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金华山
目录
前编
前编
前编
金华山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人如其名,果然一身公卿的风范。皮肤白,瓜子脸,脑袋偏小,单眼皮。
不过,这里已经有一座城。
(小菜一碟。)
长井利隆发出了邀请。他想好好观察一下庄九郎的人品。
(喔!)
“哎。”
庄九郎终于爬到了山顶。
然而,美浓土岐家在政赖这一代,曾因继位发生过流血事件。
“曲舞和乱舞,略通一二。”
很快,庄九郎就和日护上人一道进了加纳城。
(利隆怎么样?)
“在这儿小住几日吧!”
俯首则是一望无垠的浓尾平原。
这一带,被称作“加纳”。城长约十几丁,是连接东山道(如今的国道二十一号线)的重要驿站。
仔细想想,上一代大名时期,一条关白兼良等二十余名公卿、大夫从京都迁至美浓,投靠于土岐门下。所生子女众多,庄九郎也听说利隆、日护上人的母亲原是一条关白兼良的女儿。
士兵谦虚地附和着。
土岐家的上一代主公是政房。政房继位时,也发生过被称为“船田之战”的家族动荡,这种动荡,似乎会成为惯例。
“实话告诉你吧,”日护上人将身子向前挪了挪,“我和兄长长井利隆说了一些你的事。”
“有没有人才?”
本来,如果此时有英雄崛起,土岐的美浓必将灭亡,然而幸亏日护上人所言的“国内无人才”,京都的足利将军出面调停后,长子政赖正式继位。
“是真的。我把你在妙觉寺本山时的才能、诸般武艺,以及经商的手腕等等,都举例说过了,兄长利隆……”
野心家们的心底,其实充满了孩童般的天真。这座山后来被庄九郎攻占,如今的他,只是为它的坚固而欣喜。
加纳城的城主长井利隆是美浓的权势人物之一,也是日护上人的兄长。
庄九郎兴冲冲地登上了山。
无论是学问,还是才艺,像庄九郎这样有“教养”的人物,恐怕天底下找不出第二人。
长井利隆打心眼里同情这位身在鹭山的土岐赖艺。
九*九*藏*书*网刚开始,他觉得不可能有这样十全十美的人,后来听我一说,态度变得积极起来,还说一定要找机会推荐给大名,现在的土岐家正需要这样的人才。”
可见日护上人在这个国家的威信。
庄九郎和长井利隆分别按照火炉两侧的主宾之位就座。
“长井大人怎么说?”
如今,这两者都在岐阜市。说到岐阜市,是由庄九郎、即后来的道三的女婿信长建成的,当时还不叫岐阜。
马上有侍卫前来领路,带到里间。院落非常俭朴,庭园却很美。
常驻的士兵大约有十几人。也就是看门而已。
(这样的大平原上,竟然会有这样的山峰。)
(真的吗?)
发出“叮”的声响,像金属的碰撞声。整座山几乎都是硅岩。太古时代用作箭头,庄九郎的时代则用作打火石。
庄九郎独自笑了起来。
“这……”
而且,山城已经很破旧了。尚且没有大规模的战役利用过这里的天险。
这场兵变中,拥戴次子赖艺的长井利隆败北。就像刚才提到过的,兵变只是同族之间的争斗,因此也不存在复仇之说。
甲斐的武田信玄就认定“我负有天命”,把父亲赶下台,坐上权力的宝座,奥州的伊达政宗将被抢做人质的父亲辉宗连同敌人一起杀了,也是出自这种思想。
“您说什么?”
“不,以后再来拜见吧。”
“不用带路,我自己看就可以了。”
都指的是同一座山。
庄九郎紧盯着日护上人的眼睛。它们此时正闪耀着柔和的光芒。
之后的日子,庄九郎在悠闲中度过。十天后的一个大雾弥漫的清晨,日护上人突然问道:
他看上去心情不错。
两人一路说着话,进了大手门。
“没听见就好。否则你的耳朵该掉了。”
寒暄过后,长井利隆提议道:
虽说是城,也只是低平的矮城,护城河是一条叫做荒田川的小河。东西长四丁,南北长五丁,外围不大,城墙也不是http://www.99lib.net石块所砌,而是用泥土垒起来的。
这里的主人长井氏,平常都住在美浓平原中部的加纳府邸中。
“真可惜了这么好的山。”
日护上人连连摆手。
“我来山上看看。”
不能大意。
庄九郎显出几分羞涩,说道:
又过了一盏茶的时间,庄九郎告辞后返回常在寺。
“什么决心?”
