尾声
目录
尾声
上一页下一页
“奥尔齐涅·盖尔登留,”老舒玛赫说,“您比我强,因为在我得意之时,我肯定不会屈尊低就一个不幸囚徒的穷女儿的。”
“女儿,放心吧,”老人打断她说,“这桩婚事我很愿意,但你不喜欢。但我不想伤你的心,艾苔尔。唉,半个月来,我已大变样了。我不会逼你去爱奥尔齐涅的。你自己做主吧。”
“我已是……”艾苔尔欲言又止。
“您弄错了,尊贵的父亲,”艾苔尔壮着胆子说,“我并不恨奥尔齐涅。”
奥尔齐涅惊奇地指指又哭又笑的将军说:
我是说的玩笑话,可您却当了真。
“是呀,”老人继续说,“我很为难,因为我很喜欢您,我真想喊您‘我的儿子’,可我女儿却不会愿意的。她前不久还跟我说她恨您。自您走后,当我跟她谈起您时,她总是默不做声,好像不愿提到您,仿佛一提到您她就不安。死了这份
www•99lib.net
心吧,奥尔齐涅。没关系的,人们能忘掉爱的痛苦的,正像去掉恨一样。”
“她做不了主了。”
“我一生中老是在诅咒,”他说,“现在,我得不管抓住什么机会都要祝福了。现在,你们说说……”
半个月以来,我们刚刚叙述的这一连串事件成了特隆赫姆市和特隆赫姆州的全部话题,根据不同的情况,做出了各种各样的判断。城里的老百姓本是眼巴巴地等着看接连处死七个人的场面,现在开始不抱这一希望了;眼神不济的老太婆们还在唠叨说,那个火烧军营的悲惨之夜,看见冰岛凶汉飞进熊熊大火之中,哈哈大笑,还用脚把营房烧着的屋顶往孟哥尔摩火枪手们身上踢。
“我一直以为自己是个智者,可我老了,没有懂得一个姑娘的心。”
“赦免!自由!”艾苔尔欣喜不已地说。
“什么障碍,大人?”奥尔齐涅www•99lib•net颇为担忧地问。
“愿您把您女儿许配给我,尊贵的大人。”
“我女儿!”老人大声说着,转向满面羞红、浑身颤抖的艾苔尔。
亚大纳西·孟德尔莞尔一笑说:
“大人,”奥尔齐涅回答,“我回来了。我刚见过我卑尔根的父亲,回来拥抱我特隆赫姆的父亲。”
“我可以改叫盖尔登留了!”艾苔尔像个孩子似的高兴地说。
舒玛赫没能过多地享受艾苔尔和奥尔齐涅结合在一起的幸福。自由和幸福对他的心灵震撼太猛。他的灵魂去享受另一种幸福、另一种自由了。他于1699年当年去世了;这个痛苦对他的孩子们打击很大,仿佛在告诉他们,世界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事。他被安葬在他女婿在茹特兰拥有的领地上的维尔教堂里,墓碑上刻上了他被囚期间褫夺了的全部封号。奥尔齐涅和艾苔尔结合,使得丹斯吉阿德家族诞生了。
“您这话是什
www.99lib.net
么意思?”老人惊讶地问。
“您是一个尊贵而有为的年轻人,我的孩子。尽管您父亲害得我好苦,但我看在您的面上原谅他,我将很乐意看见你们俩结合在一起。不过,有一个障碍。”
“年轻人,”老囚犯说,“老天有眼,您又回来了!”
他们把前后经过细说了一遍。老人因为感动、感激和怜爱哭了起来。
“丹斯吉阿德伯爵夫人!”老人重复道。
亚大纳西·孟德尔也感到幸福。他获得了对他的十二名死囚的特赦令,而且,奥尔齐涅还给加上了对他过去的难友肯尼博尔、若纳斯和诺尔比特的赦免。这三个获释者高高兴兴地回去对平定后的矿工们宣布,国王已取消了对他们的监护权。
将军握住老囚犯的手,交给他一卷文书说:
“您爱我的女儿,但您肯定她也爱您吗?”
“这一切我该感谢谁呢?”幸福的舒玛赫问。
“感谢勒万·德·克努德将军!”奥尔齐九九藏书涅答道。
这两个年轻时势利场上的老伙伴相逢的场面感人至深。舒玛赫终于心花怒放了。认识了冰岛凶汉之后,他就不再仇恨世人了;认识了奥尔齐涅和勒万之后,他便开始爱世人了。
“是的,伯爵!”将军继续说,“您恢复了全部封号,并发还您全部财产。”
“她已是我的妻子了,父亲!像我卑尔根的父亲那样原谅我吧,并为您的孩子们祝福吧。”
“父亲!……”艾苔尔握住双手说。
这时候,艾苔尔觉得已经离开她很久的奥尔齐涅又回到施莱斯威格雄狮堡主塔中来,陪他来的有勒万·德·克努德和布道牧师亚大纳西·孟德尔。此刻,舒玛赫在女儿的搀扶下正在园子里散步。小夫妻俩非常难受,没法拥抱在一起,只能以眉目传情。舒玛赫友爱地紧握住奥尔齐涅的手,并和蔼地向两位陌生人致意。
——西班牙恋歌:《阿尔丰斯与贝尔纳的对话》九九藏书网
“大人……”奥尔齐涅惊呆了地说。
舒玛赫惊讶不已,为跪在他面前的小夫妻俩祝福。
奥尔齐涅跪在老人面前说:
“他就在这儿!”
“是的,大人,我爱您的艾苔尔;我把生命献给了她;她现在是我的人了。”
两个情人惊诧地默默对视一眼。
“伯爵大人,您别这么说。这是您的封号证书,国王早已交由狄斯波尔森,让他转交您了。陛下刚刚下令赦免您,还您自由。这就算是您女儿丹斯吉阿德伯爵夫人的嫁妆了。”
很快,阴暗的牢房里充满了美妙温馨的节日气氛。生活开始在对曾经笑对死亡的年轻夫妇微笑。阿勒菲尔德伯爵看见他们幸福,这是对他最残酷的惩罚。
“什么!”老人嚷道。
舒玛赫脸色阴沉下来说:
“勒万·德·克努德!我早就跟您说了,将军州长,勒万·德·克努德是世上最好的人。可他为什么不亲自把我的幸福给我带了来呢?他现在在哪儿?”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