净界
第十二篇
目录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净界
净界
第十二篇
净界
净界
净界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那美丽的造物,穿着白袍,面孔像闪烁的辰星,向我们走来。他张开他的双臂,展开他的双翼,说:“来吧;靠近这里有阶梯,你们现在可以很容易地上升了。”能够回答他的呼唤的人真少呀!人类啊!你本是为升天而生的,为什么一些微弱的风便把你吹落下来呢?
我和那在重负之下的灵魂并列而行,像同轭的两头牛,直到我温和的老师停止他的许可。后来他说:“离开他而前进吧!因为这里每个人都应当用帆用桨,努力推进他的小船呢。”因为行路的需要,我直立了我的身体,虽然在我的思想上还是曲折着。
我向前走着,很喜欢地跟着我老师的脚迹,我们两人都觉得步履轻捷,那时他对我说:“把你的眼睛向着下面,为打破旅途的寂寞,看着你脚下的土地。”
在一边,我看见比其他造物更高贵的一位,像闪电一般由天下降。在另一边,我看见布里阿留斯被天上的闪电所击,硬挺挺地倒在地上。我看见提姆勃拉由斯,我看见帕拉斯和玛尔斯,都执着武器,绕着他们的父亲,注视着巨人们七零八落的肢体。我看见宁录立在他大工程的脚前,似乎心绪很乱,呆望着在示拿地伴他做工的那班傲慢的人民。尼俄柏呀!我看见你站在被杀的七个男儿和七个女儿之间,我多么的伤心。扫罗呀!怎么你便在基利波死在自己的刀上,使那块地方后来既没有雨也没有露呢?疯狂的阿拉科涅呀!我看见你已经一半变为蜘蛛,没精打采地对了你织锦的一角,这是使你痛苦的作品呀!罗波安呀!现在你的形象在这里并不可怕,但是你惊慌失措坐在车上逃走,后面的人还没有追着你呢。在那坚硬的路面上,又表示出阿尔克迈翁叫他的母亲对于不幸的饰物支付怎样的代价。那里又表示出西拿基立的两个儿子怎样跑进庙里把他杀死,把他的尸体弃置着。那里又表示出托密利斯所做的易杀工作,她对居鲁士说:“你是渴于血,所以我浸你在血里!”那里又表示出怎样在奥洛费尔内被杀后,亚述兵的奔逃和血肉狼藉。我看见特洛亚城为一堆灰烬的废墟;伊利昂呀!这里的雕刻把你表示得多么卑鄙呀!九-九-藏-书-网藏书网九九藏书网
当我们行到墓地的时候,每见有刻着字画的石碑,用以纪念地下的人生前的事迹。看着这种字画,也足以刺激人的回忆,常常使他的亲族洒些热泪。我在那里所见的雕刻也是如此,只是雕匠的本领高妙,更加像真的罢了;那里的全路面都是这种雕刻。
我们绕着山壁已经走了一段路程,我因为注视地面的缘故,不觉太阳的移动,但常常走在我前面的这一位,却不断地留心着应当做的事情开始说:“抬起你的头吧!没有时间俯着走了。看!前面有一位天使,似乎要向我们迎上来了。看!第六个女仆已经完毕她一日的工作了。你的举动和面貌,都要饰以尊敬,才可以叫天使欢喜,送我们上升!你要想:像这一天的机会,是永不再来的呀!”我一向听惯了他劝我勿要失时,所以我绝不会误解我老师刚才的话。九九藏书网
在第一层的其他雕刻。谦逊之天使。升入第二层。
我们走在神圣的阶梯上,我觉得比以前在平地层上走得还要轻快。于是我说:“老师!请你告诉我,我已经放下什么重物,因此使我的前进毫不感着疲劳呢?”他答道:“假使你额上所留着的P字,也像第一个一样都抹去了,那么你的脚步趋向善途,非但不感着疲劳,而且越前进越觉得愉快呢。”
天使把我们引到一处,那里的山岩已经斫削过。那时他在我的额上用翼抹了一下,保证我以后上升得轻快。如同攀登那右岸的山,那里耸立着一个教堂,临着卢巴康提桥这边一个政治很好的城市,那里峻峭的山壁已经有了阶梯,使倾斜度减低,这个还是在登记和尺度没有混乱的时代建造的。这里壁立的山岩,也是这样而缓和了从下圈到上圈的倾斜度,不过,左右山岩用手可以摸得着呢。当我们转身走上阶梯时,听见有人唱着:“虚心的人有福了。”音调的悦耳,不是语言可以叙述的。唉!这里的路径和地狱里的多么不同呀!这里是一片悦耳的歌声,那里便是一阵猛厉的呼号。九九藏书网
于是我像一个头顶着东西而不自觉的人,旁人告诉他,他用手去摸索,才证实了这件事一样,摸索一下,结果才知道那自己用眼睛看不着的东西。我用右手指摸在额上,发觉那执有两把钥匙的天使刻的字,现在只有六个了。那时我的引导人望着我而微笑。
就是精于用刻刀和画笔的大师,描摹形态致使人惊奇而钦佩其绝妙的天才,到此地也没有不拜倒的呀!活的表示得像活的,死的表示得像死的。看见过真实情形的人,反不能比我俯着头看着脚下的雕像来得明了。夏娃的子孙呀!你骄傲吧,昂首而行吧,不要低头吧,于是可以看不见自己的恶道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