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编
开运之夜
目录
前编
开运之夜
前编
前编
前编
前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后编
上一页下一页
偷盗也是正义。
虽然衣着褴褛,腰间只系了一根绳子,一柄野太刀却是小心翼翼地背在右肩上。
他们过了紫宸殿南侧的十八级台阶后,开始斜着横穿皇宫。
“那个恶右卫门掉脑袋了?”
灯下只见此人肌肉劲鼓,胸毛浓密,确实是个彪形大汉。
只因时值乱世。
他现在的名字叫做松波庄九郎。
“哎——”赤兵卫站起身来。
他在祈祷(给予他力量)。
青乌帽子的手下们都吓得魂飞魄散。
去年,当家的死了,现在由年轻的寡妇万阿掌管。
“正是。”
头发倒是蓄起来了,京都却因为应仁以来的战乱而荒芜,诸国皆支离散乱,连生计都没有指望。
紫苏是灯油的原料。
“庄九郎君。您是看上了奈良屋镖头的位置?”
“赤兵卫,查查刀扣——”庄九郎敲了敲刀柄,说道。
“从今晚开始,我的人生将时来运转。”他说道。
“有多少金银和吃的?”
也许是心诚感动了鬼神,庄九郎的话音刚落,青乌帽子已经被迎面劈中,身首异处。
心境如此。——实际上,笔者认为,这是当时战国时期一部分《法华经》信徒的风气,如今的太平盛世,宗教学问也有很大发展,却再也没有此种《法华经》的信法。
“赤兵卫,动手吗?”
“哪里。此女一向老实,好歹也是继承家业的女儿,丈夫死后下人们都很驯服,家业倒还算顺利。”
虽然右肩被刺,他还是反刀刺了过来。庄九郎竟毫不躲闪,口里念道:“南无罗刹。”
所谓的皇宫,只不过是一堆废墟。凉风吹拂过弘徽殿、北廊、仁寿殿脱落的房顶,穿过古朽的柱子拍打在土堆上坐着的乞丐的脸上。
庄九郎也略有耳闻。
他先一脚踢翻了大锅,顿时烟灰扬得到处都是。
不过,灯油消费较大的地区,仍是京都、奈良、堺以及山崎一带的神社佛阁或是居家较多的城市。
相貌也不同于常人。
“这样啊。”
怀揣某种考虑,他离开了衣棚押小路的妙觉寺大本山,还俗成了凡人。
估计是洛中其他的没落武士http://www.99lib.net们垂涎恶右卫门的地位,袭击了他,还砍下了他的人头。
京都东洞院二条。——
“怎么是做梦呢?”庄九郎对着星空壮志满怀。
身材高大而健硕。
年代久远,岩彩已经褪色脱落。
“南无证明法华多宝如来”
他还擅长舞蹈音律。击鼓吹笛样样精通,刀枪弓矢也无师自通,本领高强。
祈祷为己牟利。当然,这仅仅是习惯而已,对极其自负的庄九郎而言,根本不相信佛祖会解救自己。
永正十四年六月二十日。一名乞丐坐在皇宫紫宸殿前破旧的土堆上,仰头望向星空,感受着夜晚的清凉。
赤兵卫“噗”地向刀扣啐了一口吐沫。
庄九郎跃身而入。
庄九郎心里暗自发笑,眼睛却透过稀疏的星光盯着恶棍赤兵卫。
(我跟了如此了不起的大人物。我也要走运了。)
原本是山名家的下等武士,据称力大无比,沦为浪人后召集失业的武士们聚众赌博,有仗打时则借兵营捞钱,还时不时受雇于商家兼做保镖,在洛中算得上出名,传闻最近又当上了奈良屋的护镖头(护卫队队长)。
结果,他沦落成了乞丐。
“青乌帽子,”庄九郎嘴下喊着,脚步已移至烟灰对面晃动的身影,一刀砍下。
于是出现了武装队。
他出生于京都的西郊西冈——曾被称作妙觉寺本山“最聪明的法莲房”的年轻人。
长脸加上饱满的前额,凸显智慧。下颚略微前突,眼放异彩,显得机敏过人。
只听“哧”一声,血灰弥漫。
土间的炉子上架着一口大锅,正煮着肉。五个大汉围坐着吃喝。其中一人戴着一顶怪异的帽子,一眼就能看出此人就是俗称青乌帽子的头目源八。
身后亮着一盏灯。
“庄九郎君。”
庄九郎缓缓地拔出刀来。这把二尺八寸长的刀是从妙觉寺的阁楼中偷来的,三条小锻治宗近的宝刀,显然与他的身份不甚相称。99lib•net
然而,倘若仔细端详,不难辨认出画中人物的风骨相貌。
杀戮也是正义,
当然,当一名足轻也可以谋生。
明晃晃地闪着光的,应该是长柄的刀锋吧。
赤兵卫身体簌簌发抖。却不是因为害怕,而是出于无与伦比的感动。
“在。”
“知道了。”赤兵卫迅速消失在夜幕中。
“您的将来会怎样?”
