贝伦与露西恩
《诺多史》选段二
目录
贝伦与露西恩
贝伦与露西恩
《诺多史》选段二
贝伦与露西恩
附录
上一页下一页
就在多瑞亚斯的悲伤不幸已达顶点之际,露西恩、贝伦和胡安回到了多瑞亚斯。于是,辛葛的心轻松了,但他看待贝伦时并无好感,因为他认为自己所有的悲伤忧患都源自此人。当他得知贝伦如何从夙巫手中逃脱,他感到十分惊异,但他说:“凡人,你的任务与誓言怎么样了?”贝伦说:“此刻就有一颗精灵宝钻在我手中。”辛葛说:“拿给我看。”贝伦说:“我做不到,因为我的手不在这里。”接着他讲述了事情的全部经过,指明了卡哈拉斯疯狂的原因。而辛葛心软了,既是因为贝伦这番勇敢言辞和他的坚忍,也是因为他看到女儿和这个最英勇的凡人之间有着伟大的爱。
凯勒巩和库茹芬怀着一腔怒火,骑马匆匆穿过树林,寻路前往希姆凌,当他们撞上贝伦和露西恩时,贝伦正想告别他的爱人。他们骑马奔向那对情侣,认出了二人,便企图纵马将贝伦踏在蹄下。
因此,他们计划去猎杀巨狼卡哈拉斯。参加那次猎杀行动的,只有胡安、辛葛、玛布隆、贝烈格和贝伦。这个悲伤的故事在别处讲述得更加详尽,因此在此必须简短。他们出发时,留在后方的露西恩心生不祥的预感。她如此预感并不奇怪,因为卡哈拉斯虽然被杀,但胡安在同一时刻死去,他为拯救贝伦而死,然而贝伦仍受了致命的伤,只坚持到把那颗玛布隆从狼腹中剖出的精灵宝钻交到辛葛手中。然后,他再也没有开口。他们把胡安放在他身旁,把一人一犬抬回辛葛的王宫门前。在那里,露西恩在自己曾被囚禁的山毛榉树下等到了他们,她亲吻了贝伦,然后他的灵魂便离开躯体,去了等待的殿堂。露西恩与贝伦的漫长传说至此结束,但“从束缚中得释放”的《蕾希安之歌》并没有完结。长久以来,人们传说露西恩垮了,迅速隐褪,从大地上消失,但有些歌谣说,美丽安召来了梭隆多,他把她活着送去了维林诺。她来到曼督斯的殿堂,向他唱了一首讲述动人爱情的歌谣,那首歌如此美好,以至于曼督斯空前地动了怜悯的心肠。他召来贝伦,如此一来,露西恩在贝伦临死前亲吻他时发下的誓言应验了,他们在西边大海的www.99lib.net彼岸得以重逢。曼督斯容许他们离开,但他说,露西恩将变成凡人,如同她的爱人,将像凡人女子那样再度离开大地,她的美将化成仅存于歌谣中的回忆。事就这样成了,但据说,曼督斯作为补偿,赐给了贝伦和露西恩此后一段很长的寿命和欢乐,他们不受冻馁之苦,在贝烈瑞安德那片美丽的土地上漫游,从此以后再也没有凡人曾与贝伦或他的配偶交谈。
他们如何流浪、绝望,贝伦如何康复并从此以后被称为“独手”贝伦·埃尔马布威德,他们如何被在他们到达安格班之前突然没了踪影的胡安救下,以及他们如何再度来到多瑞亚斯,此处不再赘述。但多瑞亚斯已经发生了诸多变故。自从露西恩逃走之后,多瑞亚斯每况愈下。她的族人搜寻她,却没有找到,举国上下都陷入了哀伤,歌声也沉寂下来。他们寻找她许久,多瑞亚斯的笛手戴隆在寻找的过程中不知所终。在贝伦来到多瑞亚斯之前,戴隆曾爱着露西恩,他是除了费艾诺之子玛格洛尔和金嗓廷方之外,最伟大的精灵音乐家。但他再也不曾回到多瑞亚斯,而是流浪去了世界的东方。
此后,胡安回到了主人身边,但他们之间的感情变得比从前淡薄了。贝伦和露西恩沉浸在幸福中,无忧无虑地漫游,直到他们再次来到多瑞亚斯的边界附近。贝伦那时记起了自己的誓言,向露西恩告别,但她不肯与他分离。彼时纳国斯隆德一片动荡,因为胡安和很多夙巫的俘虏带回了消息,讲述露西恩的功绩和费拉贡德的死讯,凯勒巩和库茹芬的背叛从而暴露无遗。据说,他们在露西恩逃走之前已经派了密使去见辛葛,但辛葛大怒,派自己的属从将他们的信送了回去,交给欧洛德瑞斯。如此,纳洛格之民的心重新倾向于芬罗德家族,他们为他们曾经弃绝的王费拉贡德哀悼,听从欧洛德瑞斯的领导。
