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与露西恩
《失落的传说》之《瑙格拉弗灵》选段
目录
贝伦与露西恩
贝伦与露西恩
《失落的传说》之《瑙格拉弗灵》选段
贝伦与露西恩
《失落的传说》之《瑙格拉弗灵》选段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但迪奥到成年的时候,统治的子民仍然为数众多。他就像贝伦那样热爱森林。由于他拥有那颗镶在矮人的项链上的奇妙宝石,绝大多数歌谣都称他为“富有的奥西尔”。他渐渐淡忘了贝伦和缇努维尔的传说,开始把那条项链戴在自己颈项上,对它的美珍爱至极。那颗宝石的名声如野火般传遍了北方所有的地区,精灵彼此说:“一颗精灵宝钻在希斯罗迷的树林里大放光芒。”
第275—276页摘录的《诺多史》选段中只有寥寥数语对应这个“瑙格拉弗灵的传说”选段:
以上内容正说明了我在第269页所作的评论,家父“致力于刻画一段简略扼要的历史,但同时自己又能以远为细致、直接、戏剧化的形式想象它”。
在最初写成的《诺多族的历史》中,埃雅仁德尔与埃尔汶的传说就在这里结束了。但后来,结尾这段被推翻重写,彻底更改了“贝伦与露西恩的精灵宝钻永远失落在大海里”这个设定。重写的段落是这样的:
从这里开始,《诺多史》中讲述的故事大半经过了改写,在主要方面与《精灵宝钻》中的情节相去无几。我将引用那部作品,为本书的故事作结。
接着,贝伦说:“你这罗圈腿的凶手啊,只要做得到,尽管保卫你那条命吧!否则我就要了它。”而瑙格拉都尔与他商讨,连奇妙的项链瑙格拉弗灵也愿给他,以换取他自己全身而退。但贝伦说:“不,你死了之后,我照样可以取走它。”他说完便独自向瑙格拉都尔及其护卫发起攻击,在他杀了最前的一人后,余者都在精灵的大笑声中逃走了。于是,贝伦向杀害廷威林特的瑙格拉都尔展开了进攻,那位年长的矮人当即勇敢地自卫。那真是一场恶战。很多观战的精灵出于对自家统帅的爱和担忧,伸手去摸弓弦,但贝伦边战斗边高呼让所有的人住手。
他建造了歌谣中唱过的最美的船,“水沫之花”汶基洛特。它有宛如银月的白色甲板,有金色的船桨、银色的船索,桅杆顶上装饰着星星一样的珠宝。《埃雅仁德尔之歌》中唱到他在探险中的种种经历,他曾去过汪洋深水与杳无人迹之地,去过诸多海域与无数岛屿……但埃尔汶悲伤地等在家里。

对岸的矮人战士此刻也[陷身?]战斗,他们重整旗鼓,想向敌人发动攻势,但他们面前的敌人敏捷地逃走,与此同时[其余敌人]仍然箭如雨下,射向他们。如此一来,埃尔达伤者寥寥,矮人一族却不断倒毙。碎石渡口的大战就这样……逼近瑙格拉都尔身边,因为尽管瑙格拉都尔和麾下队长们顽强地率队抵抗,但他们始终无法抓到敌人,他们的队伍死伤惨重,直到大多数人被打散逃走,而精灵见状,爆发出一阵清脆的大笑。他们克制住没有再射箭,因为矮人逃跑时白胡子被风吹得凌乱不堪,奇形怪状令精灵们乐不可支。然而瑙格拉都尔仍然挺立,身边拱护着寥寥几人,此时他想起了格玟德琳的话——看哪!贝伦向他走去,丢开手中的弓,拔出一柄闪亮的剑。贝伦在埃尔达中堪称身材高大,尽管肩宽与腰围都不及矮人王瑙格拉都尔。九_九_藏_书_网
埃尔汶住在西瑞安河口,仍然拥有瑙格拉弥尔和那颗辉煌的精灵宝钻的消息,传到了费艾诺众子耳中。他们停止漂泊狩猎的生活,聚到一起。
