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万阿的烦恼
目录
前编
前编
万阿的烦恼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庄九郎佯装无意地问道。
(老天爷,奖赏我吧!)
松波庄九郎将她脱光,还上下看了个遍,却克制住了自己。
庄九郎不禁叫了出来,从未尝过女人味道的男根,已是擎天一柱。
那时候,可以抱紧万阿。而万阿,也会心甘情愿地委身于他。
“真、真对不住您。杉丸没有盯紧,根本不知道庄九郎大人走了。”
街坊里爱凑热闹的人则上来搭话。
“杉丸,我,”
但是,庄九郎想,那样也只是得到了万阿而已。
很快就在街上传开了。
“啊!”
是为客人准备的。
技巧——这是庄九郎的作风。每一步都讲究技巧,才能循序渐进。
眼前一片漆黑。
白根
庄九郎的手被握住,就像翩然起舞一般,站立起来。
因此,最重要的是忍耐。
也夹杂着激情似火。
而且,这次的对象松波庄九郎,简直就像不食人间烟火。不像是冲着奈良屋家产来的。
当天清晨的御所坊,杉丸跪在万阿面前,迟迟不敢抬头。
渔民、船夫、妓院的下人等形形色色,大概询问了二三十人吧。
“庄九郎君,刚才一直观察你的一举一动,你是不是会跳舞?”
难以置信。
还要奈良屋的家产。
放了一张坐垫。
庄九郎想要的就是这些。手持一把只有钓线的钓竿,人们就会放下戒备,而扯一些家常话。
庄九郎。
“主子,是您自己给他看的吗?”
“嗯,会。”
“庄九郎看不上万阿哩。”
屋里再无旁物。
要怎么和女人做爱呢?
就顺利地住下了。
“杉丸。”
要说的话,就像活菩萨。和家里的吉祥仙女相好,再合适不过了。
万阿伤心地摇着头。
好几天都在钓鱼。
“嗯。”
庄九郎躺了下来。
“然后呢?”
然而在这些简单的动作间,纤细而柔软的手指有意无意不九_九_藏_书_网时划过肌肤,庄九郎似乎感觉到肌肤上有音符在跳跃。
他有十分把握。
杉丸只好屏住呼吸,强忍悸动。
“别说了,”万阿坐起身来,“我喜欢上他了。我长这么大从没这么烦心过——杉丸。”
杉丸六岁就被从西冈送到奈良屋,早就把奈良屋当作自己唯一的家。
不仅仅是做。要掌握如何才能让对方神魂颠倒的技法。
“只好照办了。”
各国的武将确有喜欢男子的。原因是无法带女人出征上战场。他们在府邸时,尽情享用女人也证明了这一点。杉丸觉得,小沙弥后面的“菊花”(当时的隐喻),只不过是女人那里的代用品而已。
不愧是机灵稳重的男人。
一条也没上钩。也不可能上钩。虽放了钓线,却没装上钓钩。
“乱舞、曲舞、倒是都学过。”
纸门紧闭着。
话毕,影子轻轻地捉住庄九郎的左手,慢慢地抚上自己的身体。指尖游走之处,湿润滑腻。
(可是怎么做呢?)
岸边,建筑宏伟的妓院鳞次栉比。寝殿的屋檐上铺着桧树皮,其优雅风格毫不逊色于公卿的宅邸。
(那是因为有野心。)
庄九郎抬头朝北摄的天空望去。
说到唯一,对这家的女儿万阿也是一样。她就像是吉祥仙女下凡。
庄九郎眺望着北摄九-九-藏-书-网的山峡,向京城坚定地走去。
“对,就是那里……”
“这一带,哪个女人最厉害?”
(到了京城后)
坐了约有一个时辰,太阳逐渐西沉,天色转暗。
却张开樱唇咬住了庄九郎的耳垂。
“这就是女人啊!”
“一定跳得不错。”影子继续说道,“其实这方面和舞蹈没什么不同。您会吹笛子吗?”
万阿茫然地望着院里的高野黑松。
“那,庄九郎大人看了后怎么说?”
投宿的地方也早就定下了,一座叫做寂光寺的寺庙。虽另有意图,但只通报了一句:
“多大年纪了?”
但是,最后的一个老渔民说道:
“真了不起!”
杉丸嗫声道。
“当、当家的……”
“好极了。你把这封信交给她,说我有事要问。”
“哪有啊。”
“庄九郎大人说了如此荒淫的话吗?”
“是,我在。”
这里从王朝时代就妓院云集,京城的公卿贵人都划船顺着淀川前来寻欢作乐。
泪池池畔的尼姑庵。庵外种了一圈山茶树,正好用作栅栏。
桔梗
(要找精通此道的女人才行。)
“怎么会?”
只要万阿下令,估计杉丸连她的尿都会喝。在武士家族眼里,杉丸就是侍从。
万阿的眼神空洞无助。
杉丸又心酸又落寞地望着万阿。
虽说是博古通今的法莲房,松波庄九郎在天地万物的事理中,唯独一无所知的是如何和女人做爱。
女人的妖娆。
“庄九郎君。”
(眼下的庄九郎,第一次发现自己是非同一般的男人。想必整个天下,也是志在必得。)
庄九郎起身,钓竿随着水流向西漂去。
身后的夕阳将庄九郎的身影温柔地投射在纸门上。
到了隔壁的房间。
万阿目光呆滞:
(此事乃为国为天下而为。)
“没用的。庄九郎不觉得万阿迷人。”
“回京九-九-藏-书-网城吧。让吉田(洛北)的算命先生算算庄九郎君去哪儿了。”
还是因为骨子里还是个和尚,对女人不动心呢?
虽这么说,杉丸心里也不得不怀疑。松波庄九郎这个习武之人,难道是木石做的吗?
