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初更之钟
目录
前编
前编
初更之钟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一觉睡下。”
(当家的身段)
(什么啊。)
“别的地方?”
“万阿小姐。”
万阿张开身体迎合着庄九郎。
东山的浮云已有夏意。
万阿伸出玉足。杉丸小心地擦拭。一切再自然不过。只是杉丸就像捧着珠宝一般,擦遍了脚趾上下。
万阿怀着几分戏谑,抚弄着庄九郎宽阔的胸脯。正所谓木已成舟,反而安下心来。无名之辈,能有什么成就?
万阿顿感狼狈,庄九郎又接着道:
这个男人虽然傲慢,礼数却很到位,不愧是寺院的出身。
“那万阿要看好你。”
庄九郎掰开了万阿的双腿。
“你是说,奈良屋要养着将来可能是一国之主的松波庄九郎吗?”
庄九郎自是小心翼翼。
“哪样的男人?”
(对了,万阿。)
万阿有些紧张。和这个男人对面而坐总觉得心里发慌。
已经有好几个人丧命在这把刀上。
破晓时分
万阿穿过几道走廊,利落地踩着长板到了中庭,想了想后向右拐去。
“万阿,下面奈良屋庄九郎要抱老婆了。”
“不,不是。是万阿。”
过了半晌,万阿才出声。她刚达到了高潮。
阳光从中庭照射在他棱角分明的侧脸上,他始终盘腿端坐着。
“那我就进来了。”
光顾着谈话,都把这件事给忘了。
很快,杉丸就到了,跪下问:
屋里弥漫着香气。
“不要。”
“我来了。”
“您在京城有什么事吗?”
奈良屋的万阿,回到京都已经两个月了。
“想到朝廷当官吗?”
“给我擦脚。”
庄九郎哼着时下流行的小调,轻快地迈步出了门。
九*九*藏*书*网商人,”万阿接着说,“你一定能成为日本最厉害的商人。快把刀也扔了吧。虽然你从妙觉寺本山一名博学的和尚还俗当了武士,这回要变成商人。松波庄九郎君,你可真忙。”
从幼时起,杉丸就一直给万阿擦脚,已经成了习惯。
这一点上,万阿毫不含糊。
“没有,其实,”庄九郎把有年峰上的事情和江口的学艺一五一十地讲了一遍后,说道,“做这些都是为了你。为了今晚。”
(女人果真有那么好吗?)
他又接着说:
杉丸的鼻子里尚有余香。
“庄九郎君怎么了?”
万阿在叫唤声中,身体已被庄九郎淹没。
万阿说着,忽地扬起下巴,郑重其事地问道:
“不过说不准会变回老虎的。”
他喃喃念道。初入茅庐的生涩,却是掩饰不了的。
“要我守着奈良屋的家产?”
如果会算卦,庄九郎真想算算自己的未来。赤手空拳的他,能打出天下吗?
江口的女尼虽传授了技法,却也由于过度集中于技法,并未尝尽天伦。
庄九郎苦笑道。
万阿的身体似乎着了火。爱恋瞬间转为狂热。狂热的男根长驱直入,所到之处,似乎连万阿的五脏六腑也要一同搅碎。
万阿紧紧地盯着进来的身影。还来不及闭上眼睛,身体忽的一轻。庄九郎粗壮的手臂已拦腰抱起了万阿。不如说,抱起了奈良屋。
“不知道。您亲自问问庄九郎大人吧!”
“又如何?”
“是。”
“万阿真够固执的。”
“不过,”还是有可疑之处,“那庄九郎君为何以前疏远奈良屋呢?”
“奈良屋庄九郎?”
万阿高兴的不99lib•net是收成的三倍,而是庄九郎的这份心意。
“意思是要我入赘?”
庄九郎不禁答应道。就算做梦,缺少运气的话也只是白日梦。
庄九郎等候的房间在左边。
“庄九郎君,万阿可要一辈子靠你了。”
那种男人,确实曾有过数人。
“被你驯成猫了。”
庄九郎向下微微地拉了一下侍乌帽表示感谢。帽子的带扣是红色的。
“还有谁?”
“太高兴了!”
“不。”
“嗯。”
万阿把脸埋在庄九郎的胸前。
这时,净菩提寺的钟声响起来,已是初更天。
一觉睡下
“庄九郎君四处游历,想要什么呢?”
“万阿,行不行?”
万阿也俨然一幅奈良屋主人的形象,端庄持重。有马的汤池中化身为狐的媚态,已荡然无存。
这确实是庄九郎的真心话。万阿,或者说女人是如此可爱的尤物,庄九郎今晚第一次领悟到。
说话间,钟声戛然而止。
这天上午,万阿从清水进香回来,杉丸急急地跑到门口道:
“为了抱抱你。”
“我饿了。”
“沉迷于你的美色,每天从早到晚在奈良屋前晃悠的那种吗?”
“谢过了。”
“有劳了。”
“不行,”庄九郎一本正经地说,“既然要当奈良屋的庄九郎,起码要提高三倍收成。”
庄九郎面不改色,只是将视线从院里的菖蒲上收了回来。
“庄九郎君要养着万阿。不光这辈子,来生也要。”
不自觉地,http://www.99lib.net万阿开始寻找话题。这也许正是松波庄九郎想要的。
万阿拉长了脸进了店里。
“那,那么,”万阿急忙补充道,“就不是停留几日了。”
“三倍?”