天意让庄九郎爬上这座山,在山顶筑城一统山脚下广阔的美浓江山。
“今天有位稀客要来。”
那个时代,正式的坐席上要遵循室町的武家礼数,有些私事不方便交谈。茶室则不讲究等级阶层,只有主客之分。
庄九郎不放过日护上人的每一个表情。
(感觉这里是块宝地。)
虽说“分家”时拿到了封地,却还需要强有力的保护人。那个时代的地方贵族,十几代人碌碌无为造成的后果是基因变弱,没有保护人便无法生存下去。
(邻国的近江、尾张英雄辈出,美浓却还沉浸在安乐中。)
庄九郎又看了看谷底,观察了一会儿圆木搭建的城楼,又试着走了一丁山脊小道,才信步返回。
这座山城归日护上人的本家长井氏所有,在山脊处围有栅栏,悬崖边则安了粗壮的黑木桩,而且不时可见类似角楼、城楼的建筑物。
庄九郎在常在寺耐心地等待着。
“为何不在稻叶山修建大本营呢?”
然而战败的长井利隆虽说领地和城池并未损失,却窝在加纳城中闷闷不乐。
对面一里开外,稻叶山清晰可见。庭园就是借景而造的。
长子政赖,次子赖艺。
“来美浓做官。像你这样的大器之才不辅佐朝政的话,美浓是没有希望的。”
“不许再往前了!”
事先庄九郎已经调查过几次,因此对城里并不陌生。
“是。”
99lib•net计脑子里已经绘成了一幅大城的轮廓图。
政房膝下有八男一女。
好像真的没听见。
其实并不是毫无用处。早在镰仓时代,二阶堂行政在此建城,之后的二百年无人问津。到了足利中期,武将斋藤利永又加以修缮。
“惭愧惭愧!”
这是一种夸大妄想症。正因为有了“天命”,他们的行为才能称得上是正义,如果没有这种强烈的正义观和夸大,是无法完成统一大业的。
就像有实力、有才能的叔叔,不得不照顾同族的宗家一样,并不像后人所说的谋权篡位。
“哪有!”
“稻叶山?”日护上人面露诧异之色,“那座山太陡了。”
(还真不是一般的硬。)
就像山峰被从中间切开。除了山脊上的一条小道,再没有登山的途径。
如果在山顶筑城,即使山脚下有百万大军包围,也攻陷不下。
“没,没有。”
如今,说是长井氏的领地,不如说是由长井氏代为管理。
“听说您还擅长歌舞。”
庄九郎伏地叩首。
(固若金汤)
每逢此时,庄九郎便出示常在寺日护上人写的亲笔信,才得以放行。
“法莲房,下决心了吗?”
(好一个天险之地。)
由此土岐家出现了裂痕。后来,庄九郎就是乘机从这条裂痕进入的。如果没有它,天涯一介孤客庄九郎,是没有机会步入的。
庄九郎悠闲地四周张望。
在这里驻扎的长井家的家兵们,屡次阻止庄九郎道:
庄九郎也有些紧张。第一次见面,相处时间太长反而容易让人疲倦。
“你太抬举我了。你把松波庄九郎描述得太完美了。”
北边依稀可以望见飞騨的群峰,山脚下流淌的便是长良川。
“听到了?”
