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有马的狐狸
目录
前编
有马的狐狸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原因不明。
夜色将近。
(只要能享乐,就该脱光躺在我怀里放纵了。)
万阿没有马上进到庄九郎的房间,而是踮着脚尖出了走廊。轻滑过走廊后,来到厚重的杉木门前。
杉丸也觉得匪夷所思。
越是这么想,就越想靠近。
万阿大胆地回答。做姑娘时曾和公卿的子弟、真宗的和尚两三人私通过,然后就是当过二掌柜的丈夫。寥寥数人。
“……”
晚霞满天。
只当是狐狸作乐,和庄九郎在此地纠缠,也与他人无关吧。
简直想抽自己一嘴巴才解恨。在京城,只要走在大街小巷里,人们都目不转睛地盯着自己,
(真沉啊!)
来了,门后的万阿口中应着,把裙裾高高地撩了起来。雪白的腿露了出来。那是一双极美的腿,就连万阿自己都想抚摸。
“您说什么呢?”
“《玄中记》的书上说,狐狸五十年修道,一百年可化作美女、神巫。或变作男子与女子交合,可知晓千里之事。”
(邪得玄乎!)
——那就是奈良屋的女当家。
庄九郎应该不知道有人在看自己吧。
他身上带着长枪。
“啊哈哈。”
万阿肯定地说道。虽然不是真心这么想,此刻的万阿心里恨不得把口水啐到庄九郎的脸上。
他们连声大呼:
庄九郎正在看书。
“不用了。”
“我是个诗人就好了。”
“这……”
考虑问题缺乏诗意。可以说很无趣。而这种无趣,甚至到了一板一眼的地步。庄九郎深知自己的脾性。这种脾性是否对自己的生平有利,不试也不知道。
(他要干什么呢?)
“笨蛋。——”
“这……”
他们念诵的是,九_九_藏_书_网“南无阿弥陀佛”。
“进来吧。”
晚霞从上面的童子山上溢出,一直流淌到溪谷。
万阿正好能从自己住的御所坊的院子里望见他。
此时的万阿已化身为狐。下面就看庄九郎的了。
南无妙法莲华经
只留下一句话。
“万阿不喜欢。”
“松波庄九郎君好有眼力。您到有马后,妾身倾慕已久。”
“奥之坊的狐狸。”
念头一转,心里又情不自禁地念诵起万事遂愿的《法华经》了。
听听他们的吟诵就知道了。
但也不是毫无益处。在那里学到了《法华经》。内容虽是经文,却强烈地显示出《法华经》的独特之处。给所有的事物下结论。非常极端。也许是翻译印度文的唐代中国人的性格或是写文章的嗜好吧。
那个男人透着一股强烈的邪气。杉丸虽然觉察不出,万阿却凭着女人的直觉感觉到了。冲着这股邪气,怎么可能无欲恬淡呢。
“是的。”
“狐狸。你可知我是修炼《法华经》的行者?”
(那好,我现在是狐狸了。)
稍微抬起一点,静静地打开门。外面是院子。
(让人害怕。)
正因如此,才来到有马这种偏僻的山里。
下午接着看书。
真是奇妙啊。
“杉丸,我要去泡池。”
(该怎么回答呢?)
“让婢女陪着吧。”
“是吗?”
(而这般高贵的万阿)
万阿正在犹豫,庄九郎却又朗声道:
“是的,”万阿禁不住欢喜地答道,“您还挺有学问的。”
门外的万阿想,“干脆就当一次狐狸吧。”
“睡过。”
“在。”
http://www.99lib.net啊!)
万阿觉得。现在隐藏的这种邪气,没准会干出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来。
“太神奇了。”
“那人是个疯子!”
“过来吃吧!”
奇妙。
“糟糕!”
站在溪中的岩石上。腋下夹着长枪。
不过,那把长枪真是少见。
(应该更妩媚才对。)
庄九郎踩着岩石,去刺那些纸片。磨得亮亮的枪尖在空中飞舞,随着庄九郎的跳跃,纸片纷纷被刺穿而落。
全身开始燥热起来。人们都以为自己保守,还是万阿最了解自己。
很快又回到书院的屋檐下。
隔着三四块岩石的不远处,有个一丝不挂的人影。
——暂且不论这些。
却被松波庄九郎冷落致此。
“荼吉尼天可是狐精。佛典中说它法力无边,可提前半年预测死亡。专在临死前吸食人的心脏。你吃过几个男人的心脏?”
这回庄九郎沉默了。
(能把万阿弄到手吗?)
“和男人睡过吗?”庄九郎问道。
庄九郎泡在岩石间的泉水中,无心地撕扯着羊齿叶。
“不能这么说啊。松波庄九郎大人可是奈良屋的恩人。还不收报酬,太高尚了。”
一到时间就下山去。每天就像模子刻的一般规律。
就可推卸一切。
但是比起男人,奈良屋的财产更为重要。
南无妙法莲华经
暮色更重了。
“南无、妙、法莲华、经”。
不过——
庄九郎泡在红色的温泉中,脑后枕着岩石。
院里开满了白色的冷山茶花。
万阿毫不动心。
他从怀中掏出一叠酒樽底大小的纸片,数出十张掷向空中。99lib.net
(对。当一次狐狸吧。)
“我是附近的荼吉尼天。”
下到院里,赤脚走在杉苔上。每走一步,脚趾都深陷进去。
一眼看穿到底。
“嗯……”
“睡过几个?”
