地狱
第四篇
目录
地狱
第四篇
地狱
地狱
地狱
地狱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净界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天堂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但丁及其《神曲》
上一页下一页
当时我听见一种声音:“尊敬的大诗人!他出去的影子回来了。”在这个声音以后,静寂了一会儿,我看见四个大影子走上前来,看他们的神气,既不悲哀,也不欢乐。我善良的老师对我说:“请你注视那位拿着宝剑的,他走在其余三个的前面,他就是诗国之王荷马;他后面的一个是讽刺诗人贺拉斯,第三个是奥维德,末了一个是卢卡努斯。他们客气得很,方才喊我大诗人,其实他们才应该受此称呼呢。”于是我看见诗国里高贵的一派,这一派的诗如飞鹰,凌驾一切。他们聚谈了一会儿,然后转身向我表示敬意,我的老师站在那里微笑。他们最尊敬我的一桩是把我也算在他们里面,因此我在这些哲人之中是第六个。我们走向火光,我们一路谈论,这些话不便写出来,只好保持静默。
我听了他的话,非常伤心,因为我知道有许多特殊的人物,竟派在这个“候判所”,他们的升沉还未能决定呢。我对于这种超于一切的信仰,怀着一点疑惑,问道:“请你告诉我,我的老师!是否也有一种灵魂,依仗他自己的或别人的功劳,可以从这里升到天国去呢?”他明白我问话的意思了,他答道:“当我来此不久的时候,有一个无上威权者光临,他戴着一切胜利的荣冠呢。他从我们班里救出我们的始祖和他的儿子亚伯、挪亚,立法并且服法的摩西,族长亚伯拉罕,国王大卫,以色列和他的孩子及拉结,为着她,他曾费了许多气力;还有其余许多,都升到天国享福了。此外就没有别的灵魂得救者,这也是我要告诉你的。”九九藏书
诗人面色灰白,开始对我说:“现在我们可以走下幽暗的世界去了。我在前面,你跟在后面。”我曾注意他的面色,我说:“我得来此地,全是受了你的鼓励,现在你也害怕了,叫我怎样跟着你?”他答道:“我可怜下面苦恼之辈,因此表现在我脸上,你却以为我是害怕。我们走吧!路程很长,不容我们再迟延一刻。”说罢他走下去了,他叫我也走下去,于是我们到了围绕深渊的第一圈里。www.99lib.net
我们走到一个高贵的城堡前面,有七层高墙,周围有一条清浅的河流。我们如履平地一般走过去了。我陪着这些哲人走进七重门,到了一块青草地上。在那里有许多人,都是眼光平正,富有威权的神气;他们说话少而声调柔和。我们又走到一块露天、光亮、高起的地方,因此我可以把他们一览无余。在我前面,绿油油的草地上,有许多英雄和伟人的灵魂都显现出来了。我能躬逢盛会,心里觉得非常光荣。我看见厄列克特拉和许多英雄,其中我认识赫克托尔和埃涅阿斯,还有穿军装的恺撒和他一双锐利的鹰眼。在另一边,我看见卡密拉和彭特希莱亚,又看见国王拉提努斯和他的女儿拉维尼亚坐在一起。我看见驱逐塔尔昆纽斯的布鲁图斯、卢柯蕾齐亚、优丽亚、玛尔齐亚和科尔奈丽亚。我看见萨拉丁孤独地站在一处。我再抬头看得远些,则看见一个大师坐在哲学家的队里,大家望着他,大家尊敬他。这里我看见苏格拉底和柏拉图,他二人最靠近大师;德谟克利特,他说宇宙是偶然的结果;狄奥格尼斯,阿那克萨哥拉和泰利斯,恩沛多克勒斯,赫拉克利图和芝诺;我又看见一个善于观察物性的,他就是狄奥斯科利德;我又看见奥尔甫斯、图留斯、黎努斯和伦理家塞内加;几何家欧几里得和托勒密,希波革拉底、阿维森纳和嘉伦,大注释家阿威罗厄斯。我不能把这些人一一写出来,只能说一句“纸短事长”了口。九九藏书网九九藏书网
我们说话的时候,并没有停止在路上。藏书网我们经过一个树林,树林里住满着各种幽灵。从我昏睡之地到这里还没有多么远,我看见火光照亮一个区域。我离着火光还有一些路程,虽然不十分远,但是还难以辨别什么一种可敬的灵魂住在那里。我说:“你是尊敬各种科学和艺术的,请问你这些灵魂有什么光荣之处,可以和别的不幸者离开吗?”他回答道:“他们的高贵姓名,在地上简直无人不晓,因此天上也给他们特别的恩惠。”
地狱第一圈,即候判所,为未信耶教者所居。著名的异教徒。
善良的老师对我说:“你不想知道这些灵魂吗?我愿意提前告诉你:他们并没有罪过,他们中间虽也有立过功劳的,但仍旧不够,因为他们没有受过洗礼,这一桩是达到你的信仰之门。他们因为生在耶稣基督之前,尊敬上帝没有合乎正道。我自己也是其中之一。因为这一个缺点,并没有别种错处,我们就派在这里。我们唯一的悲哀是生活于愿望之中而没有希望。”
于是我们的六人团分为两组,我和我的引导人走出这块清静之地,重回到纷扰之场,离开有光之处,再入幽暗之境。
一个很大的雷声,震动我深睡的头脑,我好比突然被人推醒一般。我睡眼蒙眬,向四下里一看,想知道我是在什么地方。真的,我已经临着苦恼的深渊,这里面有无穷无尽的悲声哀音,聚在一起,就和雷鸣无别。这一个深渊是如此昏暗,如此幽秘,而且云雾笼罩,我定神向下面注视,竟一物不辨。
在这里,从听觉说来,没有抱怨声,只有叹息声,就是他摇撼了惨淡的空气。他是从一班男人、女人、孩子发出来的,这些灵魂虽然郁郁不乐,但也没有痛苦。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