烟草有害
目录
烟草有害
上一页下一页
(1903年)
我太太不愿意举办家庭晚会,不请任何人吃饭,她是一位非常吝啬、脾气极坏、好吵嘴的女人,所以谁也不愿意上我家里来串门,不过……我可以给你们吐露点秘密……(走到舞台前沿的栏杆前)每逢过大节的时候,可以在她们的姑母,就是那位患风湿病的娜塔丽娅·谢苗诺夫娜的家里看到我太太的女儿们。姑妈总是穿着那身带黑点的黄色连衣裙,仿佛她的全身都爬满了黑蟑螂似的。在那里,可以吃到各种小吃。若是碰巧我太太不在那儿的话,那你们还可以……(弹弹脖子)必须向你们说明的是,我喝一杯酒就醉,喝醉后我会变得心情很好,同时又会有说不出的忧伤,于是就会不由得回忆起青年时代,不由得想躲开,啊,要是你们能知道我是多么想躲开就好了!(激动地)躲开,抛弃一切,义无反顾……躲到哪儿去?随便哪儿都行……只要躲开这种恶劣、鄙俗、下贱的生活就行,这种生活把我变成了一个可怜的老傻瓜,可怜的老白痴;我要躲开这个愚蠢、卑微、凶狠而又凶狠的吝啬鬼,躲开折磨了我三十三年的我的太太;我要躲开音乐,躲开厨房,躲开太太的银钱,躲开所有这一切琐碎事和庸俗的东西……然后在某处很远很远的田野里停下来,像一棵树,一根柱子,一个巨大的菜园里的稻草人,直立在辽阔的天底下,整夜地望着你头顶上的那轮静静的明月,于是便忘掉,忘掉……啊,我多么希望我什么都记不起来了!……我多么想从自己身上脱下这件三十年前举行婚礼时穿的庸俗、破旧的燕尾服!……(脱燕尾服)我总是为了慈善的目的穿着它去做演讲……活该!(践踏燕尾服)活该!我老,我穷,我可怜,就像背上这件穿破了的褪了色的西式坎肩一样……(把背转过来给大家看)我什么都不需要!我比这东西更高尚,更干净,我当年也年轻、聪慧,上过大学,有理想,认为自己是高尚的人……可现在我什么都不需要,除了安静……除了安静,我什么都不需要!(朝旁边瞅了一眼后,迅速穿上燕尾服)可是太太在后台站着……她已经来了,并在那儿等着我……(看表)时间过了……如果她问到,那么就劳驾诸位对她说:演讲过了……就说,稻草人(也就是我)举止庄重。(向旁边看,咳嗽)她朝这边看啦……(提高嗓门)根据这种情况,可以得出结论说,烟草含有可怕的毒素,正如我刚才所说,无论如何都不应该吸烟,同时我斗胆地希望,我的论烟草有害的演讲能给诸位带来某些用处。我的话完了。Dixi et animam levavil.(鞠躬,庄重地离开)九-九-藏-书-网九_九_藏_书_网
就说昨天吧,她不给我吃午饭,她说:“你,丑八怪,我干吗要喂养你……”但是,不过(看表)我们扯远了,有点离题了,我们言归正传吧,虽然说,当然啦,你们现在更乐于听浪漫曲,或者某种交响乐,或者咏叹调……(他哼了起来)“在战争的烈火中我们毫不犹豫……”我已不记得这是哪一首歌了……顺便说说,我忘了告诉你们,我在我太太的音乐学校里,除了主管总务外,还担任了数学、物理、化学、地理、历史、歌谱练习、文学等的教学工作。尽管舞蹈、唱歌也是由我任课,但却由我太太领取舞蹈、唱歌和绘画课的特殊酬金。我们的音乐学校位于五狗胡同,门牌十三号。瞧,这也许就是我的生活之所以如此不顺利的缘故吧,因为我们住在十三号的房子里。而且我的女儿们也都诞生在十三号这一天,我们的房子又有十三个窗户……算了,扯这些干什么。要洽谈什么事情可以随时在家里找到我的太太,要想买学校大纲,则可以在门房里买到,三十戈比一本(从衣兜里掏出几本),现在谁想买,我可以相让几本,每本三十戈比!谁要买!(停顿了一下)没人要?好吧,二十戈比一本!(停顿了一下)真没劲。是啊,门牌十三号!做什么都不顺利,我老了,糊涂了……瞧,我现在演讲,外表http://www•99lib•net上我很快活,其实我真想扯破嗓子大叫一番,或者躲到天涯海角去……没有一个可以听我诉苦的人,我真想大哭一场……诸位也许会说,你不是有几个女儿吗……有女儿又怎么样呢?