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十六章
目录
第二十六章
上一页下一页
不,不,咱们别笑了。您看见没有,我觉得极有趣的东西也有它严肃,非常严肃的一面,就像世间万物一样!相信我,“偶然”一词是一种亵渎;阳光之下没有任何东西是偶然而至的。您难道没有看出来这其中有主的意志吗?
譬如,假使弗烈德里克·阿勒菲尔德在一间豪华的客厅里九*九*藏*书*网,在哥本哈根的女士们面前,炫耀他服饰华丽,出身高贵,谈吐不俗时;假使有某个深知未来之事的人前来用严厉的启示搅乱他那肤浅的思想;假使这人对他说这使他骄傲的漂亮衣服有一天会毁了他,对他说一个人面兽会喝他的血,就像他自己贪婪无虑地狂饮法国和波西米亚美酒一样,对他九九藏书说他那擦多少香水头油都不够的头发会在野兽巢穴当做扫帚来扫灰尘,对他说他那只优雅的让卡洛腾堡的美貌夫人们常挽的手臂将会像啃去一半的狍子骨头似的扔给一头熊,弗烈德里克会如何回答这些不吉利的预言呢?他会放声大笑,把话题岔开。而最可怕的是,所有的有理智的人都会赞同这个失去理智的人。
九九藏书让我们站得更高一些来观察一下这种天命吧。看到阿勒菲尔德伯爵和伯爵夫人的罪恶报应在自己身上,这难道不是个奇怪的谜吗?他俩对一个囚犯的女儿策划了一个卑鄙的阴谋;而这个落难女子却偶然地遇到一位保护人,后者认为必须把遵其父母之命执行他们卑劣企图的儿子支开。这个儿子,是他们夫妇的唯一希望,却http://www•99lib•net被弄到远离勾引姑娘的地方去了。在他刚到新的地方之后,另一个复仇之神使他遇上了死神。就这样,他们原本要把一个无辜的遭人厌恶的姑娘弄得身败名裂的,可却反把自己那有罪的宝贝儿子给推进了坟墓。这帮浑蛋们正是由于自己的过错才遭到报应的。
——莱辛:《埃米莉亚·加洛蒂》九九藏书网
是的,在世人称之为“偶然”的东西中,常常透着一种很深的道理。在一切事情之中,都仿佛有着一只神秘的手在给它们指明道路和目的地。人们正在为财气多变,为命运多舛而惊叹之时,突然间,从这混沌之中却闪出一道道吓人的光亮或神奇的光芒来。于是,在命运的高深教训面前,人类的智慧便自叹弗如了。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