脚下也异常险峻,从半山腰就能感觉到山顶吹来的劲风,似乎能把人掀到谷底。
“城就建在这里了。”
(稻叶山仅被用作庭园的借景,这个国家太安稳了。)
“真硬。”
利隆对文化怀有深深的向往。
他喃喃自语。岩石的坚九*九*藏*书*网硬无碍于对山的定位,庄九郎却像发现了珍宝一样。
“到底是京城来的人。”
庄九郎就出现在这个时候。
“他很高兴。”
长井利隆住在加纳。在常在寺南边,仅一里之距。
山谷深不可测。
庄九郎面现犹豫之色。
然而时逢乱世,各种制度松弛,有实力者以下犯上不足为奇,长井氏就凭借实力超越了名存实亡的斋藤氏,直接受命于大名土岐氏。
士兵满脸不解。
(下面就看他们什么反应了。)
庄九郎沿着岩石削成的狭窄山道而行,脚底真切地感觉到岩石的凹凸起伏。
庄九郎盘算着,如果几日后利隆又来邀请,便大功告成。若是杳无音信,则表明对初次见面的庄九郎印象并不深。
与其说是这个国家安稳,倒不如说是庄九郎太不安分了。
而庄九郎的一一对应,也让利隆和日护上人钦佩不已。
利隆的茶艺可称一绝。
成功者为了显示自己是“最靠近天的人”,往往要筑起万丈高城。
斋藤、长井两家并未经过武力权术的争斗,虽然姓氏不同,却原本是同族,和侍奉的土岐氏也有血缘关系,均为姻亲关系。
“不要造次。我乃山脚下常在寺的客人,松波庄九郎是也。”
有句话叫美浓八千骑。却都因循守旧,贪图安逸。如果不重新组合起来建立强大的美浓国,恐怕迟早会变成邻国的盘中之物。
庄九郎像个地质学家一样,时不时捡起地上的石块,拿在手中敲击。
战国的英雄们都拥有一种奇妙的信仰,他们觉得自己是遵照天命才降落人间的。
长井氏并不是美浓守护大名土岐家直属的家臣,而是斋藤氏的家臣。斋藤氏才是直属家臣之一。
父亲政房偏爱次子赖艺,决定让其继位时却发生了兵变,国土被一分为二,有权有势的长井一族也分作两派自相残杀。
“一言为定。”
“惭愧。虽叫作城,城墙也只能挡挡洪水而已,打仗时可不管用。但是美浓尽是这种小城。”
庄九郎早就暗中调查过,九-九-藏-书-网此人心思颇深。
“在下松波庄九郎拜见。”
“啊哈哈。”
“……”
庄九郎生活的年代,茶道作为社交场所而得以流行,可以说是室町幕府制定的小笠原流派礼法的副作用。
庄九郎当然不知道,稻叶山起源于四亿年前地球的造山运动,也就是说相当于地球的皱纹。
“还善于登山。”
“是谁?”
“这里不方便谈话。我在茶亭备了茶水,庄九郎君,这边请。”
(筑城再好不过了。)
话题也逐渐转向文艺。
“放眼天下,无人比我更懂以前的法莲房和现在的松波庄九郎。用不着夸大其词。对了,去见见我的兄长吧!”
利隆经常向弟弟日护上人询问。
这里指的是攀登稻叶山一事吧。
(天命如此。)
年方四十。
(喔!)
可谓奇峰。让人觉得老天爷为了庄九郎,早在几亿年前就准备好了。
“我想向赖艺殿下推荐人才。”
所谓山脊小道,就像瘦马的脊梁,两人并肩而行都很困难。
庄九郎双眼射出光芒。
天上漂浮着数朵白云。
长井利隆推举的次子赖艺,继位之争失利后便在鹭山盖了一座华丽的宫殿,每天过着歌舞升平的日子。
(人生就好比起舞时摆动双手,等待的一瞬之间或左或右就决定了方向。)
“长井大人?”
“原来是常在寺上人的相识,”士兵的态度立刻有了转变。
“真是好消息。”利隆大喜。他让弟弟传话中所提的“向殿下推荐”,指的就是分家后的土岐“鹭山殿下”。
长井利隆很快就出现了。
看守的士兵探出头来。
次日早晨,加纳城府邸的一角,长井利隆对侍臣交代道。
庄九郎对京都文化早已融会贯通。
“南阳房,”庄九郎叫着上人的旧名,“你就生在这座城对吧。”
金华山,抑或稻叶山。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