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堂
第二十五篇
目录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第二十五篇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当我这样说的时候,那光辉的内部,忽然发出亮光,像闪电一般,于是他说:“我对于那种德行,仍旧抱着热烈的爱,那种德行随着我脱出战场而到达棕榈。我愿意再和你一谈那你我二人有同好的德行,我愿意你对我说及那希望所允许你的事物。”我说:“那《新约》和那《旧约》都指示我这一个目标,他自己也已显示在我眼前,这里就是上帝和他们为友的灵魂之归宿处。以赛亚说他们每个将在他们的地方穿着两重衣服,而他们的地方就是这甜美的生活。你的兄弟对于这一点表示得更加显明,当他把天上的白袍启示我们的时候。”
我这些话将完的时候,在我们头顶上来了歌声:“叫他们寄希望于你。”一唱而百和。稍后,他们之中透出一个光辉,他明亮的程度,假使把他放在巨蟹宫,那么一个月的冬天将成为一个白昼。他像一个跳舞的女郎,欢欢喜喜而来,他的目的在敬礼新娘,并非要吸引别人的注目。我看见那光辉联合着以前的两个,他们像车轮一般转着,因为他们热烈的爱应有这种举动。他参加他们的乐歌;那时我的贵妇人注视着他们,沉静不动像一个新娘。藏书网
说到此处,那光辉的环停止了转动,就是他们三个的和谐歌声也息了,像那些船夫为避免危险或疲劳的缘故,一闻啸声便停止正在打水的桨一般。
圣雅各考问但丁关于希望。圣约翰的灵魂出现。
于是那虔敬的贵妇人,她引导我的双翼飞到这样高,她超我之前答道:“在交战的教会,没有一个孩子的希望比他更丰富,你可以在临照我们的太阳中看出来;因此他被允许在军队服役期满之前,从埃及到耶路撒冷来观光。其他两点,我让他自己回答,并非说你要知道他的程度,只是看他这种德行,能使你多么欢喜而已;这种回答不算困难,也不是因此可以骄傲的事情。天之佑,听他自己回答吧。”
“这个光辉就是他,他曾躺在我们的塘鹅胸前,他又是从十字架接受了大命的一位。”我的贵妇人这样对我说,但她的目光仍旧不改变以前的注视。http://www.99lib.net
那时又有一个光辉从那队伍(基督的第一位代理者也从那里出来)向着我们移动。于是我的贵妇人充满着喜悦对我说:“看呀!看呀!看那子爵,在地上,因为他的缘故,人们访问加利西亚。”
像一个注视太阳的人,等候着日食的临到,竟因此眩晕而失去目力一般,我因注视这后来的一个光辉也变成这样。那时他说:“为什么你注视一个在这里并不存在的东西以至于眩晕呢?在地上,我的身体是地;他将和其他的身体同样在那里,直待我们的数目等于神的永久命令。穿着两重衣服而来此幸福的修道院的,只有两个光辉,他们已经上升了,你把这种话带回下界去吧。”九九藏书网
假使有一天临到,这天和地都加于其间的,使我消瘦了许多年的神圣的诗,可以克服那残忍心,就是这个使我不得返于柔软的羊棚。我曾经是安卧在那里的羔羊,被那些争斗不休的群狼所忌,那么我将带着另一种声调、另一种羊毛,以诗人的模样回去,而且要在我受洗之处接受那花冠,因为在那里我是入于信仰,因此我的灵魂被上帝所认识,方才又因此信仰承蒙彼得在我额前绕了三转。
像一个准备充足的学生,立即回答他教师的问题,以显示他的本领一般,我说:“希望是一种对于未来光荣的预期,此种光荣生于神恩和在先的功德。从许多星射光到我身上,但那第一个透入我心中的是那最高领袖的最高歌者。在他的颂歌中,他说:‘叫知道你的名字的人们寄希望于你。和我有同信仰的人们,谁不知道这个名字呢?你的《书信》随着他的点滴注入了我,我是被充满了,从我再把你们的甘露倾在别人身上。”www.99lib•net
“抬起你的头,坚定你的心;谁能从人间升到这里,对于我们的光芒应当看惯了。”这种劝告来自那第二个光辉。于是我抬头望那些高山,在以前他们的重量压住我的眉毛呢。他又继续着说:“因为我们皇帝的恩惠,在你死亡以前,允许你和他的诸伯爵相会于最秘密的宫廷之中;要你看清这宫廷的真相,因此坚固你的希望,因而推及地上好善之辈。请你对我说:希望是什么?怎样在你的精神上开着这朵花?他是从何而来的?”www•99lib.net
像一只鸽子停在他的伴侣旁边,他们各自旋转,又窃窃私语以表示互相的爱情,同样,我看这两位伟大光荣的领袖互相招呼,又颂扬那里养生的食品。在他们祝福完毕以后,他们在我面前默默无言,但他们的光芒使我眩晕。那时贝雅特丽齐微笑着说:“著名的灵魂,从你起,我们宫廷的宽宏大量才有了记录,你使希望响达这里的高处;你的表示希望已有多次,当耶稣特别对于你们三位显光的时候。”前篇末段谓圣彼得在但丁额前绕三匝,因此使但丁联想到诗人荣戴月桂冠之事,此种风俗,十四世纪已行于意大利,如一三一四年墨萨多(Albertino Mussato)受桂冠于其故乡帕多瓦;一三四一年彼特拉克(Petrarca)受桂冠于罗马。但丁希望有一日其“神圣的诗”(《神曲》)可以感动佛罗伦萨人之心,因此召其回乡而蒙受诗人之荣誉。“另一种声调”、“另一种羊毛”谓乡音已改而鬓毛已衰也。但丁受洗处为佛罗伦萨之圣约翰教堂。
唉!我的心绪多么混乱,当我回向贝雅特丽齐的时候,我竟看不见她,虽然我仍旧接近她,还在幸福的世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