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奈良屋的消失
目录
前编
前编
奈良屋的消失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噗哧”一声,瞬间化为了灰烬。
脸色苍白的赤兵卫正要汇报,却被庄九郎用扇子轻轻地制止了。
也算是一种司法行为吧。
多左卫门露出贪婪的目光。
多左卫门把小袋放入怀中,问道:
庄九郎低声下气道。
(不愧是山崎。)
“这就对了。”
“杂掌大人,不要随便叫人的名字。奈良屋庄九郎现在虽是个不带刀的商人,以前可是个武士。耍刀弄枪的本事比数钱还厉害。要不我现在就报仇给您看?”
“这样可能有希望。我马上去参见大人,你就在此等候。”
庄九郎心想。
庄九郎涨红了脸,眼睛像要喷出火来。
庄九郎毫不客气。
“这,这……”
“是,是啊!”
庄九郎骑在马上春风得意。
庄九郎的自尊心,已无法忍耐入赘这一现实。
庄九郎又扔给他一些赏钱。
“杉丸,姑爷去哪儿了?”
“如果您觉得完了也没关系,那我等到什么时候都行。多左卫门大人,怎么样?”
“但,但是……”
(山崎屋庄九郎)
“守门的!”
“去叫醒他!”
“早睡了。什么事明天再说。”
庄九郎朗声笑道:
“嗯。”
多左卫门早已吓得面无人色。
奈良屋消失了,庄九郎得以自立了。
“这还差不多。”
“你找宫司大人什么事?”
“什么事?”
当时山崎市的中心山崎八幡宫所在地,如今由于国铁东海道线的建设而被分成几块,估计当时的占地面积大概在一万坪左右吧。
庄九郎仍向前疾驰。
里面的杉丸急忙护着万阿逃进土窖中,盖上床板,藏在地下室里不敢出声。
“奈良屋关门了是吗?”
“您放心吧,姑爷骑马去了大山崎八幡宫,求宫司大人阻止神人们的暴动。”
“真倒霉。”多左卫门像九-九-藏-书-网打了霜的茄子,“怎么办才好?”
右边是男山。左边是天王山。中间是一望无际的芦苇,淀川的水流淌而下。
“你好像不怕嘛!”
(奈良屋最好今晚就关门。)
庄九郎心生一计:
街道泛着白光。
“哦?”
庄九郎脸上浮起冷笑,门卫不禁感到恐惧,慌忙道:
身逢乱世。
庄九郎忽然严词厉色起来,一把抓住门卫的胳膊拧到身后。
杉丸立刻出了街道直奔京城。
“我想献上这个。”
“别别!”
“别,别冲动,我们可是特殊的关系。”
“拿了钱还不听话。看我不折断你的胳膊。”
“一定是见鬼了!”
虽是深夜,从难波北上的船只正在装卸货物,四处点着篝火,人们举着火把前后走动,好似战场一般。
讲完一遍后,庄九郎缓缓地抬眼望向多左卫门:
同时挥动手里的缰绳跨马飞跃过去,对面是罗生门的旧址。
“呜——”,门卫疼得叫唤起来。
确实如此。
一边喊着“闪开,闪开”,一边纵马向前。
“慢慢说。等等,说给我一个人听,不如在多左卫门大人面前说。”
庄九郎打着“请求”的旗号,在事务官的家中平静地等待天亮。他一直保持着端坐的姿势。
“已经夜深了。明早再说。”
“多左卫门大人。奈良屋还有一些钱,可以帮您打点。百十来户的官员和神人的头目那里,我会多给钱的。”
不可能吧。
“怎么不可能?您从我的角度想想。我是奈良屋的上门女婿,女婿把店开砸了,有什么脸面回到媳妇身边?多左卫门大人还是不肯吗?”
“去不去?”
乞丐们望着那股飓风一般的马上的身影,尚未回过神来,庄九郎已经出了西国街道。
“马上,这就去通报。”九九藏书网
庄九郎叩响了神官津田大炊家的大门。
“那是什么东西?”
“庄九郎——”
“求你了!”
(这就是全日本最热闹的地方吧。)
“不行!”
庄九郎又从怀中掏出一个更大的装着沙金的皮袋,献上前去。
“庄九郎君,你听好了。我现在就拿着它去见大人。”
山脚下亮灯的地方就是山崎的街道。
“您都听到了吧,昨天您要是去通报,就不会发生这种事了。奈良屋被这里的神人们砸了,都是您的责任。您打算怎么办?不会不承认吧?”
“我正想问您呢。神人的暴行就像天灾,我们商人是没办法的。只有宫司大人能管住他们。但您不去通报,所以到了这个地步。等于您把奈良屋毁了。”
终于解脱了。
“知道了。”
庄九郎在心里祈祷。
由此,奈良屋从大山崎八幡宫获得的紫苏油专卖权也灰飞烟灭了。
“你赶紧回去报信吧。”
第一声鸡鸣时,身在八幡宫的庄九郎正在漱口,第二声鸡鸣时,赤兵卫慌慌张张地赶到了杂掌家里。
山崎的繁华从中世末期一直持续到战国中期。庄九郎的时代正赶上全盛时期的尾声。后来发明了菜籽油后,紫苏油的繁盛地区便日渐萧条,到了21世纪的今天,已化作了一望无际的竹林。
“那不行,我不能走,今天之内一定要拿到许可证。”
“我马上就禀告宫司大人,并说服神社里的其他官员。需要几天时间,您先回京城等着好消息吧。”
“姑爷,奈良屋的店铺就不用关门了。当家的一定高兴得不得了。”
“不如这样吧,多左卫门大人。”
住家大概有三千户左右。
“不得了了,庄九郎大人。”
庄九郎又停留了几日,重金酬谢了宫司、官员和神人的头目们,在九-九-藏-书-网一个晴朗的早晨,骑马回京了。
“参见了宫司大人才能说。”
“请收下,这样您就不会不高兴了吧?”
