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
第三十三篇
目录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第三十三篇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当他说完以后,他的眼珠闪动一下,于是又把他的牙齿插入那个可怜的头颅里面,直达硬骨,和狗咬肉骨头一般厉害。比萨呀!因为你,美丽的土地上,那里处处听见“西”字的语音,全体人民都蒙着羞辱了;因为你的邻邑不急加征讨,我希望卡普拉亚和格尔勾纳二岛移近来堵塞阿尔诺河口,好叫河水泛滥,淹没了住在你城里的市民!因为,假使伯爵乌格利诺有出让城堡的媚敌行为,你不应当活活地牺牲他的孩子。新的忒拜人呀!他们这般年轻,使他们清白无罪;他们是乌圭乔涅和勃利伽塔,还有两个前面已经提到。
我们向前行进,我们看见别的葬在冰里的灵魂,不过,他们并不俯着头,他们九九藏书网都仰着脸。他们欲哭不能,因为那泪水已经结冰,装满了他们的眼眶,像水晶一般,因此他们心中焦急,痛苦更甚。
那时有一个在冰里的罪人叫道:“残忍的灵魂呀!最后一个住处等着你呢!请你把我眼睛上面的硬幕除掉吧,在再冰结以前,我心里的苦恼可以略微发泄一下呢。”我对他说:“假使你要我帮助,先告诉我你是谁;假使我不替你肃清,我就沉到冰底。”因此他回答道:“我是教友阿尔伯利格,我是恶果园的主人;在这里,为了给别人无花果,我不得不接受海枣子!”我对他说:“啊!难道你已经死了吗?”他对我说:“我的肉体是否还立在世上,我自己也不清楚。这是托勒密环的特点,就是在阿特洛波斯没有割断生命线之前,一个人的灵魂常常可以先落到这里来。我要使你更欢喜替我扫除面孔上的障碍,我多告诉你一点吧。一个叛逆的灵魂,譬如我,他的肉体为一个魔鬼所据,从此魔鬼管理那个肉体,直到他生命的尽头,灵魂却先落到这个深渊来。在我后面的这一个,灵魂已经在冰里了,但是他的肉体还逗留在地面上。假使你是方才到这里的,你一定知道他,他就是勃朗卡,他这样关锁着已经多年了。”我对他说:“我想你是说胡话,因为勃朗卡还没有死;他还是在那里吃、饮、睡、穿。”他说:“在马拉卜朗卡,那里沸着沥青,有一个名叫臧凯的,在他没有到那条沟里以前,勃朗卡的肉体已经在魔鬼手里,还有他一个亲族做帮凶的也是这样……不必多说了,你的手来开我的眼吧!”但是我不替他开眼;对于一个恶人无礼貌正是有礼貌。热那亚人呀!你们是离开一切道德的人,已经恶贯满盈了,为什么不灭迹在地面上呢?在最坏的罗马涅的灵魂旁边,我找着你们中间的一个,因为他的恶行。他的灵魂现在已经浸在科奇土斯冰湖里面,但是在地面上,他的肉体还活动着呢。九*九*藏*书*网www.99lib.net
那罪人抬起他的嘴,放下他的肉酱,在他仇人的头发上抹了一抹嘴唇,于是他开始说:“你要我重提旧日的恨事,在我没有开口之前,想到了就叫我心痛!但是,假使我的话是一粒种子,可以把我所咬的叛徒的罪恶传播出去,那么我的话伴着眼泪说给你听吧。我不知道你是谁,也不知道你怎样会到这里,不过,我听了你的口音,似乎你是一个佛罗伦萨人。你应当知道,我是伯爵乌格利诺,这一个是总主教卢吉埃里。我将告诉你,我为什么会有这样一个伴侣。我怎样中了他的阴谋,怎样被擒,怎样被他置于死地,这些都用不着多说;不过,关于我的死法,死得怎样悲惨,这是你要知道的,你应当静听的,否则你不会明白我仇视他的理由。”“只有一个小孔开在我幽禁处的壁上,那里因为我的缘故有‘饿塔之称,固然那里也关闭过许多别人。我从小孔里看见月光,知道我等在那里已经有几个月了,那时我做了一个噩梦,因此我的希望之幕撕破了。我梦见这个人是一位主人和大官的神气,追逐一只狼和他的小狼。在比萨和卢卡之间的山上,他带着瘦瘦的猎狗,伶俐而凶猛;瓜兰迪、席斯蒙迪和兰弗朗奇等族,做他的前驱。追逐了一会儿,那个父亲和他的儿子都疲倦了,我似乎看见他们的肚皮都给爪牙弄破了。我在天明之前觉醒,我听见伴着我的孩子们在梦里哭着要面包吃。九九藏书
虽然那里比前面更加寒冷,但是我脸上好像生了老皮,倒也不觉得难受,不过我觉得有些风吹,我问道:“老师,这风是怎样生的?难道下面还有空气流动吗?”他回答道:“你马上可以到了那里,你自己的眼睛可以回答你的问题。”
续乌格利诺的故事。第三环(托勒密环)。
“他们都觉醒了,往常送东西来吃的时候到了,我们各人都忧愁着各人的梦。那时我听见塔下的门加锁了,我注视着孩子们的面孔,但是一言不发。我也不哭,我的心已经和化石一样了。他们哭着。我的小安塞尔摩对我说:‘你为什么这样注视我们,爷爷,你感觉到什么不快?但是我不哭,我也不回答。一个整天、一个整夜,直等到太阳重照大地。那时阴森的监牢里透进微弱的光线,我在他们四个的脸上,看出我自己的神色;因为悲伤,我咬自己的双手。他们意谓我要吃东西,立刻站了起来,说:‘爸爸,要是你咬我们,我们觉得痛苦还小些;我们可怜的肉是你给我们的,现在还是由你拿去吧!于是我镇静了,免得加重他们的不幸。那一天,和后来的一天,我们都和哑子一般。不仁的地呀!你为什么不裂开呢?到了第四天,伽多躺在我的脚前,说:‘我的爸爸,为什么你不来帮助我呢?于是他就死了。在第五天和第六天,其余三个都前前后后地倒下来了。那时我的两眼已经看不明白,我暗中摸索他们的尸体;在他们死后两天之中,我还呼唤他们的名字;后来那饥饿的权力强于悲伤。”九_九_藏_书_网
“假使你想到我心里所害怕的预兆,还不发生伤感,那么你真是硬心肝了;假使你对于这个不哭,试问还有什么可以叫你哭呢?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