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三十三章
目录
第三十三章
上一页下一页
肯尼博尔面色苍白,气喘吁吁,头发蓬乱,满脸汗水,满手是血地来了,但一听这名字,不觉后退了三步。
“我的保护神作证,我怎么会不认识他!我喜欢他并且敬重他。他像我们大家一样忠于我们为了效忠的正义事业。”
肯尼博尔高举起手说:
肯尼博尔没再听他说。
“哦!别问我这事了。如果有谁在我活着的时候——因为我现在确实是活着哩——撞见我猎白熊的话,我宁愿我的胡子一下子变白,就像鼬鼠毛似的。”
“我是说,哈凯特大人,要不是您那该死的冰岛凶汉,我在猫头鹰叫头一遍时就已经来到这里了。”
他只好让步了,然而心里对自己同意让人领着去见那个恶魔不免有着一种强烈的厌恶。他俩朝着奥尔齐涅、若纳斯和诺尔比特走去。
奥尔齐涅不明白这个山民怎么好像那么了解他,正要问个明白,可诺尔比特却嚷了起来:
“怎么!”猎手第三次打断他说,“您硬说……冰岛凶汉就在这个矿井里!……”
“我的好猎手肯尼博尔,这就是你们的头领,有九_九_藏_书_网名的克利普斯塔杜尔的凶汉!”
——马图林:《伯特伦》
“啊!对不起!”哈凯特含着笑说。
哈凯特听见在喊有名的猎手肯尼博尔来了,赶忙迎上前去,把奥尔齐涅撇下,与那两个头目在一起。
“真的!”肯尼博尔说着,那注视着哈凯特的目光开始产生一种敬畏的表情。
“我们正直的肯尼博尔是不是疯了?”
“我跟您说了,您就放心吧,”哈凯特又说,“把他看做你们的头领和伙伴吧。只是千万别跟他提今天早上发生的事,懂吗?”
“啊!您在这儿,年轻人,”他连忙走近他,向他伸去满是皱纹的粗糙的手说,“欢迎您。看来您的大胆行为成功了。”
哈凯特悄悄地回答他说:
于是,他哆哆嗦嗦地转过身去,匆匆地画了个十字。
他的话在围着两个交谈者的山民和矿工们中间引起了一阵阵惊讶的窃议,使哈凯特额头上顿起一片阴云,就像刚才奥尔齐涅的出现和获藏书网救时一样。
“真的!他怎么您了?”
“我的好友肯尼博尔,当您在谈到冰岛凶汉或地狱时,别相信有什么不可能的事。您刚才跟我说的这一切我早就知道了。”
“您看,哈凯特大人,”他用山民们的夸张,绘声绘色地讲完他那仍让他心有余悸的故事之后说,“您看,如果说我来迟了,那不能怪我,而且,我今天上午才逃过冰岛凶汉和他的熊的,他们正在瓦尔德霍格灌木丛里拼命撕咬我那六个可怜的伙伴哩,所以,冰岛凶汉现在是不可能作为我们的朋友在这个阿普西尔-柯尔赫矿井里同我们相会的。我告诉您吧,这不可能。现在,我认识那个人形恶魔了,因为我见过他了!”
“是呀,”哈凯特说着,强忍住一个不知何故的笑,“您会害怕他?”
“我们正需要哩,肯尼博尔!”若纳斯说。
“您总算来了,亲爱的肯尼博尔!让我来替您介绍一下你们了不起的头领冰岛凶汉。”
肯尼博尔朝这个巨人般的强盗看了一眼,显得十分惊讶而不是害怕,随即俯着哈凯特的耳朵九_九_藏_书_网说:
“我的好若纳斯;我亲爱的诺尔比特,”肯尼博尔说,“愿上帝保佑你们!”
“冰岛凶汉!”
于是,他又朝奥尔齐涅会心地看了一眼,后者正准备搭腔,可哈凯特走近他们四人了,他是去找他的巨人的,众强盗见到巨人似乎吓得四处逃窜。哈凯特说:
“我明白了,您因为害怕冰岛凶汉才姗姗来迟的。”
“挪威圣烈女艾苔尔德拉作证,哈凯特大人,我向您发誓,不是因为害怕冰岛凶汉,而恰恰是冰岛凶汉本人使我没能早点儿赶到这里的。”
“您难道认识这个陌生人,肯尼博尔?”
“亲爱的肯尼博尔,”他几乎很是庄重地说,“请您告诉我您为什么迟到的。您知道,在我们现在这个当口上,任何事情都可能是极为重要的。”
“怎么?”
肯尼博尔耸耸肩,表示不屑。
这时候,肯尼博尔的目光与奥尔齐涅的目光遇到一起。
“您忘了,肯尼博尔!他是个魔鬼!”
他就是头头?他的目光令我胆寒,我不敢跟他说话。
科拉山99lib.net里的老猎手粗犷的脸上流露出极其惊讶又极为幼稚轻信的表情。
“什么!您说什么?”他压低了声音问。
“冰岛凶汉在这儿!”他又说道。
“您是不是差点儿被熊吃了?”
于是,在哈凯特的一再追问下,他向他叙述了今天早上他是怎样在六个同伴的协助之下,把一头白熊追到瓦尔德霍格洞穴附近的,因为追得太急,没有发现自己已极其靠近那可怕的地方了。这时,那头走投无路的熊的叫声引来了一个矮人,一个怪物,一个恶魔,握着一柄石斧,向他们扑过来,搭救了白熊。这个恶魔一定是冰岛凶汉;他一出现,把七个人全都吓僵在那儿。最后,六名同伴被恶魔和白熊弄死了,只有他肯尼博尔因为逃得快、又因为他身轻体健,而冰岛凶汉则已精疲力竭,而且,首先应该感谢好心的猎神圣西尔韦斯特的保佑,才幸免于难。
哈凯特转向围在他身边的人:
然后,他又转向肯尼博尔说:
“熊!熊算是可怕的敌人!肯尼博尔被熊吃了!您把我看成什么人了,哈凯特大人?”
哈凯特依旧沉藏书网着冷静地继续说道:
哈凯特似乎又一次感到狼狈不堪。他一把抓住肯尼博尔的胳膊,止住了他,仿佛怕他太靠近可以越过矿工头顶看见那巨人的大脑袋的那地方。
“……是的,”哈凯特继续说,稍微精点儿的人也许就能发现他的脸上透着某种得意和挖苦的表情,“我早就知道这一切了,只不过不知道您是这次悲惨冒险的英雄。冰岛凶汉来这儿的路上把这一切都跟我说了。”
“喂,”哈凯特说,“放心吧!他是来帮你们的。您就把他看做一个朋友,一个伙伴好了。”
“这话不假!”肯尼博尔思索片刻说。
肯尼博尔吓得大叫一声。
哈凯特一直在注意地听着,此时,用一种严肃的口吻开了腔:
“当然。不过,现在,您就放心吧,我来领您去见那了不起的冰岛凶汉。”
“不错,”轻信的猎手说,“他会变形。”
“哈凯特大人,我今天早上逃过的那个冰岛凶汉是个矮人。”
“我的好大人,要是您知道我遇上了什么事的话,”老猎手压低嗓门打断他说,“您就不会跟我叨叨说冰岛凶汉在这里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