我讲给她们听,可她们只是笑……我太太有七个女儿……不,对不起,好像是六个……(活跃地)是七个!老大安娜二十七岁,小女儿十七岁。先生们!(向四周张望)我是个不幸的人,人家把我当作傻瓜,无足轻重的东西,但事实上,在诸位面前我又是一个最幸福的父亲,其实也本该是这样,而且我也不敢说不是这样。这一点,只要诸位知道就好了!我和我的太太一起生活了三十三年,可以说,这是我一生中最好的年华,不是说最好的,而是说就一般而言是最好的。总而言之,这些年华就像幸福的一瞬,已经飞逝了,说实在的,让这一切都见鬼去吧!(环顾左右)不过,她好像还没有来,她不在这儿,我还可以说说我想说的话……我非常害怕……害怕她盯着我。是的,我现在也还要说:我的女儿们之所以长期嫁不出去,也许是因为她们害羞,也许是因为男人们总见不到她们。
(独幕独白剧)
牛兴(一脸很长的连鬓胡子,剃了唇髭,穿一身老式破旧的燕尾服,庄重地走进来,行鞠躬礼,整理一下西式坎肩):诸位女士,还有诸位先生(理了理连鬓胡子),我的太太为九九藏书了慈善目的,建议我在这里做一篇通俗的演讲。好吧,演讲就演讲——对我来说,反正没关系。当然,我不是教授,也没有获得过什么学位。然而,三十年来我却从未中断过自己的工作,甚至可以说,在有损于自己健康等等的情况下,我都一直在研究某些纯科学性的问题,要知道,我经常思考问题,甚至撰写学术论文,说得更确切些,不完全是学术的,而是类似于学术的论文,请原谅我这样表述。顺便提一提,前些日子我写了一篇很长的文章,题目是《论某些昆虫之害》。我的几个女儿都很喜欢这篇文章,特别是论述臭虫的部分。不过我读过之后,就把它撕掉了,因为不论你写得再好,如果没有波斯药粉,反正什么也办不成。在我们这里,甚至连钢琴里都有臭虫……我今天演讲所选的题目,可以说是:吸烟给人类带来的害处。我本人吸烟,可是我太太要我今天在这里讲烟草的害处,所以没有法子,我反正是一样,就事论事,讲烟草就讲烟草呗。而你们,先生们,我建议你们还是应当认真地听取我现在的演讲,不然,有什么意外事情发生,那就不妙了。如若有人害怕学术演讲的枯燥,有谁不喜欢听,那么他也可以不听,可以退席(他整理一下坎肩)。我要特别提请在座的医师先生们注意,他们可以在我的讲演里得到许多有益的资料,因为烟草除了其有害作用外,还有医学上的用途。举例说吧,如果你捉一只苍蝇放在鼻烟壶里,它可能就会由于九-九-藏-书-网神经错乱致死。烟草首先是一种植物……每当我讲演的时候,通常都要眨眨右眼睛,不过你们不必在意,那是因为我激动的缘故。我是一个神经质的人,一般地说,我眨眼睛从1889年9月13日就开始了,也就是我太太生产可以说是第四个女儿瓦尔瓦拉的那一天,我的女儿全都生在13日。不过(看表),由于时间不够,我就不扯题外话了。必须向你们指出的是,我的太太现在主持着一所音乐学校和一所私立寄宿学校,说得更确切些,它不完全是寄宿学校,而是类似这样的学校。不瞒你们说,我太太就爱抱怨缺钱用,但是她却私下里藏着一笔钱,有这么四万或五万卢布,而我却一个铜板也没有,一文不名。——不过,算了,有什么好说的呢!在寄宿学校,我主管总务。我采购食品,管理仆役,登记收支账目,装订笔记本,消灭臭虫,领太太的小狗到外面散步,捕老鼠……昨天晚上,因为要做发面煎饼,所以我得把面粉和黄油发给厨子。你瞧怎么着,今天煎饼做好了,我太太却跑进厨房里说,有三个学生扁桃腺发炎,不吃煎饼。这样我们就多出了几块煎饼。怎么处理这些煎饼呢?太太先是吩咐存放在冰窖里,后来想了想又说:“这些煎饼你就自己吃了吧,丑八怪!”她心情不佳的时候,就骂我丑八怪,要不就是毒蛇,再不就是魔鬼。我算什么魔鬼?她经常心情不佳,于是,我便常常不是吃东西,而是吞东西,不咀嚼便吞下去,因为我总是饿得慌。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