跳海的陌生人
目录
跳海的陌生人
上一页下一页
留明把这个企图自杀的家伙从海里拖出来并没费什么劲,因为这个家伙站的地方水并不深,才刚刚没过膝盖,而且他被留明拖着的时候,也没怎么挣扎。
“来吧!你不会吃亏的,我也吻你一下。”
“那你为什么……”
“这怎么是施舍呢?等你赚到钱还我好了。你现在就去我那儿吧。我家离这儿不远。”
“我不是来找你的,我是来看留明的。你放开我!”
“那你到底喜欢什么工作啊?”留明大着胆子问了一句。
“谢谢,”帕姆帕索夫伸了个懒腰,低下头,沉思了一会儿,又说,“说实话,留明,我还是挺喜欢工作的。没有工作对我来说就像没有空气一样难受。要是能找到一个我自己喜欢的工作多好啊!”
帕姆帕索夫突然一下子蹲在了地上,双手捂住脑袋号啕大哭起来:
“我不会真跳?那你等着瞧吧!”
“这个无赖!”留明恨得咬牙切齿,“你吃我的,穿我的,住我的,连我的女人你也想要!”
“哎!”留明见状惊慌地站了起来,大声喊道,“你要干什么?你快回来!”
留明说完,冷漠地转身走开了,远远地坐在一块石头上故意不再看他……终于有两个99lib.net散步的人走了过来,帕姆帕索夫抓住时机把他的跳海秀又娴熟地表演了一番。最后,当那两个陌生人架着帕姆帕索夫的胳膊把他领走时,留明又听见了那句话:
帕姆帕索夫的脸刷地一下就白了。
“那好啊!我现在就去亲眼看看你是怎么沉到大海里去的。”
没想到帕姆帕索夫一点都不领情,他慢慢腾腾地从沙发上坐起身来,看了一眼留明,然后耸耸肩说:“去报社,和文学打交道……哼!说得倒好听!现在那些报社,今天可能还有,明天说关就关了……我看出来了,留明,你是烦我了,想早点把我打发走。”
他说完,把脑袋又放回到了枕头上。没一会儿,均匀的鼾声又再度响起。
“那你为什么要救我?”帕姆帕索夫大吃一惊,“你先救我,然后又把我赶出去。你真做得出来!”
留明转身出去了,很晚才回来。他叫醒帕姆帕索夫,眼睛看着别处,表情严肃地说:“请你明天早晨离开我的家!”
“你胡说!我不认识你……你这个疯子,你要干什么?”
“进去吧!”
留明友好地搂住他的腰说:“你镇静镇静!一切都会过九-九-藏-书-网去的。再大的痛苦、再可怕的灾难随着时间的消逝也会被遗忘……”
“你愿意跳海就尽管跳好了!我连手指头也不会再动一下了。而且你也不会真跳!”
帕姆帕索夫站起身来,抖抖湿衣服上的沙子,叹了一口气,垂着头跟着自己的救命恩人走了。
那个陌生人回过头看了留明一眼,用手保持着身体的平衡,又小心翼翼地往前迈了一步。
一天傍晚,海边出现了两个人。一个是艺术家留明,另一个是陌生人。留明坐在海边的一块大石头上,已经观察了那个人很久了。那个人一会儿犹犹豫豫地沿着岸边走来走去,一会儿又停在一个地方,喘着粗气望着海水出神。显然,他在做着剧烈的思想斗争。终于,他挥了一下手,偷偷地回头瞟了一眼留明,脱下身上那件又脏又破的夹克衫,蜷缩起身子,绝望地朝水里走了进去。
两个人一起走出了家门。
帕姆帕索夫迟迟不肯离去渐渐让留明不管是精神上,还是经济上都已不堪重负。帕姆帕索夫每天除了吃,就是睡。而留明则要打理两个人的衣食,为此留明已经戒了烟,戒了酒,况且家里的烟酒早就让帕姆帕索夫都消九-九-藏-书-网灭光了。
“但我不想接受别人的施舍。”帕姆帕索夫表情严肃庄重。
留明“哎”了一声,慌忙跳进了水里。
“我叫帕姆帕索夫,”他很有礼貌地说,“我们应该认识一下。”
“认识你很高兴,”留明因为过度紧张全身还一直哆嗦着,“我叫留明。希望你以后不要再干这种傻事了。”
第二天早晨,帕姆帕索夫醒来后心情依然不错,好像把昨天晚上留明说的话忘光了。
“留明!”帕姆帕索夫皱了皱眉,答非所问,“我看得出来,你是厌倦我了,我对你来说是个负担。当然了,是你把我从死神的怀抱中解救出来的,所以我的命就掌握在你的手里。你说吧,现在是让我躺到火车道上去呢,还是让我从窗户上跳下去啊……我该怎么办啊?实际上,我应该是一个天才的雕塑家,我是那么热爱创作……可我现在这种状况又能怎么样呢?假如我有自己的工作室、有工具、有黄金和宝石的话,我肯定能创作出一部伟大的传世杰作来……”说到这,帕姆帕索夫深深地叹了一口气,懒洋洋地翻了个身,又接着读他的书去了。
半个月后,几经努力,留明终于在一所学校给帕姆帕索夫又找www.99lib.net到了一个当老师的工作。当留明把这个消息告诉帕姆帕索夫时,正在沙发上躺着看书的帕姆帕索夫莫名其妙地大笑了起来:“让我去当老师?一个月就那么几个卢布!每天还得和那些小傻瓜们打交道,亏你想得出来!”
几天后,留明又替帕姆帕索夫到处找起工作来。因为在一次谈话中他听帕姆帕索夫提起想当作家,所以留明就想给他找一个和文学有关的工作。两周后,留明在一家日报社给帕姆帕索夫找到了一个当编辑的工作。
“我不想接受别人的施舍!”
“你……你这是认真的吗?就是说,你要把我再推回到大海里去吗?”
留明疑惑地说:“不是你自己说的你喜欢当老师吗?”
“我只是衣食无着,破衣烂衫羞于见人。”
“你就吻我一下吧!”
留明很早以前就喜欢上了一个寡居的女人。留明已经去过她那儿几次了,也邀请过她到自己的家里来。有一天,留明去商店买颜料回来,一进门就听见画室里有说话的声音:
更多内容...
上一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