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
第十三篇
目录
地狱
地狱
第十三篇
地狱
地狱
地狱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我聪明的老师回答道:“哦,受了损害的灵魂!假使他从前读了我的诗,他就能够相信,那么他现在也不至于折断你了;因为他不相信,我才叫他做这件事情,我心里也觉得难过呀!但是,请你告诉他,你是谁,因此他回到世上的时候,好把你的名字普告大众,这样就算他对于你的补偿了。”那树干说:“你这种甜蜜的话,使我听了不能再守静默;但是,假使我的话说得长了一些,请你们不要恼怒。我是这样一个人,他握着腓特烈之心的两把钥匙,或开或关我都十分仔细,因此别人都得不着他的秘密;我对于我光荣的职守非常忠实,因此我失掉我的安眠和健康。但是那娼妓淫荡的眼睛从未离开过恺撒的宫殿,这是人民的灾害,朝廷的罪恶;她煽动了许多心来反对我,这些心又煽动了奥古斯都;于是我愉快的荣光,成为惨九*九*藏*书*网淡的忧愁。我受了羞辱,想着只有一死可以洗雪,所以对于我公正的身体,就加以不公正的待遇。我可以对你们发誓,我从未对于我值得敬重的主人失掉过一次忠实。假使你们之中有一个回到世上,请为我宣布冤情,因为我还在嫉妒的打击之下呢!”
涅索斯还没有回到那边,我们就走进一个树林,那里没有一条路径可以看得出来,也没有青色的树叶,只是灰色的;也没有平整的树枝,只是纠缠扭曲,多节多瘤;也不结果子,只是生着毒刺。就是匿居在柴齐纳和科尔奈托之间的野兽,也找不到这样一块荒凉幽秘的地方。那里有一种怪鸟哈尔皮做的巢,她们曾经用凶恶的预言,把特洛亚人从斯特洛法德斯岛吓跑了。她们有广阔的翼、人面和人颈,脚上有利爪,大肚子上有一团毛;她们在那些怪树上哀鸣不息。
当时树枝呜呜作声,即刻风声就成为话句:“我可以简单地回答你们:当那凶狠的灵魂自愿逃开他的肉体的时候,米诺斯即刻把他投到深渊的第七圈。他落在树林之中,并没有选定的地位给他,只是偶然地触着;好比种子落地,就在那里发芽,先长成小树,后来就变得这样奇形怪状。哈尔皮吃他的叶子,给他痛苦,从那损伤之点发出痛苦的呻吟。也和别的灵魂一样,我们将来要回到我们的躯壳,但是我们不能再穿上我们的衣服;因为一个人既然把他弃掉,就没有权利再把他收回了,我们从那里把躯壳拖回来,把他吊在凄惨的森林里,各人在各人灵魂所长成的树上。”藏书网
我的引导人拉了我的手,走到一棵树旁,那树正在流着血,同时我听见他叫道:“雅各波·达·圣安德烈亚呀!你为什么把我做你的帘子呢?你的罪恶和我有什么关系?”当时我老师正站在那里,就说:“你是谁?你这样流着血,说话的声音又这样哀怨!”于是那树对我们说:“两位灵魂,你们看见我受了损害,叶子落了满地吗?请你们替我拾起来,使他们归到可怜的树根吧!我是那个城里的居民,那里因为施洗者圣约翰而遗弃了他的第一个保护神,因此这个神使他受战争的痛苦;假使不是在阿尔诺河上还留着他石像的一片,那么虽然那班市民想把被阿提拉所烧毁的城市复兴起来,也是徒劳无功。至于我呢,我在家里为自己做了一个绞台。”www.99lib.net
善良的老师开始对我说:“在你深入以前,你要知道你是已经在第二环了;直到你走进那可怕的沙漠,你才算是离开这一环。在这里,你要看好,你将看见我曾经说过,而你不相信的事情。”当时我听见悲泣之声从四面送来,但是又看不见一个人,因此吓得我呆在那里。我相信我的老师以为我在那里想着,这些声音是从那些躲在树林里的灵魂发出来的。所以我的老师说:“假使你在这些树上折断一根小枝,那么你的思想就要全然打消了。”那时我略微伸手向前,从一棵大树上折断了一根小枝,顿时那树干叫道:“为什么你折断我呢?”后来断处现着黑血,他又叹息道:“你为什么损害我?你没有一点怜惜心吗?我们从前也是人,现在变为树了。即使我们是蛇的灵魂,你的手也应当慈悲些呀!”好比一根青树枝,在这一端烧着,在那一端咝咝地作声,这一根断枝也是如此,血点和话句同时发出来了。因此我放手听那断枝落在地上,站在那里惊奇万分。藏书网
第七圈(续),第二环:自杀者。怪鸟哈尔皮的树林;维涅。
我们还在那里听着,以为那树干的话还多着呢,忽然被一种声浪所惊,如同一个人听见了打猎的声浪一样,我们听见追逐的狗嗥和枝叶的折落。看呀!在我们左边,两个赤身裸体、疮痍满目的灵魂,从树林中猛烈地冲过来,把许多嫩枝幼树都碰断了。跑在前面的一个说:“现在你来吧,来吧,死神呀!”其余的一个自以为跑得太迟了,叫道:“拉诺,你的腿不及托波之战的时候来得轻便了。”他的气要跑得落下去了,他跑不动了,只好躲藏在荆棘之中。在他们的后面,一群黑狗追赶着,像新断了锁链的饥饿的猎犬一样。假使一个犯人蹲下来,他们就拥上去把他咬得粉碎,把他活跳的四肢衔得东一块、西一块。
九*九*藏*书*网
诗人等了一会儿,于是对我说:“他静默了,不要失去时光,假使你还想多知道一些,你对他说吧,你快些问他吧。”我回答他道:“你认为什么事情可以满足我,你就问他吧;至于我呢,我心里面充满着怜悯,我不会问他了。”因此维吉尔又开始说:“哦,囚禁在这棵树里的灵魂呀!你的请求,这个人总可替你办到。再请你告诉我们:你们的灵魂怎样会和这个多节多瘤的树木联合在一起;并且,假使你能够,告诉我们:你们的灵魂是否也有脱离囚禁的一天。”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