“南无久远实成大恩教主释迦牟尼佛”
青乌帽子气势汹汹地站了起来。
“遵命。”
“不同的草种可生成菊花,也可长成杂草。而人只有一种。没有办不到的。”
中途不仅会遭遇强盗、山里的土匪,沿路的大小地主也会借口通关不畅,不时强抢钱财,中饱私囊。
战国——
黑乎乎的人群中不时夹杂着高亢的笑声,眼看愈来愈近。
任谁听到,都会以为他是个疯子。然而,乞丐是认真的。事实上,这个夜晚的呓语,必将成为日本历史上永久的回忆。
“人头嘛——你看,”赤兵卫竖起一根手指,“就是那个春夏恶右卫门呀。”
“赤兵卫,你到北廊出口埋伏着,我自己去宰了青乌帽子。”
背诵着“南无,妙法莲华经”的庄九郎,用自己独创的罪孽消除法,取代了那些信仰。
“俗称青乌帽子的源八。”
不知何时,月亮已悄悄爬上了东山的峰顶。
即便是年轻的松波庄九郎,也就是日后令各国大名闻风丧胆的斋藤道三,在那个由家门决定前途的时代,就算是有三头六臂,仅凭庄九郎这一无氏之卒,没有哪位大名会立刻将其招致麾下。
“真新鲜。你不也是个叫花子?”
住持是当地中学的教导主任,笔者去采访时,特意拿出了四百年前的这幅绢画。
吹牛呢。
庄九郎却面不改色,低声道:
“正是。看我的。”庄九郎朗声大笑。
“好嘞。”赤兵卫立刻追了过去。
眼神略嫌迟钝。
生逢乱世。
“看来我要走好运了。”庄九郎伸直了腿站了起来。风吹乱了他的鬓角。
赤兵卫回来了。
“紫苏和人头,有什么关系?”
藏书网赤兵卫口才亦不错,开始娓娓道来。
之后便要开杀戒了。
“嗤,”赤兵卫嘲笑道,“还说不是做梦。我跟了你,最后倒成了叫花子。”
“为何埋伏?”赤兵卫尚未明白过来。
说话间,人影绰现。
“名列英雄史册,流芳千年。”
四周寂静无声。
“被那帮家伙干掉了?”庄九郎顿时洞悉了一切。
油商聘请护卫队,队长用聘金召集浪人们,一路跟随护送。
“赤兵卫。”
源八和被砍下脑袋的恶右卫门,是洛中对峙的两大浪人头目。
城里虽有奈良屋这种自家店里配有榨油机的大商铺,然而原料却需要从远处买进。
“不,有个血淋淋的人头。”赤兵卫回答道。
庄九郎则留在后面。
“真不愧是最聪明的庄九郎君。”他不禁笑了起来。
说是皇宫,其实不过是废弃的府邸。左侧的樱花木和右侧柑橘树周围长满了杂草,足以淹没人的小腿肚。
“做梦吧。”脚底下的男人笑了起来。
风习习吹过。
“安静!”庄九郎若无其事道,“今后,我就是奈良屋的镖头了。”
“奇怪——”
“哦?”名字很陌生,反正也不是真名实姓。
——佛祖。快来吧。
心中开始默念“谨奉劝请,本门寿量本尊”。这一习惯来自幼时,凡遇大事必定如此。
不管是饿鬼,或是歪门邪道、跌入地狱的罪人,只要是对己有利,都要统统杀光——庄九郎似乎全身涌上了鲜活的力量。
“什么人?”
不知何故,这种植物在京都地区很少见,中国地区的备前(冈山县)是最大的产地。
“接班人理应如此。——奈良屋怎么了?”
