谁的儿子
目录
谁的儿子
上一页下一页
“是有过那么一次。”柳霞脸红了。
“你还记得咱们单位原来谁脸上有个酒窝吗?”涅尔谢相走出宿舍楼时问扎伊采夫。
半个小时后,涅尔谢相也站在了孩子的小床前。
“我现在是单身妈妈。这都是托你的福,扎伊采夫,”柳霞说,“我给你生了个儿子。快半岁了。长得跟你一模一样。特别是耳朵最像你。你看现在怎么办啊?咱们结婚吧,扎伊采夫。”
“如果我们告诉你尼古拉·彼得洛维奇现在在哪儿,你能保证放过我们,以后不再纠缠我们了吗?”扎伊采夫满怀期望地问。
“哪个柳霞?”
这时,男孩儿醒了,睁开了眼睛。那是一双天蓝色的大眼睛。
“对。鼻子是像
藏书网
我,”涅尔谢相说,“绝对是我的儿子。”
“我要是知道尼古拉·彼得洛维奇现在在哪儿,还用得着找你们吗?我只听说他高升了。升到哪儿去了,我不知道。”
“那把他也叫过来吧。”扎伊采夫果断地说。
扎伊采夫家的电话响了起来。
“啊!”扎伊采夫和涅尔谢相几乎是异口同声地说,“这个胎记我们以前就在哪儿见过了!柳霞,你就别不好意思了,快说吧,你是不是和齐布利亚的关系也不一般?”
涅尔谢相迅速在一张小纸片上写下了一个电话号码。
“我不知道他的电话。”
“太棒了!终于找到你了!”柳霞兴奋地压低声音嘟囔了一九九藏书句,同时对着房间里孩子的这两个父亲,朝着门的方向不客气地挥了一下手,示意他们可以离开了,然后又对着听筒说,“请问,我可以见一下副省长先生,跟他谈一点私事吗?……一个星期后?17点整?太好了!”
“可不是嘛!多亏了你我只是一个普通的职员而已……”
“对,是我。您是谁?”
柳霞住在一个破旧的宿舍楼里。一张简陋的婴儿床上躺着一个胖胖的小男孩儿。扎伊采夫俯下身去仔细地打量着这个孩子。的确,孩子的耳朵长得跟扎伊采夫的一模一样。不过,鼻子却像另一个人的。
“是足够了,”涅尔谢相说,“我现在一点也不羡慕尼古拉·彼藏书网得洛维奇了。”
“我是柳霞。”
扎伊采夫翻了一阵自己的电话号码本。
“这是副省长尼古拉·彼得洛维奇·古列瓦特的办公室,”电话里传来了女秘书悦耳的声音,“请问您有什么事?”
“想起来了,想起来了,”扎伊采夫的态度马上热情了起来,“那能忘吗?你现在怎么样,柳霞?”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