然而迈德洛斯并未赢得精灵宝钻,因埃尔汶眼见大势已去,她的两个孩子埃尔洛斯和埃尔隆德也被活捉,便躲开迈德洛斯的大军,胸佩瑙格拉弥尔投了大海,人们以为她死了。但乌欧牟将她托了起来,她飞过汪洋去寻找她挚爱的埃雅仁德尔,精灵宝钻在她胸口闪耀如明星。一天夜里,正在船上掌舵的埃雅仁德尔看见她朝他飞来,恰似明月下一朵飞快飘动的白云,大海上一颗轨迹奇特的星星,一团乘着风暴之翼的苍白火焰。
此时,那支队伍已全数抵达[阿斯卡河],他们排成了这样的队形:当先是若干没有负重,武装最完备的矮人,中间是一大队背负着格罗蒙德的财宝,以及大量从廷威林特的殿堂里强抢而来的精美之物的矮人,他们之后是瑙格拉都尔,他骑在廷威林特的马背上,由于矮人的腿又短又弯,他的模样显得十分怪异,但有两个矮人牵着那匹马,因为它走得不情不愿,并且满载着赃物。但在这一行人之后跟着一大群手持武器,但几无负担的矮人。他们排成这样的队形,打算在这命定九九藏书网的一日渡过萨恩阿斯拉德。
如此一来,所有仙灵的命运便织成了一股丝线,便是关于埃雅仁德尔的伟大传说。现在,我们就说到了那个传说的真正开端。
埃雅仁德尔没有找到图奥,在那次航程中也从未抵达维林诺的海岸。最后他被风吹回了东方,在一天夜里驶入西瑞安海港,不期而至,无人迎接,因为港口一片荒凉。……
他们到达一侧河岸时,还是早晨,但到了正午时分,他们仍然排着长长的队伍,在湍急奔涌的河流水浅处慢慢地蹚过。河道在此变宽,河水在巨石密布、夹在长条沙洲和小块碎石间的狭窄水道里流动。此时,瑙格拉都尔滑下了他那匹负担沉重的马,准备让马过河,因为武装的先锋队伍已经爬上了对面的河岸,河岸巨大陡峭,树木密生,背着金子的矮人有些已经上了岸,有些还在溪流中,但断后的武装矮人正在稍事休息。
在那段时期,图奥感觉自己逐渐衰老,无法再忍受占据他身心的对大海的渴望。因此,他造了一艘大船“鹰之翼”埃雅拉米。他和伊缀尔一同出海,向着日落的西方扬帆而去,从此不再出现在任何传说中。但明辉埃雅仁德尔成了西瑞安之民的领袖。他娶了迪奥之女——美丽的埃尔汶为妻。然而,他心境不宁。两个念头出现在他心中,合而为一——对广阔海洋的渴望。他想扬帆远航,出海追随一去不返的图奥和伊缀尔·凯勒布琳达尔。他还想自己或许能找到那终极之岸,于有生之年将消息呈送给西方的诸神和精灵,那也许可以打动他们,怜悯凡世与人类的悲伤。
至此,我要暂时搁置创作的年代次序,转而讨论《失落的传说》之《瑙格拉弗灵》。之所以这样做,是因为下文摘录的段落是扩写模式的一个范例,从中可见家父早期在创作《精灵宝钻》时采用的那些生动直观、常常富含戏剧性的细节,不过《瑙格拉弗灵》的全篇牵涉到本书不需要的旁枝末节。因此,第275页的《诺多史》文稿对“碎石渡口”萨恩阿斯拉德那场战斗进行了十分简短的概述,下文给出的则是《失落的传说》之《瑙格拉弗灵》中详细得多的记载,并且包括贝伦与来自蓝色山脉中诺格罗德的矮人王瑙格拉都尔的决斗。
然后贝伦解下了项链,惊奇地凝视着它。看,那颗精灵宝钻正是他从安格班夺回的宝石,他因为这项九九藏书网功绩而赢得了不朽的荣耀。他说:“仙境之灯啊!你如今被矮人的魔法镶在黄金和宝石当中,光华如此美好,我的双眼过去所见,不及现在的一半。”他命人洗去了那条项链上的污渍。由于不知道它的力量,他没有把它丢弃,而是把它带回了希斯路姆的树林。