“再过一会儿,”影子开口道,嗓音温润,“再过一会儿,月亮就出来了。不用点蜡烛了。”
里面传来清脆的声音:
“什么也没说。”
庄九郎放下青江恒次的宝刀,坐了下来。
“这人真是奇怪。从服装、相貌来看是个有来头的人,不知道想干什么?”
随着低声轻唤,影子不再是影子,而是真实圆润的女体。庄九郎顿时觉得咽喉发紧,热血上冲。手指却未能停下。
山茶树的树叶制成茶会有清香,女人把它装进小袋戴在身上用作香袋。这种温婉似乎隐喻着主人的前身。
出乎杉丸的意料。
万阿被誉为京城第一美女。既然是京城最美的女人,当然也就是天下最美的女人。
“庄九郎君说在有年峰摸过一个女人的那里,但是太黑没看清楚,于是让我给他看。”
“四十二三吧。”
“收拾东西吧。”
“您生气了?”
杉丸急得快要哭了。
“看完就走了。庄九郎在寺院里看惯了小沙弥,说不定不喜欢女人呢。”
万阿喃喃道。
要让万阿不顾一切地投入自己的怀抱。要让她心烦意乱,最终舍弃比性命还重要的奈良屋的财产。
庄九郎心想,一定可以征服万阿。
“知道了。”
屋子里点着香。并不见人影。
“怎么可能?”
万阿浑身无力。
“什么也没说?”
反过来,为了万阿幸福,什么都可以做。
“请进。”
万阿站了起来。
对万阿自然不敢痴心妄想。也不该想。一旦起了邪念,恐怕杉丸自己就会在院里上吊自尽。
月御前
杉丸的悲剧——不如说是万99lib•net阿和杉丸的喜剧,在于万阿并没有把杉丸当作男人来看,而是就像小时候店铺的院子里种的花草一样。她能在杉丸面前旁若无人地换衣服,也能不加掩饰地说:
杉丸语气急促起来。凡是男人,怎么会不喜欢女人?
回来后,他带来对方的口信:
庄九郎心想。男人之所以是男人,就是因为有野心。庄九郎的自我满足,在于自己的野心能够打退女色的诱惑。
(我还真下工夫。)
“是不是?”
庄九郎刚要伸手去搂,影子却轻轻地把他的手推开,含笑呢喃道:
月光淡淡地照在枕边。
“说让您去呢。”
老鹰在上空盘旋。
在那种场合还能坐怀不乱的,恐怕除了唐三藏就只有松波庄九郎了。
被养大的。
“杉丸,”万阿纹丝不动,仅用眼睛瞟了过来,“我受不了了。心口难受。你也许不明白,所以才不当一回事。”
(也不全是。男女合欢是自然规律,大可无师自通,但是要让万阿神魂颠倒,一定需要技巧。对,技巧。)
(不是不是。)
他把信转交给了妙善尼姑,她隐居在江口西部泪池池畔松林深处的尼姑庵。
(姿态太优美了。)
“如今已削发为尼,从前唤作白妙,出家后法号为妙善的女人,才是最厉害的。”
地上铺着榻榻米。靠墙似乎放着一张屏风,不习惯黑暗的庄九郎自是看不到。
庄九郎对崭新的自己有了信心。或者说对自己有了新的发现。
随后,影子依偎着躺下了。
(万阿坠入情网了。)
自然,不少妓女都精通诗文,诗人西行法师就曾在此停留,与叫做妙的妓女相互赠送诗歌,至今仍被收录在御选的《新古今和歌集》中。
影子跪下脱去庄九郎的外衣,然后是内衣。
在有马的温泉看过万阿的女体,却放置不顾,可以说是庄九郎的手腕。
眼前是雪白的纸门。
隔着一道门99lib•net槛,万阿正趴在里间的床上。两只胳膊撑着下巴。
而身处此地的松波庄九郎则毫无疑问,没有与妓女调情作乐的雅趣。
万阿的语气就像仙女一般天真无邪:
其中有三个名字出现得最多。
“这……”
回京前,为了研磨技巧,特意绕道前往著名的江口之里。
庄九郎脱去皮袜,在流向泪池的小河边洗了脚,道了声,“打扰”,便拉开了门。
要得到万阿。饱受煎熬的万阿。
“在。”
“我曾在京都妙觉寺本山出家。”
庄九郎昂首挺胸地迈着步子。每一步踩在地上,都无比坚实。
门悄悄地开了,有股香气逐渐靠近。
“我给他看我的那里了。”
然而,光得到万阿的肉体是不够的。
“还有些早。”
“我来教你。”
庄九郎就连情事,也不乏庄严。
(像我这样的人世上太少见了。)
“那就更容易了。音乐舞蹈和男女之道,原理是一样的。”
“那里?”
“怎么会呢。您可是京都最迷人的女子。在杉丸眼里,就像太阳一样发光。”
一股女人身体的幽香。
影子触到庄九郎男性的雄伟,颇受震动。
庄九郎在女人的领引下,开始上演了所谓的舞技。优雅从容。
庄九郎端坐在黑暗中。
带着香气的影子开口了。
(有那样的妓女吗?)
老渔民不识字。
“给他看我那里了。”
眼前是一盏青瓷香炉,对面插着一支梅花。
庄九郎写得一手好文章。
“不是。”
庄九郎正在回京的路上。
他买了一根鱼竿,背对着妓院的大街开始垂钓。
“这边来。”
特别是汉文。然而这次的文章用流利的日文书写,并插上了时下流行的白话文等诙谐的句子,解释自己原是和尚因此不懂女人,而今却想知道并想学习最厉害的技巧,等等。
庄九郎心想,然而,却也不能一家一家叩门去问。
“庄九郎君说想看。”
“哪呀?”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