但库茹芬把露西恩掳到了自九九藏书己的鞍上。于是就见贝伦纵身一跃——此跃堪称凡人最伟大的一跃——如雄狮般跃起扑在库茹芬疾驰的马上,一把扼住库茹芬的咽喉。混乱中人仰马翻,露西恩被远远甩了出去,摔在地上头晕目眩。这边贝伦扼紧了库茹芬,可他自己也命在旦夕,因为凯勒巩正持矛回马驰来。胡安在那一刻舍弃了主人,猛扑向凯勒巩,凯勒巩的马见状急忙转向,人人都被恐怖的大猎犬吓得不敢靠近。露西恩不允许库茹芬遭到杀害,但贝伦夺了他的马和武器,其中最重要的是他那把矮人打造,削铁如泥的名刀。然后兄弟二人骑马离去,却狡诈地回身向胡安和露西恩放冷箭。胡安没有受伤,但贝伦纵身挡在露西恩身前,受了伤。当此事流传开来,人类都把这伤记在费艾诺众子的账上。
在那里,夙巫一个接一个地处死了俘虏,直到只剩下费拉贡德和贝伦两人。当贝伦就要被处死的时候,费拉贡德拼尽全部力量,挣开枷锁,与前来杀害贝伦的妖狼搏斗。他杀了狼,但自己也在黑暗中身亡。贝伦在地牢里绝望地哀悼等死,但露西恩来了,她在地牢外歌唱。就这样,她将夙巫诱了出来,因为露西恩的美貌与她奇妙的歌声,名气已经传遍四方。就连魔苟斯也想得到她,并承诺对任何抓住她的人报以无上的奖赏。胡安不声不响地宰杀了夙巫派出的每一只狼,直到最大的狼肇格路因前来,于是发生了一场激烈的搏斗,夙巫因而发现露西恩并非孤身一人。但他想起了胡安的命运,便把自己变成世间有史以来最庞大的一匹狼,接着出战。但胡安打败了他,并从他那里赢得了钥匙以及将他那施了魔法的围墙和塔楼紧箍在一起的魔咒。于是,堡垒崩
藏书网
解,塔楼倒塌,地牢暴露,很多俘虏获得了自由,但夙巫化作蝙蝠的模样,飞到陶尔—那—浮阴去了。露西恩发现贝伦在费拉贡德身旁哀悼。她治愈了他的悲伤和监禁造成的虚弱,但他们把费拉贡德埋葬在属于他的岛屿山顶,而夙巫再也不能染指那地。
胡安留在了露西恩身边。他听了他们的困境,得知贝伦仍需前往安格班达成任务,便去夙巫要塞的废墟里为他们取来一张妖狼皮和一张蝙蝠皮。胡安一生只开口说话三次,使用精灵或人类的语言。第一次是他在纳国斯隆德找到露西恩的时候,而这是第二次,他为他们的任务制订了铤而走险的计划。于是,他们骑马向北方去,直到骑马不再安全为止。然后他们披上狼和蝙蝠的外形,露西恩扮成邪恶神灵,骑在妖狼背上。
于是,贝伦脱去狼形,跃上前去。他拔出了库茹芬的宝刀,用这把刀挖下了一颗精灵宝钻。然而他大胆去挖下一颗,想把它们全都夺回。狡诈的矮人所造的刀就在这时折断了,折断的回响惊动了睡着的众人,魔苟斯呻吟了一声。恐惧攫住了贝伦和露西恩的心,他们沿着安格班的黑暗通道逃走。但此时卡哈拉斯已从露西恩的魔咒中醒来,拦在了大门前。贝伦将露西恩护在身后,事实却证明这是个错误,因为不等她用外袍碰触巨狼或开口说出魔法咒语,巨狼就向此刻手无寸铁的贝伦扑来。贝伦用右拳打向卡哈拉斯的眼睛,但巨狼一口将他的手咬住,接着齐腕咬断。须知,那只手拿着精灵宝钻。精灵宝钻一碰到卡哈拉斯的邪恶肉体,卡哈拉斯的五脏六腑顿时如遭火灼,剧痛不堪。他惨嚎着从他们面前逃走,以致群山无不颤动,而发疯的安格班巨狼是曾经进入北方的所有恐怖当中最致命、最可怕的。露西恩和贝伦抢在整个安格班醒来之前,堪堪逃了出去。
