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淫乐
目录
前编
淫乐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能修行的。”
赤兵卫的脸酷似貉子,皮肤就像腌过的柿子皮。堆满了肥肉,反而看不清表情。
万阿答道。
“前天晚上,万阿来过这里。”
到达后的第二天,天色尚早,万阿就踏上了通往奥之坊的长满了苔藓的石阶。
万阿能大老远地赶到有马的温泉来,说明庄九郎的计划已经成功了一半。
确实如此。庄九郎周游了丹波、但马、若狭、因幡、伯耆等诸国,目的自然是为了寻找被白蚁蚕食的老大名家族。
万阿上了路。
日莲宗妙觉寺本山也不见踪影,向庙里的庄九郎的同门打听,都说:
他的笑容里暗藏了正中下怀的得意之色,杉丸却丝毫未能觉察到。
“奈良屋的当家啊。自从庄九郎大人离开京都后,每天都责骂下人,我们都愁得变瘦了。”
偷不着的反而香,奈良屋的万阿,此刻就是这种心情。
(也就没必要上香追悼了)
一旦下定决心,万阿的速度极快。
——她指的是松波庄九郎。
万阿为难了。
“骗人。”
无知得可笑。然而,成长于戒律森严的妙觉寺,倒也无可厚非。
“一定要一定要。”
心下雀跃来到门前,给出来的小僧塞了一把赏钱。
“在什么地方对吧。庄九郎大人现在不在京城。”
没有。
“是啊。到了冬天热气腾腾,连眼前的树枝都看不清。”
“您去看了就知道。”
距离京城不远。
万阿心怦怦跳了起来。怎么回事,好像恋爱了。
秋意渐浓。
“哪位?”
这里的温泉得到飞速发展是在太阁秀吉带领诸将领和妃嫔们到有马疗养之后,比万阿的年代还要晚七十年。而此时的有马在万阿看来,(这种山里)却荒凉得没有任何情致。
“谷里流出的水是热的。”
万阿不九九藏书网由大吃一惊。总算知道庄九郎的真心了。表面若无其事,心里却想着自己。甚至独自躲藏起来,多高贵的人啊!
“那在哪里?”
奈良屋的万贯家财。
万阿命令道。
(……?)
“杉丸,你见过温泉吗?”
这就是女人。知道对方喜欢自己时,没有不动心的。
“不用去传话了。我直接去找松波庄九郎君。”
“万阿也想泡泡。”
“哎。不过松波大人……”
里面有客房。
(真高兴。)
“你是住在后山的狐狸吧!”
“……”
“让杉丸带着您去吧。”
“那就好办了。”
庄九郎虽早有打算,然而除了他与生俱来的强烈自信外,他其实对女人一无所知。
杉丸有点恶心。
“门后的女人。”
“狐狸。——”
上古时期,很多温泉都是由僧侣开发的。他们通过中国的医书得知温泉具有药效。他们在温泉建寺庙、盖旅店,大肆宣传。比起讲经念佛,他们更热衷于诉说温泉的疗效,然后又证实说“果然奏效了”。有马的温泉最早是由奈良时期的行基和尚发现的,温泉寺的修建也出自行基菩萨之手。
(被蠢男人纠缠上,不仅被人睡,还要搭上奈良屋的钱。)
“我马上动身。”
她的声音透着一股兴奋。
畿内境内别无温泉,仅有有马一处。自然很早就受京城的达官贵人青睐,人皇三十六代孝德天皇曾率领左右大臣、众卿和士大夫们在此逗留了八十二天。甚至让人觉得似乎把国都迁到了这座溪谷中。
“我以为是谁呢,杉丸你啊。”赤兵卫却是面不改色藏书网
庄九郎一喜,眼光落在涂了朱漆的案几上。
有点伤脑筋。万阿可不是个好对付的女人。
赤兵卫却吃得很香。
(什么?)
“这……”
“那边的书院便是。”
虽然对小沙弥之道堪称老练,但是女人的身子太不一样了。
小僧似乎觉察到什么,马上悄悄地退了下去。
“是,在。”
其实,万阿并不视贞节如命。
“他那么有本事,一定投奔哪个大名门下了。”
“从京城来了位武士贵人,每晚都在奥之坊挑灯夜读。”
(怎么下手呢?)
“怎么说?”
也难怪万阿会这么想。
转眼就到了新年。这一年,是永正十五年。
“杉丸,去打听一下。”
难道见了鬼?
杉丸说过好几次。那时的温泉泡浴,一半带有宗教的意味。
“好一个潇洒的男人。”
“去过有马的温泉,一辈子都会记得。”
万阿一行人分别投宿在御所坊和兰若院。
立刻召集护卫队。途中的西国街道还好,可是有马街道山路较多,据说还有土匪窝。
庄九郎低声问道。
“杉丸,温泉是什么东西?”
“谢、谢谢!”
那么,万阿对死去的丈夫还有留恋吗?
赤兵卫在破旧的土围墙上坐下来,脚底还沾着刚才下的雪。
(也不知道是什么肉。)
“请问施主有何要求?”
