万卡
目录
万卡
上一页下一页
昨晚他向肉铺的伙计们详细打听过,伙计们告诉他:信件要投入邮筒,醉醺醺的车夫坐在三驾邮车上响着铃铛会从邮筒里取出信件,分送到各个地方。万卡跑到附近一个邮筒前,把他这封珍贵的信塞进了筒口……
“莫斯科很大,全是老爷们的房子。马很多,没有羊,狗也不凶。这儿的孩子不举着纸星走来走去,也不许他们进唱诗班。有一次,我在一家铺子的橱窗里看见,有一些鱼钩连着钓丝一起卖,能钓各式各样的鱼,很管用的,有这么一个钓钩,它能钓得起一普特重的大鲶鱼呢。我还看到几个铺子,那里有各式各样的枪,就像老爷家那种样子的枪,买一支枪恐怕得要百把个卢布……肉铺里有黑山鸡,有松鸡,有兔子,可是铺子里的伙计不肯说,这些东西是在哪里猎到的。
“快擦掉!冻结起来了!”
“要不咱们来吸一点儿鼻烟?”他说着把烟盒子送到了村妇们面前。
“我会帮你搓烟草,”他接着写道,“会为你求告上帝,要是我做错了什么,你就打我,痛痛地打。要是你认为我没有差事,那我就去求管家,求他看在基督分上让我擦皮鞋,要不我就去代替费季卡做牧童。亲
www.99lib.net
爱的爷爷,我怎么也熬不下去了,干脆只有一死了。我本想跑回乡下去,可是我没有靴子,我怕受冻。等我长大了,我会为此给你养老,决不让任何人欺侮你,你死了,我准会求告上帝,让你的灵魂安息,就像为我好妈妈佩拉盖娅求告一样。
“你来吧,亲爱的爷爷。”万卡又往下写,“我求求你,看在基督和上帝面上,把我从这个地方领回去,你可怜可怜我吧,可怜我这个不幸的孤儿吧,这儿人人都打我。我饿,我烦闷,说不出来的烦闷,我一直在哭。前几天老板用鞋楦子打我的头,我被打得跌倒在地上,好不容易才醒过来。我的日子过得太苦藏书网了,连狗都不如啊……你代我问候阿辽娜,问候‘独眼龙’叶戈尔卡和马车夫,我的那只手风琴你谁都别给。你的孙儿伊万·茹科夫。亲爱的爷爷,你来吧!”
万卡把视线转向昏暗中的窗子,窗上闪动着他那小蜡烛的影子。他清楚地想象他祖父康斯坦丁·马卡雷奇的模样。祖父在日瓦列夫老爷家当守夜人,那是个矮小干瘦十分敏捷灵活的老头,年龄在六十五岁上下,一张笑脸,两只醉眼。白天他在仆人的厨房里睡觉,要不就跟厨娘们说笑打诨;夜间他裹着一件肥大的羊皮袄,敲打着梆子在庄园周围走动,两条狗耷拉着脑袋跟在他身后,一条是老母狗卡什坦卡,一条是小牝狗“泥鳅”,给它这个外号是因为它毛色乌黑身子细长,像一只伶鼬。这条“泥鳅”十分恭敬亲热,看到自家人或外人都一样温顺,不过它的名声不佳:它的恭敬顺从只是外表,隐藏在其后的是奸险毒辣。没有一条狗会比它更善于悄悄走近,或抓人的腿或潜入冷藏室或偷食农家的母鸡。人家已经不止一次打伤过它的后腿,有两次它被人家吊将起来,几乎每个星期里它都会被打到半死,可是它每次都能养好伤活下来。
“亲爱的爷爷,等到老爷家摆起圣诞树,树上挂有许多礼物,你给我拿一个金色的核桃,把它藏进绿色的小箱子里。你问小姐奥莉加·伊格纳季耶芙娜要吧,就说是给万卡的。”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