与此同时,露西恩由于美丽安的远见而得知贝伦已经落入夙巫之手,她绝望之下想要逃离多瑞亚斯。辛葛得知此事,便将她囚禁在他最高的一棵大山毛榉树上,一座离地甚远的树屋里。《蕾希安之歌》讲述了她如何脱身,进入树林,却被正在多瑞亚斯边界打猎的凯勒巩发现。九九藏书他们心生歹念,带她去了纳国斯隆德,机巧的库茹芬为她的美貌所迷。从她的叙述里,他们得知费拉贡德落到了夙巫手中。他们决意让费拉贡德死在那里,并把露西恩留在身边,再强迫辛葛把露西恩嫁给库茹芬,如此他们便可积聚权力,霸占纳国斯隆德,成为诺姆族最强大的王子。他们并不打算去寻找精灵宝钻,也不准备容忍其他任何人这样做,直到他们把精灵的全部势力都收归麾下,听他们号令。但他们的谋划未能得逞,仅仅在精灵王国之间造成了疏远和仇怨。
凯勒巩麾下的猎犬之首名叫胡安。他来自欧洛米的狩猎场,属于不朽的族类。很久以前,欧洛米在维林诺把胡安赠给了凯勒巩,彼时凯勒巩常常骑马追随在那位神灵之后,跟从他的号角指挥。胡安随主人凯勒巩来到了这片大地,无论箭矢还是刀剑,魔咒还是毒药,都不能伤害他,因此他跟随主人参加战斗,多次救了凯勒巩的性命。胡安的命运已经注定,他只能死在世间有史以来最强大的恶狼爪下。
《蕾希安之歌》详细讲述了他们如何来到安格班门前,却发现大门新添了守卫。因为魔苟斯已经风闻外面的精灵有所计划,但不知详情。因此,他造了众狼当中最强大的一只——“刀牙”卡哈拉斯,安排他守在门口。但露西恩对巨狼施了魔咒,他们成功地来到了魔苟斯面前,贝伦悄悄爬到他的王座底下。然后,露西恩大胆地做了一件极可怕、极英勇的事,从来没有任何精灵敢这么做。人们认为她此举不亚于芬国昐的挑战,若非她是半神之体,或许更胜一筹。她除去了伪装,报上自己的名字,并假装她是被夙巫的狼俘虏到此。就当魔苟斯内心谋划着恶毒邪念时,她哄骗了魔苟斯。她在他面前起舞,令他整座大殿都陷入了沉睡。她向他唱歌,把她在多瑞亚斯编织的魔法外袍抛向他的九九藏书网脸,令他进入一个挣脱不得的梦境——什么歌谣能够唱出露西恩如此奇妙的功绩,唱出魔苟斯的愤怒和耻辱?就连奥克想起这件事,也在私下里大笑,讲述魔苟斯如何摔下王座,铁王冠掉在地上滚了出去。
胡安心意真诚,他初次在树林里发现露西恩时就爱她,是他把她带到凯勒巩面前。他的心为主人的背叛而悲伤,他放露西恩自由,与她一起前往北方。
但欧洛德瑞斯不从子民所愿,不允许他们处死费艾诺的两个儿子,而是把他俩逐出纳国斯隆德,并发誓从今以后,纳洛格与费艾诺所有的儿子之间将没有情义可言。事实也的确如此。
多瑞亚斯的边界也遭到了攻击,因为露西恩迷失在外的消息已经传到了安格班。在那场战斗中,“神箭手”贝烈格和“重手”玛布隆这两位伟大的战士与辛葛并肩作战,辛葛格杀了奥克统领波尔多格。因此,辛葛得知,露西恩还没有落入魔苟斯之手,但魔苟斯知道她游荡在外。辛葛心中充满了忧惧。就在他忧惧的时候,凯勒巩的使者秘密前来,说贝伦已死,费拉贡德亦然,露西恩身在纳国斯隆德。辛葛闻讯,心中为贝伦之死生出悔意,而当他察觉凯勒巩很可能背叛了芬罗德家族,并且囚禁了露西恩,没有送她回家,他被激得大怒。因此,他派出密探进入纳国斯隆德的领土,并且开始备战。但他随即得知露西恩已经逃走,凯勒巩和他弟弟去了阿格隆。于是,他派信使去了阿格隆,因为他没有足够强大的实力去攻击费艾诺的七个儿子,而且除了凯勒巩和库茹芬,他与余下众子也没有过节。但信使在穿过森林的途中遇到了来袭的卡哈拉斯。那只巨狼疯狂地穿过了北方的所有树林,所到之处尽是死亡和毁灭。只有玛布隆逃脱,将巨狼来袭的消息带给了辛葛。命运,或在巨狼腹中折磨他的精灵宝钻的魔法,使他没有被美丽安的魔咒所阻,闯进了从未遭到破坏的多瑞亚斯森林,恐怖和破坏向四面八方蔓延。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