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界
第三十二篇
目录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第三十二篇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启示录》的景象:以神车的变迁表示教会的忧患。
次又看见在车轮之间的地面似乎裂开一缝,爬出一条龙来,用他的尾巴钻进车子;后来又像黄蜂缩回他的针刺一般,缩回他的毒尾,夺取一部分车底,于是扬长而去了。那剩余的部分,铺着羽毛,像肥土上长的杂草一般,这种羽毛的赠予,也许是真诚的美意;后来再度的赠予,不论轮盘上和辕木上,在打一个呵欠的短时间以内,都给羽毛盖没了。
我的眼睛这般的专一,以满足我十年来的饥渴,竟使我别的所有感觉都停止了作用。在我的两旁像堵着墙壁一般,遮蔽别的所有东西,使我不起注意,只有那神圣的微笑吸引着我的眼光钻进她旧时的罗网。当时那些女神努力使我的面庞转向我的左方,因为我听见她们大声疾呼道:“太定神了!”那种强光对于我的眼睛的影响,无异于受了日光的打击,使我一时竟看不见东西;但是我看了弱光以后,我的眼力恢复了。所谓弱光,是比较我刚才努力避去的东西而言。我看见那光荣的队伍已经展开,向右边转弯,太阳和七种火焰照在前面。九九藏书网
那部神圣的机械,就是这样的变化:忽然从那里长出许多头来,辕木上有三个,车座的四隅各有一个。前三个有角像牛头,其他四个每个有一角在额间;我们在地上从未见过这样的怪物。
好比藏在盾后的军队先向后撤退,跟着军旗逐渐转动,然后把全线的秩序变更了,同样,这天国的军队在车子前面先行展开,第二步才是车子的转动。那些贵妇人回到靠车轮的地位,半鹰半狮的怪物拉动有福的车子,他似乎用不着使他的羽毛起皱纹。拉我过河的少妇、斯塔提乌斯和我,都在车轮画小弧线的一边。
于是我看见一只母狐,似乎已经久不得食,跑进那凯旋的车子内部;但贝雅特丽齐叱责她的罪过,把她赶出,她尽她的瘦骨所能负担的力量逃去了。于是我又看见那鹰从第一次来的方向下降,直入车座,在那里振落他的羽毛。那时我听见天上有一种声音,似乎是从悲伤的心里发出来的,说:“我的小船呀!你装载了多少的过失呀!”藏书网
当乌云密布的时候,就是闪电也没有这般快,那时从远远的天际,我看见一只尤比特大神的鸟直向那树下降,扑坏了他的花、他的新叶,甚至他的树皮;他又用全力打击那车子,使他成为暴风中的一条船,恶浪有时打击在他的船头,有时在他的船尾。
像在我们地上的植物,当那大光混和着天鲤的光射下来的时候,发芽含苞,不待太阳的车子赶到别的星座之下,立即万花齐放,颜色鲜美一般。同样,刚才裸露着的树,忽然气象一新,开满了比玫瑰稍弱、比紫罗兰稍强的花。
在昔彼得、约翰和雅各被带去看苹果树的花,那花使天使们对于他的果子发生渴望,因而成为天上永久的喜筵;他们忽然昏迷过去,因为一句话而醒来,这句话可以打断更深的睡眠,但醒来时不见了摩西,也不见了以利亚,只见他们夫子的长袍已换了颜色。同样,在我醒来时,只见那位以前引导我在河边行走的少妇,站在我的旁边,我很觉奇怪,我说:“贝雅特丽齐在哪里呢?”www.99lib.net
我们经过高古的树林,信任了蛇的居民已一无所有,那时天使们的歌声调节我们的步伐。我们行了三箭之地,于是贝雅特丽齐从车子上降下来。我听见大家私语着:“亚当!”于是他们环绕着一株每根枝上都无花无叶的树。此树只顶上有叶,高高在上,就是移植在印度人的树林中,对于他的高度他们也是要惊奇的。他们环绕着那坚强的树叫道:“你有福了,格利丰!你的嘴没有啄这株甜美的树。因为尝他美味的人都得绞断了肚肠呢!”两重性质的走兽道:“因此保存了一切正义的种子。”于是他掉转来向着他所拉的辕木,把车子推近那无花无叶的树,并和他的一枝相接触。99lib•net
假使我能够描写那些无情的眼睛,他们的长醒所受的损害很大,因为听着绪任克斯的故事而入睡,那么,我将像画家依据范本,描写我怎样的入睡。但是谁能描写自己的睡眠呢?我将记录我醒时的所见。我说那时有一种强烈的光线,透过那睡眠的面幕;我听见人喊我道:“起来吧!你做什么?”
她答道:“你看吧!她坐在新生叶的树根上呢。你看吧!她的伴侣绕着她,其他的仪仗,已经在更和谐、更高雅的歌声里,随着格利丰上了天。”我不知道她的话是否延长下去,因为我已望见了那一位,她使我停止注意别的一切东西。九_九_藏_书_网
那时大众绕着树唱赞美歌;这种歌我在地上从未听见过,而且我也未能听完他的音调。
贝雅特丽齐对我说:“你在此地做山林居民是一个短时间,你将永久和我做那罗马之市民,在那里基督也是罗马人。所以,为有益于尘世过糊涂生活的人们起见,请你的眼睛看在这车子上面,把你所看到的写出来,告诉他们。”我呢,我听从她最细微的命令,把我的精神和眼睛都用在她指定的地方。
她独自坐在朴素之地,她留在那里,似乎是看守那车子,就是那具有两种形状的走兽所拉的车子。七个女神绕着她,像围墙一般,每个女神手里都点着火,这些不是北风或是南风可以吹熄了的。
于是我看见一个无耻的娼妓坐在车上,稳定得像山上的堡垒一般,向她的四周观望。我又看见一个巨人站在她的旁边,似乎是保护她的样子;他们时时刻刻亲着嘴。但是,因为她把一双游移淫荡的眼睛望着我,那位凶暴的情夫就把她从头到脚用鞭子打着。于是他满怀着嫉妒和愤怒,松解了怪物,牵引他经过树林,这样,他便使我和那娼妓以及怪物之间有了屏障。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