须知,传说几乎没有讲述那场斗殴的详细经过,只说贝伦在此战中负伤多处,但由于矮人铠甲的[技能?]和魔法,他诸多高明的进击都未能伤到瑙格拉都尔。据说,他们鏖战了三个钟头,贝伦感到双臂开始疲惫,但惯于在锻炉前挥动巨锤的瑙格拉都尔却不累。若非密姆的诅咒,结果大有可能是另一副模样。瑙格拉都尔注意到贝伦渐渐无力,便逼得越来越近,心中冒出了那个厉害魔咒引发的傲慢。他想:“我会杀了这个精灵,他的手下会被吓得从我面前逃走。”他握紧剑,挥出强大的一击,喊道:“林中小子啊,你的克星来了,吃我一剑!”就在那一刻,他脚下踩到一块凹凸不平的石头,向前跌去。但贝伦侧身闪开了那一剑,探手抓向瑙格拉都尔的胡子,却抓到了项链的金圈。他用力一拉,瞬间将瑙格拉都尔面朝下掼倒在地。瑙格拉都尔的剑脱手飞出,但贝伦一把抓住,用它杀了矮人,因为他说:“既然没有必要,我不会让你的黑血玷污我那雪亮的剑刃。”瑙格拉都尔的尸体被抛进了阿洛斯河。
选段从瑙格拉都尔率领矮人在洗劫千石窟宫殿后返回,接近萨恩阿斯拉德时开始。
接着缇努维尔说,她不想要昂贵之物或珍稀的宝石,只想要森林中的精灵快乐。她为了使格玟德琳开怀,把项链从颈上摘了下来,但贝伦很不高兴。他不能容忍丢弃它,而把它藏在他的[宝库?]里。
也许精灵众口一词的说法是真的,他们二人如今在维林诺欧洛米的森林里打猎,缇努维尔永远在诸神之女奈莎和瓦娜的青翠草地上起舞。但当圭尔沃松离开他们消失,精灵深感悲伤。他们失去了领袖,魔力消退,人数渐渐减少。很多精灵迁去了刚多林——那城增长壮大的力量和荣光,秘密地在所有精灵当中流传。
在那场战斗[萨恩阿斯拉德]中,当矮人满载掠夺来的战利品,渡河到中途时,绿精灵向他们发动了突袭。矮人首领们被杀,几乎全军覆没。但贝伦取了“矮人的项链”瑙格拉弥尔,精灵宝钻就垂挂在项链上。
此后,格玟德琳在林中与他们同住了一段时间,[她失去廷威林特的巨大悲痛]得到了缓解。最终,她满怀渴望地返回了罗瑞恩之地,再也不曾出现在大地居民的传说中。但曼督斯在把贝伦与露西恩释放出自己的殿堂时藏书网所说的必死命运,迅速降临到了他们身上,而密姆的诅咒或许也对此发挥了[效力?],因为死亡更快袭击了他们。这一次,他们二人没有一同踏上旅程,在他们的孩子——俊美的迪奥仍然年幼时,缇努维尔就像后世世间所有的精灵那样,慢慢隐褪。她从森林中消失了,再也没有人看到她在林中起舞。但贝伦为了找她,寻遍了希斯路姆和阿塔诺尔两地全境。没有任何精灵比他更孤独,或许他也隐褪而逝,留下他的儿子迪奥统治褐精灵和绿精灵,成为瑙格拉弗灵之主。
但西瑞安之民不肯交出这颗贝伦赢得、露西恩戴过、俊美的迪奥为之身死的宝钻。于是,精灵残杀精灵的惨剧又发生了,这是最后也是最残暴的一次,此乃那则受诅咒的誓言所铸成的第三桩大错。费艾诺还活着的儿子们突然向刚多林的流亡者和多瑞亚斯的幸存者发动了袭击。尽管他们的部属有些袖手站到一旁,还有少数倒戈相助埃尔汶,反抗自己的主君,结果被视为敌方杀害,但费艾诺众子取得了胜利。达姆罗德和迪瑞尔双双丧命,迈德洛斯和玛格洛尔因而成了七子中仅存的两人。但最后的刚多林之民被杀灭,或被迫离开,加入迈德洛斯麾下。然而,费艾诺的儿子们并未赢得精灵宝钻,因为埃尔汶把瑙格拉弥尔抛入了大海,直到世界末日它也不会从那里归返。她自己投入波涛,化成一只白色海鸟的形貌飞走,哀悼着,在世间每一片海岸边寻找埃雅仁德尔。