“有马温泉寺的旅店,叫奥之坊。”
京都城里的屋前屋后开始听见秋虫呢哝,却仍旧没有庄九郎的消息。
估计三天能到。
女当家态度坚决。
丈夫死时,(总算从南无阿弥陀佛解放了。)万阿反而感到安心。一遍宗适用于乱世,宣传一辈子只要唱一遍南无阿弥陀佛就能去极乐世界,丈夫一定是升天了。
(那一定是庄九郎君。——)
溪谷很狭小。
九_九_藏_书_网先,万阿无意守寡。那个时代,京都城里的寡妇活得并不像江户时代那么拘谨。寡妇可以随便和中意的男人睡觉,也可以结交新欢。
——不过松波庄九郎,让人感兴趣。
赤兵卫奉了庄九郎之命,接连几日都在京都城里行走,伺机遇到奈良屋的人。
“我去。”
赤兵卫故作夸张。
“我一眼就看穿你了。结果你死性不改,又来了。……竟然在大白天。”
“那,好吧!”杉丸像是下了决心,“让我们女当家去。虽然一步不曾跨出过京城,杉丸一定会说服她。哪一家旅店?”
“不过”,赤兵卫又往嘴里塞了一块肉,“他现在在有马的温泉休养。”
“不,不是的。”
这些旅店大都分布在溪流的沿岸。
(不能对男人着迷。)
万阿津津有味地追问。
杉丸、二掌柜、下人们、养着的家丁们都打听遍了。
泉水的颜色红得吓人。
杉丸连声应道。
来泡温泉的普通客人,多投宿在樵夫的家中。
万阿更糊涂了。
万阿是招婿入赘的。丈夫是死去的父母选中的二掌柜,生性内向,唯一热衷于一遍宗。从早到晚,他都在念诵南无阿弥陀佛。
“吃吧!”
“奈良屋?”
他一把抓住赤兵卫:
还有股味道。就连居住在火山地带的关东、奥羽、九州的当地人也会嫌弃,而京畿地区甚至上代的天子,都将它视若珍宝。
那个时代,只要自我保护的意识薄弱,就会赔上身家性命。
白木搭建、格子门窗的古典风格,只有一角是时下流行的书院。华葱窗的亮光后有个人影。
九九藏书“热水怎么可能自己流出来?”
庄九郎朗声道。
除了家中养的浪人,还从东寺借来寺里的侍卫,凑齐了三十人。到了后便打发他们回去,过些天再来接。
抬眼就能望见松波庄九郎住的奥之坊的桧树皮屋顶。
不过还没到迷恋上的地步。
庄九郎眼不离书。
“既然你一定要扮成奈良屋的万阿……”
万阿很是想得开。
有马的温泉位于摄津有马郡。旧书中记载道,“山峰环绕,东南流水”,坐落在北摄群山的溪谷中。
“没去过有马。不过早些年去备前买紫苏时,泡过美作的温泉。”
在有年峰摸了小宰相,才恍然大悟。
(奈良屋的万阿太检点。如能看上其他男人,丹波的黑石也能融化。)
干脆做一次狐狸,让庄九郎亲手将自己脱光吧。
拿在手心,也不吃。
一路劳顿来到山上。
万阿一听就来了兴趣。
“杉丸,给我找。”
赤兵卫从挂在腰上的脏兮兮的麻袋中取出一撮干肉放入口中。
(准是庄九郎君。)
“谁要找庄九郎大人呢?”
估计真正的潇洒,也就是这样了。
京都的雪已经融化了。然而进入摄津的深山后仍有厚厚的积雪,京城长大的万阿反而觉得新鲜。
“出门游玩去了。”
“真的是热的?”
就连山里的樵夫,都在议论:
“我自己去,一定能把一本正经的庄九郎吓一跳。”
“我知道你是狐狸变的。知道我喜欢奈良屋的万阿,故意变成她的样子是吧?”
冬天来了。
“庄九郎君。”
护送镖队,打仗,返京后,不取分文的报酬便销声匿迹了99lib•net
“找谁?”
万阿却拒绝了。
“怎么样?”
万阿这样想。
正月底的一天,杉丸沿着京都的高仓大道向北行走时,在花园左大臣的废邸的路口意外地遇到了赤兵卫。
万阿在门口轻轻唤道。
万阿生性活脱,不拘小节,甚至在下人面前也能若无其事地更换内衣,却让京洛一带的风流男人只能望洋兴叹。
“奈良屋。”
(终于来了。——)
(去看看也无妨。)
“你也来一块?”
小僧赔着小心问道。
“骗人。”
(万阿主子不会在单相思吧?)
“哈哈,你去?见不到的。庄九郎大人整日苦读兵法、佛经,忙得很呢。”
还是找不着。
稍有钱的或是有身份的人,则住在温泉寺的旅店中。奥之坊、二层坊、御所坊等等。或是兰若院、阿弥陀房、清凉院等塔头房。
其实根本无需打听。
说着,撕下一块递了过来。杉丸接了过来,比起这块不明不白的肉,他更厌恶碰到赤兵卫的脏手。
“赤兵卫大人,一直在找你啊。松波庄九郎大人在哪里?”
(我是为了得到鼎鼎大名的奈良屋的万阿,才去有年峰一战的。)
“有马的温泉?”
“我是万阿。”
“进来吧。解了腰带,脱下衣服,让我验明你的正身吧。”
杉丸看了有些担心。
二月。
“想诓我?我可是精通《法华经》奥妙大义的松波庄九郎。”
(原来女人是这样的。)
万阿渐渐明白了。应该怎么解释呢。
对万阿来说,它们就代表着四书五经、佛法阿弥陀经、无边法海中的现世利益,也可以说是贞操。
“——?”
但是,既不想守寡,也不思念亡夫的万阿,却有财产。
到了有马的山里。
“松、松波庄九郎大人。”
——已经去极乐世界享福了。
“真是可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