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
第五篇
目录
地狱
第五篇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于是我们开始听见悲惨的声浪,遇着哭泣的袭击。我到了一块没有光的地方,那里好比海上,狂风正在吹着。地狱的风波永不停止,把许多幽魂飘荡着,拨弄着,颠之倒之,有时撞在断崖绝壁的上面,则呼号痛哭,因而诅咒神的权力。我知道这种刑罚是加于荒淫之人的,他们都是屈服于肉欲而忘记了理性。好比冬日天空里被寒风所吹的乌鸦一样,那些罪恶的灵魂东飘一阵,西浮一阵,上上下下,不要说没有静止的可能,连想减慢速度的希望也没有。他们又像一队远离故乡的秋雁,声声哀鸣,刺人心骨。因此我说:“我的老师,这些被幽暗空气所鞭挞的是谁呢?”
我从第一圈降到第二圈,这里地面较狭,痛苦较大,更使人悲泣。
这里坐着一个磨牙切齿的可怕的米诺斯,他审查进来的灵魂,判决他们的罪名,遣送到受刑的地点。一个灵魂进来的时候,不得不把自己的过错一一招供出来,于是那判官用尾巴绕他的身子,绕的圈数就是犯人应到的地狱圈数。许多犯人拥在他的前面,他们一一自承过错,尽旁人听着。最后,一个一个地被旋风刮下去了。
第二圈,色欲场中的灵魂,在狂九*九*藏*书*网风中飘荡。弗兰齐斯嘉和保罗的恋爱。
稍后,我说:“诗人呀,我愿意对这两个合在一起的灵魂说几句话呢,他们在风中似乎是很轻的。”他对我说:“你等他们接近的时候,用爱神的名义请求他们停留一下,他们可以来的。”不一刻,风把他们吹向我们这里,我高声叫道:“困倦的灵魂呀!假使没有人阻碍你们,请来这里和我们说几句话吧。”好比鸽子被唤以后张翼归巢一样,这两个灵魂离开狄多的队伍,从险恶的风波里面飞向我们,我的请求竟生了效力。那女的灵魂向着我们,说:“宽和的、善良的活人呀,你穿过了这样的幽暗地方,来访问我们,曾经用血污秽了地面的我们。假使宇宙之主听从我们,我们愿意请求他给你太平日子,因为你对于我们的不幸有着怜惜之心呀!趁现在风浪平静的一刻,我们可以听你的说话,并且回答你的问题。我的生长地在大海之滨,那里波河汇合群流而注入。爱,很快地煽动了一颗软弱的心,使他迷恋于一个漂亮的肉体,因而使我失去了他,这是言之伤心呀!爱,决不轻易放过了被爱的,使我很热烈地欢喜了他。你看,就是现在他也不离开我呀!爱使我们同时同地到一个死;该隐环里等着那取我们生命的凶手呢。”九九藏书网
www.99lib.net
这一个灵魂正在诉说的时候,那一个苦苦地哭着。我一时被他们感动了,竟昏晕倒地,好像断了气一般。
他答道:“这里面第一个是女皇帝,她有广土众民;她因为荒淫无度,害怕有人指摘,她便说她做她所愿意做的,这就是天经地义,不准旁人批评。她名叫塞米拉密斯,她继她的丈夫尼诺做亚述的皇帝;另一个是因恋爱而自杀的,她为着新人忘记了旧人希凯斯的遗骸;再一个就是荒淫的克利奥帕特拉。”他一个一个用手指着给我看:因她而血流成河的海伦,因恋爱而最后中人暗算的英雄阿基琉斯,还有帕里斯和特里斯丹,我都看见了。此外还有为恋爱而牺牲性命的幽灵,真是屈指难数。我的老师历述古后妃和古勇士以后,我心头忽生怜惜,为之唏嘘不已。九九藏书
我听了这些受伤害的灵魂的话以后,把头俯下,直到诗人对我说:“你想什么?”我答道:“唉!是一种什么甜蜜的思想和热烈的愿望,引诱他们走上了这条悲惨的路呢?”于是我又回转头来对这两个灵魂说:“弗兰齐斯嘉,你的苦恼使我悲痛而生怜惜。但是我还要问你:你们在长吁短叹的当儿,怎样会各自知道对方隐于心而未出于口的爱呢?”那幽魂答道:“在不幸之日,回忆欢乐之时,是一个不能再大的痛苦,这一层是你的老师所知道的。不过,假使你愿意知道我们恋爱的根苗,我将含泪诉说给你听。有一天,我们为消闲起见,共读着朗斯洛的恋爱故事,我们只有两个人在那里,全无一点疑惧。有好几次这本书使我们抬头相望,因而视线交错,并且使我们面色忽变。最后有一刻,就决定了我们的命运。当我们读到那微笑的嘴唇怎样被她的情人所亲的时候,他(他将永不离开我了!),他颤动着亲了我的嘴唇。这本书和他的著作者倒做了我们的加勒奥托。自从那一天起,我们不再读这一本书了。”
九九藏书
米诺斯看见我以后,就停止办公,对我说:“你也到这个苦恼地方来吗!你怎样进来的?你得了谁的允许?你不要以为地狱门很大,可以随便闯进来呀!”我的引导人答道:“为什么这样大惊小怪?你不要阻止他,这是为所欲为者的命令,不必多说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