运送很是麻烦。
众人无不磕头跪拜。
笑声清亮。听到的人甚至会怀疑它是否真的发自庸俗的人体。也许这正是庄九郎认定自己的行为充满正义的证据吧。
“赤兵卫,你看上去像有什么好事。那个人头很值钱吧。”
宝刀出鞘,做工独特的乱刃在月光下反射出凛冽的光芒。九九藏书网
另外,东部的尾张、美浓,西部四国的讚岐、伊予等地也有部分种植。
“你看得还太浅。我从北斗七星看到了更远的将来。《佛母大孔雀明王经》里说,星相能辨凶吉。”
两人走在皇宫里。
自然,赤兵卫的这种感动尽悉落在庄九郎的眼里。
庄九郎也是如此。
“还不懂吗?我一宰了青乌帽子,你就到北廊出口一边敲打,一边嚷嚷,让人觉得来了十多个人。这可是松波庄九郎的开运之战,你可不能怕死。”
“讨饭是为了将来的希望。为了区区一碗饭就丢掉希望的人,才是叫花子。”
“油商,那可是了不得的财主。富比小国主。”庄九郎不禁低声道。
“南无三大秘法事一念三千之妙法莲华经”
庄九郎盯着他,想找出他的弱点。
里面住着这个国家的天子。他的境遇并不见得比庄九郎好,下人们每天都拎着被称作“关白袋”的口袋穿梭于京城,只为向各处求得一把大米,皇宫每日的炊烟才得以升起。
“赤兵卫,跟着他们。”
其实,早在妙觉寺的孩童时代,他就有“粉雕玉琢般”的美誉。
通常,商家加上浪人在内的护卫队,人数多时可达到七八百人。
“我并不想当皇帝,”庄九郎回头望了望身后的宫殿。他决不会成为乞丐。
这个男人的画像如今被收藏于岐阜市本町的日莲宗常在寺,是该寺的镇寺之宝。
“我要当国主。”乞丐喃喃自语。
那里的奈良屋又兵卫是畿内屈指可数的油商。
两人在土堆后会心地点了点头。
屋内点着三盏油灯,火烧得很旺,不断冒出油烟。
只要相信自己具备《法华经》的功力,那么——
就连庄九郎的智商都不得其解。
时逢战国初期。
“小叫花子。”庄九郎笑道。
我智力如是、慧光照无量、寿命无数劫、久修业所得……庄九郎开始吟诵起自我偈来,这个在佛门时养成的习惯已经根深蒂固。九-九-藏-书-网
“以后会有荣华富贵的。”
先帝(后土御门帝)驾崩已经十七年,却仍未举行大葬。而当今圣上后柏原帝继位已十七年,却国库空虚,连即位的支出都不够。
“好像有一群人过来了。这个时间,也不点火把,估计是贼吧。”
“这些人什么来头?”
破旧的土堆下,有个男人像狗一样蹲坐着打盹。庄九郎离开妙觉寺大本山时,在寺院打杂的赤兵卫央求他收留自己作家仆,便一路跟随着他。人虽机灵,却是个让妙觉寺头疼的小恶棍,坑蒙拐骗,无恶不作。
“好吧。”
“哦,贼吗?”庄九郎的肚子咕咕响了一声。一听到有贼,想必就有食物吧。
声音听起来很温和。
“这人很厉害吗?”
“我不愿当皇帝,就算不当将军,最少也要当个大名吧。”
“这次要从备前运送紫苏。”
“以后?我现在只想要一碗冷饭。”
岂止是最聪明,据说此人“学识缜密究其奥,巧舌不逊富娄那(释迦牟尼的弟子、古代印度的雄辩家)”。
强盗们似乎聚集在皇宫宣阳门附近被废弃的“左兵卫督寓所”中。
那个乞丐——
“赤兵卫,该动手了。怕死就该背运了。”
天界的佛祖,皆为我所用,这是庄九郎独创的自力圣道大法。当时,不仅是庄九郎,很多人都相信佛法是为了个人利益而存在的。日莲宗教徒是如此,就连净土门的真宗也不例外。
长大后日渐清秀,棱角更加分明。还是僧人时,周围人就认定他身上透出的男人味足以迷倒阅历丰富的女人们。
严格地说他并不是乞丐。
他抬头望了望头顶的星星。
“哦,这倒是笔大买卖。”
“就是他啊?”
两人穿过已经塌陷的日花门,踩着宣耀殿残存的基石,不久就潜入到那帮人栖身处的左兵卫督废弃的老屋外,踮起脚尖从窗外向里张望。
然而,像他这样自恃清高的年轻人,是宁死也不肯的。
奈良屋的镖头算得上是商家的家兵总领,收入要好过一些小大名的武师头目。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