了什么力气。)
庄九郎对男人喊道。
没人可以对话,与同族的男子也多半话不投机,吟诗作画也没有知音,无人能与他站在同一高度谈论或者言笑。就像被关在监狱的单间里。
“怎么会呢,殿下这么高贵的身份,还会有什么不满足呢?”
这也是赖艺的不幸之处。
“真的?”
(跳得过去吗?)
两边浅滩上的人影,丝毫不见动静。
(武功竟然如此了得。看来此人深不可测。)
“话虽这么说……”
怎么可能不懂呢。别忘了庄九郎的枪法,他能跑着用枪头扎进币孔里。但是,正所谓兵不厌诈。
前面的逢坂山黑乎乎的一片。庄九郎吩咐随从们点了灯跟在后面,眺望着星空朝东驰去。
“凡是搬来柴火、稻草生火的人,每人可以领到一百文钱。”
无边嘲笑道:
火把掉落在四人的脚下,他们的举动顿时清晰地映在庄九郎的眼中。
习武之人一贯的轻蔑口吻。
两人顿时恍然大悟,急忙扔了枪,对着追上来的地痞们又扔刀又扔衣服,连滚带爬地跳到河里。
(——厉害啊!)
庄九郎笑了起来。
前去鹭山城向土岐赖艺请安时,赖艺的欣喜之情超过以往的任何一次。
“怎么,害怕了?”
庄九郎仍紧盯着对面,仔细地向男人口授了作战的方法。
还剩下两人。
“遵命便是。”
大内无边有些狼狈。
(糟糕。——)
话音刚落,桥上立刻下来二十余人,拎着柴火跑过来堆在庄九郎的身后,点着了火。
“美浓藏书网唤作西村勘九郎的家伙,你过来。是不是怕了?”
“不着急,等着你过来。”
“老兄。”
有人嘴里骂着举枪冲上前来,然而到了庄九郎这里,就像小孩过家家一样。
“走夜路一直要走到大津的落脚处。到了那儿,大家休息两天找女人玩玩吧,先加紧赶路。”
“连深芳野你都这么上心。”
三十尺的距离。
庄九郎起了恻隐之心。
庄九郎没有出现之前,他还没有意识到这种寂寞,然而庄九郎的到来使他发觉原来自己一直很孤独。
“勘九郎,你还真是有心。不过我最高兴的是,你竟然知道最好的墨是程君房的。对我来说,这比程君房的墨要有价值多了。”
“嘿嘿,这些人都听我的。”
很快,庄九郎身后的火堆足有无边的三个那么大,火焰猛得窜上了天。
武田信玄手下的猛将高坂弹正曾对信玄说:
枪术也是如此。
不过这几个人好像打过几次仗,到了这个时候也都豁出去了。
庄九郎的身影在身后火堆的光亮的掩护下,大内无边想要发现实在是有些困难。
庄九郎心想。不过他还是按照原先的计划,对着桥上的人们掏出钱袋喊道。
当时,刀法已有中条、小田、神道、鹿岛神等多种门派,各自都有秘籍并招收弟子,甚至有人借修行之名行走天下,此类人庄九郎也见过不少。这些人的相同之处,包括对面的大内无边也不例外,都是打扮怪异,蓄着胡须。庄九郎早就看透了他们。
庄九郎也看出了对方的犹豫,说道:
交手两个回合下来,无边不愧有两下子,开始占了上风。
这天,深芳野始终没有出现。庄九郎便把给她带的礼物交给了赖艺。
见到程君房的墨,赖艺爱不释手,眉飞色舞地说:
“说什么呢,”赖艺喜不自胜,“你太谦虚了。刚才听你的话也能猜出修养不错。勘九郎,以后别走了。”
庄九郎和无边一样,盘算着在对方过河的时候下手。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