“……”
“太好了!”
“可爱得很!”
“你骗我。”
“这是当然。奈良屋会通报大山崎八幡宫庄九郎入赘一事,还要广告天下,把婚礼办得热热闹闹。”
庄九郎拉开了万阿的闺门,任月光洒入后又反手关上。
“您请便。”
“那位庄九郎大人……”
庄九郎在耳边唤道。
“不是女人,我有野心。”
(只是,光凭无名之辈的一把刀,能夺得天下吗?)
“万阿?”
“宝贝在这里呢。”
“对。说是从有马又去别的地方了。”
万阿一惊,手中的蒲扇掉落下去。
“骗人。”
两人寒暄一番后,“京城里没有住处,”庄九郎说道,“今晚想留宿在此。”
“啊啊!”
“万阿。”
“杉丸,想找死吗?”
“生意让下人去打理便是。庄九郎君照旧吟诗弄舞就好了。”
“猛虎养惯了也会变成猫的。”
“嗯。”
万阿这方面的知识并不丰富。不过,提到关东的北条,她也知道是天下首屈一指的强势大名。
庄九郎似乎已厌倦了这一话题,将目光转向了院里的菖蒲花。
“有什么吩咐?”
“——对,别的地方。”
客房里的庄九郎望着院里种着的菖蒲。他今天的打扮很是清爽。
“我游历各国总算明白了,我庄九郎,如今虽是个平凡人,将来有一天,会改写这个国家的历史的。能当奈良屋的女婿吗?”
却停顿不语。万阿却等待不及,自从松波九_九_藏_书_网庄九郎离开后,已经找寻了两个月,仍不见下落。
“啊!”
月上枝头。
其实也不是谎话。庄九郎从有马出了江口之里,又一路察看了摄津、河内、大和的情形,才从山城回到京都。
万阿甚至无法想象此刻自己的表情。然而,庄九郎的目光已望穿她的身体。瞬间她的全身似乎被一股电流击中。
庄九郎目光炯炯地盯着万阿的眼睛道:
“万阿喜欢那样的男人吗?”
庄九郎缄默了。此时辩论这件事毫无意义。要夺天下的美梦,尚且遥不可及。而眼前,奈良屋的巨富才是伸手可触的。光这一点就足以让世间的野心家们羡慕不已了。
杉丸故意献着殷勤。他以自己的方式嘲讽着女主人。
就当是上次的惩罚。
庄九郎才不会说这种庸俗的话题。而是正襟危坐。
“真服了你。”
心向何处
万阿暗自得意。
“好吧。”
鸣钟声声
“做商人吧。”
“几年吗?”
万阿盯着镜子,心无旁贷。
万阿答道。
“其实,我在有马见到了扮成您的狐狸。”
“里面,是里屋吗?”
“万阿,你在笑我。不过在我之前,有个叫做伊势新九郎的人就是这样。”
“他就是现在在东都小田原建都,称霸关东一带的北条早云。你以为我庄九郎做不到吗?”
万阿笑靥如花,庄九郎只好认输。
“几个月吗?”
“那可不,我可是奈良屋庄九郎君的妻子。”
庄九郎顺着刀背上的月光望向窗外,只见华顶山上凛凛悬挂着一轮明月。
万阿喃喃自语。
饱满突出的前额,下巴略嫌外突却很坚毅99lib.net,锐利的眼神,长相虽不同于常人,却也清秀俊逸。
“庄九郎君,和万阿在一起后丢掉那些怪梦吧。”
“哦?”
月光透过华葱窗射在刀背上,发出幽幽的蓝光。确实是把好刀。
杉丸立刻端来涂着黑漆的脸盆,放入毛巾中把水拧干了。
庄九郎在自己的房间里,给青江恒次的宝刀上了光粉。
这些话若换了旁人,简直是荒唐不堪。可从庄九郎的口中说出,万阿却深受感动。
一言不发。
“有一件事。”
“没关系。”
转眼已上了走廊。
“不,庄九郎君如果一辈子都能呆在奈良屋,万阿今晚就在阁里等你。”
(赢了。)
“万阿可爱不可爱?”
“他,亲自上门来了。正在里面等您呢。”
“为什么这么小心呢?”
万阿似乎还浮在半空中。
“有没有泡饭?”
“晚上在房里等我。”
“叫杉丸过来。”
万阿吩咐道,同时在唇上抹上胭脂。
今宵入眠
“在有马时曾想抱一只狐狸。不过狐狸不能代替你。我想在你的闺房里好好地抱抱你。”
万阿站起身来。
庄九郎收好刀,站了起来。
庄九郎把刀放在桌台上,麻利地解开了衣服。
“我在京城或许要逗留几日。”
此时的万阿,意志已不受自己控制。
(让他等着吧。)
庄九郎的手指抚上了万阿腰间的衣带。京城的男子无不垂涎三尺的奈良屋女当家,眼下正一丝不挂。
万阿回到自己的房间,让婢女帮着换了衣服,重新化了妆。
“我今天第一次睡了女人。”
“我庄九郎疼爱万阿,倒也不是只想着万阿一个人。”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