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兵法者
目录
前编
前编
兵法者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中用?”
“那边的女子,可是昨天的有马狐狸?”
(要怎么样?)
庄九郎扑通一下从水中探出半个身子,抱住了万阿。
“我不是刀客。说比武,自有其他用意。我来是看你的人品。”
对方是刀法家。虽说庄九郎精通战术、马上的枪术或是指挥士兵,却完全不是一码事。
“我继承了刀法中条流的流派,风餐露宿,在野地山谷苦练了一身神技。我乃常州小田人猪谷天庵是也。”
他的眼神出乎意料的清澈冷静。丝毫没有要扑上来吞噬万阿的迹象。
“你不是狐狸吗?如果真是奈良屋的当家万阿,松波庄九郎决不会这样。”
开运,首先要开启万阿的身体。
天庵已经输了。人之间的关系,一瞬间的意气就能决定。
“万阿的宝贝。”
庄九郎嘴里道,手却在水中将万阿的腰揽了过来。
少见的脾性。大胆一词都无法形容。
“不是。”
“马上让他去下面的河滩上等着。”
“哪一派的?”
“管家大人好像怀疑我的武功。那你叫手下的浪人出来和我比试比试就知道了。”
“让我看看,别动。”
“下巴就不合格。”
“比试比试。”
庄九郎伸出右手摸向万阿丰满的大腿根处。即使在水池中,仍能感觉到异样的湿润。
一身修行僧人的装束。那个时代的刀客基本上都是这身打扮。
(这就是刀客呀。)
身高五尺七寸。
(反正我迟早会成为一国之主。见识一下刀术倒也无妨)
(是个好人。)
庄九郎饶有兴趣地问道。
猪谷天庵手持一把四尺长的枇杷木刀。木头的刀身,微弱地反射着阳光。
“那我中用吗?”
第二九_九_藏_书_网天,发生了一件意想不到的事。
庄九郎视线始终不曾离开,似乎尚未看够。
“松波庄九郎大人。”
不远处,一条青鱼正跃出水面。
“那我是哪颗星?”
“不要!”
“万阿,这是什么?”
声音清澈。
庄九郎的右手提着那把青江恒次——他自称为日莲上人的护身宝刀,冷冷的泛着光。
这一年说不定会走运。不过只凭赤手空拳,恐怕也不容易。
“出刀吧!”
星星一闪一闪地,像在预示庄九郎的未来。
庄九郎却只是将万阿放入了水中。
“不行!”
庄九郎毫不迟疑地说。
奥之坊的书院里,庄九郎正在欣赏院子前高野黑松枝上的积雪,瞬间有了主意。
“那是什么?”
虽说不是初创,不过这种新颖的技术还是合理的,然而当时的武士社会对此不屑一顾,庄九郎之后的甲州武田信玄麾下的名将高坂弹正就曾对信玄说过:
“喂,”庄九郎指了指自己面前的岩石,“坐下!”
“求你了!”
“狐狸”,庄九郎抬头望着星空道,“上我这儿来。让我摸摸。”
虽这么说,其实庄九郎连一根指头都没有碰触到万阿。万阿就像中了魔咒一般,丝毫动弹不得。
“我还想求你呢。庄九郎出身佛门。佛门里的长老、同门、众僧虽可亵小沙弥,却唯独缺少女人。如何才能踏入女人的宝贝,你告诉我好吗?”
“不要!”
(今年也恰好是周期。)
庄九郎淡淡道。
庄九郎也深信不疑。明星自放光芒,不与群星为伍。凭借庄九郎自己发出的光芒,总有照亮天际的一天。
庄九郎心下盘算着。武将应该有忠心耿耿、技高过人的手下。
来者正是松波庄九郎。
庄九郎心下判断。
“不是这样。奈良屋有个镖头,就像大名手下的大www.99lib.net将。要和他商量。”
“喂,万阿的星星呢?”
“我家有个人,这事应该和他商量。”
猪谷天庵候在河滩上。
凶手马上就曝光了。
“会感冒的。”
“我怎么知道。”
庄九郎望向天空。
“这就是宝贝吧。”
“不知道。庄九郎大人一定见过不少女人的宝贝吧。”
“长什么样子?长相、举动、习惯、说话什么的,详细道来。”
庄九郎在万阿耳边轻问道。
旁边是岩壁。
“猪谷天庵,”庄九郎从怀中掏出一个小包,扔在石头上。沉甸甸的,装满了钱,“这是定金。”
“姓甚名谁?”
“是害臊。”
庄九郎一心观察着此人的长相和品性,早就忘光了要和他比武一事。
庄九郎抑制不住好奇心。
天庵下颚高高翘起。一副叛臣之相。
后山的千年杉树浓密的枝叶遮住了天空。周围已经暗了下来。
翌日凌晨,庄九郎悄悄地离开了有马。
“中用不中用。”
不久,有一个人影从对面道路的岩壁上飞跃而下。
“放屁!”
他是自己到万阿家里自报家门的。无怨无悔。
“当我的家丁吧。坐石头上想清楚。”
“战国的武士不会武术也一样做事。用木刀之类的练功是因为太平盛世没有要斩杀的敌人,只好舞姿弄态。一上战场时就知道要拼杀,自然就能练功了。”
(这种人还真少见。)
他很好奇。还从未见过所谓的刀客。
(当不了家丁!)
庄九郎在河边洗刀。
“人品?”
庄九郎的视线越来越清晰。贪婪的嘴唇。与脸部极不协调。
丝毫没考虑对方武艺的高低,也许自己一不小心就会丧命。
那时,被叫作“兵法”。
杉丸回答说。
天庵一脸糊涂。
对方靠近过来。
万阿的身体浮出水面。
扑了过来。说时迟那时九_九_藏_书_网快,咔嚓一声异响,天庵的头颅已被一分为二。
满脸的诧异。
杉丸道。这家伙大概嗜血如命吧。
“我还没去过宝贝的里面,是不是很开心的地方?”
