苦恼
目录
苦恼
上一页下一页
“你在说什么?”军人问。
姚纳拉拉缰绳,嘬嘬嘴。二十戈比这价钱是亏的。但他顾不上价钱,什么一个卢布,什么五个戈比——现在这些对他来说横竖一样,只要有乘客……年轻人彼此推搡,说着下流话走到了雪橇旁,三个人一下子全爬上座位。他们开始解决一个问题:该哪两个人坐,该哪个人站。经过长时间的对骂、耍脾气和相互申斥,他们作出决定:该站的是驼背,因为他最小。
“头痛得要裂开了……”一个高个儿说,“昨天我和瓦西卡两个人喝完了四瓶白兰地,在杜克马索夫家。”
在一个墙角落里一个年轻的马车夫爬起来,昏昏沉沉清着喉咙,伸手要取水桶。
“是—是,喝水!”
他穿上衣服,向马厩走去,他的马就在那儿。他想到燕麦,想到干草和天气……想儿子,在他孤零零一个人时他不敢想……同一个什么人说说儿子倒是可以做到的,不过要独自思念并描绘其音容笑貌,他就会感到难忍的恐怖。
姚纳扭过身来,想讲一讲他儿子是怎么死的,但这时驼子悠悠然吁了口气宣布说:谢天谢地,我们总算到了。姚纳接过二十戈比,久久地望着这三个消失在昏暗的入口处的好吃喝玩乐的人。他又是孤单一人,对他来说周围又是一片静寂……平息不久的苦恼重又充斥胸膛,而且比原先更为强烈。姚纳的充满忧虑和痛苦的眼睛东张西望,看看街上来来往往的行人:在这成千上万的人中间能否找到哪怕一个人来听他诉说?人群在奔忙,并不察觉他和他的苦恼……这苦恼是巨大的无边无际的。如果姚纳的胸膛会破藏书网裂,如果苦恼会从胸中溢出,那么它好像能把整个世界都淹没,但是却看不见它,它竟能容身在一个如此微小的躯壳之中,即使大白天点着灯也看不见它……
“回大车店去。”他想。“回大车店!”
“你就稍稍给他提提神……来他一个脖儿拐!”
“是真的,可以让上帝惩罚我……”
“我不懂为什么要撒谎!”另一个高个儿生气说,“他撒谎,像畜牲一样。”
为表示同意姚纳拉了拉缰绳,他这么一拉,从马背上和从他的肩上散落下来一片积雪……军人坐上了雪橇。车夫嘬嘬嘴唇,像天鹅似的伸长脖子,稍微欠起身子,挥挥马鞭,他这么做更多的是由于习惯而不是出于需要。驽马也把脖子伸长,弯起那木棒似的腿,犹豫不决地走动了起来……
“九点多……干吗在这里停了下来?快离开!”
“走吧,走吧……”乘客说,“就这么走的话,我们明天也到不了。赶马上点儿劲!”
“哈哈!”姚纳微笑说,“快活的爷们!”
“是真的,就像跳蚤咳嗽一样真!”
“该去看看马了,”姚纳想道,“睡觉么总归来得及的……不是吗,有你睡的……”
“老爷,我的,那个……儿子在这个星期里死了。”
“你在嚼草?”姚纳问他的马,看着它明亮的眼睛。“哦,你嚼吧,嚼吧……既然咱们没有赚到买燕麦的钱,咱们就吃干草吧……是啊,……赶车么,我已经老了……该是儿子来赶车,而不是我……他才是个真正的车把式……活着的话就好了……”
姚纳沉默了一会儿又接着说:
姚纳咧嘴苦笑,使劲鼓足喉咙,声音嘶哑地说:
姚纳可真来劲了,他把一切都向驽马讲了……
姚纳想看看他的话引起了什么反应,但他什么也没有看到。年轻车夫又蒙头睡觉了。姚纳叹息着
99lib.net
搔痒……他很想说话,像那个年轻车夫想喝水那样想说说话。儿子死了将满一周,可是他还没有同任何一个人好好地说过这件事情……必须说一说,有条有理一字一句地说一说……应该说一说儿子怎么得病,遭受了什么样的痛苦,临死前又说了些什么,怎么死的……必须叙述一下落葬的情景,叙述一下到医院取儿子亡人的衣服的情景。女儿阿尼西娅还留在乡下……关于她也必须说一说……现在他能够说一说的事情还少吗?听的人应当唉声叹气沮丧哭泣……能够同婆娘们说说就更好了,虽说她们都是傻呵呵的,但听上两句话就会号啕大哭起来。
姚纳看见一个手里拿着包的守院子人,便决定同他说说话。
!”姚纳听到有人在叫,“赶车的!”
“噢!……生什么病死的?”
一辆轿式马车的车夫在谩骂,一个行人在抖掉衣袖上的雪并恶狠狠地瞪眼,原来是他横穿马路时肩膀碰着了驽马的嘴面。姚纳在赶车人的座位上局促不安,像坐在针毡上一样。他胳膊肘向两边拱,双目环视,匆匆忙忙,仿佛他不明白他在什么地方,为什么他又会在这个地方。
“我们全都会死……”咳嗽完后驼背擦擦嘴唇伤感地说,“喂,你快赶,快赶!诸位,我绝对不能再这么乘下去了!他什么时候才能把我们送到?”
姚纳回头看一看乘客,微动嘴唇……显然,他是有话想说,可是从喉咙里发出的除去一些哼哧哼哧的声音外,什么话也没有。
驽马嚼着草,听着,向着主人的手喷气……
“赶车的,去警察桥!”驼背用刺耳颤抖的声音叫道,“三个人……二十戈比!”
“尽是一些混蛋!”军人说了几句俏皮话,“他们不是硬要来撞你,就是硬要朝马腿下面钻。他们这是商量好的。”
“得啦,你,就这么一顶!快赶!难道这一路你就这么走?是吗?你的脖子要挨揍?”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