在此之后,《诺多族的历史》有数段内容讲述刚多林的历史和它的陷落,讲述了图奥的过去。图奥娶了刚多林之王图尔巩的女儿伊缀尔·凯勒布琳达尔,他们的儿子是埃雅仁德尔。城毁时,埃雅仁德尔随他们一起逃了出来,来到西瑞安河口。《诺多史》在迪奥之女埃尔汶从多瑞亚斯逃到西瑞安河口(第276—277页)之后,接着讲述:
他在北方大海中建了一座高塔,世间所有的海鸟都可以偶尔前往那里。他始终为美丽的埃尔汶悲伤,盼她回到他身边。汶基洛特被群鸟用翅膀托起,如今就在空中航行,寻找埃尔汶。那艘船奇妙又有魔力,如同天空中一朵星光闪耀的花。但太阳烧焦了它,月亮在穹苍里追逐它,埃雅仁德尔在大地上空游荡良久,就像一颗逃逸的星星般闪烁。
一支精灵子民在西瑞安河边壮大起来,他们是多瑞亚斯和刚多林的遗民。他们热爱大海,着手建造优美的船只。他们住在海岸附近,托庇于乌欧牟之手。……
歌谣中唱道,她从半空跌落到汶基洛特的甲板上,晕了过去,因为速度太快,几乎断了气。埃雅仁迪尔将她捧起抱在怀中。第二天早晨他睁九*九*藏*书*网开眼睛,讶然见到妻子躺在自己身旁熟睡,秀发散在他脸上。
但迈德洛斯怜悯她的孩子埃尔隆德,把他带在身边,庇护、养育了他,因为他内心因那则可怕誓言的重担而疲惫不堪,厌恶烦乱。
埃雅仁德尔得知这一切,不胜悲伤。他又一次扬帆出海,寻找埃尔汶和维林诺。《埃雅仁德尔之歌》中讲述,他终于来到魔幻群岛,堪堪从它们的迷咒中逃脱。他重新找到了孤岛,找到了黯影海域,还有坐落在凡世边缘的仙境海湾。他在那里靠岸,成了唯一一位踏上不死之岸的凡人。他爬上不可思议的科尔山,走在图恩那人去路空的街道上,沾上衣鞋的尘埃都是钻石和宝石的尘粉。但他并未贸然前往维林诺。
她在森林里流浪,有少数褐精灵和绿精灵聚集到她身边。他们永远离开了希斯路姆的林间空地,向南朝着深深的西瑞安河与美好的土地走去。
突然间,精灵的号角声响彻当地,且有一声[号响?]尤为清脆,盖过了其他,那是林中猎人贝伦的号角。接着,空中飞满埃尔达的细长箭矢,它们瞄准无误,风也不能吹偏。看!从每棵树、每块巨石后都忽然跃出褐精灵和绿精灵,他们背着满满的箭袋,不停地射箭。瑙格拉都尔的人马见状,一片恐慌鼓噪,那些在河滩里蹚水的矮人把背负的金子丢入水中,惊恐地向两边河岸逃去,但很多矮人都被无情的箭矢射中,随着他们的金子一同落进阿洛斯河的激流,清澈的河水被他们的污血染红。
瑙格拉弗灵的传说中更加详细地讲述了迪奥遭到攻击,死于费艾诺众子之手的经过。《瑙格拉弗灵》是“失落的传说”中最后一个形式连贯的,它以埃尔汶的逃脱结尾:
对《失落的传说》之“矮人的项链”的讨论到此为止,我将用另一段引文为这段偏离主题的短暂探讨作结。这段引文是《诺多史》(第276—277页)讲述的故事的起源,包括贝伦和露西恩的死亡和他们的儿子迪奥的被杀。我用贝伦和格玟德琳(美丽安)的对话引入这个选段,当时露西恩首次戴上了瑙格拉弗灵,贝伦宣称她看起来空前美丽,但格玟德琳说:“但精灵宝钻曾被嵌在米尔冦的王冠上,而那条项链实为恶毒匠人所造。”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