透出一股威严。
还挺熟悉情况的。
世上传闻的青江宝刀的弹性和刃上的乱纹,倒映在水中。
“我是明星就行了。有马的狐狸,你知道就好。”
“哼。”
眼角斜吊,一看就是个争强好胜的人。太逞强,很难在集体中生存。
“冷了吗?”
庄九郎在妙觉寺时学过天文学,这几年的金星会在日落后高悬西天,比太阳要晚四个小时下山。
随后庄九郎讲起了宿曜经,这是来自中国的星相学。
“那就算了。”
其中有的刀客受到各国大名的礼待,并不是因为他们的刀术。不仅是刀客,修行僧、化缘的僧人、艺人等如在城中逗留数日,都会受到一定程度的礼待。他们熟知各国的风土人情、人文地理,各国的领主能从他们身上得到一些信息。
“但是奈良屋的管家说,大人想要比武。”
“狐狸也泡澡吗?”
“放开我。”
庄九郎出生的那年也恰好是这一周期。母亲——山城西岗一个无名无姓的平民女子,曾说:
庄九郎的声音生来就好听,而且富有底气。具有说服力,使人陶醉。
兵法原本在汉语中是战术的意思,由于那个时代对文字尚不熟悉,民间便把剑术说成是兵法。
“女当家吗?”
想必是受了水中锋利的刀光惊吓了吧。
恰好很平,上面长满了厚厚的苔藓。
“一文不值。”
“是谁?”
就像爬楼梯。
“别磨蹭,赶紧动手!”
亦非好色之徒。
“这是比武。”
“我以前被唤作法莲房,”庄九郎静静地凝视着后山的千年杉树说,“恪守清规戒律。其实去年摸过一次女人的那里,九九藏书网却没看见里面,自然不知道是什么样子。”
奈良屋的浪人曾是香取明神的仙人饭篠长威斋创办的“神道流”的门下,在京都赫赫有名。
“不值?”
万阿的随从里,有个来自细川管领家的浪人,曾跟随关东香取明神的神官学习刀法。
万阿此刻像个风尘女子。
“叫大人。知道我是谁吗?”
“有马的狐狸。”
“对方身份低贱,怕脏了您的手。”
理由冠冕堂皇。这也是艺人社会的特殊习俗。这些武功艺人,大多是从应仁之乱时兴起的步兵阶级的浪人,普通人家的次子或三子。本来四处流浪的人就很多,相互比试后,胜者则到处宣扬扩大自己的名气。
虽说是修行僧的打扮,却不念经。年方二十四五,低鼻梁、颧骨奇高、眼睛细小。整个人看上去很下作,唯有眼睛如同猛兽。据说杀过的人已达二十八人之多。
“这孩子是明星下凡。”
万阿仍旧平躺着,她眯缝着眼望着身体那头的松波庄九郎。
说不出的甜腻。庄九郎还是头一次和女人亲吻。
“下作,”庄九郎露齿道,“我可是要得到天下的人。还学这种三脚猫的功夫。”
“当然。”
(好甜。)
万阿隔着冉冉上升的热气倾听着。
“这?”
他没说“见”,而是说:
她撒着娇。
阳光照射着狭小的河滩,给岸边的鹅卵石投下了黑黑的影子。
“出刀啊!”
“有马狐,你看那颗星星。”
(看看此人如何,能不能收作家丁。)
庄九郎吻住了万阿的唇。
“刀客吗?”
庄九郎招手唤道。
“放开我吧。把我放进水里。”
万阿到了有马的第二天,他们九*九*藏*书*网受杉丸的指示前来保护女当家。未曾想却在去泡池的那天清晨,被发现已暴毙在中之濑的悬崖边上,天灵盖都被击碎了。
“天庵,过来!”
杀了奈良屋雇佣的浪人还能如此泰然自若,其实刀客的圈子和侍奉主子的武士作法有所不同,不涉入其他阶层的圈子。虽然情况大不相同,除了时代的区别,倒和如今社会对待黑势力的态度有相似之处。
“我想见见。”
万阿的诧异很单纯,仅仅因为一个新的发现。
然而学刀术的人仍然渐渐增加,或叫刀客,或叫艺人。
说话间万阿的身子已经被放平。山谷中已完全暗了下来,万阿洁白的身体却泛着光泽。高耸的双峰下面平坦的小腹,略微起伏后形成小巧的丘陵。
丘陵上秀丽的草丛,遮住了羞处。
他观察着对方的举动。任何人只要落在他眼里,就连肠子都能被看穿。
“宝贝原来如此。”
晴空万里。
离开岩石角,身体向庄九郎方向挪动过来。
“我想留在奈良屋”。刀客说。
“真小气。”
万阿有所期待。
庄九郎泡在泉里问道。
“就像饿虎下山。”
“好滑的皮肤。”
那时候也就是这种程度。而且,前线的战场上都穿盔戴甲,刀枪不入。
“天生的品性。凭你根本做不了我手下的大将,顶多是个走卒。”
“好好看着,自己想。”
他们多来自浪人,世人也常常把他们看作流浪的艺人。
万事皆有序。
天庵火冒三丈,亮出木刀。
山谷的上空逐渐转变成黛青色,狭小的一块天空已经看得见星星。
这么想着,庄九郎却伸出胳膊将万阿横空抱了起来。
庄九郎更自信了,代价是猪谷天庵的性命。
“喂,松波。”
“是我。”
万阿心里暗笑,却沉默不语。好像回到儿时藏猫猫的时光。
“一定手脚不干净。”
“——?”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