见义勇为
目录
见义勇为
上一页下一页
“人工呼吸!人工呼吸!”沃龙科夫·谢辽沙的妈妈压低声音急切地提醒着自己的儿子。
“是冰天雪地的冬天!”费奥法诺夫一脸严肃地说。
“我建议我们大家要永远记住这一天!”戈列梅金深情地说。
我刚说完,费奥法诺夫就默默地从椅子上站了起来,神情庄重地拥抱了我三下,然后说:
“大衣就别脱了!”他的妻子急忙喊了一句。
“如果是我,我会这么做,”戈列梅金从桌子后站了起来,激动得双手直颤抖,“我要迅速在附近找个什么救生设备扔给落水者,然后赶紧去打电话求救!”
“你怎么了?你为什么不说话?”九-九-藏-书-网我的妻子终于沉不住气了,捅了捅我的腰说。
“冬天还是夏天?”当时在座的戈列梅金的妻子问。
“要是我嘛……”谢尔加切夫不慌不忙地从座位上站了起来,慢条斯理地说。
“为什么是十公里?”戈列梅金的妻子问。但谁也没顾得上回答她问题,大家都被库济明的英勇行为所深深地打动了。
“你们看,这个世界上竟然还有这么多善良勇敢的人!我很骄傲和自豪,因为这些人都是我的朋友!至于我嘛,我现在确信,危急时刻,我也能像大家一样奋不顾身!”
所有的人都激动得站了起来,一双双九-九-藏-书-网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
“脱下大衣,夹克,”谢尔加切夫并没有理会妻子的话,继续说着,“然后就跳下水去救落水者!”
“朋友们,”我无可奈何地站了起来,“我实在不好意思当众说出我的想法,而且我也怕大家认为我不够谦虚。但如果是我,我不仅要点燃篝火,而且还要找一把锋利的斧头砍几棵枯树,搭建一个临时的小窝棚,以便烘干衣服,恢复体力。然后我先安顿好落水者,再顶着暴风雪,翻过一座座雪山,义无反顾地步行两昼夜去最近的居民点求救。”
他说完就坐了下来,房间里一片寂静。戈列梅金的妻子温九-九-藏-书-网柔地看了丈夫一眼,把盘子往他眼前推了推。
突然,库济明站了起来,他用手往下拉了拉领带,声音低沉地说:
“爸爸,冰天雪地的冬天河水还流吗?”费奥法诺夫的小女儿这时怯生生地问,但谁也没听见她的话。
“我就先脱了鞋,再摘下帽子、围巾……”谢尔加切夫浑厚的声音再度响起。
“我不仅要把落水者救上来,而且还要竭尽全力、冒着随时都可能倒下去的危险,背着落水者跑十公里,把他送到最近的医疗点!”
“往往是这样,你和一个人一起生活了好多年,你也不知道他是怎样一个人。只有在某个关键时刻你才会发九九藏书现,原来他的内心世界是那么真诚豪爽、丰富多彩!”费奥法诺夫的妻子像祈祷似的说。
更多内容...
上一页