翌日,庄九郎也早早起来晨读,中午独自烤了山鸡充饥。当时还没有吃午饭的习惯,庄九郎就连这一点也与众不同。
纸片飞舞着落下。
庄九郎叫道。
那就不是人类,不是万阿,也不是奈良屋的女当家了。绑在万阿身上的人类的束缚,就都不存在了。
昨天丢下万阿下山,虽说是“计策”,倒也确实是他的习惯。
“简直就像天狗。”
正念得起劲,眼前忽地一亮。
水是红色的。
门后的万阿心潮起伏不已。
虽然未被刺穿而掉落溪流的纸片也不少,庄九郎的足技却让人惊叹。眼睛明明盯着空中的纸片,腿上竟也像长了眼睛一般,不曾从岩石上踩空。始终保持着低腰的姿势,身形稳定。
(这样,就能在庄九郎君的膝上尽情欢愉,过后,只要说自己不是万阿,只是有马奥之坊里的一只狐狸,不就行了。)
(不过一介浪人而已。……)
他看到了万阿。
万阿并不觉得反感。她也知道自己喜欢这种邪劲儿。
万阿吃了一惊。仔细想想,做姑娘时私通的公卿子弟、真宗的和尚,还有前夫,都99lib•net死光了。自己也觉得男人的运气太差了,难不成自己真是“狐精”变的?
“我要下山。”
却为庄九郎的性格增添了棱角。至少增添了万阿感到的“邪气”。《法华经》的宗旨原本就宣传人有善有恶。
“果然是狐狸,从院里跑过来的啊。”
万阿在心底咒骂自己。好歹也是奈良屋的万阿,怎么这么丢脸呢。
“他在妙觉寺本山的时候,就算不是百般武艺,也是人人夸赞的才智过人的法莲房。一定是佛祖下凡。”
但是这二者,究竟是不是释迦的“佛教”呢?笔者自然无从知晓。恐怕古今中外的大学问家们,也不能下断言吧。
(庄九郎莫非正是如此?)
这样就能吟诗抒怀了。全能的松波庄九郎,唯独不会作诗。
“这就来。”
万阿愣在屋里。
旁边是溪流。岩石间红色的泉水碰到溪流,激起小水花后融入溪流而去。
缺少“南无妙法莲华经”的那种积极感,而且这种节奏越念越让人的意念陷入消沉。最终,变成无欲无求的信徒。
“杉丸喜欢他吗?”
“哦,现原形了吧。”
此刻,房里的庄九郎。
这两大教义所代表的精神,是庄九郎所处的战国初期并驾齐驱的两大巨峰。
(……什么呀!)
早就洞穿了万阿的心思。“狐狸”正是庄九郎的计策。这么一来,视家产如命的万阿就能抛开“奈良屋当家的”枷锁。
随着节奏,人的精神也自然阔步向前迈进。而且经文中现世利益的色彩浓郁,只要心中有它,佛祖就会帮着实现心中的各种欲望。可以说是充满攻击性的教义。
前额饱满、剑眉星目,让人过目不忘。
杉丸已完全被松波九九藏书庄九郎折服。
万阿凝视着崖下的庄九郎,心中波涛暗涌,却不同意杉丸的说法。
只求来生。自然,人就变得消极内向,崇尚哲学。
万阿走下岩石凿成的石阶。
庄九郎扔了手中的书躺了下来。
万阿光着脚来到屋檐下。庄九郎却站起身,扬长而去了。
万阿哽住了。自己虽睡过三四人,不过狐狸应该不止吧。
庄九郎叫道。眼光仍停留在经书上。
杉丸顿时发窘了。
如果,庄九郎从小被送到净土教(净土宗、一遍宗、净土真宗)的本山,恐怕就完全是另外一个人了。由法然、亲鸾兴起的净土教,都对现世持否定态度。
门后的万阿低声应道。她还在揣摩狐狸的动作。
善人恶人都性格鲜明,滋生出他们的,似乎正是《法华经》这块神奇的土壤。
(狐狸的妖术而已。——)
佛语,意为狐。
杉丸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身后。
相学里说,心怀大欲之人反呈无欲之相。
一天过去了。
“我想吃庄九郎君的心。”
万阿后悔了。
(我喜欢男人。)
“喜欢。”
庄九郎。
打消了自己的胡思乱想,万阿若无其事地含笑而立道:
万阿应声道。学过舞蹈的她似乎有些明白。恐怕刺穿那些空中的纸片不是目的,而是在练习保持低腰的姿势。
“这是要干什么呢?”
南无妙法莲华经
(寺里的生活无聊死了。)
美得艳光四射。京城的男子都说,只要能碰到奈良屋万阿的一根脚趾头,都死而无憾。
语气虽高高在上,其实他自己除了在备前的边境摸过小宰相的私处外,还没摸过女人的身体呢。
溪流中布满了大小岩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