门卫痛苦地挣扎着。
(由此可见)
月亮刚好出来了。
多左卫门很不高兴地问道。由于一向收受庄九郎丰厚的贿赂,也不好随便打发他。
(也不知道京城的店里怎么样了。)
“那多左卫门大人私自扣下我要进贡给宫司大人的钱,如果让宫司大人知道了,您可受不了啊!”
庄九郎取出一个装满了沙金的小袋,放在多左卫门的膝盖上。
(我不再是入赘的女婿了)
包围了京都奈良屋的神人们一看主人庄九郎溜了,便“哗”地一下闯入店里。
“蠢货,现在去叫醒他要挨骂的。”
“您动动脑筋。奈良屋虽没了,庄九郎还活着呢!”
当天果然取得了经营权。庄九郎却在山崎逗留了三天。
“不敢。庄九郎找宫司大人的确有急事。等到明天早上,奈良屋可能就要关门了。”
寥寥数日里庄九郎的智慧,为日后“斋藤道三”盗国打下了基础。
(还挺热闹的。)
庄九郎左手举着火把,独自向南疾驰。
“怎么回事?”
“你不告诉我详情,我没办法通报。”
“什么意思?”
同时,神人们闯进奈良屋砸坏了油桶,抢走了值钱的器具,很快又从神坛上取下盖有八幡宫印章的证书,扔到院里的火堆里。
这绝对不行。神人们的身份固然再卑微,神社已经给予了他们警察权,奈良屋的“经营权”已经被剥夺,神社也不能擅自将其恢复。
“庄九郎,你说该怎么办?”
赤兵卫刚从现场赶来,话语里带着真实的兴奋感和恐惧。
平安无事吗?
“再等奈良屋就要完了。”
“守门的,你去打听一下,我是一般的商九*九*藏*书*网人吗?”
庄九郎闪身进了门,门卫擦着惺忪的睡眼说:
庄九郎不为所动。
多左卫门只好妥协了。庄九郎的眼光实在吓人。
“多左卫门大人。”
“那你快告诉我,为什么要关门?”
多左卫门恍然大悟。
很快,庄九郎就被领到事务官(杂掌)松永多左卫门的面前。
山门的两侧,分布了一百三十家神官的住宅。街道的尽头则是大大小小的妓院。
庄九郎叫来了多左卫门。
“松永多左卫门事务官大人在吗?”
“那不可能。”
“什么事?”
庄九郎期盼着奈良屋被砸。
不久,前方的天空下,天王山的轮廓在月色中逐渐变得清晰起来。
“你,你敢威胁我?”
(来了那么多神人闹事。估计不是放火,就是砸了铺子了。)
多左卫门站起身来。
前面已经数次提到,大山崎八幡宫拥有油的专卖权。同时,八幡宫也拥有保护这一专卖权的司法权,而挤在店里的这些神人们,则有权行使这一司法权。正如叡山延历寺和奈良兴福寺等寺院,养了不少僧兵来保护寺院的领地和宗教权一样。
“详细情况要等到参见了宫司大人再说。您帮我通报便可。”
“好!”
庄九郎笑得诡异。
有黄金到手,就算半夜叫醒津田大炊,应该也不会生气吧。人之常情嘛。
“吓死人了!”
神人们准备动身回山崎时,已过了丑时。
“不,不是。”
多左卫门大惊失色,他做梦也没想到会这么严重。
“就听您的,今晚就不勉强觐见了。等明天宫司大人醒了再说。条件是您要把这袋沙金交给大人。”
乞丐们议论不www.99lib.net休。
“没什么大事。”
说着拔出刀来,多左卫门吓得脸色煞白。
“就到这里吧。”
“大家等等,姑爷马上就回来了。”
“别动,不然撞上了。”
赤兵卫拼命地抵挡,却被刀柄绊住腿摔倒在地。
庄九郎在路口处翻身下了马。深夜的街道上仍有商人、搬运工行走交织,无法骑马通过。
“亏你总想着。不过今天太晚了,等到明早吧!”
“就是就是。”
声音响彻了整条街道。门卫从窗户伸出头喊道:
“你知道现在几点了?”
最高兴的要数奈良屋的管家杉丸了,他由于担心一直在八幡宫里等候。
实际上,庄九郎心里盼着神人们砸了奈良屋的铺子,并为了拖延时间,故意和多左卫门进行无用的对话。
奈良屋已经不再是油商了。
因此,神人们堂而皇之地作为“警察军”冲向奈良屋,无论是打砸,还是放火,都是正当的警察行为。
——转眼经过了红梅殿的废墟、时下正流行的一向宗道场以及院厅的废墟等,上了竹田街道。在八条的十字路口上撞死了一条狗,出了九条,快到东寺的山门口时,眼看就要撞上躺在路边的一群乞丐们,庄九郎大喊:
“实在是有急事相求。”
“重新发一张许可证。”
左边是淀川的潺潺流水。
“你要干什么?”
“是吗,给了您不少钱呢!”
“从现在开始,奈良屋的店名作废,用我老家山崎的地名,改名为山崎屋庄九郎。给山崎屋庄九郎盖印章,八幡宫不会不愿意吧。”
“您先收下这个。”
庄九郎出生在附近,比起虚荣的帝都京城,更喜欢山崎这样的商业城市。
小门开了一条缝。
庄九郎立即掏出一个钱袋扔进窗内。果然,立马就见效了。
“我是京都奈良屋的人。有急事相告。”
“完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